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27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65 2016-07-11 20:13:17

  “啊,你说的都是真的?”乔靖也紧张起来。

“嗯,是真的。”

“可我有把新娘子的婚纱图片传给对方,他们不会绑错人的啊。”

“蜜儿,她的婚纱跟以萱的一模一样,我特别去国外给她订做的。”楚依依说完突然啊的一声,“原来,原来是你派人去绑走蜜儿的,你,你赶紧把她救回来!”

“你,你啊,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乔以萱去哪里了?”

“她一大早就不见了,我猜肯定是躲起来了。”

“赶快,赶快,我要赶紧打个电话!”乔靖手都在发抖,他掏出手机来的时候,差点没给摔到了地上。那些歹徒都是凶狠的人物,以蜜儿那娇纵的脾气,肯定不会服软,指不定被对方折磨成什么样。

“嘟嘟……”电话响了无数遍,却始终无人接听,乔靖心急若焚,却又联系不到人,只能在原地急的直跺脚。

“老公,到底怎么了?那些歹徒是不是要撕票?”楚依依急的往最坏的方面想,脸上泪珠连连,妆容都化了,再也不复之前的光鲜亮丽,显得凄惨万分。

“联系不到人,不知道他们怎么了……”乔靖烦躁的锤了一下头,这下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怎么就这么倒霉。

“你这个女人,你们,我真是服了你了,蜜儿疯了,你也跟着发疯么?”乔靖责怪起了楚依依。

楚依依心虚,故也没顶嘴,低低的说,“我怎么知道事情会是这样,”末了,又抬起头,“老公,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乔靖怒瞪了一眼妻子,“你是急糊涂了么?绑匪就是我叫的,你要去报警是想把我送去坐牢?”

“哦,哦,是啊,那怎么办?又不能报警,又联系不到绑匪,你这找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楚依依急的哭起来。

“不要命的人!”乔靖烦乱的吼出一句。

楚依依一听,就更急了,嘤嘤哭起来。

此刻乔少霆正好上楼来,他因为商谈一单生意才紧赶慢赶的回来,谁知道就听到说新娘子失踪了,他当然也是不知道自己亲妹妹代嫁的事情,故急的上楼来问个究竟。

“爸妈,这到底是怎么了?妈,你现别哭啊!”乔少霆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话说,这妈妈之前对以萱也没这么伤心啊,这会听说她不见了,倒是哭的很伤心,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安慰,果真爸妈对以萱还是有感情的。

乔靖看了一眼儿子,转开了脸,楚依依继续伤心的哭,当没听见乔少霆的话。其实两夫妇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儿子,只因儿子一直都是站在乔以萱那边,往日她受了点委屈,儿子就很是不满,更加不要提此刻她消失不见了,如果万一儿子知道了是他们所为,只怕是会更加嫉恨他们这做父母的了。

“我看还是报警吧,或许能早一点找到以萱的人。”乔少霆说完这句话,掏出了手机。

“儿子,不行!”楚依依扑了过去,按住乔少霆的手,她的手在剧烈的发抖,身子也有些颤抖,“不要儿子,求求你……”她抬起泪眼,脸上花粉和着泪水,已经分不清本来的颜色,一条条弯弯曲曲的沟壑从她脸颊上蜿蜒而下,两眼射出的恐惧光芒,显得有些狰狞万分。

乔少霆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妈妈,一向自诩为容颜美艳,从来不肯在外人面前素颜出现的女人,此刻究竟是怎么了?他抬头看向一边一直没做声的爸爸。

乔靖轻“咳”了一声,然后说,“先不要报警吧,毕竟这里涉及的利益关系实在太多,而且我们不清楚新娘子到底是不是被绑架了,即便是失踪人口也要满24小时才能报警的,等多一天看看。”

“儿子,你听到了么,你爸爸说的对,我们还不能报警,再等等,再等一下啊。”楚依依眼泪汪汪的样子很是狼狈。

乔少霆沉吟了下,他握着电话的手被妈妈抓的紧紧的,那力道之狠辣,让他都感觉有些酸痛。他点了点头,也罢,就多等一天,如果绑匪只是为了钱,应该会打电话来要求赎金吧?

乔少霆的这一点头让乔靖在心里松了一口大气,他还真担心这个正直的儿子会冲动的拨打报警电话,到时候他的秘密就不保了。至于端木家那边,他相信对方不会报警,毕竟乔以萱只是他们未过门的媳妇,即便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都可以赖到乔家身上,而万一报警,这丑闻上了报纸,就更加难堪了。

乔少霆心里却另有打算,他之所以暂时答应爸妈不报警,是因为确实也不想以萱的声誉受损,她要嫁的是端木家,名声如果毁了,以后即便是嫁过去,日子也很难过。一般绑匪绑人都是为了赎金,只要他们答应了交够赎金,绑匪是不会轻易撕票的。

楚依依看到儿子点了头,心头一块大石是落了地,但另一块巨石又压上了心头。

女儿乔蜜儿现在如何了?她会不会被绑匪给欺悔?而且她那个性子,又如何能受得了这个呢?她可是自己从小到大捧在手心里的宝啊!

一屋子三个人各有心思,本来好好的喜事最终只能暂停,对外宣称是新娘子身体有些不适,婚礼稍后再举行。

而此刻我们的新娘子正安然无恙的坐在凤千染开的车上。

“凤先生,你这究竟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乔以萱稳稳当当的坐着,但看着车子开的路线全然不熟悉,她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的问道,而且后方还有几辆黑色轿车跟着,这架势俨然就是赤果果的绑架吧!

凤千染回头笑了下,“哟,乔小姐,你这是不是有些坐立不安的滋味啊,你的老公此刻跟别的女人举行婚礼,心里难过吧?”

“难过你个头,快说,你打算把本小姐带哪里去?”乔以萱听了对方越说越离谱,不得不打断对方的话。

“你不是不想结婚嘛,我正好帮了你个大忙,你居然还凶我。”凤千染有些委屈的说。

“呃,其实你不帮我,我本也打算出来透透气的!”乔以萱突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这个男人这幅表情,是打算跟自己讨赏么?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脑海里不期然又浮起了一张刚毅冷淡的脸,为什么同为兄弟俩,性格却这么不同呢?她跟凤千染可以轻松说笑的相处,可跟凤千绝单独在一起,她连手脚都不知道要放哪里好……

“对了,小萱萱,你原本打算去哪里透透气啊?”凤千染问道,刚才看到她说要去透透气,觉得奇怪就问了。

乔以萱摇了摇头,“其实我也搞不清,走到哪算哪吧。”

“哦,那你有没有想过找我……老哥!”凤千染笑的有些邪恶,语气也邪邪的。

乔以萱俏脸粉红,这丫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她怎么会去找那个……冰山脸!!!

“看你现在表情就证明我猜对了,你果真有想过去找我大哥啊,就说我大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长得那叫一个风流倜傥,举世无双……SHIT!”凤千染正夸赞自个大哥起劲的很,突然冷不防车前方一辆面包车横在路中间,差点撞上,害得他不得不紧急刹车,故才气急骂人。

乔以萱也被吓了一跳,车子突然刹车,她的身体差点撞上前方的后座,抬眼细看,不会吧,这是演古惑仔么?

一溜的黑衣人从面包车四围的黑色轿车上下来,呃,她粗略的数了数,大约有二十几人吧,不知道凤千染这边的人有多少,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看好戏的意味……

不仅是乔以萱,估计凤千染也吓傻了,他呆在那里,嘴巴成一个“O”字型,半天没作声。

凤千染之所以不作声,是因为他看对方的着装和动作就能看出来这些打手绝对是凤门的人,而他这次出动的是龙门的手下,一旦两方死拼,指不定就便宜了第三方的人。凤门的手下能轻易调动的只有几个人,除了老爷子就是凤家那两兄弟,绝对不会是自己大哥。可是究竟这二十几人是谁派来的呢?

“那个,兄弟,借问一下,你们是?”凤千染露出招牌式的亲和笑容,他可不想得罪老爷子的人啊。

“四少爷,你好!这个女人是我们主子要的,还烦请让我们带走。”黑衣人领头的机械式的答复。

乔以萱瞪大了眼睛,敢情……这两拨人都是一伙的?那她看好戏的心情不就落空了,这下,心里突然有些小沮丧啊。

“我能说不么?”凤千染依旧笑的风和日丽。

“我想不能,四少爷。”黑衣人也很有耐心的答复,并且大手从容的一挥,只见更多的黑衣人从不知名的地方钻出来。

妈呀,这下足足有四十多人了吧。乔以萱看的又是一阵目瞪口呆,这什么人啊,跟变戏法似的,对付她这一个弱女子,用的着出动一个部队的兵力嘛?!

乔以萱被成功的请到了另一辆豪华的轿车上,直到她上车,都能看到凤千染温和的笑容,但她明显的看到这个男人眼底深处的波涛暗涌,果然还是不甘心啊,呵。看到这一点,乔以萱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反倒是放松了,反正都是被绑架,她还有权利挑对象么?只是,看凤千染这副不甘心的模样,指不定在想着怎么把自己再绑回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