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58章 凤千绝去见晓宁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6 2016-07-28 20:00:06

  都说童言无忌,这无忌也太无厘头了吧,听了这话的两个大人一头黑线,这,这小屁孩认爸爸的态度太太太草率了有木有,有没有?难道大街上随便一个人长得好看就能认作父亲么?

如果凤湛不是早知道乔晓宁就是凤千绝货真价实的儿子,他的乖曾孙,否则此刻一定有同样的想法。而现在他倒是有些忍俊不禁想笑了,如果让凤千绝这个冷酷孙子知道自己的亲生儿子认父亲的标准如此的…独特,呃,他会不会气得背过气去啊?凤湛有些坏坏的想。

“那个,晓宁,我跟这个叔叔还有话要说,你先去外边玩儿,顺便等妈咪回来,好么?”凤湛和声和气的道,声音里是从来没有过的慈爱。

凤千绝心里也觉得诧异,都说老爷子对这个私生子很是疼爱,果然没错,只不过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可爱的男孩子绝对不是凤湛的私生子,反倒是跟他应该有点关系,毕竟那眉眼之间的熟悉骗不了人…

“嗯,太爷爷,我出去了。”乔晓宁很乖巧的告别。

在站起身的时候,又悄悄附耳在凤千绝跟前,“怪蜀黍,你可别忘了告诉千染叔叔哦,还有,晓宁觉得你也很好,也可以常来玩咯。”

语毕,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凤千绝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但身躯却因为小孩子的靠近和他说的话而微微一震。他很清楚自己一向没有孩子缘,尤其凤家也没有孩子,别人家的孩子他自然是不会去照看的,所以,他也以为自己不喜欢孩子,可直到刚才乔晓宁的靠近,他软软的带着奶香味的身子靠近自己,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感觉,好似不赖。

“晓宁很可爱吧?”凤湛微笑着说。

这个孙子看来对晓宁感觉不错,瞧瞧孩子都出去一会了,他的目光还黏在离去的背影身上回不了神。

“嗯,很可爱。”凤千绝回过神,有些诧异自己居然会在爷爷面前露出如此失神的神情,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然后道,“爷爷找我来就是想介绍他给我认识么?”

凤千绝不打算点破也不想处于被动,如果他主动问起这个孩子的来历,肯定会如了爷爷的意,但他现在决定按兵不动,只要爷爷不说,他自然不会多问,这是多年来他在爷爷面前明哲保身的最佳办法。

“你一点都不奇怪他是谁么?”凤湛眯起眼睛问道。

“外头传言他是你儿子,”凤千绝直言,脸色坦荡。

凤湛在心里暗自点头,这才是他的孙子,处世不骄不躁,比他这个爷爷更甚几分啊。其实他说错了的是,凤千绝一向冷静自持,他这个爷爷是望尘莫及才对吧。

“他是你的儿子!”凤湛说出这句话,他有心要给冷酷的孙子一个当头棒喝,起到震惊的效果,故也直言不讳。

“哦?”凤千绝微微露出愕然的表情,一如爷爷的愿。

“你就想问点什么?”

“爷爷叫我来,自然会说,如果你不愿说,我问也没用。”凤千绝面无表情道。

“你!”凤湛一时气结,又不甘心,“你一点都不好奇么?”

“好奇,”凤千绝突然道,“让我好奇的是爷爷既然早知道他是我儿子,为什么现在才让我知道?”

“这……”凤湛摸了摸鼻子,讪讪然,还不是为了吊足一下他这个冷面人的胃口嘛,谁让他对他这个做爷爷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呢。当然了,这些个理由自然不能说了,如果说出来,不显得他这个做爷爷的多么小气么。

“那个,之前还不确定,我也是最近才知晓的。”凤湛答。

“哦。”凤千绝没再多说什么。

“你觉得这个孩子怎么样?”凤湛一脸献宝的表情凑过来,笑眯眯的。

这老头子,变脸真是比翻书还快啊,凤千绝在心里叹息。

“很不错。”这三个字已经是凤千绝给人的最高评价了,更何况此刻还是用在形容在一个才六岁孩子的身上,由此可见,凤千绝是真的觉得晓宁不错。

凤湛笑的眼睛都不见了,孙子既然肯定了乖曾孙的江湖地位,那么接下来他就该继续出猛招了。

“你想认?”

凤千绝的面色如常,“您想我认?”

“哦,我是有这个打算。”

“那就依爷爷的打算办。”凤千绝一向顾全大局,即便是在爷爷的决定很无理时,他也会给这个老人家保全面子,而后不露声色的打迂回战术,最终还是获得全胜。

凤湛听了,心里暗道糟糕,怎么又着了这个兔崽子的道了,他原本是打算让凤千绝来求着自己要认这个亲生儿子,然后他才好顺理成当的让他答应自己的一个小小的要求。

毕竟孩子总得有个妈咪不是?

此刻,凤湛的心里暗暗叫苦,可不能给孙子牵着鼻子走了,他计上心头,故意叫痛了一声,“哎呀,我这心痛病又犯了,不行,我要躺会儿。”

凤千绝眸光微微一动,这老头子老是演这种招数他就不嫌累的慌么?

“爷爷,不如我叫王伯伯过来给你看看?”凤千绝微微倾身,关心的问。

王伯伯就是凤家的家庭医生,专职为凤家的人看病的,医术十分信得过。而且他是跟着凤湛一起打拼过来的老资格的人,所以像凤千绝这一辈都给与长辈的称呼。

“不用了,他给我开了药,还在服用,我休息下就没事了,你先回吧。”凤湛虚弱的说,摆了摆手。

凤千绝也不勉强,站起身,跟爷爷告别,转身出了房门。

他自然不必担心老爷子的身体安危,这房间四周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要有个什么情况能用的着自己出马么?而且既然洞悉了老爷子的想法,他自然不会公然去违逆,就看他接下来想玩什么游戏吧,他只管见招拆招就是。

凤千绝前脚踏出房门,凤湛就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懊恼的神色,这个不开窍的犟驴子,连亲生儿子都不着急认,这,这还是人么?

此刻凤湛心里有些烦乱了,他却还真不信有放着亲生儿子不认而无动于衷的人!再等些时日,磨平了他的性子,就不信他不来求自己,哼。

其实凤湛还真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凤千绝从始至终没有多问一句晓宁妈妈的事情,试问,如果真有人捡到一个便宜儿子,会不去关心这个儿子是怎么来的么?只能说凤湛还是太低估了孙子的心思。

凤千绝出了门,本想直接回家,想了下,脚一抬,又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叔叔,我想请你帮个忙,好不好?”一个六岁孩童站在侧廊下,笑的娇憨可爱,声音清脆响亮。

他对面站着的黑衣人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赶紧躬了下腰,惶恐的说,“小小少爷,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您要我们小的做什么,只管吩咐一句就是。”

这些手下前段日子才受过这个小恶魔的折磨,所以现在只要看到晓宁和声和气的跟他们说话,反倒是格外的不自在,总感觉背脊麻麻的,好像有条虫子在全身爬一般。

吔,宾果,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虽然妈咪说他不可以欺负那些黑衣人叔叔,他们是保护自己的,可不代表他不能暗地里跟他们互动下吧,仅仅是互动而已哦,不叫欺负人。

乔晓宁眉眼笑的弯弯的,看着像天使一般的善良可爱,然后嘴里说出来的话确实让人心里暗暗叫苦,“叔叔,你连日来保护我辛苦了,所以我想跟你玩个比较好玩的游戏。”

对面的黑衣人听了,只感到通体寒气噌噌冒上来。

游戏?这个小小少爷跟他们玩的游戏还少么?比如头顶苹果让他射飞刀?蒙着眼睛练梅花桩,桩下面还立着刀片?还有棒打蜜蜂窝,被成群的蜜蜂围的密不透风……诸如此类,他真是想都不敢想下去了,只盼着少夫人赶紧回来,这个宅子里也只有少夫人能震住小少爷了,阿弥陀佛,早知道就让别的兄弟替班了,他也不用受这个罪啊。

心里这么想着,但嘴上却不敢怠慢,否则只会死的更惨。

“小少爷,您说吧,想怎么玩。”两眼一睁,手握成拳,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乔晓宁看的有些愕然,呃,用的着这么害怕么?他可是很善良很可爱的很友好萌萌哒好孩子…

隐蔽处,凤千绝看着这一幕,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整个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但眼睛里的某处闪光却表明了他对眼前这个小男孩貌似也很感兴趣,他站立着没有移动脚步,也仿佛对接下来的游戏很感兴趣一般。

要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这凤千绝在某些方面确实是遗承了有些因子给晓宁,两父子在某些方面是惊人的相似,这在以后两父子一起生活中肯定能看到。

“哪,这可是你自己愿意跟我玩耍的,待会妈咪回来你不准告状!”乔晓宁眼睛骨碌一转,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那个,呃,不会的,”少夫人,你快点回来啊,救救我,救救我…黑衣人在内心里鬼哭狼嚎,告爹爹求奶奶的,表情也如吃了砒霜一般痛苦。

“看到那边的火炉了么?”乔晓宁的两眼在发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