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59章 突然冒出来的儿子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7 2016-07-29 20:09:59

  黑衣人朝着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一炉火烧的正旺,而且火苗“烘”的一声能越高一米多,他犹疑的点了点头。

“闻到香味了么?”乔晓宁又问。

黑衣人更疑惑了,香味?咦,还真的有烤板栗的味道啊,好像是从火炉那里传来的。黑衣人又点了点头,他只感到一股不祥的感觉席卷周身,这条小命今儿个能保住吧?!

“嗯,我也闻到了,哇,好香啊,你来之前,我已经让他们烤了一段时间了,现在正好是捞出来的时候,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赶紧吃了。”乔晓宁说着,伸出小舌头忍不住舔了下嘴唇,馋嘴的模样还是那么萌萌哒~~

黑衣人的不祥之感就更甚了,难道小少爷是想要他去?突然,一个成语闪电般的在他脑海里闪过——跑吧?还是跑吧?快跑吧?可两腿却犹如灌了铅一般的移不动啊!!!!

“看你现在的表情,就知道你应该明白要怎么做了,哎,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啊,快去吧,快去快回,我等着你啊。”乔晓宁随意的说说完,然后找了个凳子坐下来,笑的一脸无害。

“小少爷,我没有工具。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个钳子来。”

“那怎么行,用手吧,‘火中取粟’就是要徒手才能有意思,叔叔,你可以的,要相信自己啊。”

徒手?黑衣人只差没哭出来,别说徒手,就是用钳子他都不能保证自己不受伤,毕竟那火苗可不是白白给人观赏的,它的杀伤力也是惊人的啊,这弄不好就毁容外加毁掉一双手了,惨啊!

凤千绝微微蹙了眉头,这小男孩小小年纪,却很是顽劣,看这个娇纵的性子,果然是爷爷带出来的宝贝,看来在这里,他是被爷爷宠的无法无天了。

他突然感觉一道轻微的目光朝自己这边扫过来,心念一动,突然像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一般,本来欲抬起的脚步也放回了原地,决定静观其变。

“叔叔,你是不是不想帮我忙了?哼,你还说要跟我玩游戏呢,果然是骗人的。”乔晓宁好整以暇的坐在当地,两个胖乎乎的小脚翘起晃来晃去,天真又烂漫的年龄啊。

“小少爷不,这个,这个太难为在下了。”实在是要拿命去拼的节奏啊!

“那你是不愿去了?”乔晓宁的语气突然一凛,从凳子上坐起来,小小的身子散发出凛冽的气息。

对面的黑衣人吓得后退了半步,脸色痛苦万分。

凤千绝不禁有些愕然,看来是小瞧了这个孩子了,没想到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的风范,长大了绝不是池中物。从心底里,凤千绝对乔晓宁已经有些注意,甚至于在不知不觉的被他给吸引,这不能不说是父子之间的一种最原始的亲情关系在起着为妙的催化吧。

黑衣人正举步维艰之时,突然另一个黑衣人匆匆而来,快步到乔晓宁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乔晓宁颜色微微一变,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来这好戏是演不成了哦。

他挥挥手让两个黑衣人都退下去,然后看了一眼炉火的地方,又装作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身侧另一方,心里暗道:这个便宜父亲不仅长得非常人,连自制力也非一般人可比啊,他藏在暗处是不打算出来了么?算了,反正妈咪不让他继续闹下去了,他可不能不听妈咪的话。

只是有些可惜刚才那样的好机会,他还以为爹地会帮着来劝自己不要胡闹,然后他就可以趁机撒娇,增进一下父子两的感情啊,谁知道结局会是这样……

乔晓宁还是有些不甘心,一步一回头的往自己卧房走去,他多么希望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把他叫住啊,快点叫住他,叫他停下啊!!!

直到乔晓宁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侧廊,凤千绝才从暗处走出来,他的目光又停留了约两秒钟,才转身往大门口走去。

在凤千绝的轿车扬长而去之后,一个娇小的女人闪身出来,看着消失在眼前的尘灰,沉默良久才转身回屋。

“妈咪!”乔以萱才回屋,乔晓宁小小软软的身子就扑了过来。

“乖儿子,想妈咪了没?”

“想了,好想!”乔晓宁还加重了这两个字的发音。

乔以萱笑着揉了揉儿子的头,突然又严肃了表情,“下次可不准再这么胡闹了。”

“妈咪,我,我只不过是想跟爹地多待一会。”乔晓宁的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眼泪在眼眶内打转。呃,这一点演戏的天份倒是跟凤老爷子学了个十成十啊。

乔晓宁其实在第一眼见到凤千绝的时候就明白了点什么,太爷爷的孙子,那不是他的叔叔就是爹地呗,而这么隆重的介绍自己跟那个叔叔认识,就表明他跟那个叔叔有很重要的关系啊。所以,不是爹地又会是谁呢?

其实他这么一说也是为了试探自己妈咪的反映,看看妈咪知不知道爹地的事情。

爹地?乔以萱眉色微蹙,儿子什么时候跟那个男人关系这么深厚了,这一声爹地叫的是十足的亲热和亲密啊。她突然明白了凤湛故意把自己调开,无非就是为了让儿子跟凤千绝见面吧?这个老狐狸,原来到现在还在打着让她离开的算盘。

乔以萱不由回想刚才匍进门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即便男人是背对着自己,但从那俊挺的身姿她第一眼就认出来,便赶忙隐匿了身形。而男人因为太过专注于乔晓宁和黑衣人那边的状况,头一遭的大意到被人盯梢了都毫无所觉。

她不能否认那一刻的慌乱和激动,一颗心好似要跳出来,她按捺了好一会才让自己稍稍平静下来。看着男人盯着儿子的眼神,她觉察到一种危机感,这个男人,似乎已经把晓宁当成了自己的猎物一般的注视。她太熟悉不过这种眼神了,在双子岛的那个夜晚,他就是用这样一种炙热的眼神让她慢慢融化。

“妈咪,你怎么了?脸怎么红了?”乔晓宁的声音唤回了乔以萱的神智,她的脸呈现一种不寻常的晕红色,微微发热。

乔以萱微微羞赧,她岔开了话题,“是你太爷爷让他去见你的么?”

乔晓宁当然知道妈咪说的这个‘他’指的是谁,马上回答,“嗯,你走了之后,爹地就来了。妈咪,可是爹地不是很喜欢我。”

“怎么会?”乔以萱拥住儿子,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晓宁这么可爱,没有人不喜欢的。”

“可是,妈咪,你会让我跟爹地相认么?”乔晓宁担忧的问。他想到刚才妈咪连跟爹地见面都不愿意,而是吩咐那个黑衣人来告诉自己,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难过,他是多么想要一个爹地啊,而且这个便宜爹地还是那么好看那么有气势!

他肯定是一个很厉害很了不起的男人!一定比叶叔叔还要霸气,他从小就很佩服这样的人哦。

“……”乔以萱不知道怎么回答儿子的问题,她自然不愿意阻拦晓宁跟亲生父亲相认,试问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呢。可她又深深明白凤家不是一般的家庭,即便是晓宁跟凤千绝相认了,她又该如何?凤家难道就没有危险么?晓宁这么小,能扛得住那些勾心斗角?她更不能没有晓宁在身边,这些年,早已经习惯了儿子的陪伴,可以说,没有晓宁,就没有她乔以萱活下去的动力了。

“妈咪,你是不是不喜欢爹地?如果是这样,我去找爹地谈谈,让他跟你认错好不好?”乔晓宁带着希冀的目光看过来。

乔以萱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涩,喉咙仿佛被堵住,头一次在儿子专注的凝视下,她只感到有些六神无主。

···

凤千绝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凤千染来问话。

凤千染一进房,就感觉房间内的氛围有些紧张。

“哥,你找我?”

“是不是有事瞒我?”凤千绝的语气很平静,但却透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凤千染暗呼要糟,怎么越是躲什么就来什么呢?此刻是坦白呢?还是坦白呢?

“我有一个儿子,你比我早知道。”凤千绝又说,语气仿佛实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责罚或是询问。

凤千染在心里对大哥竖起了大拇指,果然大哥就是大哥,无论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夏天,这回可不是他不信守诺言,是大哥自己发现的,明察秋毫,跟他无关啊。凤千染当然不知道是凤湛主动告诉凤千绝这个消息的,所以越发的佩服起大哥来。

“大哥,你真神了,我也是刚刚得知,正想再确认下才回复你呢,毕竟,这个事情兹事体大,我也不想你白白高兴一场不是。”凤千染打着哈哈道。

他这样说既表明了自己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去查探的,又说明了没有马上告诉凤千绝的原因,可谓是一举两得,轻松的逃脱了被惩罚的可能性,又能博得大哥的认可。哈哈,他这可是跟大哥学的,这一招大哥用来对付爷爷,律师不爽啊。

凤千绝目光一凛,“是么?”

轻轻松松的二个字,吓出男人一身的冷汗,“当然是这样啊。”

“那好,你还查探到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