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4章 不肯承认乔以萱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2 2016-07-18 17:47:29

  男人眉眼之间仿佛多了一丝霸气和戾气,她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只是单纯觉得商家以后或许要翻天覆地的变化着了,或许她的哥哥也会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哥,我想向你打探一件事……”商心暖又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商景谦喂喂皱眉,“你是想知道凤千绝的消息?”

商心暖脸上一惊,她没想到哥哥猜的这么准,她都还没有说话,就已经被人猜出了意思,难道她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么?

“你不用吃惊,你的心思都花在那个男人身上,我这个做哥哥的又怎么会不知道。放心,我一定帮你约到他。”商景谦微微一笑,预期十足。

的确,如果换作是以前的商景谦,或许凤千绝看都不会看一眼,但是现在,他们商氏企业跟凤家还有很多生意往来,而有些决策就需要两位当家人才能拍板了,他如果要见一下凤千绝,恐怕也不会多难吧?

“真的?哥,谢谢你了!!”商心暖开心的笑起来。

商景谦也微笑着抚摸了下妹妹的头,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夜,静谧无声。

书房内端坐着一高大男人,他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健步如飞,鹰隼一般锐利的眸光紧紧盯着屏幕,专注的一丝一毫的疏忽都不容有。

商景谦此刻正在一个特别的通讯渠道上联络一些势力和人。他此刻正在遍寻乔以萱的踪迹,如果不是担心太过明目张胆会给她以后的生活造成困扰,他都想登寻人启事了。

这个特别的渠道,一般人都不知道,但知道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因为在这里聚集的都是世界各地的探子和间谍,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只要你出的起价钱,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商景谦是抱着十足的把握在期待着,希望能尽快找到意中人的下落。

他之前隐约查到乔以萱在凤家的下落,但苦于没有证据,而凤家产业又那么多,要一一追查也不容易,他也不想打草惊蛇,到时候找到以萱的下落就更加渺茫了。

看来光靠这个特殊的渠道也不行,凤家那边他还需要亲自下手去查实,得要尽快安排心暖跟那个凤千绝见面才行,商景谦心里有了主意。

“妈咪,我想出去玩。”乔晓宁嘟起小嘴,很不高兴。

乔以萱暗自叹了一口气,不要说儿子想出去,她又何尝不想啊?

自从知道儿子不再是她一个人的,这颗心就提着一直不上不下,心慌意乱之际,却又无可奈何。她只希望叶老大能早点找到这里来,万一不幸给那个男人撞见了,她就丁点机会都没有了。

其实乔以萱尚不知道她跟晓宁的事情凤老爷子还没有告诉凤千绝,她只是在心里猜测,那个男人可能是因为还在恨着她,因为毕竟是她先逃离他身边的,因为恨她,连带的晓宁也不待见了,她就是这么以为的。所以她更担心万一哪天凤千绝回心转意想要回儿子了,那她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在双子岛上那个男人的反复无常,冷酷暴戾她可是清楚的看在眼底,她深知那种男人才是最可怕的,一旦认准了目标,那肯定是锲而不舍,即便是牺牲了自己所有也在所不惜。他远比那个看起来阴狠深沉的凤千翎还要可怕上百倍。

乔以萱觉得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或许可以这样……

“晓宁,你想跟妈咪出去玩么?”乔以萱问儿子,眼里闪着设计的光芒。

“嗯,我好久都没有出去过了,还有太爷爷最近也不来看我了,又不能去找那些叔叔玩,好无聊。”乔晓宁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他说的不能找叔叔玩,其实就是不能去肆无忌惮的捉弄他们了,所以觉得日子单调乏味起来。

乔以萱苦笑了下,这个捣蛋王啊,真是一刻都不忘捉弄人。

“那你去跟你太爷爷申请,让我们今天出去玩一下如何?”

“真的么?太爷爷会肯么?”乔晓宁一脸希冀的问。

“你去说他会同意的,记住,万一不行,就拿出你对付夏姨的那招来。”乔以萱挤眉弄眼的鼓励儿子,还不忘倾囊相授。

对付夏姨的那招?是什么呢?最近也好久没见到夏姨了,还真是想念她啊,哦对了,原来妈咪说的是哭啊?可是妈咪不是说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以随便哭泣的么?那怎么又…乔晓宁犹疑不绝,想问又觉得不好意思。

“你太爷爷很固执,你如果不把戏做足了,我们都不要想出去玩,所以就这一次,嗯?”乔以萱看出了儿子的心思,故又重申了一遍。

“嗯,好,就这一次,下次我可不那样做了。”乔晓宁保证道。

乔以萱笑着点头,同时心里一个计划在悄悄的萌芽。

···

凤湛正在跟凤千绝商量事情。

“商家小姐跟你见面了?”

“还没有!”

“怎么不见一见呢?好歹人家跟你……”凤湛脸有不悦,正欲说什么,突然管家说有电话找他,并且附耳窃窃私语了几句。

凤湛抬头看了一眼孙子的脸,发现他好似没有关注到自己,便走开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乖宝贝,你想太爷爷了啊?我也好想你,对,我这几天很忙,所以没有去看你,真是对不起啊,等太爷爷忙过了这段时间,就立刻去看你好不好?”凤湛在电话这端轻声细语,脸上也罕见的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身边的管家似乎已经习惯了凤家老爷这种变脸的趋势,站在一边一脸波澜不惊,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凤千绝并没有抬头,余光微微一动,他却不露深色,仍旧维持刚刚的姿势坐着。

“乖乖,你要出去玩啊?”凤湛脸上露出一丝难色,同时心里在快速的盘算着该怎么哄服乖曾孙不再吵着要出去。他很清楚乔以萱的本领,毕竟他私下也派人去调查过她,七年以前的生活虽然很清白,但出国之后的一切却追查不到丝毫的线索。

他一直不承认乔以萱是晓宁的妈咪身份,也是因为此,他绝对不允许一个身家不清白的女人入凤家的门,做凤家的女主人。也当然不会让晓宁跟着这样一个妈咪一起生活。所以晓宁一说要出去,他就知道肯定是乔以萱在背后搞的鬼,这个女人,难道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待着么?

思及此,凤湛的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愤怒,脑海里却突然闪过一个影像,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心里也有了决定。

“乖宝贝,好吧,不过太爷爷要安排人跟着,保护你,可以吧?”凤湛问。

他凝神细听,电话那边晓宁没有马上回应,然后听到小小的说话声,是个女人的声音。哼,他就知道是那个女人搞的鬼,所以他这么一说,晓宁就去问那个女人了。他倒是想看看那个女人究竟想弄出什么动静来,当然了,最后的赢家肯定只会是他,想跟他斗,那女人还嫩着呐。

果然,很快晓宁就回复了说可以。

“那就这样吧,小宝贝,你到外面可不要乱跑啊,对了,游玩的地方太爷爷会帮你们安排好的,放心吧。”

挂断了电话,凤湛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朝一个方位瞄过去。他凤家最有出息的男人,他最满意的孙子,此刻正襟危坐,一丝不苟的神色仿佛是在沉思什么,看来他刚才这通电话孙子好似没有起疑啊。

凤湛重又坐了下来,突然漫不经心的说,“商小姐是我中意的人选,好歹你身边现在也没有女人,就跟人家处处看吧?”

凤湛这句话看似疑问,其实更多的是不容置疑的决定。凤千绝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

对于凤湛这个爷爷,凤千绝心里有尊敬,有怜惜,也有一些不耐。

他尊敬这个男人白手打天下,凤家能有今天,功不可没的一位理所当然就是这个老人,而从小抚养他长大,教他知识,且不论过程如何严苛,总归他的今天是离不开爷爷的;他怜惜的是老人家中年丧子丧偶,老无所依,虽然外表看似很硬朗很强势,但内心里其实孤单寂寞;他不耐的是老人家直到今时今日还企图要掌控他的人生,就连娶妻生子都想要牢牢握在手里么?

只可惜,事情总不能尽如人意,他且拭目以待吧。

凤湛看到孙子很配合,又说,“择日不如撞日,就选在明天吧,我们跟商家小姐聚一聚。”

“我们?”凤千绝挑眉,爷爷这是怎么了?往日就是给他选个女人,之后怎么交往他从来不过问,这次居然要求主动陪同,难道商家小姐就这么入老爷子的法眼?

“呃,这个,”凤湛突然咳嗽了一下,然后才说,“正好我也好久没看到那妮子了,她爷爷跟我是好友,怎么说也要照顾下晚辈。你这小子总是对人家不冷不热的,我担心人家小姑娘受委屈了,在旁也能照应下啊。”

“哦。”凤千绝没再多问,不过他当然不相信爷爷如此敷衍的说话,但既然爷爷诚心不想告诉他,问了也是白问。

···

凤家老宅,一个中年男人坐在轮椅上,看着远处天边变幻莫测的白云,他的脸色也是诡异莫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