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5章 宁宁是谁的种?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2985 2016-06-29 20:14:13

  她这句话诚然是激起了凤千绝心里的怒火啊!

凤千绝的眼瞳突然呈现奇异的蓝色,更加像极了失去记忆的小白,乔以萱却不知道这是凤千绝每次发病前的征兆,兀自呆呆的望着。

“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亏得我……”凤千绝的声音仿佛是从齿缝中逼出,每说一个字都要停顿半秒钟。

乔以萱丝毫没觉得自己全副心神都集中到了一起,就等着对方继续往下说,只是男人仿佛是有口难开,说到一半及时住了嘴。

就这半句话已经把乔以萱惹得不行,水性杨花?真是要感谢这个男人送给自己的雅号了,她这辈子还没有获得过这么高的荣耀呢,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

乔以萱冷着个脸,意外的什么话都没有说,她慢慢转过身子,拉过来衣服急急穿上。

她把全身都打扮整齐,而由始至终凤千绝都用一种极其蔑视的眼神看过来。

乔以萱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对方眼里的蔑视是何意,不过管它呢,她的生活她做主,虽然刚才说的那些是气话,没有一点真实的成份在里面。可又如何?这个男人明显跟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自己之前的表现太幼稚太荒唐了些。

乔以萱低头再次打量了一下周身,没觉得丝毫不妥时,才长吁了一口气,这幅放松的表情看在男人的眼底,又是另一番意味。

凤千绝甚至觉得这个女人在嫌弃自己,好似没有跟自己亲密成是一件值得很开心的事情,有了这层认知,他的内心越发的不舒服,凭什么一个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女人却嫌弃他?她有什么资格?他又有那里不如她的那些男人?

此刻凤千绝一迳的在心里生闷气,却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种心理已然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了。而且他居然下意识的拿自己跟那个女人以往的那些男人来比较,真的是太失败了!!!

凤千绝心里如何想的乔以萱当然不知道,她也不想去研究,所以抬起头看了一眼对方的冰山脸,笑着说,“凤先生,有句话差点忘了跟你说。”

凤千绝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作声,眼尾都没扫过来一下,好似对方说什么他都毫不在意一般,但眼底深处闪烁的光芒却差点泄露了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其实凤千绝心里有些微微的紧张,这个女人,不会是想留下吧……

不怪凤千绝有如此单纯的想法,毕竟在他的世界里,虽然有尔虞我诈但那只限于商场上,而在对待女人这方面,他完全如失忆的小白那时一样,跟一张白纸一般。

乔以萱再次忽视掉对方的冰山脸,笑的更甜美了,“过两天我结婚,欢迎你来观礼!”说完,不再看男人一眼,打开房门,毫不留恋的离去。

直到出了门口后,她才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脱离虎口了……

其实刚才在房间里她是紧张的半死啊,就担心这个男人一不高兴又把自己拖回去床上。不过看来是她高估自己了,在她说了自己有无数个男人并且那个无数个男人个个都比房间里的男人要好要强大之后,那个冰山脸的表情就很是恶劣,好似多看自己一眼都显得很多余一般。

他大约是很讨厌很厌恶自己了吧?这样也好,以后就不会再找她麻烦了,只是为何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好似有一点难过呢?

乔以萱没有再多想,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赶紧逃一般离开了现场。

套房内,凤千绝听得一声关门响,眼睛微微闭上,高大的身子呆立了几秒钟,有些颓然的坐在了大床上。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此刻蓝色眸子的已经恢复了本来的褐色,他刚才居然差点被这个女人气的发病?自认为一向波澜不惊的心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女人而动荡?是他一直太高估自己的意志力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吸引力?

如此纠结了半响,耳边猛然又响起了女人的叫喊声:你只会给我带来噩梦。

噩梦?是噩梦么?原来他执意要找到她的踪迹,却到头来人家告诉他,他只是一个噩梦!

凤千绝眼里的眸光流转,薄唇紧抿,仿若撒旦一般的容颜,此刻散布着森冷的气息,任何靠近者无不被伤的体无完肤,却不知,他此刻一颗心已经被某个突然闯进来的小女人伤的体无完肤了……

……

乔以萱离开之后,就想起一件紧要的事情,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叶欢的电话。

她告知了一个地点,让叶欢过来找她。

出了凤凰大酒店她扬手招了一辆的士车,上了车,报了一个地点。

的士车徐徐开出凤凰国际的眼线内,乔以萱从上车开始就闭目养神,却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均落入别人的掌控中。

下了的士车,果然看到叶欢远远的等着。

此刻叶欢还是戴着凤千绝面容做的面具,所以乔以萱的步子一顿,经过刚才的情况后,她发现自己很难再对着同一张脸而不产生别样的情绪。

“摘了吧!”乔以萱有气无力的说。

叶欢错愕的眼神,摘什么?

乔以萱指了指对方脸上的面具,叶欢愣了下,很快便心领神会的把面具换了下来,还原成原本的自己。

乔以萱这才抬眼,看了一下,点了点头,“还是这样的你看着比较自在。”

“呃,那个,以萱,你怎么出来的?”聪明如叶老大者,没有细问乔以萱跟那个男人的相处如何,而是拐了个弯问她怎么从那个男人的钳制下逃出来。

其实在他离开的第一秒就开始后悔,万一那个男人企图对以萱不利呢?万一以萱被那个凤家的人欺悔了怎么办?只是他又想到乔以萱的眼神,如果他不帮以萱找回儿子晓宁和夏天,只怕这个女人以后都不会理他了。

“他没为难我。”乔以萱一笔带过,明显不想多说,“你查到夏天和宁宁的下落了么?”

叶欢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线索。”

叶欢电话吩咐了所有这边的手下都出动去找夏天和宁宁,只是这么短的时间,确实很难有什么结果。但就因为没有结果,才让人觉得事情不简单,如果夏天和宁宁没有出事,她在住处的话,那手下自然早通知他了。

“现在看来,夏天跟宁宁的确是失踪了,可能是遭到了绑票。”叶欢冷静的分析。

“绑票?你说的绑票?宁宁才回国,谁会想到要绑架她们?而且没有人知道宁宁跟我的关系啊!”乔以萱已经急的失去了方寸,此刻满心的想着宁宁不知流落在何方,心里一阵阵的痛。

而在之前她满以为宁宁只是贪玩跟夏天出去玩耍了,没有带手机,亦或者信号不好,所以她把全副希望都寄托在叶老大身上,以为没什么事。可此刻,她却只感到一种害怕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宁宁,你千万不要吓妈咪,你千万不能有事!

“对方可能不是冲你来的,以萱,其实有件事我很早就想问你了,”叶欢看着眼前女人亮晶晶的眼睛,多么灵动的光芒啊,他在心里有些苦涩的笑。

“什么事情?”乔以萱快急死了。

“宁宁的爸爸究竟是谁?我猜测这件事可能跟他的亲生爸爸有关联,”叶欢说着,注意观察乔以萱的表情,看到她脸色突然一变,便又连忙说,“我只是猜测,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你不用担心。”

乔以萱低头不语,其实她又何尝知道晓宁的爸爸是谁呢?那一晚的记忆确实模糊,依稀记得只是那灼热的体温还有强健的力道……想到这里,她突然感觉脸庞有些发热,她真的忘记那个男人的长相了,也或者她从一开始就没有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过吧。

叶欢看到乔以萱这样子,就知道从她这里得不到什么有利的信息。

“那你跟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哪里发生的,总记得吧?”叶欢又耐心的开导道,他其实更不愿意自己中意的女人一再的去回忆她之前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可如果要找到晓宁,就不得不逼着她从头想起。

叶欢这么猜测其实也是有根据的,毕竟晓宁跟夏天刚回国,能遇到的人有限,而能仇恨到去绑架一个小孩的就更加少之又少。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乔家人,可夏天多少也是有些身手的,乔家如果想逮捕她们估计也有点难度,买凶杀人也不是不可能,但他查过乔家所有跟外界联系的人的通讯录,基本上都是徇规循矩的商人。再加上乔家根本不知道以萱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所以就排除在外了。

端木家也不可能,端木彦如果真像表面上那么爱乔以萱,自然不会派人绑架她的儿子,再说他现在一门心思扑在两天后的婚礼上,哪里还有时间去张罗这些买凶杀人的事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