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18章 最难得可贵的情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57 2016-07-07 20:15:00

  从这次她回国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才终于明白这个侄女真的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物。不仅把自己女儿吃的死死的,好几次让她吃瘪却不敢声张不说,连老婆楚依依也几次交锋终落败,甚至他这个做叔叔的如今在她面前也觉得有些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她的存在,对于现在的乔家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太平洋那次她能大难不死,并且安然无恙的回家,而且很奇怪的她对于自己的遇难没有过分的在意,也没有怀疑他们任何人。是她真的不知道么?亦或者只是伪装不知道而寻求一个最好的时机下手吧?

对于这两个猜测,他当然选择相信了后者,所以,如果乔以萱如愿嫁进端木家,那他辛辛苦苦组建的美好家园就要毁于一旦,他留给儿子乔少霆的一切都要被这个女人摧毁,不,这不是他想看到的,绝对不是!

晚饭后,乔蜜儿破天荒的没有在客厅拉家常,而是早早回到自己房间。楚依依跟丈夫说了一声,也跟着上了楼。

楼下,乔靖,乔少霆,乔以萱三人在客厅坐着。

叶欢因为最近忙于搜寻乔晓宁跟夏天的下落,所以多半时间不在乔宅,不过无论如何,晚上就寝的时候他一定会准时过来“爬床”。

乔靖看了一会报纸,又状似无意的抬眼扫了一下专注看电视的侄女,突然淡淡的说,“以萱,你后天就要出嫁了,叔叔真是舍不得你!”

乔以萱也状似害羞的一笑,“叔叔,你不用替我担心,以后我会常回来看你和堂哥的,毕竟又不远。”

是啊,不远,很快我们就要阴阳永隔了,乔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其实走到这个田地,他又何尝愿意呢。

乔少霆看到现场的氛围有些不对劲,便也笑着说道,“我这个堂妹可是百里挑一的,真是便宜了端木彦那小子了,以萱,他要是有半点对不住你,你只管告诉堂哥,我一定会替你出气。”

乔以萱点了点头,感觉有些温暖,堂哥的话再朴实不过,但她心里却仿若一股暖流缓缓流过。是啊,堂哥此刻是真的把自己当作妹妹一般对待,这本该就是一个大哥对即将出嫁的妹妹应该说的话和担心之情吧。

乔靖深深的看了一眼儿子,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傻小子是对乔以萱真心好,只是,错就错在她不该继承如此大的一笔遗产,而且还在他为这个公司付出了半辈子的心血之后又来抢夺,所以就休怪他下手无情了。

“以萱,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你跟叔叔说,虽然端木家说一切都由他们那边打理,无需我们插手,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乔家的女儿,我们作为你的娘家人,该用心的地方还是得帮忙的。”

“嗯,谢谢叔叔了,我也觉得没必要那么麻烦,既然端木家想一切都由他们操办,那就让他们去办吧,我无所谓,哦,以后堂哥堂姐的婚事不也需要你操办么?你们费心的地方还多着呢。”乔以萱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在冷笑,以至于嘴角边上挂了一抹讥讽的意味。

乔少霆可以说是乔家最了解她的人,心里突然一惊,但当时没说什么,却沉默了下来。

乔靖哈哈笑着,“那是,少霆的婚事我要好好操办一下,只是这孩子实在是急人,到现在连个合适的对象都没有,以萱,你跟你堂哥关系最好,你可得帮我好好劝劝他啊。”

乔以萱看了一眼堂哥,抿嘴笑了下,她心里想的是,有你这个以家世论人的爸爸和贪慕虚荣的妈妈,堂哥能指望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好妻子呢?

她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下,罢了,她自己的一摊子事情都没有搞定呢,就无需去操心别人的事了。只是,确实有必要在离开前跟堂哥好好道个别啊。

“叔叔,你放心,我会帮你劝下堂哥的,”乔以萱应道,又望向乔少霆,“哪,你都听到了吧,我可是重责在肩,你要是再不赶紧娶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回来,叔叔该骂我了。”

“哈哈,你这妮子,这小嘴就是犀利……”乔靖哈哈大笑。

乔少霆也被感染,脸上露出了笑容。

现场的氛围一派宁和,却不知道这份祥和的背后又藏着什么样的黑暗,一场惊天的阴谋正慢慢铺开一张大网朝乔以萱慢慢收拢……

乔以萱正欲去找乔少霆的时候,他却来找来了。

“以萱,我有些话想跟你单独聊聊。”乔少霆说。

乔以萱点点头。

二人来到屋外的小道上边散步边聊天。

“空气真新鲜啊!好像还有花香啊。”乔以萱深呼吸一口夜晚的空气,林荫小道,郁郁葱葱,确实是个适合谈心的时刻。

乔靖笑着说,“怎么,你忘记了这是什么花香了么?”

“啊,什么花香啊?”

“这里,看见了么?”乔靖突然指着一棵大树,大树树身上爬满了藤蔓,上面开着小小的淡蓝色的花儿,迎风摆动,煞是好看,可如果你不是仔细看,压根不会注意到这一丛丛的小花,因为它实在是长得很不起眼。

“呃,这个是什么花啊?”乔以萱迷茫了,她该认识这个花么?

“这是百花果的花,现在还没有结果实,你出国前的一年,跟人要来的苗,栽种在了这里,后来你走后,我们也没怎么搭理,可没想到它年年开花结果,丝毫不需要人照顾,并且果实吃起来酸酸甜甜,很是解渴。”

乔以萱听了堂哥的话,内心里不禁感慨万分,七年前,那该是多久啊,可这个藤蔓却愣是顽强的活下来了。她当时栽种的时候多半是因为好玩吧,后来就忘记这个事情了。堂哥此刻说起来,她才朦脓的有了点印象。

“以萱,其实很多东西都是不变的,比如人的感情,七年前你离开,七年后你回来,堂哥还会像从前一样疼你,你也可以完全像以前一样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我会尽力帮你解决,你还愿意相信我么?”

乔以萱听了乔少霆这样说,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对乔家其他人的抵触情绪影响了他,所以他才会说这样一番话。

“堂哥,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我很好,很感激,真的,尤其是刚爸妈去世那几年,你对我的关照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一直都把你当亲哥看待。”

“嗯,希望我们的亲情永远都不变。”乔少霆突然说。

乔以萱点了点头,她也希望如此。

“后天你就要结婚了,我买了一份礼物送给你,希望你喜欢。”乔少霆突然变戏法一般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红绸缎的四方盒子,盒子不大,这礼物会是什么呢?

乔以萱也不想乱想,沉吟了下,微笑着接过了这个礼物,嘴里应道,“呵呵,可是好久没有收到堂哥送的东西了,谢谢。”

乔以萱的这句谢谢看似平淡,但其实只有她自己明白,这句感谢的分量有多重。她可以为了这份情,原谅所有乔家人的过错啊!只是乔少霆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的这个真心之举会让他的父母和妹妹得到一个天大的恩赦。

她打开了红绸缎盒,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枝光泽诱人的发簪,珊瑚红,透明澄澈,形状却好似有些眼熟。这……

“还有印象么?你十六岁那年生日我也是送了这样一个礼物,后来蜜儿不小心弄坏了,你哭了很久我怎么劝都没劝住。后来我就想着要给你再买一个一模一样的簪子,只是因为当时是国外出差偶然间买到的,一直就没找到一样的,总算是今天能再亲手送给你,也圆了我的心愿。”

乔以萱拿着精致的簪子,耳边听着堂哥的轻声细语,脑海里的记忆也回溯到了十六岁那年的生日,那个簪子是她收到过的最好最喜欢的一个礼物,乔蜜儿却硬生生的弄坏了它,还是在自己面前。

那一次,她是真的生气了,平日里这个堂姐怎么欺负她都不打紧,可却错在不该毁了这个簪子然后还说“乔以萱,你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流浪儿,你不配这么好的东西”。她记得当时狠狠推了乔蜜儿一下,而这件事,被婶婶楚依依知道,她被禁食一天,还是堂哥悄悄塞了食物给她吃,而叔叔乔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平生第一次有了要离开乔家的决心吧,乔家总归不是她自己的家,正如乔蜜儿所说,她就是一个孤儿,她的父母都去了天堂,那么她又该去哪里呢?如果不是有乔少霆的呵护,她想自己绝对撑不过在乔家的那几年生活,即便是离开了乔家,她在缺乏亲情的照顾下心智又能健全到什么样程度呢?

乔以萱的眼睛有些湿润,但她遏止住了这股流泪的冲动,她已经不是十六岁,而乔家却比以前更加不堪,她想流泪是因为心里的感动,对乔少霆的感动,与乔家无关。

“堂哥,你去哪里找的这簪子?”乔以萱状似随意的一问,其实她只是想冲淡这种感觉。

“哦,也没什么,就是突然看到有个公司制作这类小物件,我就灵机一动,画出了这个簪子的图纸,没想到他们还真做出来了。”乔少霆微笑着说,其实背后还有更多故事只是他不愿在这个堂妹面前说出来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