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38章 我对你没兴趣!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5 2016-07-14 20:01:26

  “没事,你有什么事就说吧。”乔靖摆了摆手。其实他这几天也病的很严重,只是强撑着没去看医生。

“我打算把乔氏还给以萱,让她来打理。”

“什么?”乔靖跟楚依依同时惊讶的出声。

楚依依此刻已经忘记了要哭泣,她死命抓住儿子的手臂,不停的摇晃,“儿子,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疯了?乔氏是你爸爸辛苦半辈子打下的基业,你居然打算拱手送人?”

“妈,你听我说,”乔少霆的态度很坚决,“乔氏本来就是伯父留给爸爸的,虽然这些年是扩大了不少,但毕竟不是我们的产业,而且我们家也已经享受它带来的优渥生活,是该还回去的时候了。”

“不行,我绝对不同意,我不同意。”楚依依同样态度坚决,比起宝贝女儿,其实乔氏的产业才是她最看重的,这可是她的老公一心为儿子创下的,谁都不能拿。

“爸,你怎么说?”乔少霆转头看向乔靖的方向。

“……”乔靖的嘴张了张,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老公!”楚依依哭喊着扑了过去,乔少霆也吓了一跳,赶紧奔过去。

···

某夏现在苦恼的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以前是沾床就睡的体质此刻居然夜不能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女人卷翘的睫毛又长又密,此刻因为情绪的波动也跟着颤动不已,好似上面停驻着一只美丽的小精灵。滑溜的小舌舔舐了几下性感的红唇,她做了一个极致的决定。

夏天从床上一跃而起,来到房门口,因为此刻已经夜深人寂,考虑到叶老大喜欢晚睡的嗜好,她有些探头探脑的张望了几下,才敢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出去。

某夏的目标是大门口,只是她尚未来得及拉开大门,就有一个鬼魅一般的声音响起。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夏天吓了一大跳,其实不是因为声音的主人可怕,而是在这个黑不见五指的地方,居然会有人匿藏着,而且还在这个关键时刻出声吓人,光是这两点就够惊骇了。

“嘿嘿,叶老大,我睡不着,出去溜达溜达……”去你的,又不是遛狗,怎么就用上了“溜达溜达”这个词语呢?

“哦,溜达?”叶欢站起身,走到墙的另一边打开了开关,霎时间,白昼如昔。夏天被这刺眼的光芒照的有些睁不开眼,待闭了闭双目适应后再打开,叶欢突然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站在近前看着自己。

“叶老大?你,你要做什么?”夏天下意识的双手环抱着身体,有些涩涩的问道。

呃,不怪她做这个所有弱小女子在强大的男人面前都会做的动作啊,实在是这叶老大今晚太奇怪了有木有。先是大半夜的不睡觉躲在这乌漆抹黑的地方吓人,再就是居然用这种热烈的眼神窥视着她,她真的很害怕啊。

“放轻松点,”叶欢突然一本正经的说,“我对你没兴趣!”

噗!天啊,神啊,夏天禁不住内伤了,她也没想过叶老大会对她有兴趣好不好,虽然她是一直对这个男人有兴趣。不过那也是早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她最大的兴趣就是,想要去征服那个男人。

夏天此刻脑海里浮现的男人俊颜有些玩世不恭,又有些孩子气,不是凤家四少又是谁呢?

自从那晚两人颠鸾倒凤之后,夏天感到一颗心的天枰完全倾向了那个撂倒自己的男人,难道说女人的第一次是被哪个男人夺去,就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男人这句话是对的么?她又有些不想承认,她一直爱慕的可是叶欢叶老大啊,怎么能一下就移情别恋了呢?

夏天处在这种矛盾的氛围下,食不知味,寝不能寐,故准备半夜偷溜出去探探风,见见那个夺走她贞操的男人,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忘不了他。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现在在做什么,如果让她抓到男人在偷花的话,指不定就灭了他算了。还有以萱啊,她也想去看看以萱过的怎么样,虽然有晓宁在,老爷子肯定会爱屋及乌的善待以萱,但没见到人,心里就是不踏实啊。

夏天在擦掌磨牙的同时,叶欢的眼神带着点疑惑了,这小妮子今晚很不寻常啊,这架势莫不是要找人去干架么?幸好被他叫住了,否则还不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你还没回答我,这么晚要干什么去?”叶欢突然出声询问,把夏天给吓回了神。

“没……没做什么啊,真的是溜达下。”夏天想理直气壮的回答,但是声音却在对方的逼视下越来越小。

“以后太晚了就不要出去了,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要出了事情,没人能帮你。”叶欢严肃的说。

夏天下意识的点头,而后又有些不可置信,“叶老大,你又接任务了?”语气里有一种浓浓的责问,言外之意就是他怎能丢下自己跟以萱母子,就只顾着赚钱呢。

“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离开一段时间,很快就回来。”叶欢冷冷的语调。

夏天赶紧摇头,“不是我想多了,而是你真的连以萱和晓宁都不找了?”

“找到了。”叶欢的语气里多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好似带着一点点恼火。

夏天赶紧小心翼翼的问,“找到以萱是好事,你怎么这幅表情?”

“什么表情?”

“就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啊。”夏天说完,又在心里暗暗补充了一句:叶老大看起来是一脸吃瘪的样子嘛。

“她短时间也不可能回来,呆在那儿反倒是比较安全。”叶欢绷着脸继续说。

“啊?!!”夏天短路了,脑筋有些转不过来,以萱呆在老爷子那边会比较安全?她怎么看都觉得那老爷子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那种狠厉的人物会莫名其妙对一个人好么?肯定是有企图的,叶老大没道理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吧,那还真是白混了啊。

“你听我的就是了,这段时间不准去找以萱,也尽量减少外出,等我回来。”叶欢说。

夏天犹豫了下,这一句话说的虽然平淡,但最后几个字实在是让她有些感动啊,这要换在以前,她早奋不顾身的扑过去了。叶老大,她暗恋的男人啊,呜呜呜,就这么不翼而飞了,从此以后只能看着馋着却不能扑倒了,呜呜。

叶欢扫了一眼身边女人犹疑不定的表情,心里叹息了一声,哎,其实他哪里会不知道夏天这么晚出去是为了什么呢?那个男人应该会善待夏天吧?希望如此了,否则,他可不管什么凤家,只要是惹到了他的人,都必须要付出惨一万倍的代价。

深夜,男人独立窗前,微风拂面,也吹动了几缕细细的发丝,把遮住男人眉眼的乱发吹开,露出一双璀若星空的狭长眼眸。

叶欢指尖染着一支烟,点燃了却一口都未曾吸过,他只是享受着这种烟草味的气息,贪恋这份难得的安宁。

叶欢是谁?在美国华尔街头无人不知的暗势力领袖人物,他领导的“暗夜”涉及到军火,枪支,车辆改造等。他的眼线遍布全国各地,不是高难度高价位的任务暗夜从来不接,而一旦接手就不允许失败,这就是“暗夜”的规矩。

叶欢仿佛就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没有人能探究到他的过去,清楚他的底细。即使是身边最亲的以萱和夏天,她们也只知道叶欢的身后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力量,再多的就不清楚了。

叶欢的手机突兀的响起来,搭配着那低冷的音调,在这个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尤其的森冷可怖。

抬眼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他的眉峰皱了起来,麻烦又来了。有多少年没有碰触过这段往事了,他本欲选择强迫性的忘掉,但那边的人却一度找过来,尤其是这几年,找他的频率越来越多,好似他不回去,他们就会继续锲而不舍的纠缠下去。

也许,是时候回去做个彻底的交代了,毕竟那也是他血浓于水的地方,不是么?叶欢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

抬手,按了接听键,他冰冷的声音随后响起,“喂?”

“王子,请您一定要回来,王,王他,快要不行了,求您了,求您了!”那边的人说着奇怪的方言,但叶欢却听的明明白白。

他顿了半响,两边都没有出声,只有那边发出方言的人低低的哭泣声。

“知道了,明日启程。”叶欢挂断了电话,也终止了那边男人听到这句话而发出的欢呼和道谢声。他右手抬起按了按眉心,一丝焦躁和不耐同时涌上了心头。

呵,真是讽刺啊,王就要死了么?他的父王,应该是名义上的吧,他其实何曾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呢?

叶欢忆起自己的童年,跟母亲相依为命,住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还要躲避一些有心人士的刺杀和嘲弄。直到母亲病死街头后,他才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世,原来他居然是一国的王子,他的父亲就是高高在上的王,可他的母亲却连治病的钱都没有,挨饿受冻更是常有的事情,可不是很讽刺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