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7章 祸水转移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6 2016-06-30 20:01:47

  老爷子突然停下了吼叫,大手一挥,“你们走吧,没你们的事了,都好好回去反省。”

三个男人倒是没有多话,一起鞠躬,退出了老爷子的房间。

“哥,爷爷这回怎么了,居然没有为难你啊,真是奇怪,太奇怪了……”

“他今天心情很好!”

“心情好???不会吧!!!!”

………

听到从门板传进来的谈话声,凤老爷子抿了抿唇,哎,还是这个最让他又气又恨的二孙子知道他的心意啊!只是对方再怎么精明也猜测不到,自己为什么心情好吧,哈哈。想到如果那个小家伙真的是千绝的血脉,他的心情就更好了。

···

“哥,你怎么来了?”商心暖正坐在房间里发呆,就看到自家大哥敲门后站在门边望着她。

“听仆人说你在酒店晕倒了,我过来看看你。”商景谦这话说的有些心口不一。他虽说是来看望自家妹妹,却也想打听一个人的情况。

“嗯,我没事,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休息下就好了。”商心暖脸色不佳,但又不想多说得样子。这件事让她怎么说呢,说她看到两个凤大哥,都在争抢那个乔以萱,并且自己最后还被其中一个凤大哥给打晕了?不,这件事打死她都不会说出去,这关系自己的面子,也关系凤大哥的声誉。

所以爷爷问她的时候,她也只是含糊带过去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所以才晕倒的。虽然爷爷最后发大脾气,说自己误了商家的大事,但又如何呢?凤大哥的心现在根本不在她身上啊。

商景谦看了自家妹妹一眼,温言道,“凤千绝没有为难你吧?”他会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自家妹子整日的追在凤家那个男人的身后,是个男人见了都会烦的,也幸好那个凤千绝是个冷性子的人,只要不触犯他的底线,一般都不会祸及他人。

“哥,凤大哥他……”商心暖才要说话,没想到控制不住就哭出声来。

“傻妹妹,你有什么委屈就对大哥说,我会帮你讨回公道。”商景谦安慰道。

商心暖委屈的直摇头,就是不说话,伏在哥哥的身上哭了一会,然后感觉自己舒服多了,才抬起头来,“谢谢你。”

商景谦摸了摸妹妹的头,温和的一笑。

商心暖又想到乔以萱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对自家大哥说,脸色就有些犹豫。

“你是不是有话要说?”商景谦何等精明,一下就看出了妹妹的意图。

商心暖轻轻的道,“哥,乔以萱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女人,你决定还是要喜欢她么?”

商景谦脸色微微黯然,“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不重要,只要哥认为她好就行了。”他的意思是要告诉自己的妹妹,只要他认定的女人,别人再怎么说三道四他都不会动摇。

商心暖暗暗摇了摇头,他们兄妹俩都是不到船头不死心的傻子啊!

···

乔以萱跟乔装成小白面容的叶欢回到乔家,此刻乔家却是一片灯火通明,不仅乔氏夫妇跟乔靖都在,连乔蜜儿都端坐在沙发上,看似在等他们回来。

“堂姐,咦,没想到你先回来了?”乔以萱很自然的跟乔蜜儿打招呼。

“我可没你那么忙,没事自然早回来了。”乔蜜儿从鼻翼里哼了一声,脸上一片讥讽之色。

乔蜜儿的态度乔以萱早就习惯了,只是没想到乔静夫妇和乔少霆也是面色不悦,她又有哪里惹到他们了?

乔以萱不想跟他们吵,便朝叶欢示意了下,两人准备上楼休息。

“以萱,你坐下来,我有话跟你说。”乔少霆终于开口了,语气居然有些沉重。

乔以萱见堂哥这么说,自然不能不给面子,便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叶欢先上楼,毕竟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进行。

叶欢明白了她的用意,便转身离开。

“堂哥,怎么了?”乔以萱坐下来,随意的把腿交错在一起,姿态率性而洒脱。

一旁楚依依耐不住了,突然讥讽的笑了一声,“我们乔家可算是出名了,今晚过后,相信你乔二小姐名号定然扬名立万了吧?”

扬名立万?那不该是作古的人才获得荣耀么?乔以萱很大度的不去追究婶婶的用词不当和不懂中国语言文字却爱乱用的毛病。她有些好笑的挑了挑眉,只是有些讶然对方给自己盖的这个高帽子。

“怎么,你还不服气么?先是勾搭了凤千翎不够,又去勾引凤千绝,最后两个男人都不要你,才灰溜溜的回来,你以为你做的丑事就没有人知道了么?我在朋友家玩牌,她女儿回来都说这件事传开了,害得我的脸面全失,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别人?”

楚依依一通连珠炮轰来,乔以萱其实是莫名其妙的,她自问从来没有做过婶婶说的那些事情中的任何一件啊!!!

“以萱,这其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跟我们解释清楚就行了,堂哥相信你。”乔少霆适时的开口,算是为堂妹解围。

乔蜜儿不满的喊叫,“哥,你怎么到现在还护着这个狐媚子,她压根就不是安分守己的,我在场亲眼所见,又怎么会有误会。”

“哦,亲眼所见?”乔以萱总算有了一丝怒气,她还不知道原来虚构的事情也可以说成是“亲眼所见”呢,“请问,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做了什么事情?”

“你敢说你没有勾一搭凤千翎?”乔蜜儿底气十足的质问。

“没有!”乔以萱回答的很平静。

“你没有去勾一引凤千绝?”

“当然没有!”乔以萱回答的速度更快!开玩笑,她躲那尊瘟神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傻到去勾引对方。

“你,你,你真不要脸!”乔蜜儿好似被乔以萱的镇定和淡定吓到了,有些语不成句。

乔以萱突然笑了,“你问完了吧?亲爱的堂姐,我到想问你一句,从进入会场就没看到你人,我找了你好久,都没找到,你又是躲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呢?”

乔以萱这一说,就把楚依依跟乔靖的目光引到了乔蜜儿的身上。

乔以萱明白这次乔蜜儿之所以愿意去会场完全是因为乔靖夫妇逼迫的,否则以她那么深爱端木彦的个性又怎么会去相亲宴会引起端木彦的误会呢。

乔靖难得有了一丝怒气,“我就说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呢,原来是故意躲着凤千翎,你,你真是我的好女儿,我这些年算是白养了你,太让我失望了。”乔靖说完,径自上了楼,气的背影都在颤抖啊。

“爸,我没有,我没有…。呜呜呜…妈,你看爸………”乔蜜儿伤心的哭起来。

乔以萱不禁暗自为乔蜜儿未来的处境鞠了一把同情泪,她对这个叔叔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平日里轻易不生气,可一旦动怒了,那就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平息的了的。更何况这件事情还关系到乔家生意啊,那可是叔叔的命根子,乔蜜儿,你惨了。

乔以萱尽量不让自己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来,但她就是这么静坐着还是招来了楚依依的嫉恨,“乔以萱,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为什么要陷害蜜儿?”

陷害?这世道真是不公平,贼喊捉贼就算了,居然还如此的理直气壮啊。乔以萱面色冷笑,却再也不想浪费多一点口水,反正她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屠之,这可是叶老大的真理名言呢。

乔以萱不再多言,站起身欲上楼,乔少霆突然也站起来,喊了一声,示意她跟上来,看样子是要单谈。

乔以萱对于这个堂哥一直是好感的,故也乖巧的跟在他身后。

身后楚依依只顾着安慰伤心的女儿,浑然不觉自己的儿子已经和她口中的坏女人单聊去了。

露台上,微风拂面,一扫刚在大厅里的阴霾气息,倒是非常舒服。

乔以萱深吸一口气,又徐徐吐出,心情莫名就好了很多。

“以萱,你有心事?”乔少霆率先出口,语气很是关心。

乔以萱暗叹了一口气,对付敌人她倒是蛮有心得了,可对于乔少霆这样温情的亲人,她还是觉得头疼啊,尤其是她身上还藏着那么多的秘密情况下。

“堂哥,我没事,只是有些心烦。”乔以萱也不想都隐瞒,毕竟脸上的表情很多时候会泄露内心的秘密,而她又是不愿意隐藏心事的人。

乔少霆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是不是不愿意嫁去端木家了?我记得你从小都是很喜欢端木彦的,现在为什么变了?”

不亏是自己精明的堂哥啊,看来乔家的生意不会灭亡,有堂哥当家,只会越来越好吧,乔以萱为死去的爸爸感到欣慰,至少这份家业是保住了。

“哥,我确实不太想嫁给端木彦了,我对他已经没感情。”乔以萱实话实说道,她这么说不是在向乔少霆诉苦,只是说出心中的想法,在认为亲近的人面前,她不想隐瞒。

“既然你不想,为何答应爸妈这场婚事?还过两天你就要嫁过去了,你是怎么想的?”

“走一步看一步呗。”乔以萱突然有些愧疚,她对这个堂哥还是有所隐瞒啊,乔蜜儿代嫁的事情想必他是不知道的吧,只是这也不是件坏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