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29章 另类的母子团聚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22 2016-07-12 20:01:24

  “乔小姐,您这段时间暂且住在这里,不要担心,有事可以叫人。”黑衣人又是毕恭毕敬的说道,末了还加了一句,“我们也不是存心冒犯您的,都是听令行事,请您不要放在心上,哦,对了,这里还有一对母子,相信您不会寂寞的。”

“是么?”乔以萱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句,不过也没指望会得到什么回答,故自顾自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也罢,既来之则安之,总归这处别墅比那什么囚禁人的破屋要舒服多了。只是叶老大何时才能摸到这里来啊,看这里警卫戒备森严的架势,只怕是难啊。还有晓宁,也不知道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她悄悄的按了按袋子里的手机,这家伙居然没被人摸出去,真是万幸。

然后她又有点疑惑,这里难道还囚禁着别的人么?一对母子,怎么回事?算了,还是不想了,先进去看看再说吧。

乔以萱被安排在一间舒适的房间里休息,确实因为近来都没有休息好,再加上一整天的奔波,她躺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上居然奇迹一般的安然入睡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天将黑的时候,此刻肚子有些饿了,正欲走出房门去找点吃的,却不料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了一段对话。

“你去吧,我守着这个女人。”一个陌生的男声说,有点粗犷的音色。

“不,还是你去吧,我来看着她。”这个声音有点柔柔弱弱。

“喂,你太不够意思了,上次出任务可是我帮你挡的枪子儿。”粗犷的又道。

“……那还是我去吧……”柔弱的声音响起,三秒后,突然又道,“不如……我们一道去吧,反正这个女人也不会跑。”

“那,好吧。”粗犷的声音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这一段再平常不过的对话却让乔以萱感兴趣了,究竟是什么样为难的事情需要两个男人你推我往的互相谦让呢?连挡枪子的救命之恩都搬出来了,可见这件事很大条啊。

又过了几秒钟,乔以萱听的两人的脚步渐渐走远,便也悄悄打开门,顺着两人的方向走去。

远远的看见两人好像停了下来,她也闪身到暗处,只见那个粗犷的声音又道。

“现在你可以进去了吧?要是饿坏那小少爷,可有我们受的。”

“你跟我一起进去吧,求你了,哥哥。”柔弱点的声音苦苦哀求。

难道那房间里住着一个凶猛的怪兽么?为何这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么畏惧呢?乔以萱的好奇也猛的上升了许多,决定要看个究竟。

“那…好吧,拼了。”粗犷的声音说完,果断的举起手,在房门上敲了几下。

然后一声声音响起,因为隔得比较远,没有能听清里面说什么,但应该是让他们进去的意思。

两个黑衣人又在门口对视一眼,从彼此眼睛里都看到了惊恐的神色,不禁互相苦笑一番。

乔以萱见两个黑衣人进去了,正欲也跟过去看看,突然“啊”的一声惨叫从门内响起。

她吓得惊住脚,再也不敢往前迈进。

难道那个房间内真的有怪兽?会吃人还是会伤人啊?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就看到之前进去的两个黑衣人连滚带爬的出来了。他们的双手捂着脸,全都张不开眼睛。

“辣,辣,辣死了,辣死了……”柔弱点的声音在嘶吼,两手紧紧捂着眼睛,看不清方向,只能四处横冲直撞。

另一黑衣人倒是骨气的很,从始至终就哼哼着,却也是显得异常的难受。

辣?难道是眼睛里进了辣椒粉?乔以萱突然觉得有一种熟悉的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还记得她有一次出任务,就是跟夏天用辣椒粉战胜了凶残的对手。

所以很多时候,不要小看那些平时看起来无害的东西,一小把辣椒粉就能让一个粗壮的男人俯首称臣。

这房间里的人真有意思,居然也懂得用辣椒粉对付人,啧啧,有意思。

看到两黑衣人朝着自己的方向撞来,乔以萱赶紧闪身到一边,末了在两人经过自己身边时,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不要再揉眼睛了,回去赶紧拿温水洗一下,然后拿冰水敷敷就会好。”

“谢谢,谢谢!”

“那个,哪里有吃……”

两黑衣人完全失去了平日的谨慎,也顾不上此刻是谁在说话,更加没有注意乔以萱后面说的什么话,连连朝有水的地方狂奔而去。

乔以萱笑着摇了摇头,她正准备往前继续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吃的填饱肚子。

乔以萱刚来得及踏进去一只脚,突然一个圆滚滚的球状物朝着她进门的方向扑来,她下意识的向往旁边闪,以免撞伤自己,这是人最本能的自我保护。

只是在她即将跟这个“球”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眼尖的瞥到一张熟悉的脸,晓宁?宁宁!

天啊,她的宝贝儿子,此刻再也顾不上其它,赶紧两手一抱拢,把这个圆滚滚的物体抱在怀里。

“妈咪?”乔晓宁刚才戏弄完两个不知好歹惊扰了他休息的家伙,此刻正欲到外面放松下,却突然被一个柔软的怀抱抱着,还未看清是何人,却闻到一股熟悉的亲切的味道。

听的这一声“妈咪”,乔以萱的眼泪如雨下,她此刻泣不成声,也没应,只更紧的拥住了怀里的这具小小的柔软的身体。

“以萱?”夏天刚踏出门就看到了这么感人的一幕。

乔以萱听的这熟悉的一声,用手擦了下眼泪,抬起头,“夏天……”

夏天起初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末了,看清了对方的容颜,便不顾形象的飞扑上前。

于是,在这间豪华公寓里,两个痛哭流涕的女人跟一个同样哭的凄凄切切的小男孩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良久,乔晓宁感觉压着自己的两座柔软的山峰实在是太迫人了,便禁不住呐呐的开口,“妈咪,夏姨,你们抱的我快喘不过气了。”

闻言,两个正哭的伤心的女人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然后意犹未尽的望着对方,仿佛还想搂着再哭一场似的。

“妈咪,夏姨,你们不饿么?”晓宁抬头小心翼翼的说,他的小肚子早就饿的打鼓了有木有啊。

“是啊,都过了吃饭时间了,呵呵,可不能饿坏了我们的小宁宁,走,吃饭去。”夏天率性的站起身,牵着晓宁的手,俨然一副亲妈的姿势。

乔以萱看的抿着小嘴笑,看来自己的宝贝儿子在这里可不曾受什么苦啊。

饭桌上,晓宁低着头一个劲的吃饭。

乔以萱抬头四顾了下,发现周围都是静悄悄的,也没有看到监视的人,再联想起刚才在门口偷看到的一幕,不禁感觉奇怪,“夏天,你和晓宁怎么在这里的?”

“我们,哈哈,说来话长啊……”夏天便叽里咕噜把她和晓宁跟踪乔以萱与叶老大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还有怎么莫名巧妙的被人绑到了这里,然后凤老爷子对她们又是怎么好之类的事情都说了个遍。

“你的意思,是绑架你和晓宁的人只是囚禁了你们,但并没有对你们不好?”乔以萱心中的疑虑更深了。

夏天还来不及说话,乔晓宁终于吃饱了,抬头急急的说道,“老爷爷对我可好了,还带我去外面玩,哦,有一个坏蛋欺负我,想绑架我,老爷爷还救了我呢。妈咪,你可要好好谢谢老爷爷哦。”

谢谢老爷爷?这孩子变傻了吧?人家把他绑架来这里,虽然是好吃好住的招待,但没有了人身自由啊。再说了,跟她这个妈咪被迫分开这么久,他就一点都不想念啊。居然还要她去谢谢那些绑架了儿子的人,这是什么道理?

乔以萱郁闷的不行,可看到儿子脸上灿烂的笑容,却又狠不起心来责怪。这么多天都没有儿子的消息,她早已急的快要疯了,此刻能和儿子坐在一起吃饭,甜甜蜜蜜的说话,所以即便是儿子犯了多大的错,她都不会舍得责怪一下啊。

“夏天……”不能责怪儿子是吧,那总还有个替补的。

夏天一抬眼,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赶紧连连摆手,“你不要怪我,你自己儿子跟那老爷子热乎劲儿,我就是想参合都参合不进去。还有,他可是跟人老爷子说我是他妈咪,呃。”

“晓宁?”乔以萱一脸不认同儿子为了自身安危卖主求荣,还连同自己妈咪一起卖了。

乔晓宁有些心虚,但还是故意一脸理直气壮的表情,“夏姨,我那可是为了救你,如果我不说你是我妈咪,那老爷爷早把你咔嚓了。”

“咔嚓?”乔以萱忍不住扶额,这是哪跟哪啊,什么时候宝贝儿子这么热衷于黑社会的专有名词了。难道说绑架他们的那老爷子是混道上的?这一想,她吓得全身一激灵,此地不宜久留,看来还是要早点知会叶老大来救她们离开啊。

“妈咪,老爷爷人很好,他绝对不会嚓咔我的,你放心。”乔晓宁一脸自得的表情,好似他口中的老爷爷真的是他亲爷爷一般。

乔以萱再一次扶额,这宝贝儿子什么时候这么轻易一个陌生人的话了?还是说姜果真是老的辣,现在这些老人家也专拣小孩子下手行骗了?只是他们绑架晓宁跟夏天究竟是何目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