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32章 宁宝贝的爹地竟然是?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17 2016-07-13 20:16:16

  “看清了啊。”夏天不知为何叶欢会如此的表情,愕然道。

“来,过来帮我手绘出来,很急。”叶欢把夏天带到电脑前,然后让夏天按照记忆手绘老人的图像。

夏天懵懂的坐下,依照叶欢的话边记忆边手绘。

叶欢则一脸专注的盯着,丝毫不敢懈怠。

其实叶欢此刻的猜测跟凤老爷子的行为八九不离十,他当然知道乔以萱在国内怀孕然后出国生孩子,而此刻这个老人家对晓宁不同寻常的关爱自然是让叶欢很轻易的就联想到了那方面。

如果晓宁是老人家的亲人,那就不难猜测老人家会对晓宁额外关照了。只是老人家的真正身份究竟是什么呢?他如何能神通广大知道这件事情?而依据刚才夏天所说,貌似乔以萱也不认识这个老人,难道说连以萱自己都不知道晓宁的真正身世么?

只希望事情不要跟自己猜测的一样才好,毕竟这个女人,他守护了七年,不想她这么轻易的就从自己身边离开,被别人夺走。真的不想。

······

乔以萱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经历这样的场面。

她独自一人坐着喝咖啡,身边却站着清一色黑衣服的壮实男人,说好听点是保镖,说难听点就是监视。

而不远处十米开外,一个小型的游乐场里,乔晓宁跟那个莫名其妙的老人家玩得正开心。

“晓宁,来,传给太爷爷。”凤老爷子张开双手,做出接球的动作。

乔晓宁小脸因为运动红通通,煞是好看。他声音清脆愉悦,两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太爷爷,你看准了哦,我要踢球了。”

一老一少在模仿足球场上的动作,虽然是在儿童游乐场玩耍,却都默契一致,仿佛亲人一般的亲密无间。

乔以萱看了一会,心情也好了不少,其实只要儿子高兴,她又怎么会排斥他与外界接触呢?而且好久都没有看到儿子这么开心了,孩子是最敏感的,谁对他真心好又岂会不知道,所以对于这个莫名巧妙绑架了自己和儿子的老人,她此刻已经没有多少反感了。

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这个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全黑,叶欢应该是找到夏天了吧,只要夏天能平安离开,她也就放心了。

“晓宁,过来,来,喝口水。”看到儿子脸上的汗珠,她心疼的招呼他过来。

乔晓宁牵着凤老爷子的手很高兴,“妈咪,太爷爷接球好准啊,跟守门员一样棒。”

“那是因为太爷爷年轻的时候踢足球很厉害。”凤老爷子摸了摸乖金曾孙的头,宠爱的说。

“妈咪,我长大以后一定像太爷爷一样厉害。”小小的晓宁开始立志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做一个优秀的守门员。

凤老爷子听了高兴的哈哈大小,“我们晓宁可不止跟太爷爷一样厉害,要比太爷爷更厉害才对。”

“嗯,更厉害,更厉害。”乔晓宁抱着老爷子的肩膀,突然“吧嗒”一口亲在了老爷子的脸上,笑的很甜蜜。

乔以萱看的又是一阵唏嘘,儿子是有了太爷爷就忘了她这个妈咪了……

“乔小姐,我找你出来,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凤老爷子此刻跟乔以萱面对面坐着,晓宁被黑衣人带到别处去玩耍了。

“嗯,我明白。”乔以萱点了点头,一脸知晓的表情。

“你是个聪明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凤湛微微沉吟,然后一脸严肃,“第一个问题,晓宁的父亲是谁?”

乔以萱一愣,她没想到老人家的问题这么尖锐,第一个问题就直戳红心,她有些接驾不住。

“老爷子,我很感谢你对晓宁的眷顾,只是这个问题已经属于私人事情,恕我不方便透露。”乔以萱想了想,然后正色道。

凤湛突然眯着眼睛笑了,“是不方便透露,还是乔小姐执意不愿意说?亦或者是说不出口?”

“你,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乔以萱没想到对方这么蛮不讲理,故也怒道。

凤湛笑的更加畅意,“肯定跟我有关系,乔晓宁就是我凤湛的曾孙子,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什么?曾孙子?虾米?乔以萱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

这老人家没犯糊涂吧,她的儿子怎么就成了对方的曾孙子了?她这个做妈咪的怎么不知道?

盯着老人家的眼神半响,她终于明白对方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接而又想到晓宁的出生,她心里的不肯定就越发强烈了,那种强烈的不安感一波波的涌上心头,让她有些呼吸困难。

“对不起,你的话我没听明白,或者你是认错人了吧。”乔以萱脸色灰白,但却死撑着。她不能失去晓宁,绝对不能,一旦让晓宁认祖归宗,她就什么都没有了,她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这个是DNA检测报告,晓宁百分之一百是我凤家的曾孙,你看看。”凤湛突然变戏法一般丢出一叠资料放到乔以萱面前。

乔以萱几乎是立刻拿出检验报告查看,突然,她的瞳孔猛烈的一收缩,“凤千绝”三个大字落入她的眼底。

凤千绝?乔晓宁?DNA比对报告?

乔以萱觉得自己这是要发疯的节奏,原来走了一圈,凤千绝是晓宁的爹地?!她此刻比谁都要震惊,十足的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这样子,好像觉得我凤家配不上你?”凤湛也瞧出不妥来了,难道说乔以萱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凤千绝的?她不仅是不知道凤家是谁,连自己儿子的爸爸都不知道?天底下有这么糊涂的妈咪么?

乔以萱还没有缓过神来,凤湛又丢了一句话,“既然已经确认了晓宁是我凤家的曾孙,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女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丝毫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你跟千绝的感情如何我不想评价,但我有个请求,还希望乔小姐能答应。”

“不,我绝对不会答应。”乔以萱突然死死瞪住凤湛的眼睛,“我绝对不会答应把晓宁让给你们,死都不会。”

凤湛听了这话,先是瞳孔剧烈收缩,接着突然轻蔑的笑了,“哦,乔小姐还真是能掐会算,我正有此意,只是没想到让你先说出来了。只不过,事情却不能如你愿了,晓宁是我凤家的人,绝对不允许他流落在外面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他注定是要继承我凤家的产业的。”

“我不管,晓宁是我的儿子,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把他夺走。”乔以萱攥紧了拳头,恶狠狠的说。她没意识到此刻的姿态活生生是护犊情深的模样。

“那如果我非要把晓宁夺走呢?”凤湛不紧不慢的开口。

“你不会的。”乔以萱笃定的回答。

“哦,为什么?”凤湛倒是对这句话起了一丝兴趣,这个弱女子是凭什么断定自己不能拿她怎么样。

“如果你真的疼爱晓宁,就不会让他小小年纪失去妈咪,也不会看着他伤心难过而不予理会。否则的话,你所说的这一切就都是你虚伪的体现。”乔以萱淡定的说。

“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凤湛大笑了几声,有一种好似有些赞赏的目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真是可惜了啊,胆识够了,只是这人品不行也没办法入他凤家的门啊。

“晓宁才六岁,他就算是不高兴,也就一阵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小孩子在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玩具时也会不高兴一阵,但几分钟或者几天之后就忘记了么?”凤湛不紧不慢的说,他这句话完全是在暗示即便是晓宁离开了自己妈咪身边,短暂的时间会伤心难过,但一段时间平复之后,就会逐渐忘了她这个妈咪的。

乔以萱脸上突然露出奇怪的笑容,“凤老爷子,你会为你这句话而后悔。”

“后悔?我从来不后悔。”凤湛笃定的回答。

乔以萱没再说话,反正跟眼前这个老人家她是沟通不了,她也决计不会让晓宁离开自己身边的。

“妈咪,太爷爷,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啊?”乔晓宁此刻正屁颠屁颠的回来。

凤湛伸出双手,想要拥抱晓宁的身子,却不料他甜甜一笑之后,转弯扑到了乔以萱的怀里,“妈咪,今晚我要跟你睡一起。”

乔以萱亲昵的亲了亲儿子红扑扑的小脸蛋,正想要告诉他已经长大了,不能再跟妈咪睡在一起,否则会被别的小朋友笑话的时候。一旁凤湛老脸微愠,心里拔凉拔凉的,满心的不是滋味。

“不行,晓宁不能跟妈咪睡一起。”凤湛话语虽然尽量温和了点,但是脸上的颜色丝毫未见好看。

“为什么啊?”乔晓宁很不开心。

他都好久好久没有看到妈咪了,好不容易能跟妈咪团聚,为什么不让他跟妈咪睡一起呢,他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跟妈咪说,嘻,只能躲在被窝里说给妈咪听的那种,那可是他小男孩的心思呢,当然不能说给太爷爷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