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1章 众女犯花痴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20 2016-06-27 20:17:39

  商心暖激动的点头,凤大哥终于主动跟自己说话了,欧也。

“他除了跟我长得像,还有哪里相似?”凤千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些话,但就是很自然的说出来了,他还想了解多一点,比如小白跟那个叫乔以萱的女人相处的每个细节,他们都做了些什么,怎么生活的?其实这些他派一个手下去打听也能知道个七七八八,但此刻就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商心暖一愣,她…貌似也只见过那个小白一面啊啊啊!回忆,努力的回忆,拼了命的回忆…这可是凤大哥人生头一遭主动跟自己说话啊,这个千载难逢的珍贵的不得了的机会,她一定要把握住啊。

脑海里灵光一闪,“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小白看起来好像很单纯,很依赖以萱。”

“以萱?”凤千绝眸光一闪。

商心暖随意摆手,“乔以萱,你不认识啦,她是我大哥……”商心暖正想说是她大哥中意的女人,但突然又想到这样把大哥的隐私曝光在人前还是不太好,大哥可是暗恋人家咧,而且这个如果给大哥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追杀”她了。

“乔以萱是你大哥?”凤千绝微微皱起好看的眉,疑问的眼神扫过来。

商心暖在这样的眼神下觉得整个人都要融化了,好深情的眼神啊!这可是凤大哥第一次正视自己的脸啊!哎,也不知道妆化了没有,头发乱了没有,好想找面镜子照一照啊。

“商小姐?”这边商心暖还在一个劲的犯花痴,凤千绝有些不耐的声音提醒道。

“哦,哦,凤大哥,你刚说什么?”

“乔以萱是你大哥什么?”凤千绝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咦?奇怪啊,凤大哥什么时候对大哥的事情这么关心了?她直觉里把乔以萱跟凤千绝有关系的可能性排开,毕竟两个人都没见过面吧,所以凤大哥问的重点应该是大哥才对吧。

“呵呵,不是啦,我大哥最近很好,还让我代他问候你呢。”这句话总是没说错吧,毕竟商家跟凤家生意有往来,两家子弟偶尔问候下很正常的。

只是凤大哥的脸色怎么黑了许多?而且表情也有意思不耐了?难道是嫌她太罗嗦了么?这可肿么办是好?

凤千绝的确是有些不耐了,他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在这里鸡同鸭讲了半天话,却连一丝想要探知的消息都没有得到。

“商小姐,宴会马上开始了,失陪下。”凤千绝说完这句话,看都没有看眼前的女人,迈步离去。

而商心暖则捧着脸眼带红心的看着心上人英挺的背影还在犯着花痴,凤大哥,你的背影都是这么的迷人啊!

“瞧那花痴样,也配奢望凤家女主人的位置。”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传来。

另一个女人立马附和,“对,对,凤二少可是凤家的当家人,能作他的妻子必定是人中之风,这商心暖哪点比我们强了?”

“就是,就是,我看就一般货色。”

两个女人在暗处嘀嘀咕咕,大约是刚才的一幕被她们看见了。

“还有那个什么小白,跟凤二少长得像又如何,这个世上还能有比凤二少更出类拔萃和权势惊人的男人么?”

“小白,听名字就很白,一定是上不了台面的,还妄想跟我们凤二少相提并论,真是不自量力。”

二女正义论的起劲的时候,一道醇厚的声音插进来。

“二位美女,什么事情讨论的这么津津有味?”

二女抬头一看,哇,是凤三少啊!凤千翎,凤门的副门主,凤凰国际的副总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她们瞬间眼冒桃心,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眼前挺立的男人。

凤千翎毫不意外会得到这样的待遇,毕竟这种状况已经见惯不怪了。

“二位美女,可否告诉我啊?”花痴就是花痴,连话都不会说了,啧啧,害得本少还得耐着性子再问一遍。要不是这二个八卦讨论的话题刚好涉及到他想知道的,他可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两个花痴女人身上。

唉,这凤老爷子择孙媳的标准有待提高啊,不说凤千绝那清高的看不上,他凤千翎更看不上这些庸脂俗粉!

“凤,凤三少,我们,我们只是随便聊聊…”一女很小声的说,她此刻仿佛意识到了背后讨论凤家人的危险性,难道这凤三少是专门来收拾她们的?

同伴却没有心领神会这一点,反倒是露出妩媚的笑容,娇滴滴的说,“凤三少,我们刚才看到凤二少跟商家四小姐在说话,不小心听到了一点,其实也没什么。”

“哦,你们听到了什么?可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凤千翎露出一脸兴味盎然的表情,表示对接下来的话题很感兴趣。

周围的氛围明明很和谐啊,可为何一女感觉背后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另一女却丝毫未觉,便把刚才商心暖跟凤千绝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末了还添油加醋的说道,“那商家四小姐说小白酷似凤二少,我倒觉得凤三少这么俊朗非凡,肯定没人能媲美的上。”

这后一句话自然是奉承的话,倒也说的很动听。

本来凤家男人就是人中之龙,身家背景外貌体型那都是一等一的出色,可此刻从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凤千翎却感到很不高兴。

他凤千翎是什么人物,何时需要一个小女人来评论了?不自觉露出了狠厉的目光,而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女人早已不动声色的移开了步子,只剩下眼前这个企图勾搭权贵的女人还在不自知的卖弄自己的口唇之技。

“美人,你觉得没人能比得上我,这是真话么?”凤千翎突然邪邪的一笑。

女人沉迷在男人刻意的勾一引中不能自拔,点头如捣蒜,末了还保证道,“绝对是真话,比珍珠还真。”

“好,好,哈哈!”凤千翎突然仰头大笑,看似很惬意的笑声,待低下头来时,语气确是阴冷可怖,“你不用参加相亲宴了,回去吧。”

“啊,凤三少?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女人显然惊呆了,说话都开始结巴。

“哦,我可能没说清楚,”凤千翎摸着下巴冷漠的说,“你被除名了!还有,以后谁敢娶你就是跟我凤千翎做对,不得善终,你记住我的话。”

说完转身就走,听得身后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就是随意在背后评论凤家人的下场,他今天只不过略施小计惩罚了下,也算是看在对方透露了一个有点价值给他的消息上,没有赶尽杀绝。

凤千绝这么在意那个小白跟乔以萱的消息,这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事情啊!

凤千翎边走边发出一声冷嗤,凤千绝,原以为你是没有弱点的,没想到也慢慢曝露出来了。

后花园中,乔以萱踌躇了半天,终于还是没骨气的找了个长椅坐下来,准备瞅瞅时机看看那个男人要做什么。而对于会场那里的境况,她也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去参观了,反正她也没打算被选中,所以过不过去都是一样的结果。

只是这心里却很是担心,刚才看到的晓宁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儿子晓宁呢?她看了手机一眼,前后拨打了不下十次了,可夏天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难道是真的出意外了么?想到这里,她更加的坐立难安,只想尽快去夏天的住处找他们。

她赶紧把手伸向鬓旁,按动了那个小凸点,决定等叶欢过来再说。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

“乔小姐,你怎么还在这里?”商心暖惊愕的问。

乔以萱一抬头就看到商心暖惊愕的表情,啊,她怎么不能在这里?难道是凤千绝那个男人请她过来捉人了?只是他也太小瞧自己了,即便是要捉人也该派个实力比自己强的男人啊,怎么让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过来呢?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想着。此刻乔以萱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有些吃味了,吃味在凤千绝对商心暖的态度上。

“前面会场就快开了,你不过去看看么?”商心暖又追问道。

乔以萱有些奇怪对方语气里的一丝丝幽怨,难道这个商四小姐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哦,我就不去了,反正是来凑热闹的,这会人有点不舒服,坐下休息下。”乔以萱故意扶额低低的说。

商心暖听了,也跟着坐下来,暗叹了一口气。

“你不去会场?”乔以萱惊讶了,这个商四小姐不就是为了这个相亲宴会而来么?怎么此刻倒是不急着上场了?她就怕心目中的理想人选被人抢走啊?

商心暖又唉了一声,“乔小姐,你不懂的。”

她怎么会不懂呢?这些个女人都是冲着凤家来的,每个人无不卯足了劲的想要攀上这棵高枝,不仅是她们,就是她们身后的父母辈,叔婶辈,一些或近亲远亲八辈子打不着干系的人也都这么期盼着。

现在看到商心暖这幅伤心的样子,莫不是求爱被拒一时想不开就有些愤世嫉俗跑到后花园来独自垂泪了吧?乔以萱正在犹豫着自己要不要给对方腾地方,突然就看到身边的女人自哀自怨了一阵,又抬起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