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67章 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觉?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79 2016-08-06 20:11:07

  “那个,小王,你手艺真不错,谢谢啊。”乔以萱吃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刚才实在是太饿了,所以才会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希望没有吓到这个小王才好。不过她小心的瞧了一下对方的脸色,貌似也没吓到啊…

“乔小姐,这是我应该做的。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下去了。”

“呃,等一下。”

“啊?您还有事?”

“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你怎么想到做这些的?”乔以萱问出了心中一直有的疑问,刚才只顾着吃,忘记问了。

“哦,是少爷吩咐的,还特意叮嘱我把今天的菜色给换成了刚才的那些。”小王毕恭毕敬的回答。末了又概叹一声,少爷对这个女子真真是好啊,连他都忍不住要羡慕了。

“这个,呃,他吃了么?”乔以萱有些良心发现,忍不住小声的问道。

“还没有,少爷还在书房,不过厨房里还有一些,我热着,等他下来吃。”

“哦,那没事了,你下去忙吧。”乔以萱了然的点头。

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工作狂啊,他在书房里用功,自己却在这里大吃特吃,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呢?

哼,管他呢,反正姑奶奶是他劫来的,不吃白不吃,吃了还想吃,她还有些期待第二餐会是些什么好吃的呢。

乔以萱自鸣得意了一阵,又在房间里溜达了一小会,终于是忍不住想起了一件顶顶顶重要的事情。

这不是有电话么?这不是有电脑么?这不是有门么?她,居然没有想到要跟外界联系或者逃出去?而是在这里安之如貽的呆了十多分钟?

天啊,她这是中了什么魔咒啊?快,赶紧的,电话,对,给叶老大打个电话试试。

乔以萱拿起电话机,五指快速的移动起来,电话通了,叶老大的电话号码早已熟记在心,倒背都能背出来。

咦,怎么又无法接通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再拨,又是通了一二下,接着又是无法接通的提示音。难道叶老大不方便接电话,纳尼,这么关键的时刻,你老可不能光顾着泡妞而忘记了还有乔以萱这号失踪人物啊!

乔以萱沮丧的守在电话机前,就渴望叶老大忙完了他的事情想起来还有她这号人物,能马上回个电话过来。

一分钟,二分钟,直到又十分钟过去后,她开始沮丧了,叶老大,恨死你了!怎么一道关键时刻你就没影了呢!

靠不上叶老大,不还有夏天嘛,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于是,又是一阵五指乱飞,好了,通了。

“喂?”听的电话那端传来一阵甜美的女声。

乔以萱的眼泪都要飙出来,激动啊,她可是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了。

“…。夏天?”乔以萱光顾着激动了,停顿了二秒钟之后,电话自动切断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乔以萱握着听筒愣了愣,她以为是夏天切断了,又拨了过去,却发现再也拨不出去了,原因是此电话限制拨出。

她明白了是凤千绝搞的鬼,这个冰山脸,臭男人,要不就一开始把电话给封了,干嘛给了她希望又掐掉她的希望,这不是让人更难受么?

盯着眼前这部碍眼的电话机半响,她气轰轰的坐到一边去,决定再也不看一眼了。

“怎么了?”门开了,男人进了房间。

凤千绝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女人,听了他的声音那小小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又强作镇定的挺直了背部。他微微扫了一眼电话机,唇角边突然抿起意味不明的色彩。

凤千绝在书房跟凤千染谈公事,其实乔以萱没出现在这里之前,他都是在卧房跟自己弟弟谈事情的。凤千染出国公干,但很多事情的决策权还在他手里。

“大哥,国外的形势你都看清了,我这次主要是想让毛科泰这边的首领主动降价,就用你的法子,准成事,哈哈。”

“嗯,那就行了。”凤千绝说完准备收线,因为这次国外的事情比较棘手,故已经跟千染讨论半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那个女人在做什么……

“别,别啊,”凤千染看大哥好似急着下线一般,不禁心里贼笑几声,然后调侃道,“公事谈完了,来谈谈你的私事?”

“私事?”凤千绝的语气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友好。虽然是疑问句,但却带着明显不想多说的意思。

聪明如凤千染又岂会不知,只是他却不愿就这么放过这么好的可以调侃一下自家大哥的机会啊。

“那个,我刚才看到了一个美女哦。”

“你看错了!”好肯定的语气,似乎真是自己看错了么?

凤千染挠了挠头发,没趣的道,“大哥,我没眼花吧!”

凤千绝此刻的视线却落在别处,他看到家里的内线电话被对外使用了,且还不止一次,心念一动,“你眼花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说完,就直接关掉了视频,然后快速的按了另一个按键。

第一个电话明显不是国内的号码,国际长途?她打给国外的人干什么?

第二个电话,叫了一个名字,夏天?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么?这个电话打通了,只可惜让他给掐了,那个小女人是想求救么?她就这么想逃离自己的身边?

凤千绝突然站起身,满脸的寒霜,径自朝一个房间走去。

“刚才不是挺能说么?怎么现在没动静了?”凤千绝突然出声。

乔以萱此刻恨不得有一个地缝给钻进去,但听了这话,才明白过来之前给夏天和叶老大的电话原来都是这个恶魔搞的鬼,一定是他给掐断了,一定是!

这样想了一下之后,她突兀的站起身,两眼喷火,只差没把唾沫啐到对方脸上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只不过是不小心怀了你凤家的种,这也有错么?被你爷爷软禁也就算了,这会儿还要被你给虐待,现在还有人权么?我还有自由么?”这么一通毫无章法的乱吼之后,乔以萱仿佛是发泄了全部的力气,她颓丧的坐回了地上。

凤千绝却是眉峰未动,他走前一步,“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觉?”

男人的声音低醇悦耳,此刻又带着浓浓的忧郁,仿佛能把人的心给揪起来,就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拥抱住他,安慰他受伤的心。

乔以萱听了心弦一震,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呢,还是幻听呢?他居然说那样的话,那个意思是责怪自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么?是这个意思么?

她抬起头看过去,男人的脸色如常,即便是说出了那么哀怨缠绵的琼瑶阿姨式的那句话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他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他问自己对他有没有感觉,那他又可曾对自己有过感觉呢?

乔以萱看向男人的目光带了一丝控诉,却抿紧了唇,不肯作答。

凤千绝在某些方面确实是天才,这个从他的传承乔晓宁小朋友身上也可以看得出来,但在情商方面绝对是白痴,就跟那会失忆时一般。所以此刻,他完全误解了某乔的意思,她这幅哀怨的神态,他误以为是肯定的答复,就是没有丁点的感觉。

于是乎,某男也愤怒了,从心里深处萌芽出一股怒火,而且这股怒火夹带着燎原之势扑面而来,只想把他跟眼前这个倔强不知好歹的女人一起给焚化了一般。

乔以萱也感觉不对劲了,他这眼神儿多吓人啊,之前只是冰冷还好点,至少她习以为常了嘛,可此刻居然冒着火花了,这,这…是要点鞭炮的节奏么?

凤千绝倒也不废话了,他也深觉跟眼前这个小女人讲再多都没有行动来的实际点。而且比嘴巴皮儿,他也实在是拼不过人家啊。

“你,你要做什么,你,你放开我!!”乔以萱又一次被男人拎在了手里,抱在了怀里,扔到了大床上。

她挣扎,大骂,于事无补啊,在大床上滚了一圈之后,索性紧紧的抓着床头,不服输的眼神儿继续秒杀着在慢条斯理的脱衣服的男人。

脱衣服?啊,乔以萱这会没心思去秒杀了,衡量了下敌我双方的力量悬殊,才惊觉她已经犹如砧板上的鱼肉,实在是没有回旋之力了。

“你,不要过来啊,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乔以萱叫嚣,继续叫嚣,她就不信这个男人敢弄出人命来。

事实证明她把男人想的太纯善了,也把自己想的太高尚了,她能为了一个节操就去拼命么?不能,所以,最后的最后,她眼看着男人的衣服被脱光光,最后她自己的衣服也被脱光光。

最后的意识停留在男人如火山爆发时滚烫的岩浆一般的火热眼神,扑过来时凶猛的力道,强而有力的身躯,进进出出颇有节奏的韵律。

一小时,哦不,几个小时之后,乔以萱回过味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别动,再睡会!”男人呼出来的气息打在女人的颈项,惹得她一阵微微的颤栗。

这恶魔,把她扒了吃干抹净了,还把她当人肉垫子,呜呜,她是招谁惹谁了?儿子也给他生了,也陪睡了,还不能放过她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