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8章 善意的谎言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9 2016-07-01 20:17:58

  “我去跟爸妈澄清,说你不想嫁过去,你不敢说,我去帮你说,”乔少霆一看到堂妹脸上的表情,以为她很难过,又怕他爸妈伤心,左右为难呢,所以心里一激动,就要去当说客。

乔以萱吓得赶紧一把拉住乔少霆的衣袖,“哥,不用去了,反正我现在也没喜欢的人,嫁给谁不都一样么,至少端木家还算好,端木彦喜欢我,我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不是么?”

乔以萱的一番话自然是打动了乔少霆一些,一个女人如果能嫁给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远比嫁给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要强上百倍。至少可以保证今后生活无忧,而且男人不会抛弃自己,始乱终弃。

“你真是这么想的?”乔少霆认真的问。

乔以萱也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份心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啊。

两人后来的谈话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进行,乔少霆很贴心的特意选择了不谈及相亲宴会的情况,他自以为肯定有许多的误会,或许会涉及到乔以萱的伤心事,故避而不谈。

而这正趁了乔以萱的心意,她自然是不想去回忆在酒店的套房内差点被人给上了的事实,而那个该死的恶劣男人辱骂自己的那些字眼,她这辈子都是第一次听到呢,想到这里,不仅有些俺恨不已,下次见到了一定不能饶过他,哦,不,最好是永远不再见到才好。

“你刚说的都是真的么?”叶欢,叶老大突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乔以萱的身后,轻轻的说。

乔以萱吓了一跳,刚才好不容易打发堂哥先回房去休息,她看月色刚好,就打算在露台上多呆一会。没想到叶老大也摸上来了,而听着这句话的意思,他摸上来也不止一会了吧…

“什么是真的啊?”乔以萱不记得刚才自己究竟扯了多少谎话了,大概真假参半吧,所以不知道叶老大这回感兴趣的又是哪句话呢?

叶欢脸色不悦,“你说目前没有喜欢的男人,所以嫁谁都是一样,这句话是真的么?”

乔以萱一愣,啊,这句话啊,呃,其实不算是真的吧,至少她对某个才见过几面的男人有些心动过啊。乔以萱马上又否定了,这种心动只限于今晚之前吧,在那个男人辱骂了自己之后,她绝对绝对不会再对其心动了,否则她就是…PIG!!

“是啊,绝对真的。”乔以萱拍着胸脯保证,后又担心对方不相信,又赶紧点了点头表示强调。

叶老大脸色沉下来,貌似不悦的很啊。

乔以萱愣住了,怎么回事啊,她没有喜欢的男人也有罪啊?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红,便也低着头不作声。

“我查到了一个线索,夏天带着晓宁最后失踪的地方是凤凰国际酒店门口。”叶欢突然曝出惊人消息。

“什么?”乔以萱欣喜若狂,上前一步,两眼灼灼发光,“我就说自己怎么会看错,在酒店后花园我都看到晓宁的背影了,只是那个时候他没看到我。”

“你见过他了?”叶欢也动容了,看来属下查到的没有错啊,那么一切事情的关键就是凤凰国际了。

“嗯,我正要追去的时候,就被人…绊住了。”乔以萱有些心虚的回应,哎,其实是被人缠住了。

“什么人绊住你了?是不是绑架晓宁的同伙?”叶欢冷静的分析。

呃,凤千绝绑架晓宁?不太可能吧,那么高傲的男人,他没必要去绑架一个小孩子啊。不知道为什么,乔以萱首先否定了这一个说法,更何况凤千绝并不知道宁宁跟自己的关系,他犯的着去绑架一个不相干的小孩么?

“不是,只是被无聊的人士缠住说了会话。”乔以萱回答的有些底气不足。

叶欢倒也没有追问,“那你看清楚了是晓宁么?”

“不太清楚,只是背影很像,而且这个宴会厅应该不会有小男孩出现啊,所以我就以为是宁宁了。”

叶欢点点头表示认同她的话。

两人好一阵沉默,没想到夜深了,风也凉了,之前觉得这个露台风光无限好,现在对于只穿着单薄礼服的乔以萱来说,实在有些过于寒冷了些。

乔以萱冷的有些哆嗦,便双手环胸,脸色有些苍白。

叶欢瞥了一眼,说道,“下去吧,不早了。这个事情我会再继续追查的,你先不要太担心。”

“嗯好的,你也早点休息。”乔以萱想说声谢谢,又觉得太过矫情,毕竟对于她跟叶欢的关系来说,帮这个忙也是小事,可这个氛围又着实有些奇怪,乔以萱想说多点话来掩饰下,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吐出小嘴的只有这句话了。

“嗯,晚安。”

两人在门口各自道晚安,乔以萱转身之后还能感觉打在身上的那道灼热的光芒,哎,真是烦恼重重啊!不管了,还是儿子宁宁的下落比较重要,哎,今晚注定难眠啊。

夜深人静,床上的女人翻来覆去睡不着,努力数着绵羊,好不容易进入了梦乡,却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手捧着捧花,右手牵着宁宁。儿子同样是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小礼服,帅气可爱的很。这是,音乐响起来,随着缓缓的音乐声,教堂的门大开,一束强烈的光芒打在入口处,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教堂门口。

这是谁?她又在做什么?梦里面的乔以萱试着努力的去看清入口处的男人,却始终都看不到他的真面目,这种求而不得的心情实在是太折磨人。

她正欲牵着儿子的手上前几步瞧个究竟时,突然叶老大从斜刺里冲过来,一把抱起了宁宁,并且怒吼着:这是我儿子,谁也抢不走!

她真感到愕然之际,这不是她的儿子么,怎么就成了叶老大的儿子了?

小宁宁在哭泣着要妈妈,她欲抢回儿子的小身体,却不料有一个黑影动作更快,不费吹灰之力就从叶老大怀里把宁宁夺了回来,但并没有还给她,而是自己抱着。

奇怪的是宁宁居然没有哭泣着要妈妈,反倒是一脸好奇的摸着来人的下巴,天真的问:你是我的爸爸么?环抱着宁宁的大手很是慈爱的抚摸着他的额头,然后淡淡的说:正是!

乔以萱就是被这二个字给吓醒的,因为…梦里面的这个发出“正是”两个字声音的男人实在太熟悉了,不仅这个声音熟悉,连身影也一样,只差没看到正面,不知道为何,梦里面的男人始终看不到脸。

乔以萱吓得坐起身,一抹额头,居然布满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她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关怪陆离的梦境。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她并没有想这些,那个该死的男人又为何会入自己的梦呢?

乔以萱所不知道的是,此刻正对着乔宅的方位,一辆黑色轿车静静的守候在那里,许久,车内的男人始终一动未动。整个车身成漆黑色,车内男人也是一身黑,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就忽略掉这个奇怪的景象。

又过了许久,男人的视线从二楼的某个方位收回来,几不可闻的叹息了口气。

他这是怎么了?就因为女人白天的一句话:过两天我结婚,欢迎你来观礼!他就这么坐立不安了么?这个女人居然有了影响他生活的能力?其实连他自己都不肯定的是,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又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就像现在这样,在万籁俱寂的时候,他傻傻的坐在车里,既不想看到那个女人,又不想对方看到自己;既不愿让女人觉得他在意她,又不愿曝光在人前。就是这种矛盾的心理,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发泄的源头,最后只能这样傻傻的坐着,等着,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原来,他凤千绝,凤家一代家主,龙门门主,居然也有如此犯糊涂的时候啊!

J市某间别墅,地势比较偏僻,可即便如此,里面的装修还是美轮美奂,甚是符合凤家前任家主凤老爷子的身份。

此刻,凤老爷子赫然矗立在大屋中央,他的眼神微微扫射了下四周,侧头吩咐了一句:你们在这候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

“是,”属下躬身应道。

凤老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说,“她们是按我说的分开关押的吧?”

“是分开关押的。”

“那孩子吵闹了么?”

属下一愣,明显不知道老爷子这句话的意思,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应道,“没有,老爷。”

凤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心里却暗自一惊:没想到这个小不点还挺傲骨,有千绝小时候的风范啊。

凤老爷子犹记得自己爱孙在陡然间失去双亲的那段时间里所表现出来的坚强和韧性。他不哭不闹,只是沉默,可那时自己因为心系凤门便也没有管他,本以为他要颓废一阵,却不曾想小小的年纪居然悟性极高,不仅主动学习各项防身和攻击术,而且往往能举一反三。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决定要让这个不幸的爱孙成为这凤家最高的领导人。而现在也证明了他当时的决定是很明智的,千绝不仅领着凤家走的更远,而且他的行事魄力比起自己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以,他很放心,而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至今没有娶妻生子,也是他最大的遗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