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10章 机智的宁宝贝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85 2016-07-02 20:02:10

  凤湛却也不恼,一迳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其实外人又怎么知道凤湛此刻的真实想法呢。

凤湛看着吃得很是欢喜的乔晓宁,就好似看到凤千绝小时候,这种温馨的场面是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拥有的,所以他宁愿眼前这两人吃饭能再吃久一点,这样他就能看多一会,心情也会好很多。

半个小时后,夏天和晓宁终于解决了麻辣虾跟宫爆鸡丁,两人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唇,然后同时一惊,她们太高兴以至于忘了此刻还身在牢笼中。

“晓宁,吃完了?”凤湛笑眯眯的问。

乔晓宁既不点头也不说话,小嘴抿的紧紧的,两眼却警惕性的注视着对方。

凤湛又笑着问,“这个女人是你阿姨么?”他伸手指了指夏天站着的方位。

夏天郁闷了,她刚才明明什么话都没有说,为什么转眼就成了被人谈论的目标呐?

“不准你动我夏姨!”乔晓宁却好似能洞悉老人的想法,想都没想就站到夏天的跟前,两手张开,一副保护的姿势。

凤湛暗里称赞,这才是他凤家的好男儿啊,面临这个紧要关头,这小孩子却还能担心亲人的安危,实在难能可贵,一定是个可造之才。

想到这里凤湛的眼睛都开始发亮了,他突然诡异的一笑,“既然她只是你夏姨,不是你妈妈,我留着她也是浪费粮食,”末了转头,“把她拖下去,处理了。”

身边黑衣人属下应了一声“是”,走前两人,就要去拉夏天的胳膊。

乔晓宁这会急了,跟狼崽子似的,两眼凶狠的瞪着近前的两个黑衣人,“不准你们过来,听到没有。”

这仿似命令的口吻,却教凤湛看的心情大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想要怎么做?如果我一定要把她拉出去呢?”

“不准你过来!”乔晓宁倔强的重复着这句话。

夏天眯起了眼睛,她也觉得这一幕很奇怪,明显这个老人并没有真的想要自己死,但却为何要逗弄晓宁呢?难道说他对晓宁有兴趣多过对自己?

“她又不是你什么人,我为何要留着她在这里?”凤湛又重复了一遍。

乔晓宁小脸都涨红了,突然一脸坚决道,“她就是我妈妈!”

“可你刚才一直叫她夏姨!”凤湛很好心的提醒。

乔晓宁眼珠子咕噜一转,心里却在暗呼:妈咪对不起了,为了救夏姨的命,我只好暂时把你隐形,不过你放心吧,宁宁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你。

“妈咪那是为了照顾我,她一个人带我不方便,所以才让我改口叫她夏姨的。”乔晓宁句句铿锵有力,满脸的认真,倒是让人觉得这个只有五岁的孩子应该不像是在撒谎。

凤湛微微扫了一眼夏天,又看了看乔晓宁的脸,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他蹲下来,笑着说,“那既然是这样,我便饶了她一命吧,从今往后,就让她陪在你身边,可好?”这后一句话明显是带了一丝讨好的味道,可晓宁却没有注意,他现在一门心思的想着夏姨终于没事了,这样他就放心了。

“谢谢爷爷!”乔晓宁突然朝着凤湛的方向鞠了个躬。

凤湛一惊,又大喜,“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爷爷啊?”晓宁疑惑的回答,这很正常嘛,他在大街上看到年纪这么大的老人家,如果有困难,他都会去帮助的,并且叫爷爷也没有什么不妥嘛。

凤湛此刻是百感交集,老眼差点就湿润落泪了,幸好他极力控制,才没让眼泪落下来。

夏天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越发觉得奇怪,但她却也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眼前的老人看似很宠晓宁,舍不得他不高兴。嘿嘿,有了这层认知,她夏天想上天入地又有何难啊,而且,她微微觑了一旁站着的黑衣人,之前他们那么粗鲁的对待她这个貌美如花的弱女子,哼,以后有得他们受的。

夏天身边站着的两个黑衣人互相对视一眼,均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

····

“晓宁,你刚才表现真棒!”夏天此刻很悠闲的坐在庭院里,手里拿着一个雪糕舔啊舔啊,那神情丝毫不像一个被绑架的人,倒像是来度假旅游的。

乔晓宁则乖乖的坐在一旁,脸上带着少见的忧郁,这种不符合他年龄的忧郁却越发显得他更加早熟了。

“夏姨,我想妈妈了。”乔晓宁吸了吸鼻子,看似要哭。

夏天赶紧坐过来,“哎呀,我的小祖宗,可千万别哭了,要是让那个变、态老人看到,指不定以为我欺负了你,夏姨我就小命不保了。”

“可是我想妈咪。”

“呃,我也想你妈咪,但是现在我们不是出不去嘛,所以,你听夏姨的,我们暂且安心呆在这里,等你叶叔叔和妈咪来救我们好了。”夏天说到这里神情有些涩涩的。叶欢,这个猪头老大,他现在跟以萱在干什么呢?两人是不是在一起了?

“真的么,妈咪跟叶叔叔会来救我们出去?”乔晓宁到底是小孩子心性,听得夏天这么一说,立马停止了要哭的冲动。

夏天点了点头,然后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附耳到乔晓宁边上说,“晓宁,你想不想帮夏姨报仇?”

“什么啊?”乔晓宁一时跟不上夏天的节奏,有些错愕的问。

“看到那两个黑衣人么?”夏天指了指不远处两个正在抽着小烟聊得很是畅意的男人。

乔晓宁望过去,然后点了点头,其实此刻他隐隐已经知道夏天想做什么事情了。

“你这样……”夏天跟晓宁交代了几句,然后一脸兴奋的问,“都记住了么?”

“记得。”乔晓宁也感觉很有意思,平日里他要对人这么做,妈咪指不定要罚他些什么呢,此刻是夏姨指使的,又能打击敌人出气,他可真乐意呢。

乔晓宁很快走开去准备工具了。

夏天捋了捋头发,微微笑了一笑,朝着前方两个黑衣人走去。

夏天是谁?天生佳丽,倾国倾城来形容尚不为过,而她向来在外人面前都是走SEXY路线,所以,她自身不自觉会散发出一种妩媚的气质。即使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对男人来说都会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只是她却低估了这两个黑衣人的定力,更准确的说是大意了,毕竟凤门的人向来门规森严,即便是好女色者在面对如夏天这样级别的“犯人”时也不敢乱来。

此刻两个黑衣人看着袅袅婷婷走来的女人,风情万种的笑容,柔软的身段,勾人的眼波,两人互觑一眼,然后各自抛掉手里的烟蒂,一脸正经以待的神情等待着。

“Hi,帅哥,刚才聊什么这么开心呢?”夏天娇嗲的声音缓慢的从娇艳的红唇徐徐吐出。

在两个黑衣人的眼底这个声音再搭配这幅妖娆的身姿确实有让人犯罪的冲动,两人却丝毫不敢动作,连喘气声都隐没了。

“哦,看来是帅哥嫌弃小女子了,怎么连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呢?”夏天嘟起了小嘴,脸上的神情似幽似怨。

反观黑衣人却是一动不动,一个突然咳嗽了一下,“那个乔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先告退了。”

两人心知肚明,这个女人此番前来搭讪绝对的不怀好意,毕竟之前两人给她吃的苦头是最多的。只是现在碍于她是那个小孩的妈妈,他们却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不敬了。

“啊,这样啊,天啊,我晕了……”夏天夸张的叫了一声,然后身子突然软弱无骨的向一边倒去。

两个黑衣人急速的互觑了一眼,其中一个眼神闪过一丝无奈,最终伸长了手臂,打算托住女人倒下来的身体。

就在这时,夏天眼疾手快,两双爪子突然摸上了对方的肩膀,嘴里却突然喊叫起来,“非礼啊,非礼啊,来人,救命啊!”

这一声声狮子吼实在是惊人,跟刚才那个千娇百媚的声音实在是相差太远,以至于两个黑人突然间忘了反映,呆呆的站立在当场。

“妈咪,我来了。”乔晓宁适时的出现,并且手里还端着一个大盆,“你们这两个坏蛋,居然敢欺负我妈咪,我跟你们拼了!”

话才说完,手里的大盆就不受控制的砸向那两个黑衣人。

场面顿时急剧变化,大盆里的水源源不断的泼洒在两个黑衣人的身上,从头到脚泼了个遍,并且隐隐有一股的酸臭味发出来。

两个黑衣衣脸色大变,神情大怒,其中一个扬起了大手,眼看着一巴掌就要落下。

“住手!”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两黑衣人不用回头都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吓得一哆嗦,居然很没用的跪在了地上。

“老爷!”

此刻夏天跟乔晓宁已经并肩站到了一起,只是夏天脸上还有一种戚戚焉的神情,倒是显得委屈万份似的。

“爷爷,他们欺负我妈咪,我才出手泼他们的。”乔晓宁在叶欢和夏天身边待久了,也深谙这“恶人先告状”的真谛。

“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看我不把你们狗腿打断了,来人!”凤湛脸上怒气很明显,大手一挥,立刻过来几个同样黑衣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