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3章 吃醋得很可爱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5 2016-06-28 20:01:30

  只是她低估了在场的另一个男人的情绪,她好不容易让身边的这尊佛平息了心中的怒火,却不想无意点燃了另一个罗刹的魔气。

“过来!”凤千绝低沉的声音想起。

乔以萱抬眼悄悄的快速扫了一下对方的表情,哇,太恐怖了,她这个时候过去不亚于走入魔道嘛,她可是善良纯洁的小天使,不能就这么堕入了魔道不是。

不去,坚决的摇头,再摇头,乔以萱以肢体动作示范了一遍什么叫坚定不移的情操,要么坚持到底,要么就把她杀了。

呃,只是这种坚定不移的气节才坚持不到二秒钟,就被猛然袭来的一阵风卷起,她醒悟过来整个身子都被一个男人拥到了怀里,并且鼻子嘴巴呼吸到的空气都是那么的熟悉时,才惊觉过来她乔以萱平生又一次被人给劫持了。

叶欢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他刚才早乔以萱一步意识到不对劲,正准备抵抗时,就有一种无形的强力把他的手往一边拂去,等他反应过来,乔以萱已经被那个可恶的男人拥到了一边。

而此刻乔以萱睁着一双迷蒙的大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一幕就好似一个凯旋归来的丈夫,正在享受妻子爱怜而疼惜的眼神。这幅温存的画面着实温馨感人,只可惜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能有这种浪漫的情绪的。

商心暖离凤千绝最近,她是被吓呆了,惊住了,醒悟过来之后也伤心了,伤的很彻底:她的凤大哥此刻抱着别的女人,而明显的那个女人却还不愿意…呜呜,凤大哥有喜欢的人了,她该怎么办呐?

叶欢暗自咬牙,怒气从脚底冒到了头顶,火冒三丈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可该死,他却偏偏动不得对方分毫。且不说他现在的身份见不得光,单是站在人家的地盘上,他也不会傻到去跟对方鸡蛋碰石头。

而这个凤家的人明显很看重以萱,否则不会当场抢人,只要确认了以萱没有危险,就让她多跟那个男人呆一会吧,迟早他会把人救出来,还会给与对方一个重击的,他“暗夜门”不是好欺负的。

“你,你放开我,快放开我。”乔以萱总算是完全清醒,自然首先就是要离开对方的身体。

可无论她拳打脚踢,对方仿若是一堵硬墙,推搡之下,半分撼动不得。

乔以萱气馁之际,也担心自己再大声的嚷嚷会让更多的人赶来看笑话。而眼光不小心瞟到一边脸色青白交替的叶老大,心里暗呼一声:糟糕,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以萱,你……”

“我没事,你赶紧离开,记得尽快找到夏天,一定要快……”乔以萱急急说道,也顾不得此刻身子还在对方的怀抱里,头几乎扭成了90度,只盼着叶欢能听从自己的话,赶紧离开。

叶老大的这张脸看着赏心悦目,可当他跟凤千绝站到了一起,再看这张脸,就只有一个念想了:赶紧逃啊!

叶欢踌躇了一下,脸上阴沉的仿佛能捏出水来,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纠结什么。乔以萱只有更急,却感觉拥着自己的手臂使了劲,她全身都被两个手臂箍的紧紧的,仿佛再动一下腰都能折了。故也不敢再乱动,只能让唯一能动的嘴巴赶紧说话,她担心过会连嘴巴都不能都动了…

乔以萱的担心真的是不无道理啊,在接下来的某一个时刻,她的小嘴果然是暂时没有了说话的能力,只能发出类似动物那啥时候“吱吱唔唔”的声音了。

“我走了!”叶欢倒也是干脆,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身子一跃,就隐入了暗处,再然后就消失在后花园中。

乔以萱的心头终于落下了一块大石,看着叶老大的身影没入黑暗中,她才吁了一口气。“他离开了,你应该伤心才对,怎么是这幅鬼表情?”凤千绝终于开了尊口,手臂上的力道却是一点都没松。

乔以萱还没来得及回复,就听得一个切切的声音响起来。

“他,你,凤大哥?”商心暖又惊又怕,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处理掉!”凤千绝眼都没瞟一下,眉间全是不耐,突然说了一句话。

乔以萱惊讶的眼神扫过来,就听的“咚”的一声,她吓得一侧头,就发现刚才还好端端的站着的娇美人此刻毫无声息的躺在了地上。

然后突然不知道打哪冒出来一个黑影,把商心暖娇小的身子往肩上一扛,“嗖”一下就不见了,从这个甩人上肩膀的动作来看,显然这个黑影并不怜香惜玉,乔以萱甚至看到昏迷中的商心暖可能因为被撞疼了某个部位而皱起了好看的眉。

“你,你不会杀了她吧?”乔以萱明知道凤家的人不会在自己地盘上下此杀手,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放心,只是昏迷一会,我暂时不会动她。”凤千绝面无表情的说,眼底却有簇小火苗在暗暗的跳动。

商心暖是凤老爷子相中的人,他当然不肯能笨得去杀人灭口了。而且此刻美人在怀的感觉着实不赖,让他有些隐隐的分神,甚至因为对方刚才小小的挣扎,此刻下腹处有些灼热慢慢升腾起来。

乔以萱听了对方的话,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便不禁用手推搡起来,“你快放开我,快点,听到没有!”

对着眼前这张小白的脸,她居然不自禁的用了命令加撒娇的口吻?乔以萱自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可凤千绝却听的一清二楚,看的明明白白。

他嘴角不自禁噙着一抹浅笑,其实也就是一直抿着的薄唇微微弯了起来,而这一幕让乔以萱大大的吃惊了一把,倒是忘记了去推搡的动作了。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凤千绝突然发问。

不怪他到此刻才突然想起问对方的身份,实在是后来他看出来对方脸上的隐形面具。凤门和龙门都是黑道上的老大,而凤千绝更是黑白两道通吃,对于易容这样的小把戏他又岂会不知道?虽然第一眼没看出来,但之后的打量下要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还是很简单的。

“你……”乔以萱一句话没有说完,小嘴已经被紧紧堵住。她其实想说的是,这个男人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凤千绝早已不耐,此刻也没想着要女人回答什么问题了,干脆以实际行动表达他的感受。

“唔唔……”乔以萱发出类似的单音,男人的吻技不赖啊,熟悉的感觉一波波涌上了心间。脑海里不期然就浮起了那晚在双子岛的一幕,火热的激情,温婉的缠绵,天杀的使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乔以萱入迷进去,凤千绝又何尝不是,他久未碰女人,唯一的一次女人还丢弃了他逃开,这种伤面子伤底子的事情是他一辈子的耻辱,他发誓要讨回来,所以此刻更是倾尽全身的力气亲吻着怀里的小女人。

这一吻无异于惊天动地泣鬼神啊,直到乔以萱真真的觉得再不停下她就要断气了的时候,凤千绝主动停下来,只是双手还紧紧搂着女人纤细的肩膀,并且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灼灼的热气扑洒在女人的耳边,引得身子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下。

凤千绝仿佛是侧耳在倾听什么声音,乔以萱也没在意,她此刻全身力气都虚脱了,只能倚靠在男人怀抱里暂时休憩一下,等养精蓄锐之后再图谋反抗。

突然,凤千绝身子好似一紧,乔以萱耳边听得一阵喊声传来。

“以萱,以萱……”一阵强过一阵慢慢逼近。

端木彦?他怎么也来了?

这时凤千绝拧起了好看的眉,却没有言语,突然一把抱起乔以萱的身子,迅捷的几个跳跃就隐身不见。

于是,等苏蔚蓝跟端木彦赶来,便只来得及看到两个人影远远的消失不见,女的好像是乔以萱,但男的却不知道是谁!

“表哥,看来我们来晚了,以萱跟别人先离开了。”苏蔚蓝笑着说,眼睛里的算计意味不言而喻。

其实在跟乔以萱见过面之后,她就立马打电话通知了端木彦在这里见到他未婚妻的事情,她原本打的如意算盘是少了一个乔以萱,也算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不知为何,从看到乔以萱开始就感觉这个女人会是自己的一个劲敌;另一方面又可以卖个面子给端木家,算是给自己姑母长了一回脸,姑母苏落晚也会感激自己的。

可没想到乔以萱这女人会如此的耐不住寂寞,她只不过才离开了一小会,她却这么快就找到别的男人,跟其搂搂抱抱在一起亲热,也不巧就被表哥和自己撞了个正着,哎,只能怪她运气不好了。

端木彦没有说话,眼睛里却仿佛在喷火,他当然知道抱走乔以萱的是谁,还不就是那个无处不在的跟屁虫小白么!

端木彦是看背影和侧面如此断定的,也幸好是如此想法,若让他在会场见到跟凤家人在一起的凤千绝,只怕是要惊骇晕过去不可。毕竟一个来历不明又有点傻傻的小白远比一个权势惊人冷血无情的凤千绝好对付多了,在前者手上抢回自己的女人他还是有把握的,可在后者面前,他的力量无异于是蝼蚁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