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71章 看你惹的桃花债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85 2016-08-09 22:46:16

  真是要不得啊,没想到平生第一次起了要靠近一个女人的想法,却落得一个落汤鸡的下场。

“对不起,对不起。”乔以萱赶紧抽了好几张纸巾手忙脚乱的给男人上下一通乱擦,边擦拭还边带解释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放在心上啊!”

凤千绝猛然抬头,两眼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别放在心上?都被人喷了一脸了,还叫他不要放在心上,这女人!

行,让他不放在心上也行!那就得看这个小女人拿出什么样的诚意来!

又五分钟后。

乔以萱美滋滋乐滋滋的吃着五分熟烤牛排,喝着新鲜刚炸的柳丁汁,心里甭提多得意了。

只不过还是有点小疑惑啊,这男人难道改邪归正了么?她小心的瞟了一眼对面坐着看报纸的男人。

刚才那场“泼水节”的重头戏落幕之后,男人居然意外的没有发火,只是冷着一张脸回房换衣服,然后又一脸平静的坐在自己对面看起了报纸,末了还好似安慰她一般说了一句话:没事了。

没事了?这男人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呢?还是说他又有什么新的阴谋在筹划着?嗯,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于是乎,某个小女人,本应该是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吃的津津有味的才对,却因为心情太过压抑,思绪太过紊乱,心思太过复杂而一时不小心咬了自己的舌头。

“哎呀!”一声惊呼出声,咬伤舌头的弱女子伤不起啊!尤其还是饿着肚子咬伤了舌头的弱女子!

凤千绝站起身来,有些愕然的看着这个小女人跳着脚在原地蹦跳。她一手捂住了嘴,一手不住在空中挥来挥去,是在跟他打招呼么?

“你怎么了?”男人看了半天,终于好心的问了一句。

乔以萱疼得眼泪都快掉出来,要不是拼命的忍着,她就要扑到男人怀里去哭泣了。

“唔唔唔……”想说话,却是一口的呓语,含糊不清。

凤千绝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她此刻说话不清楚的模样,有些了然了,难道被牛排给噎到了?

他好心的递了一杯白水过去,却被女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你才口渴呢?你全家都口渴!

乔以萱继续跳脚,只不过频率稍微慢下来一点,唔,好似没有刚才那么疼了,原来人在疼痛的时候,是可以被生气这种情绪冲散一点疼痛感觉的。

一场吃牛排咬舌头风波平息之后,乔以萱累的半躺在大床上半闭着眼睛,没了声息。

凤千绝破天荒的守候在她身边,也是一言不发。

看着眼前女人略显疲累的容颜,还有她细长的脖颈处青青点点的痕迹,不禁有些愧疚于心。

看来是他太着急了,这样无节制下去,确实也不太好,呃,只是每次一看到这个女人,不管她在做什么,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想要她的冲动啊!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病呢?

凤千绝这么想着,心绪乱的很。

···

客厅里,密密麻麻站着三十几人,而此刻,这三十多人没有一个人敢吭声,甚至连呼吸声都刻意放的极低极低,就恐惹怒了前面站着的这位银发老人。

银发老人手里此刻拿着一张白纸,上面潇潇洒洒写了一行字:已把小孩带走,拿乔以萱交换,等电话。

“啪!”老人大手一挥,白纸飘到半空中,右手的拐杖也猛地往地上一戳。

众人被吓得一惊,恐惧的眼神看过去,老太爷这是要发飙的趋势啊!以及很多年没有看到老爷子发这样的脾气了。

凤湛平日里动不动就骂人,但那其实不是他真正发脾气的时候,一旦他真的动怒要嫉恨某人了,通常情况下他是深藏不露极其平静的。

“饭桶,饭桶,你们都是一群饭桶!”凤湛开始破口大骂。

所有的人都弯下腰,没人敢吭声。

“连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住,要你们这些饭桶还有什么用?说说,啊?”凤湛气的浑身直发抖,指着众人身子颤动不已。

眼前站着的一排排的人只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老爷子骂得对啊,他们都是受过正规训练的杀手,却连一个孩子都保护不了,他们只有以死谢罪啊!

“老爷,他们也是一时疏忽,再加上又不敢违逆小少爷的命令,所以才……”老爷子身边站着的得力助手,赶紧代大家解围。

沉默三秒钟后。

“传下去,全城搜索小少爷!”老人威严十足的声音传出。

所有手下全部躬身,“是!”声音和动作都整齐划一,由此可见这些黑衣人也是受过魔鬼训练的。

“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凤湛对一边的得力助手吩咐道。

“是!”

···

“少爷,老爷来了,就在楼下等你!”小王上了二楼,敲了敲门,轻轻的道。

凤千绝眉峰微微一挑,爷爷来了?他淡淡的目光在此刻因为听到说凤湛来了赶紧坐起来的小女人脸上溜了一圈。

“我下去一趟,你在楼上等我,”凤千绝站起身,又回过头,不放心的叮嘱一句,“千万别下楼。”

乔以萱点了点头,很是乖巧。

哼,不下楼…才怪!指不定这回老爷子就是跟自己孙子商量来怎么赶走她,好霸占她儿子的!

凤千绝下了楼,凤湛突然哼了一声。

看来来者不善啊!凤千绝在心里暗想,老爷子莫不是被他儿子给气到了,来他这里躲难吧?

“爷爷!”凤千绝礼貌的叫了一声。

“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啊?”凤湛的语气十分不满。

“当然知道!”

“你先看看这个是什么!”凤湛突然“啪”的一声,扔过来一张纸。

凤千绝眼疾手快接过,看清了上面的字眼,也不禁面色一变。

这人完全是冲着乔以萱那个小女人来的!

“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就是个祸害,虽然是给凤家生了一个儿子不假,可她那些风流韵事也不少。且不说那端木家跟她还没撇清呢,这下又来一个抢人的,你说,该怎么办?”凤湛把问题丢回给孙子,要照他的意思,当然是直接让这个女人滚蛋!

“爷爷,这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别冤枉了人!”凤千绝眼眸暗了暗,一脸平静的回答。

“我冤枉她?你,你这个不孝孙,你把她叫下来,我要亲自审问她,看看她究竟惹了什么人,要拿她儿子来换她!”凤湛气的不行,指着凤千绝骂道。

“这件事我来处理,爷爷,您身体不好,不能激动,”凤千绝突然道,“你扶老爷回去休息吧,照顾好他。”

“是!”凤湛身边的黑衣人也是个伶俐的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少爷比老爷更强势,宁可得罪老爷也不能违逆少爷的命令啊。

凤湛却不肯走,“你把她叫下来,我要问问她,当面问问她!”

“爷爷,您不认为此刻晓宁的性命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么?我们首要的事情就是争取时间尽快把晓宁接回来。”凤千绝突然反问了一句。

凤湛顿时泄了气,是啊,曾孙的性命比任何人任何事都要来的重要的多,今天就看在曾孙的面上暂且放过那个女人了,等晓宁回来后,看他怎么治她,哼!

凤湛被得力助手扶着走了,看到爷爷离开后,凤千绝脸上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

“还不出来么?”凤千绝突然道。

乔以萱从楼梯口现身,脸上倒是平静的很,只是细心观察的话,可以看到小女人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兴奋的光芒。

叶大大,您老终于出手了!!!

乔以萱潜伏在楼梯口许久,凤湛跟凤千绝的对话她听的一清二楚,自然也知道了儿子被人绑架要拿她去交换的事情了。只不过她对于这件事情还是相当赞成的,不愧是叶老大啊,心思慎密的很,就连绑架人也知道绑架那个重要的…。。试问,如果绑架她来换晓宁,肯定没人会搭理啊!

凤千绝冷眼旁观,他也发觉今天的小女人有些不对劲,她躲在楼梯口听了那么久,既然知道了儿子被绑架居然还能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儿子被绑了,你怎么看?”凤千绝又冷声道,只是此刻他居然没有意识到,他话里的“儿子”没有加前缀,意思已经认可了是他跟这小女人的孩子。

“啊?晓宁被绑了啊?当然是给钱赎人啊!”乔以萱故意大惊小怪的叫起来。

“对方不要钱!”凤千绝又道。

“那你就把我交出去嘛!”乔以萱一脸很好商量的表情。

凤千绝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更冷了,“你很想我把你交给他?”凤千绝说的这个他,自然是个男人。

“为了救儿子,我这个做妈咪的有点牺牲,值得值得!”某小女人沾沾自喜道,她这可是无私的奉献啊,伟大的母爱啊,来,赞一个,鼓掌!

凤千绝突然沉下脸,一步步踱到了女人面前,“你真是好样的!”话里面的冷峻气息让乔以萱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

“干嘛盯着我看?”这语气倒是有些心虚了。

凤千绝的黑眸牢牢的锁住眼前这张阮媚的脸,“看你惹的桃花债,竟然拿儿子来交换你!”

乔以萱突然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