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23章 劫人试试看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0 2016-07-10 20:01:34

  乔晓宁回到屋内,身边跟着几个黑衣人,全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此刻夏天正焦急的在屋内走来走去,看到晓宁出现,急着扑过来一把抱住,这眼泪就忍不住扑哧扑哧掉下来。

“晓宁,呜呜呜……你到哪里去了,害我担心的要死……”

乔晓宁有一阵的惭愧,都怪自己太贪玩,这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也难怪夏姨会担心。他朝旁边的几个黑衣人点点头,他们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然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才退出了屋子。

“夏姨,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烧乳鸽,还有脆皮鸭。”乔晓宁脸上笑盈盈的说。

夏天闻言,整个身体一百八十度旋转,努力伸出头去想要探个究竟,她可是好久没有尝到这些美食了。呃,虽然这里的饭菜也不错,但总比不上外面的好吃啊!

“夏姨,你别害羞了,赶紧趁热吃吧。”晓宁笑着招呼道。

夏天果真不哭了,脸上带着雀跃,立马扑了上去。

乔晓宁很是贴心的隐瞒了自己差点被人撸劫过去的事情,而是避重就轻的说他在门口看到凤爷爷了,就跟着他出去玩了。

夏天也没多疑,反正那个老爷子确实是对晓宁很好,要说怀疑,那也是最初的几天,在那阵惶惶之感过去之后,她们也就不觉得有什么惊疑的了。

“夏姨,你跟凤哥哥后来怎么样了?”乔晓宁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夏天此刻正努力的跟乳鸽奋斗着呢,满嘴油光滑亮的,闻言,喉咙突然被什么卡住了,激烈的咳嗽起来。

“夏姨,快喝水,快。”晓宁体贴的赶紧端过来一杯水。

夏姨很有古怪啊,他不过就是问了一句凤哥哥的事情,她就被卡住了话都说不出来,啧啧,真是可疑!

乔晓宁在心里嘀咕,夏天的脑海却不期然浮现出之前两人KISS那一幕,这小脸就不自禁的粉红粉红的。

···

凤千染回到住的地方,发现自家大哥神色凝重的坐在那,沉思着。

不过这个姿势已经是大哥最为常见的思考事情时用的了,所以他也习以为常了。

“哥,你这会是在思考什么‘国事’啊?”凤千染笑嘻嘻的问。

凤千绝闻言,眸光微微扫过,“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

这句对是一句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所以凤千染也相当欢欣的接受了这个说法,并且点头道,“没别的事情,我先上去了啊。”

“那个小孩子下午差点遭绑架,你知道这个事情么?”凤千绝突然开口。

“啊,绑架?不会吧,我一整天都呆在那里啊……”凤千染脱口而出。

“你一整天呆在那里做什么?”

“做……”凤千染噎住了,总不能说是跟一个女人玩SM的游戏吧?那多丢人啊。

“哦对了,哥,我确实是没看见晓宁,还以为他跑哪里玩去了,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被老爷子的人救回来了。”

“哦,那就好!”凤千染吁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听说乔晓宁被绑架他的心情就沉重起来。

“查到是谁做的了么?”

“那个人被劫走了,老爷子什么都没问出来。”凤千绝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些神秘莫测,甚至嘴角还不经意扯出一抹冷笑。

凤千染像看神奇之物一般的看着自家大哥,“难道你知道是谁做的?”

“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理会了,既然你跟那小孩子的妈咪很亲近,不如就近看着那个孩子吧。老爷子经过这遭肯定也会加强戒备,说不定还会把人转移,你多留心点。”凤千绝说。

“把人转移?转哪里去?”

“这我可不知道,你要真关心那女人,不如就学学人家也来一次劫人啊。”凤千绝说到这里有打趣自己弟弟的意思。

“劫人?劫夏天?”凤千染嘴里喃喃自语,心里却好似为这个想法动了心。

凤千绝看到弟弟失神的模样,摇了摇头,淡笑不语,脑海里却不期然闪现了另一张清纯妩媚的容颜。

凤千染回过神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大哥一脸失恋的模样,哎,大哥的情路漫长啊,那乔家小姐看起来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两人双子岛上一夜一情,但那乔小姐好像并不在意这个啊,肿么办?

···

乔蜜儿再三思量之下还是走到乔以萱的房间外,本想直接推门进去,后又想到什么似的,改为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乔以萱正在翻看一本杂志,头都没抬,回道。

“堂妹,这么晚还在看书啊,真用功啊。”乔蜜儿推开房门,娇笑着说道。

感觉到对方语气里明显的示好意味,乔以萱不着痕迹的露了一丝冷笑,敢情这不是来窜门,而是来试探底细的吧。

“堂姐,你不也没睡么,是有什么事情找我么?”乔以萱问。

乔蜜儿又笑了下,含糊其辞的问,“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你准备好了么?”

乔以萱疑惑的问,“我需要准备什么么?”

“那个,我的意思是,你当初说的话还作数么?”

“哦,原来你是指的这个啊,”乔以萱问,“莫非你是不愿意了?”

乔蜜儿一惊,赶紧摇手,“当然不是,我很愿意,我心里也一直只有彦哥哥一个人,我不嫁给他我嫁给谁啊,再说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家里多少次催我结婚……”

乔以萱懒得听这个女人在跟前演戏,她此刻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还记得那晚叶欢跟自己说的,叔叔婶婶一定会在她结婚前后动手的。她名面上是嫁给端木彦,如果两家联姻,她就能顺利的继承那巨额遗产,而叔叔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除掉她这个眼中钉;婶婶一早就恨她在心,当然也不会放过她,只要她在一天,就会有碍着乔蜜儿得到端木彦的危险,所以,两夫妇对于自己是除之而后快吧。

乔以萱此刻的心境是有些悲伤的,她一直都不想跟这些所谓的亲人兵戎相见,毕竟曾经在一个家庭生活过,如果某一天真的成了仇敌相见分外眼红的境地,那该是多么悲切的一件事情。

乔蜜儿见自己说了半天,眼前这个女人却一脸的置身事外的表情,心里不由得暗自恨得咬牙:等着吧,有你跟我哭的一天。脸上却还得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强笑了下,道,“堂妹,你是不是有点紧张?”

“嗯?为什么这么说?”乔以萱很意外这个堂姐居然会冒出这一句看似关心的话来。

“我很紧张啊,真担心婚礼当天调包不成功,你真的嫁给了彦哥哥,那我该怎么办啊?我这辈子都是彦哥哥的人了,除了他,我谁都不嫁,如果彦哥哥真的不要我了,我宁愿去死……”乔蜜儿又开始长篇大论。

乔以萱抚了抚额头,有些不耐烦,这女人今晚是不是兴奋过了头,往日里演戏还知道看人脸色,这会倒是真的旁若无人,这可是自己的房间,她当在她的闺房么?

“堂姐,时间不早了,你?”乔以萱巧妙的引开了话题。

乔蜜儿这才住了嘴,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堂妹,我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关心关心你,担心你会睡不着,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那,明天见啊!”

“好,明天见。”乔以萱也笑了下。

好不容易送走了乔蜜儿,乔以萱在房间内坐下,她此刻的心情很纷乱啊。说实话,不紧张是骗人的,她的紧张不是因为要跟端木彦是否真正的结婚,而是她即将面对抚养了自己二十几年的叔叔婶婶将要背叛自己的事实,她真不愿意看到。

另外就是儿子晓宁的事情困扰了她好几天,一直没有晓宁和夏天的消息,她内心里焦急万分,却又不能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

突然手机响了。

乔以萱看来电显示是端木彦,她瞪着电话响了几下后才慢慢拿起来按了下接听键。

“喂?”

“以萱,是我,你还没睡么?”端木彦分外温柔的声音传来,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有点怪怪的。

废话,要睡了你还能跟我说话么?乔以萱不以为然的扯了下唇角,声音却没有半分起伏,“嗯,没睡。”

“你是因为紧张所以睡不着么?”端木彦又问。

“……”乔以萱没有说话,以沉默示人。

端木彦接着体贴的说,“既然睡不着我们就聊聊天吧,毕竟明天……”

“彦哥哥,你是真的因为爱我才要娶我?”乔以萱打断了对方继续说下去,明天的婚礼根本不会有她存在,所以再说下去也没必要。

端木彦在电话那端突然急起来,点头之后又醒悟到别人看不到,故急急说,“以萱,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意么?我是真心爱你的,你究竟要怎样才肯相信我呢?”

乔以萱沉默了一下,她问这句话的意思其实不是想要对方表明心迹,只是她想提醒下端木彦,不想到了那个时刻他再伤心难过。

“其实……我并不爱你!”乔以萱说道。

“你,你说的可是真的?”端木彦声音都在发抖,他实在没想到在结婚前夕居然会听到未婚妻说这句话。

乔以萱平和的应道,“我说的是真的,你是情愿结婚后天天对着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呢,还是选择一个爱你的女人结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