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63章 宁宝贝戏假情真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52 2016-08-02 20:10:27

  乔晓宁这个天才小子,如果知道他此刻“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把妈咪一通乱夸结果只会让爹地误会妈咪,让两个原本互相有感情的人结果绕的更远,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呐。

“知道了。”凤千绝对于儿子的一通夸赞微微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知道了?这是神马意思?是肯定了妈咪的好?还是别的意思呢?

乔晓宁小朋友180的智商此刻觉得不够用了,可他又不能凑上去问爹地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便宜老爹面前他总觉得不敢太放肆吔,这种感觉就是在叶叔叔面前也从来没有过啊。

“爹地,妈咪真的很好的!”乔晓宁又肯定的重复了一句。

凤千绝照旧点了点头,还是面无表情的面瘫样。

乔晓宁忍着忐忑的心思继续埋头走路,心思却百转千回,他在想着该怎么样做,才能让爹地更多喜欢妈咪一点。

咦,有了!乔晓宁眼前一亮,惊喜的差点跳起来。

乔晓宁突然挣脱开凤千绝的大手,小小胖胖的身子在前面蹦蹦跳跳,却不小心跳到了一个小坑里,然后就听得“啊呀”一声,最后只能看到小家伙已经半躺在泥地上,两行清泪从脸颊落下来。

“晓宁,你怎么样了?”凤千绝吓得不清,他的头脑甚至有二秒钟的短路状态,实在是这个小家伙的状况不少啊,他此刻都有些怀疑这个孩子一下咋呼一下成熟稳重的个性到底是遗传自谁了?

妈咪啊,真痛啊!乔晓宁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他只不过是,是想小小的受伤一下,让爹地心疼,妈咪心疼,然后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再互诉衷肠,进而加深彼此的感情,这样他一家三口的美好蓝图就可以勾画完整了。

天可怜见,为神马会这么痛啊!

乔晓宁小朋友这次为妈咪付出的代价实在是有点大,他没想到小小的柺一下脚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如果知道了是这种痛到骨子里的痛,他还会不会这么义无反顾的跳下去啊!!答案肯定是‘会’!

开玩笑,为了妈咪和爹地和他将来的幸福,有什么事情是他乔晓宁小天才不敢为之的?!

“晓宁?”凤千绝打横抱起了小王子,蹙眉看了看他满脸的泪水,忍不住抬起大手,轻轻拂过他的脸。

“爹地,呜呜呜……”乔晓宁稍稍抬眼,看到男人脸上蹙眉的神情,索性哭的稀里哗啦的伤心的好似死去活来一般。

凤千绝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实在是没有处理这类事情的经历,纳尼,谁能过来教教他,接下来该怎么哄一个哭的不受控制的小屁孩啊?

凤千绝这下很后悔没有把千染带来,他的本领哄孩子那是最恰当不过了。

“爹地,我痛,那里!”乔晓宁边哭边观察到男人虽然蹙着眉头,很不高兴的样子,但却抱着自己没有一点要进一步动作的模样,心里不禁嘀咕:这老小子果真是不解风情啊!难怪妈咪不喜欢他!哎,只能让他小晓宁来教教他怎么开窍了。

“嗯,是脚痛么?”凤千绝的大手又向儿子的脚伤处慢慢摸去。

“是这么?”凤千绝问。

乔晓宁正想点头,突然“啊!妈咪!”又是一声杀猪似的叫声回荡在上空,渐渐飘远。

凤千绝被吓了一跳,大手就这么放在乔晓宁的脚上,都忘了要进一步动作。

该死的,爹地这双手是铁钳子做的么?怎么力道这么大,按的他的脚好痛,呜呜呜,他不要爹地抱了,他想妈咪了。

“妈咪,妈咪……”乔晓宁索性放开了喉咙大喊起来。

凤千绝头痛了,他实在没经验对付一个又是哭又是吵闹不休还嚷着要妈咪的孩子啊。此时此刻,他倒是多么渴望那个晓宁的妈咪能赶快现身示人了。

只可惜,两人都失策了,确实是出现了一个人来挽救这个有些混乱的局面,但却不是他们所希望的那个!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晓宁?”一个熟悉的苍老的声音传来,很快凤湛老爷子的身影出现在长廊一侧。

凤千绝冷静的瞄了一眼,只觉得头更痛了,小的没搞定,老的又来凑热闹?

“太爷爷,呜呜呜…妈咪不见了,我想妈咪,太爷爷,我想妈咪了!好痛啊……”乔晓宁大呼小叫的更厉害,小身子也扭动的更热烈,如果不是凤千绝一下冷静自持,几乎保不住,这熊孩子莫不是哪咤转世投的胎吧?

乔晓宁这一招果真是妙妙哉啊!他见妈咪始终躲起来不出现,八成是看出来自己故意引她出来,虽然他的脚痛是事实,但指不定妈咪以为他是演戏呢?所以他靠这一招引妈咪出来根本是——没戏了!

但是太爷爷不会跟妈咪一样睿智啊,尤其是他压根不了解晓宁的脾性,哈哈,所以,乔晓宁前半段哭泣是给妈咪和爹地看,后半段就完全是为了引太爷爷出来了。

太爷爷出来了,妈咪还会远么?

这个宅子统共就这么点大,太爷爷一声令下,那些黑衣人叔叔还不得把妈咪给拎到他面前来啊,哈哈,晓宁,你真的是太聪明了,呜哈哈。

“晓宁,你怎么样,怎么样了?”凤湛急着大步过来,如果不是年纪不允许,他肯定想跑过来的。

“太爷爷,我脚扭了,好痛,我想妈咪了,我想妈咪了……”得,这个时候乔晓宁小朋友完全是一副小孩子家家的无理取闹孤独无助缠着妈咪的无赖小孩模样了。

凤湛两眼圆瞪,“那个女人,人呢?孩子都伤成这样了,她反倒是走了,岂有此理,来人!”

“嗖嗖,”几个黑衣人鬼魅一般现身。

“搜遍宅子,赶紧把少夫人找出来。要快。”

“是!”黑衣人领命,又是“嗖嗖嗖”几声,人影又忽的不见了。

乔晓宁看着,呆了下,也忘记了要继续哭闹了。

“孩子脚扭伤了,叫王伯过来看下吧。”凤千绝突然说话,把晓宁给惊醒,嘴里又开始嚷嚷了。

“呜呜,我不要医生,我只要妈咪。”乔晓宁小朋友是典型的胆大惧医型小天才!

他在国外的那几年,小病从来不看医生,仅有的几次打针的经历也是因为响应国家号召去打预防针。

只不过即便是仅有的几次打针经历,也让他小晓宁心有余悸啊,那细细尖尖长长的针头刺进去,绝对不是肉眼可以看的见的恐怖啊!

所以乔晓宁小朋友坚决不让医生来,他这会是真的要妈妈了,妈咪来了,肯定不会带他去打针的。

“嗯,这么严重,只能通知他来一趟了,你去打电话。”凤湛说完,又和蔼可亲的对晓宁说,“乖,不要怕,你王伯伯医术很好的,他一来你就不会痛了,来,太爷爷抱抱,哎呀,可心疼我了。”凤湛抱过乔晓宁,朝着他的卧房走去。

凤千绝到一边去打电话。

乔晓宁小朋友自打进了这个宅子,就没有这么乖过,此刻他静静的躺在床上,红润的脸颊也略显苍白和狼狈,不复往日的活剥可爱。

凤老爷子看的又是心疼又是气恼,心疼这个白白胖胖的曾孙儿受这么严重的伤,气恼的是孙子那么大的人了,连个六岁的孩子都看不好,让他怎么放心把晓宁交给他来照顾啊?看来这个谁来抚养晓宁长大的事情他要慎重考虑下了,他可不会去指望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商家小姐会照顾好晓宁,孩子是跟着亲妈的好啊!

凤湛此刻心绪有些复杂,都说后妈不如亲妈,他让晓宁从乔以萱身边离开,是对还是错呢?

没想到乔晓宁小朋友这想撮合自己爹地妈咪的一招损棋反倒是让凤湛心里对乔以萱又肯定了一次,也为她以后进凤家的门争取了一点机会哦。

“孩子,还疼么?”凤湛关心的问,只恨不得他能替了晓宁去疼才好啊。

“有太爷爷疼,就没有那么痛了。”乔晓宁很乖巧的强颜欢笑,这一番景象看在凤湛的心里又是一阵揪心的痛。

多懂事的孩子啊!

“老爷,少夫人来了。”门开处,乔以萱整个人是被几个黑衣人一起拥着进来的。

乔以萱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连带的周身都带着一股煞气,离她最近的黑衣人禁不住瑟缩了下,下意识的倒退半步跟在她边上。

要说乔以萱不生气肯定是不可能的,她今天就是知道凤千绝要来,所以才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满以为等凤千绝一走她再出来就万无一失了,可没想到晓宁受了伤。可因为之前晓宁带凤千绝去她房间她是暗中瞧见了,所以儿子再受伤她就知道这一招是儿子在演戏,她可不会上当。

可听着儿子越哭越大声,那嗓门别说宅子内的人,恐怕是外面守护的那些都能听到了,乔以萱是被儿子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妈咪”给叫的心乱如麻,好几次都忍不住差点冲出去了,可却在紧要关头想起那个男人冷酷的面容,她又顿住了脚步。

就在憋着气忍着忍着不能再忍的时候,没想到凤湛出来了,她原本是松了一口气啊,可没想到事情却更糟。

凤湛一声令下,她被黑衣人合伙从暗处揪了出来,很没有脸面的被人架着往儿子的卧房走去,想到即将要面对的那个男人,她的一颗心又再度揪在了一起。

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