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54章 凤老爷子病发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5 2016-07-24 20:00:06

  纳尼,乔以萱突然愣了一下之后,猛的一拍头,她怎么会在这么和谐的时候想起了那个不该想起的男人了呢?

他只不过就是提供了一颗受精卵而已,后续的过程他可是一点都没参与进去,儿子六岁,跟他能有啥关系呢?她该死的这个时候想起那个男人,只不过是正常人的反映吧,毕竟女人一个人可造不成一个孩子,嗯,就是这样。

乔以萱为自己不期然想起了凤千绝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理由,她死都不会承认是因为突然想这个男人了……

“妈咪,我不想玩象棋了。”乔晓宁小朋友突然把棋盘一推,郑重的说。

“哦?为什么?”乔以萱回过神,有些惊讶的问。

乔晓宁撅起了小嘴道,“一点都不好玩,你每回都输。”

“……”乔晓宁汗颜,儿子这么说虽然是事实,可也不能这么看不起人呐。哎,早知道当初就让叶老大多教她一下,现在跟儿子对弈也不用输的这么凄惨啊,呜呜,她都被自己儿子给瞧不起了。

“哈哈,我的乖孙孙,太爷爷来看你了。”突然一个洪亮的男声闯了进来。

乔晓宁小朋友跟乔以萱大朋友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读出了这么一个讯息:大麻烦来了!

的确,凤湛至于她们母子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麻烦。因为,凤湛老爷爷很挑剔,尤其是在针对乔以萱照顾晓宁的事情上。

就比如:乔以萱让晓宁去休息,中午午睡对孩子身体发育好,凤湛老爷爷却不乐意了,他才来那么一会,乔以萱就让自己乖曾孙去睡觉,这不是摆明了不让孙孙跟他接触么?所以,想当然,那场午休就这么果断的被取决了,晓宁小朋友那是打着呵欠跟太爷爷在说话啊。

再比如:天热了,乔以萱让儿子脱一件衣服,偏老太爷觉得天气还不够热,不用脱,于是吹胡子瞪眼外加叹气博同情,让晓宁小朋友很是后怕的不敢脱了,便憋着一身的汗跟太爷爷在太阳底下玩耍…。

现在,太爷爷又来了,晓宁小朋友是有些怕怕的了,乔以萱大朋友是非常之郁闷的了,但两个人都没有一点办法,毕竟人在屋檐下,你还想咋的?

而且不得不提的是,这凤湛老爷爷除了对乔以萱不满意之外,对晓宁乖孙孙那是疼到了骨子里,含到了嘴里,捧在了心窝窝上。只要乔以萱不逆着他的想法,他便是很好相处的一个老人家了,只可惜,多数时候,他都是要跟晓宁妈咪逆着来的啊。

只不过这次,乔以萱倒是没那么郁闷了,毕竟刚才老人家没来之前她已经郁闷了好一阵了,这当口来了一个新鲜元素,她的那点郁闷便烟消云散了吧。

“太爷爷好!”乔晓宁很乖巧的站起身叫了一声。

凤湛一阵风一般卷进来,“好,好,哈哈,晓宁乖乖,你想太爷爷了吗?”说完又不待晓宁回应,他一把抱起来,用粗粗的胡须去扎晓宁的小脸蛋,痒痒麻麻的,晓宁笑嘻嘻的。

“太爷爷可想死你了,”凤湛笑的好不开心。

好吧,她是彻底的被忽视了,乔以萱站在一边很有自知之明的摸了摸额角,很坦然的退到一侧充当旁观者。

“咦,乖乖,你刚才在玩象棋?”凤湛的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激动,惊讶和好奇。

他激动的是居然有人在这里下象棋,他可是在房子里挠心了好一阵子了,可四个孙子人人有事,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来陪他下下象棋解解闷。而惊讶的是,这局棋一看就知道,两个人的身手完全没有可比性,一个是高手,一个就是白痴。

只是他很好奇的究竟自己的乖孙孙在这个棋局中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啊?!

“嗯,太爷爷,我跟妈咪刚刚在下象棋,”乔晓宁突然移动了几步,不着痕迹的用手在棋面上摸了几下,把棋盘给弄乱了。

乔晓宁此刻想的是,可不能让妈咪在太爷爷面前丢脸,毕竟太爷爷已经很不满意妈咪了,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一个是最亲的妈咪,一个是疼爱自己的太爷爷,他这个夹心饼当的真是苦不堪言啊,要怎么样才能让太爷爷接受妈咪呢?哎,他小小年纪,就要失眠想这些人际关系了,还真的是很痛苦吔。

凤湛眼睛微微眯起来,其实他这个时候从在场二人的反映上已经看出端倪来,乔以萱一张脸此刻微微不自然,而乖孙孙则是明显的有些懊恼,这个棋局不用说也知道,那个白痴就是乔以萱这个笨蛋!

凤湛心里还是挺恶俗的,就连此刻都不忘把自己最讨厌的人毁谤了一通,他还准备在言语上再多讽刺几下的时候,乔晓宁已经先一步上前,笑盈盈的问,“太爷爷,您肯定是象棋高手,我们来玩玩好么?”

乔晓宁就是看准了凤湛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讥讽妈咪的,所以才先一步出口了,只是他却没有想到,他这随便的一句话让凤湛听了很是受用,很是激动啊!

他的乖孙孙,呜呜,果然是没白疼,随便一句话都说到了他的心窝窝去了。

“来,来,晓宁,爷爷今天就跟你大战三百回合,我可不像某人,还没开始就输了,爷爷很厉害的,晓宁要小心应付啊。”凤湛还是不忘损了一把乔以萱的面子。

乔以萱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脸上确是一派平静,这老爷子,莫不是吃了呛药出的门么?

乔晓宁赶紧抛了一个安抚的眼神给妈咪:妈咪,不要急,看我替你打败他,他就笑不出来了。

这个小眼神也只有这心灵相通的母子能明白,所以,乔以萱开心的笑了,她充分相信儿子的棋艺,打败这个老头子肯定是吹灰之力的!

儿子,加油,打败他,GOGOGGO!

凤湛的脸上露出从容不迫的笑容,他看了一眼对面紧皱着眉头沉思的小脸,心里有些不落忍,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对一个六岁的孩子使用这么高超的战术呢?他可还是个孩子呢?

哎,都怪自己一时技痒,而晓宁又真心的棋艺很不错,他一时没忍住,把大半辈子的下棋战术都用上了,一盘棋两人下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分胜负,最后他才不得已使了一个杀手锏,这样才不至于让旁边一直静坐不语的女人笑话自己下不过一个小孩子。

只是没想到,晓宁却认真起来死不认输,反倒是死命想着办法解这个棋局,凤湛就又有些不落忍了,尽想着该怎样做,晓宁才能不这么难过,重新高兴起来。他当然没想到乖孙孙居然有能力破了自己的棋局,毕竟这个棋局连凤千绝都没有破解过呢。

不仅是凤湛,连一边乔以萱也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她这个儿子很多时候就是太较真了,尤其是在下棋这事上。她犹记得有一次,儿子跟叶老大下象棋,关在房间里一个上午都没出来,也是因为想一个棋路想不出,他索性赌气连饭都不吃了,净想着那事。从那以后叶老大都有些害怕跟晓宁下棋了…

“太爷爷,有了!”乔晓宁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这里!”他的小手快速的移动,一子落下,哇!哇!眼前的棋局一个大逆转啊,本来是屈居下风的白子一方,此刻已经站在黑子的头上耀武扬威了,本应该是赢家的黑子凤湛此刻性命不保,被将军了!

“你,你,你怎么想到的!”凤湛又是差异又是激动,他连话都不说不完整了,一迳的指着乖孙孙,全身都有些颤抖了。

这个棋局是凤湛一辈子的下棋心得孕育的,他刚才那招杀手锏叫“白龙吐珠,”顾名思义,就是用一个马堵住了对方所有的去路,让来者有去无还。却不料,乔晓宁想出了一个绝招,他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卒挽救了整个棋局…本应该是“必死无疑”的棋局演变成了“必胜无疑”的王者。

太了不起,太厉害了!真不愧是他凤湛的曾孙,他凤家后继有人啊!

凤湛一个激动,大笑起来,只是笑声尚未落下,突然急剧的咳嗽起来,全身更是颤栗的厉害。

“太爷爷,太爷爷,你,你怎么了?”乔晓宁毕竟是小孩子,看到凤湛这个模样,有些害怕,不住的喊道。

乔以萱也有些惊吓,赶紧走近前,“老爷子,您没事吧?”

凤湛的咳嗽忍不住,却还是伸出一手摆了摆,身子一歪,突然就倒下去了。

“妈咪,太爷爷这是怎么了?他会不会死啊?”乔晓宁拉住妈咪的衣袖,小小声的问。

此刻,凤湛已经被乔以萱命人扶到了床上,凤湛带过来的手下也早已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乔以萱还来不及说话,一旁凤湛的手下道,“夫人,小少爷,你们不要担心,老爷是旧病发作,多注意休息就没事了。”

“旧病?”乔以萱抬眸,疑惑的问。

“是的,老爷有心肌梗塞综合症,情绪不能过于波动,刚才大约是一时太高兴了,所以才……”

乔以萱明白了,原来凤湛刚才因为晓宁解了他的棋局,引起了他情绪的大波动,所以才剧烈咳嗽和昏迷不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