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37章 宠妹一族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88 2016-07-14 20:01:25

  “是,是,你比我的女朋友可重要多了,你是我最宝贝的妹子嘛。”商景谦也笑着回应,末了,好似又想起一事,便道,“大哥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让我陪你去吧?”

“哥,你怎么回事啊,我这,哎呀,不跟你说了,纯心跟我捣乱是不是啊?”商心暖一挺这话,是又急又气,这可是她第一次跟千绝哥哥正式的约会呢,大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捣乱啊?

“好,好,我不去就是了,你不要生气嘛,只是大哥有一事要拜托你帮个忙,你能答应我吧?”商景谦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连眼希冀的光芒闪啊闪的。

商心暖也不是吃素的,上过太多次这个花心萝卜大哥的当了,以前可是被骗去给他当了不少次冒牌女友,替他挡掉多少的旧爱啊,她可是罪孽深重着呐,伤了那么多少女的芳心。

“大哥,你先告诉我要帮的忙是什么再说。”

“好吧,那我就直言了,”商景谦的语气有些吞吐不自在,“那个,就是你去凤家的时候,顺便帮我打探一个人,看看她在不在那里。”

“谁?”商心暖好奇的问,还有什么女人让大哥这么上心啊?莫非是??

“就是,乔以萱……”商景谦费了很大劲才说出这三个字。

“哦。是她啊,那就难怪了。只是,哥,你怎么能确定她在凤家呢?她跟凤家是什么关系啊?”商心暖当然不知道乔以萱跟凤千绝的过往,故很奇怪的问。

商景谦内心一顿,他该怎么把打探到的消息告诉自己的宝贝妹妹呢?

其实商景谦在追查乔以萱失踪的原因过程中,也隐约得知了乔以萱跟凤家有一些关系,尤其是跟凤千绝好似在之前有过一些纠缠,因为他的暗探拍回来的照片里就有他们的合照。只是这些事情,他都没有探查出明朗来,又如何能跟妹妹交代?

“我也只是猜测,或许是她得罪了凤家的什么人吧。你今天去就帮我暗中探察下吧,先不要声张出来,明白么?”

“嗯,好的,哥,我一定帮你问问看。”商心暖点了点头。

商景谦摸了摸妹妹的头,笑着说了一句,“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受到任何委屈都要告诉哥,我替你作主。”

“嗯!”有哥的孩子像块宝,有木有啊!

···

商心暖来到楼下,凤千染也不由眼前一亮,这女人确实是个标志的美人儿啊!不施脂粉的小脸,精致的五官,比起乔以萱的美貌来,也不遑多让嘛,真不知道大哥为何一门心思扑在了那个女人身上,哎,孽缘呐。

“辛苦了,风四少,劳烦你送我妹妹一趟。”商景谦风度翩翩的走近,语气温和,脸上带着笑。

凤千染慵懒的站起身,也笑着回应,“我大哥吩咐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尽心办好。商小姐,都准备好了么?”

“嗯,可以走了,谢谢。”商心暖有些害羞的笑,虽然她钟情于千绝哥哥,但这个凤家四少也是潇洒风流,光是外貌也能让不少女人痴心一片了。

凤千染带头率先走了出去,商心暖跟自己大哥道了声再见,也赶紧跟在后面。

车上,少女的心忐忑不安,既激动又有些莫名的恐慌,青葱十指不由的紧紧交握在一起,力道之大让十个手指都呈现了青色。

凤千染用车前镜的余光自是看到了这一幕,他突然笑着说,“商小姐,其实你不用紧张的,我大哥人很好,你跟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了。”

“嗯,谢谢,只是,千绝哥哥他,他怎么会突然想到要见我啊?”商心暖耍了个心计,她又特别想知道凤千绝是不是因为她怀孕的事情才想起约她的。

“呵呵,商小姐这么漂亮,我都想天天见到你啊。”凤千染打哈哈道。

商心暖羞涩的低下头,留给凤千染一个低垂着头露出白皙脖颈的侧影。

这妮子,还真的是正点啊,大哥如果真的见了,怕是会改变点想法也不一定啊,只是可惜了……

····

乔家,此刻也闹得天翻地覆。

“乔以萱,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了我,你还我,还我……我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妈,妈,你要帮帮我,帮帮我……”

乔蜜儿大哭大闹了一天,佣人端过去的饭菜也被她打翻,烫伤佣人楚依依倒是不心痛,最多就是赔点钱了事,可万一烫伤了女儿,那就大事件了。

楚依依好不容易配合医生给女儿注射了镇定剂,让女儿躺下来休息一会。她也明白即便是这样,女儿也安静不了多久,而且长此以往,女儿将来的日子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楚依依看了一眼女儿的睡颜,牙一咬,直接出了乔蜜儿的房门,来到乔靖的书房。

自从乔蜜儿出事那天后,乔靖多半呆在书房里,连睡觉也在书房里,每每想到这里,楚依依就气的不行。事情是乔靖惹下的,他凭什么掉脸子给自己看?他把女儿害成这幅摸样,不闻不问就算了,居然连面都不露一下,真是岂有此理。

楚依依几乎是撞开了乔靖书房的门,门板摔在墙上再反弹回去,乔靖抬头,就看到楚依依已经满脸怒气的站在他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乔靖语气显得很平静,但不悦之色也很明显。

楚依依一听这话就火了,“我做什么?你整日的关在这破书房里,你又是做什么?”末了,又恨恨的补充了一句,“是在蓄谋怎么陷害自己的女儿么?”

乔靖气的身子直发抖,“你,你不要太过分。”

“呵呵,是我过分么?你让人评评理,女儿都这样了,你居然还有闲情呆在这里,你不知道家里都闹成什么样了么?”楚依依讽刺性的讥笑了几声。

“女儿的事情不一直都是你在负责么?我就是出去又能帮上什么忙?她会愿意见到我么?”

“是,女儿是不愿见到你,那是因为你害了她一辈子,可你这样做她就不恨你了么?你毁了她,彻底毁了她啊。”

“……”乔靖痛苦的抱头,无奈的叹息。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了,说啊?”楚依依失去理智的大吼。

乔靖深呼吸了几口气,尽量使语气平和下来,“你想让我说什么?”

“报仇,你一定要帮女儿报仇,否则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报仇?”乔靖看着妻子脸上的暴戾之气,却是一脸茫然的问。报仇?找谁报仇?女儿是被他害的,而那几个歹徒因为绑错了人把所有赎金退回,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难道能自首去投案,让警察抓那些人么?

“把乔以萱抓来,让她也受一下蜜儿受过的苦!我们一定不能放过那个贱人。”楚依依恶狠狠的语气,显得可怖极了。

乔靖突然站起身,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眼前面目森严的女人,“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不忍心?好,你不忍心,我来做,我叫上几个人。”

“住嘴!”

“妈!”

两个男声同时响起,楚依依吓得往回一看,儿子乔少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

乔少霆跨前一步,脸上的神情既痛心又愤怒,“妈,我真是没想到,您居然会有这样龌龊的想法。您还有人性么?以萱她究竟哪里得罪你了,你要一而再的陷害她,她到底有什么错?”

乔少霆的话让乔靖羞愧的把头调转开去,而楚依依却突然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狼,暴跳如雷,“她就是得罪我了,她在我们家里出现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这个贱人不仅抢走了蜜儿的一切,现在又因为她,蜜儿的一身清白都被毁了,儿子,你如果为你妹妹着想,就不要想拦着我……”

“爸,妈,你们今天说的话我都录音了,我言尽于此,如果以萱以后受到一点伤害,你们都是第一怀疑对象。”乔少霆变戏法一般把手机按了下,乔靖跟楚依依的对话很清楚的传了出来。

楚依依不可置信的听了几秒钟,而后才反映过来,气的直冲过去。

“你,你这个孽子,你把录音还我!”

“妈,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让你们再伤害以萱的,她也是我的妹妹。”乔少霆退后一步,把手机揣进了衣兜里。

“老公,你,你还不帮我把手机拿回来。”楚依依拿不到手机,又开始朝着乔靖哭闹。

“住嘴!”乔靖不耐的吼道,他此刻头痛的更加厉害了,耳边一只环绕的都是妻子的哭喊声,叫骂声,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老公。”楚依依还不死心,又要去抢手机。

“啪!”一个巴掌甩在楚依依白皙的脸上,顿时,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呈现出来。

楚依依呆了半响,突然“哇”的一声哭起来。大约是被乔靖这一巴掌打蒙了,她居然忘记了要跟打她的丈夫算账拼命,只一个劲嘤嘤的哭泣。

“爸,妈,我有个事情要宣布。”乔少霆深呼吸一口气,好像是酝酿了许久才做的决定。

“咳咳……”乔靖突然咳嗽起来,手捂着胸口,像是很难受的样子,“你,你说吧。”

“爸,你没事吧?”乔少霆向前一步,关心的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