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75章 你喜欢我妈咪什么?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89 2016-08-10 20:53:14

  一场惊慌,谁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会不会是炸弹,谁也说不清。但是这是在商家,理应由商景谦去确认那是什么东西。

可是商景谦一世英名,此刻却还未从惊慌中恢复过来,却看着凤千绝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

如果商景谦事先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肯定会后悔的吐血。

凤千绝打开外层的那张纸,仔细看里面的东西,很有弹性,塑胶的,再去看那张纸,歪歪扭扭的粘了六个字,两个圈。

妈咪老师教的,遇到不会的字要用圆圈代表,乔晓宁那颗委屈的心脏啊。

明修*道,暗度*仓。什么意思?

凤千绝看不懂,就把纸条递给了凤千染,后者也是莫名其妙的摇摇头。

商景谦一看那蹦蹦球,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偷眼瞄一下那张纸,上面的字他也是摸不着头脑。果然乔晓宁那个小家伙没有老实地呆着,从天而降了这么个炸弹。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句话本义是指刘邦将从汉中出兵攻项羽时,故意明修栈道,迷惑对方,暗中绕道奔袭陈仓,取得胜利。比喻用一种假象迷惑对方,实际上却另有打算。

乔晓宁这是什么意思?我靠,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凤家四个兄弟都集中在我这里,大批的人手肯定也关注着这里,或是出去寻找,那后方肯定空虚,我本可以趁虚而入,直接把乔以萱给接出来的!

商景谦骂着自己笨蛋,脑门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血管鼓起来好多。再去看凤千绝的神色,后者明显也看懂了什么意思,脸上阴晴不定,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

“千染,我们先回家!”乔以萱有危险!凤千绝喊一声,带着凤千染就要走,可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一时却又说不出来。

“凤家二少爷和四少爷,慢走,我就不送了。”商景谦很是尴尬,等他们走了,他可要好好地收拾下那个小鬼。

凤千绝走了两步就站住了,回头怒看了商景谦一眼,“你给我听好了,要是乔以萱出了什么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凤千染跟着凤千绝后面走,心里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走?可是凤千绝走的飞快,他也腾不出时间来问,只能气喘吁吁地跟上,上了车,喘了几口气,这才腾出时间。

“大哥,为什么咱们就这么走了?那纸条肯定是乔晓宁送出来的。他被商景谦关起来,出不来,只能用这种方式给咱们送信。咱们应该冲上去把人救出来!”

凤千绝噎了一口气,猛地咳嗽了几声,难怪他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原来是出在这里,敢情乔晓宁就在这里,他跟他的儿子擦肩而过了!这次乔晓宁用这种方式送信,后面商景谦肯定有有所防备,把人藏起来,那就不好办了。

“刚才你怎么不说?”凤千绝怒吼。

这突然的转变让凤千染吓破了胆,他,他无辜啊,他以为大哥肯定已经想到了这点,只是急于去救乔以萱,就不要儿子了。早知道,他多什么嘴啊!

“唉,算了,儿子既然能送出消息来,证明儿子没事,纸条的意思很明显,乔以萱有危险,走!事不宜迟。”

凤千绝开车直奔小别墅,乔以萱现在伤心,儿子被绑架,正是心情低落的时候,极易被人趁虚而入,而他又只留下一个小王,能不能保护好还真是难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眼看着就到了小别墅,车还没停稳,凤千绝便蹿了出去,奔了进去,乔以萱正拿着手机发呆,看着窗外那阴沉的天空,想着自己这些年,和儿子一起度过的时光。

“小萱,你没事吧?”凤千绝上前拉住乔以萱的手,将她抱紧在怀里。

凤千绝抱得很紧,让乔以萱有些喘不过气。

“你怎么了?我当然没事,有事的不是宁宁吗?”乔以萱皱着眉头,心情很是复杂,这个小白,他怎么回事?风风火火地出去找儿子,却又突然跑回来问我有没有事?难道会有人来绑架我?

“额,在商景谦那里,宁宁送出了个纸条,说你有危险,我就赶快过来救你了。”凤千绝实话实话。

“那,那儿子呢?”乔以萱诧异,也没见到儿子的身影。

“啊,我着急回来救你,儿子还在商景谦那里。”凤千绝像做了错事一般,声音弱了下去,却不肯低头,他是真的没注意到哪儿不对劲,若不是凤千染提醒,他还想不起来。

“你个大笨蛋!”

乔以萱可不管这些,直接炸了毛,跳着就蹦了起来,拿起枕头就砸了过去,你这个大笨蛋,大笨蛋!

“我哪儿笨了?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害怕你出事,所以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

凤千绝一边躲闪一边狡辩。

“你就是笨蛋,你还敢狡辩!”乔以萱手里不停,嘴上也不停,“我的儿子,明明可以救出来了,你却还让他在那个危险的地方,你个笨蛋,你能做成什么事?你什么都做不了。让儿子跟着你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凤千绝心凉了一半,不就是脑袋一时间没有转过来嘛,也不用这么贬低啊。

“停,我这就去把儿子带回来!”凤千绝叫着,心一横,就算是龙潭虎穴,只要儿子在那里,他就一定要救出来。

“别去了,现在儿子肯定已经被藏了起来,就算你去了,也见不到人。还是我去吧。”乔以萱冷静下来,能不能把儿子救出来,就看自己的了。

“不行,你不能去,你那是送羊入虎口!你就在这儿呆着,我肯定会想办法把儿子救出来的。”

凤千绝不再等乔以萱的答复,就又匆匆的出去了,把带来的几个人全部留在这里保护乔以萱。

“大哥,咱们去哪儿?”凤千染看着大哥去而复返,心里实在是捉摸不透,这一趟趟的,也没个靠谱的目的。

“现在咱们哪儿都不去,回凤家,商量对策。乔晓宁就在商景谦那里,只要商景谦跑不了,乔晓宁就跑不了。”

凤千染张张嘴,说不出话,好吧,凤千绝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另一边,商景谦见着凤家的兄弟走了,立刻飞身上楼,冲进了乔晓宁的房间。

“小鬼,你怎么回事,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你不是说了吗,不会逃跑,要等着我将你送回去。”商景谦气咻咻的,这个小鬼,也太鬼机灵了点儿。

哪知乔晓宁一点儿也不害怕,也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躺在床上翻个身,瞥了商景谦一眼,“我也没干什么啊,我是在替你出主意啊。”

商景谦笑一声,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可是现在说这个不也是晚了吗?现在凤千绝肯定把乔以萱保护的如铁桶一般。

“哦,照你这么说,你是在帮我喽?我应该谢谢你喽?”商景谦脸色明显有种不友好,让他谢一个小朋友,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那是,你当然要谢谢我。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件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最了解妈咪的,就算是爹地都比不过我。”乔晓宁那神气的神色,气的商景谦说不出话。

不过这个小鬼倒是说了一个他什么关注的事情,就是他的爹地到底是谁?是不是凤湛老爷子?如果不是,凤家又何必出动这么多人马来寻找这个小鬼?

“我问你个事啊,你要如实回答,如果答对了,兴许我一高兴就把你送回去了呢。”商景谦把乔晓宁当做三岁小孩子来欺骗,他心里真的过意的去吗?

“不是你一高兴,而是不管你高兴不高兴,你都会把我送回去。”乔晓宁嘟着嘴,自信的很,“我饿了,快点儿给我找点儿吃的。”

商景谦满头冷汗,“吃吃,你想吃什么都可以,但是你要回答我的问题。”

商景谦煞费心机地把谈话又拐到自己的话题上。

乔晓宁不乐意了,慢腾腾的坐起来,很是不耐烦,“你不就是想问我爹地是谁吗?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你!商景谦甘拜下风,这个小鬼竟然知道他想问什么,是他太笨了,还是这个小鬼机灵的过了头?这么小的小孩子,他的妈咪肯定也有过人的头脑,难怪凤湛老爷子会如此刮目相看,老来得子、红杏出墙。

“吃的马上给你送过来,在等着的这段时间里,咱们是不是该谈谈你的妈咪了,你是哪儿来的自信,我一定会把你送回去的?”商景谦坐在乔晓宁的身边,瞥了一眼,床上还散乱着被撕的七零八碎的报纸,他胡乱的一收,扔进了垃圾篓。

“我妈咪?你不是喜欢我妈咪么?你到是说说,你喜欢我妈咪什么?”乔晓宁眼睛忽闪着,两颗黑色的眼球透出他的一股精明和腹黑的本色。

这话说的,直接把商景谦给问住了,一般情况下,都是被追求的死去活来的女生问这个问题,现在却是一个小屁孩儿来跟他讨论这个问题。说实话,他只是特别的欣赏乔以萱,因为没有太多直接的接触,要说喜欢什么地方,还真是说不出来。就算是说出来了,这个小屁孩儿肯定也不会懂得,他能知道什么是温柔吗?什么叫气质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