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39章 夏天的妒火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6 2016-07-15 20:10:05

  所以他讨厌那段过往,憎恶那些事情,他努力的去遗忘,但是命运却一再的捉弄于他。他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他有那么重要么?王要死了,要他回去继承大统?呵,那些人只怕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吧,人人觊觎的王位要传给一个私生子,真是可笑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凭着自己的实力打出了这一片江山,如果不是他嗜血冷绝的行事作风,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快要死了而他周围又有那么多虎视眈眈的目光,那个男人,他所谓的父亲还会愿意让他回去么?

他同父异母的小弟弟,涉世未深,自己尚且需要人照顾,又谈何保护他的族人?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据说是一个贪婪狠绝的人物,她又如何能放着到嘴的肥肉不啃而拱手让人呢?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如果不是看在这件事还算具有挑战性,他可真懒得趟这趟子浑水啊。

叶欢的眼神露出嗜血的光芒,他当然不会如那个男人的愿,回去也好,祭奠一下母亲,也跟过去彻底做个了解,可是要他甘愿去继承那个男人的烂摊子,他绝对不会那样做。

男人脸上露出一贯阴冷的一面,立在窗前的身影散发着逼人的气势,却又显得有些孤僻和清冷的意味。

···

此刻,在一辆小轿车里,男人稳稳的开着车,右侧的女人却哭的稀里哗啦。

凤千染自认为安慰女人是自己的一大强项,但面对着眼前哭的水一样的女人,他只感到烦躁和头痛。

大哥,你还真是老奸巨猾啊,一个人跑到国外出差,却把这个烂摊子丢给自己,你这是纯心考研弟弟的耐心么?

半个小时后,凤千染不得不再次开口,因为很快到女人的家了,而照这个趋势下去,女人不哭个三天三夜好似都不肯罢口一般,所以,他有必要也有这个义务提醒一下她还是得稍微注意下形象啊。

明知道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尤其是在哭泣中的女人,那可是没有任何理智可讲的,可他还是得硬着头皮迎头赶上,而且这件事情和眼前这个女人跟他是八辈子打不着干系的啊!他真是世界上最可悲可叹的人了。

“商小姐,你能听我说几句么?”凤千染柔声问。

之前他已经劝过好几次了,无奈眼前这个女人太投入到哭戏里,所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他说什么对方都无动于衷。

没曾想这次女人居然停了下来,询问的眼神瞄向一边的男人,小嘴半张,着实一副被男人欺凌的委屈摸样…

幸好,这是在车上啊,否则路然还不定以为他把眼前这个弱女子怎么了呢?凤千染抹了一把冷汗,继续说,“其实我大哥也是临时接到通知所以出差了,他可能是忘了交代一声,这个我之前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对么?”

商心暖抽了抽鼻子,然后扯过车头放置的纸盒,拿下最后一张面巾纸,擦了擦眼泪,才沉默的点了点头。

嗯,有了这个认知就好办了,凤千染心里偷笑,“我大哥既然派我来接你,自然是真心想跟你见面,所以不存在什么欺骗之类的话,你既然喜欢我大哥,就应该相信他的为人,对么?”

商心暖猛地抬起头,看着对面一脸真诚的男人,心里有些涩涩的,她想说不相信啊,可人家既然这么说了,如果她表示否定,指不定这话又传到千绝哥哥耳里,那他对自己的印象不是更坏了么?

想到这里,商心暖赶紧点头,表示她绝对相信凤千绝不是故意爽约的,他的为人是清白的。

凤千染心里偷笑更厉害了,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么?赶紧大蛇随棍上,“那么,你就不要怨恨我大哥了,他出差回来一定会给你带份礼物赔礼道歉的,快到家了,哭花了妆被人瞧见可不好。”

商心暖听了赶紧掏出随身小包里的化妆镜,左看右看,直到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了,才心满意足的放下了化妆工具。

“真是不好意思,我,我只不过是心里不好受,所以才……”商心暖期期艾艾的说道。

“我明白,呵呵,大家都是过来人嘛。”凤千染说到这里赶紧住了嘴,呸,他这破嘴,什么过来人啊,他什么时候被女人爽约了?不就是上了一个女人,然后女人不见了,他有些怀念而已嘛。

对,就是一点点的怀念,还谈不上思念,也不是想念,毕竟人家第一次都给了自己,他不得表示下纪念么?

凤千染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其实他没有想到的是,以往他交往的那些女人,也有第一次给了他的,可他现在连人家长什么样子估计都记不清了,还谈什么怀念呢?

商心暖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然后乖巧的道谢,“千染,我可以这么称呼你么?”

“呃,”凤千染在心里叫苦,这是什么待遇啊,大哥就是千绝哥哥,他为嘛不能是哥哥呢?“可以,这么叫很亲切啊,呵呵。”

“嗯,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商心暖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玉手也紧紧拽着衣裙,好似很难启齿的意味。

拜托?凤千染心里一咯噔,不会是让他做出卖大哥的事情吧?

“那个,你先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再说,呵呵。”

“嗯,千绝哥哥回来,还麻烦通知下我,我想……想为他接风洗尘。”

噗!这女人也太痴心了吧?明摆着刚才还哭的梨花带雨一般,心里如果不是怨恨着大哥何苦要这么折磨自己啊?这会倒是深明大义了,还说要为大哥接风洗尘?

“那个,我知道了,喏,到了。”万分庆幸此刻已经到了商心暖的家,总算他不用再应承这个娇娇女了。凤千染自认为哄女朋友他认了第一,没人敢认第二,可这个女人不同啊,没准她就成了自己的大嫂了呢,哄不得,哄不得。

凤千染在庆幸的时候,却没曾想到有一件更不幸的事情即将发生在他身上…

···

“心暖,回来了?”

商心暖的脚才跨进家门,商景谦就笑着站起身,明显一副在客厅坐了很久的样子。

商心暖微微一愣,很快又明白过来,暗呼,糟了,她刚才只顾着没见到凤千绝难受的哭去了,倒忘了大哥的正事了。

“大哥,你没出去啊,哎,好累啊,我要去躺会。”商心暖故意伸着懒腰,就要跨步往楼上去。

“心暖,等一下。”

“啊?”

“你这次去凤家他们没为难你吧?”商景谦关心的问,他虽然在意以萱的下落,但妹妹的幸福也是他关心的。

商心暖心里更不安了,也愧疚极了,“哥,没事,他们对我很好。那个,我忘记帮你问乔以萱的下落了…”

商心暖的如实相告让商景谦有些失望,但想到妹妹现在既然跟凤家扯上了关系,下次问也是一样的,毕竟妹妹才第一次去凤家,也没想过她能打探出什么重要的消息来。

“嗯,没关系的,你下次帮我打探也是一样。那个,凤千绝,他对你怎么样?”

商心暖面色一暗,很快又笑着说,“他对我也很好,哥,你不用替我担心了,我想去休息下啊。”

“嗯去吧。”

商心暖上楼之后,商景谦却静立好一会,妹妹脸上的黯然他不是没有看见,看来这凤千绝约心暖见面果然是迫于他爷爷的威迫吧,如果是这样,妹妹的将来就岌岌可危了。

···

“美人如花,美人抱……”

豪华轿车内,俊美绝伦的男人姿态闲暇,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曲,双手轻轻放在方向盘上,很是惬意的打着节拍,这一副姿态着实是羡煞旁人。只是,才一会,他就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危险气息靠近,而这道几乎逼人的气息就是来自他的左侧。

凤千染掉头往左随意瞄了一眼,顿时浑身像是被定住了一般,除了车子还在驾轻就熟的徐徐往前,他的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无比震惊中。

凤千染会这么震惊的原因只有一个,在他的左侧,一辆惹火的红色跑车上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明眸皓齿的绝艳美人。而此刻,绝艳美人的脸上酝酿着一股怨恨之色,或许怨色还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吧,应该比这更恐怖的一种心情。

该死的凤千染,该死的花心男人,她夏天是哪里对不起他了,居然背着她在外面玩女人?

夏天不得不承认刚才无意间看到凤千染跟那个看似娇弱的女人在车上亲亲热热的聊天说笑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种无名之火就好似夹着燎原之势只想把眼前的两个人烧的干干净净,连渣都不剩。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以夏天5。3的视力已经足够看清凤千染脸上温柔的笑,还有那个女人羞涩的表情。而后她在气炸了之后,忍不住开着车紧紧跟随其后,却发现这个渣男还算没有龌龊到立刻跟着女人进屋颠鸾倒凤,至少两人没有更近一步的亲密,这样一想心里稍微平衡点,也就没有跟着下车“兴师问罪”,而是再次悄悄尾随着男人的车后。

夏天的火爆脾气本来就是一点就着,而后又想到会不会凤千染刚跟女人在酒店开房回来,所以举止才这么文明礼貌?才会没有跟着女人进屋?一想及此,心里的怒火又腾腾的往上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