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99章 还想再逃一次么?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2 2016-06-26 20:01:37

  商心暖看到乔以萱的模样就知道她肯定也想起了大哥,便又轻轻的说,“乔小姐应该是没忘记我哥吧?”

乔以萱郁闷:什么叫没有忘记她哥?试问,路人甲见过后,再见的时候她也能回忆起一点容貌吧,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能代表什么呢?

商心暖眼睛发亮,“总算不枉我哥思念你一番啊,”这句感叹可真的是突如其来啊,让乔以萱雷的外焦里嫩,这是要逼她去跳崖的节奏么?

可某商尚未挺住嘴,还在继续叨叨,“我哥这些天可总是在我耳边念叨,说不知道你过的怎样,好久没见你了,如果有机会想跟你见一面…”

“打住!”乔以萱实在受不了,她此刻真的有些想如厕的冲动了,只是碍于袖子被人揪住,又不能就这样离开,“商小姐,我跟你大哥并不熟悉…”

“我知道!”商心暖打断乔以萱的话,“你跟我大哥不熟没关系,多见几面就熟悉了。哎,哪像我,天天跟在凤大哥的身后,从他很小的时候起就是,我跟他够熟了吧,可是他却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

这语气,有点像是迷路无人认领的小狗啊!乔以萱有些同情的看向眼前的女子,倒是忘了自己的正事了。

“你有意中人了?”

商心暖很认真的点头,再点头。

“那你还来这里?”乔以萱心里叹息一声,看来又是一个被父母之命棒打鸳鸯的苦命人啊。

“我就是来这里找他的啊!”商心暖一脸理所当然,话里的语气又变开心了。

乔以萱一愣,凤大哥?难道商心暖喜欢的是凤家的人?哦,肯定是了,难怪她说来这里找他。

思及此,乔以萱赶紧笑道,“那你继续找他啊,我也有点事,先走了,再见,哦,不见。”语毕,赶紧小跑着离开。

“喂,我还没说完啊,我大哥他…”远远的身后还传来商心暖的叫声,她于是跑的更是欢快了,却不想眼前匆匆闪过一个小人影。

晓宁?是宁宁么?宁宁怎么会在这里?

乔以萱失神了三秒钟,赶紧跟着消逝的小身影跑过去,因为担心被人发现,故又不敢呼喊,只能紧随其后,巴望着能在穿着这别扭的高跟鞋下赶上前面的小身影。

前面的身影确实是乔晓宁天才,只不过,这只天才却在今天迷了路。

乔晓宁可是打听了许久,才知道妈咪要参加这个相亲宴会,他就跟夏天嚷嚷也要来看看,毕竟妈咪选未来爹地又怎么能不过他这一关呢?而且他目前心仪的还是叶欢老大做他爹地啦,不过有更好的人选出现,他也不会拒绝的,总之,在天才晓宁的心里,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在夏天的掩护下,晓宁可是很顺利的来到了宴会厅的,只是人多嘴杂,他一个小孩又不能招摇过市,只能遮遮掩掩的找寻妈咪的踪迹了。可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有木有木啊!

夏姨哪去了呢?晓宁落单了,呜呜,心里在暗自叫苦的同时,当然不会真正的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更何况他可是小天才,所以一定能想法子找到妈咪的。正冥思苦想的时候,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咦,这不是叶老大么?虽然脸不是叶老大的,但夏姨说了,这是叶老大伪装的,所以实际上还是叶老大本尊了。

乔晓宁心里那个喜啊,身体直接朝前面的人影扑过去,却不料对方的身影更是迅速,在他还来不及反映的时候,男人的身影已经跃出了自己的视线。

乔晓宁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寻找啊,只是,没想到他刚跑出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

乔晓宁跟夏天是没有邀请函的前提下混进来的,这得多亏了夏天身手了得,而晓宁又古灵精怪,在这偌大的会场,两人能混进来也毫不奇怪。只可惜,她们碰到的是老奸巨猾的凤家人。

凤湛在自己房间早已勘测到会场的一举一动,异常人的举止他都一清二楚。所以夏天在进入会场没多久就被抓了,而晓宁因为是个小孩,威胁性相对没那么大,直到夏天被抓之后才轮到他。

晓宁当然不会乖乖的就范了,他趁对方不注意在其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呃,没办法,力单势薄,即便是身为天才之称的晓宁也不能例外,还是使用了小孩子的招数…

抓他的黑衣人明显没想到到手的肥肉还有逃脱的可能性,看到要抓的是个小屁孩就放松了警惕,却没曾想因轻视而受了伤。瞪着手腕上两个深紫色的牙印,隐隐冒出了鲜血,黑衣人狠厉的怒瞪过去。

乔晓宁一咬下去,就趁机扭动身子开始逃窜,只可惜,他腿短…才跑出不过五六步远,就被黑衣人牢牢抓在手里。

“小兔崽子,还挺能折腾,这下落我手里,看你还怎么逃!”黑衣人狞笑着。

晓宁却还在挣扎,“你放了我,快放了我,否则要你好看!”

“真啰嗦!”黑衣人伸出大掌,正欲一巴掌拍下去,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正被上头监控着,便该拍为砍,一个手刀下去,晓宁小小的身子一软,就瘫倒在黑衣人的怀抱里,被他抱着迅速的隐入暗处。

而与此同时,乔以萱还在四处搜寻她刚看到的小小身影。晓宁,你在哪里?妈咪刚才看到你了么?她找了一大圈发现还是无果,便突然想到拨打夏天的电话,谁知却怎么也打不通,电话一直显示无法接通。

难道,夏天跟晓宁真的出什么意外了?

乔以萱想到这里,心里发颤,她实在无法想象晓宁出任何的事情,她再也无力承受失去孩子的痛!

转过身,她急欲回家找到叶欢,让他赶紧帮忙把晓宁和夏天找到,对,一定要快。

谁知道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一堵硬墙一样的物体。

“你!?”乔以萱抬头,就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连眼神都是淡漠的。

其实她从来都没忘记这张脸,只是她自己不知道,所以当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这不是叶欢,是真正的小白,那个面具男。

或许是男人眼神里的淡漠疏离刺痛了乔以萱的眼,心里跳动如擂鼓,但她却微微低下头,说了一句,“借过一下。”

男人眉峰几不可闻的颤动了两下,居然真的把身子微微倾斜了一下,方便人过身。

乔以萱此刻没有作多想,也来不及想,整个脑袋都是昏昏的,这种突如其来的缘份实在来的太过猛烈了…。

“还想再逃一次么?”乔以萱的身后,男人低沉的嗓音不缓不慢的传来。

乔以萱吓得心头一惊,这,这是说她么?

猛然就忆起了在双子岛她不告而别,而今又不打一个招呼救走,当作不认识这个男人,呃,这个举动是有点不太礼貌吧?毕竟人家在太平洋上算是间接的救了她一名,只是她也就过那个男人一命啊,算是扯平了吧?

几秒的时间,乔以萱心里作了无数个设想,一会觉得应该大方的转过身笑着跟对方“hello”一句,问问“你吃饭了么?”诸如此类比较能缓和气氛的话。一会又觉得如果真的这样说了,指不定自己的下场更加凄惨。昨儿个才被凤门的人绑架了一回,她可不想再次的让历史重演一次…

“我没想逃,你看我这不是有些那个急么,”乔以萱看到对方一脸面无表情,又强调了一遍,“人有三急,知道了吧?”

凤千绝的眉头又微微颤了一下,却没有再说话。

乔以萱在美国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都能混的风生水起,虽然说是托了叶老大的福,但她本人属小强的,生命力也是很顽强的,这点小风小浪的她当然是如鱼得水了。

看到男人的表情,她就知道是默许了。虽然男人从始至终表情都没变过,但乔以萱就是知道这个男人此刻的意思是什么,仿佛自己很了解他一般。

赶紧又呵呵笑了两下,再见都来不及说了,找个地方躲起来比较紧要。

只是看到她才踏出第一步,凤千绝冷冷的开口了,“你不是说要去解决三急么?”

乔以萱一愣,赶紧附和道,“是啊,我这正是要去呢。”

难道这个男人想陪自己一起去?要不干嘛问啊,天啊!

“洗手间在你相反的方位!”

糟了!她怎么没想到这个。

赶紧点头,“对哦,对哦,你看我一紧张就什么都忘记了,真是破记性,谢谢啊,呵呵。”

乔以萱转了个身,瞄了一眼男人的位置,天啊,不会又要从这个男人身边穿过去吧!这该死的地方,怎么就只留了一条小径许人过路呢?

内心一阵期期艾艾,却又不得不抬脚,快了,快了,三步,二步,一步,半步…就在乔以萱心喜的以为一跨就能过去的时候,她的手…被人大力握住了。

尼玛,不带这么忽悠人的吧,正在这个关键时刻,男人强而有力的手臂居然握住了她柔弱的小手?

握就握吧,还这么大力,他难道以为自己是铁做的么?乔以萱心里暗自叫苦,表面上却装的一脸天下太平万事大吉的样子。

“那个,凤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交代?”乔以萱小心翼翼的探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