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96章 叶老大英雄救美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70 2016-06-25 20:15:22

  乔以萱仿佛是得到了某种号召一般,她双腿疾飞,居然很好运的踢到了一个刚好回头的黑衣人的头部,“嘭”的一声,在黑衣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他雄赳赳的躺下了。

还剩下的一个黑衣人看到两个同伴都倒下了,变得异常的焦急和凶残,不顾一切的朝乔以萱冲了过来,而此刻某女子正因为刚才的一脚得逞而沾沾自喜,尚来不及恢复体力之际,就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的长腿包裹在西装裤下狠厉的踢过来。

妈呀,这一踢要是中了,指不定自己真的要半残而废了。乔以萱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只感觉到一股劲风从脸面刮过,疼痛却没有传来。只听得耳边又传来“嘭”的一声,她下意识的睁开眼,就看到眼前的黑衣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而叶欢叶老大顶着小白纯善的脸,却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

哇,叶老大,你可来了!乔以萱霎时间满脸的百感交集啊,只差没有抱住亲爱的叶老大痛哭流涕了。

“啪”,她手上的绳子断了。

“叶老大!”乔以萱大声呼喊,以此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之情。

“嗯?”叶欢语调故意上扬了一百度,就为了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世界上最美丽动听的赞美之言,要是来个以身相许就最好不过了,啧啧。

某男正在肚里腹黑着,突然乔以萱又说了一句,“你怎么才来啊!”

噗!叶欢诧异的瞪大眼,“我这意思是怪我来晚了?”

乔以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一想到刚才短短几分钟受到的担惊害怕,她的小脸就皱成了一团,委屈的眼神下意识的瞄向了苦主,却在发现对方一脸隐忍的怒气时,赶紧撇开了眼神,转而又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怎么会怪你呢,英明的叶老大,你来的刚刚好,正好在我最危机的时刻来临,不早不晚,真的是很好,哈哈。”乔以萱很狗腿的开始使劲的拍马屁。

总之叶老大的情绪经常反复无常,小心些应付着是没错的,乔以萱心里暗想。

叶欢果真展颜一笑,“嗯,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谢他?叶老大啥都不缺啊,呃,到底该怎么谢他呢?不对,差点上当了,这次叶老大是义务帮忙自己到乔家当卧底的,所以自己被人绑架他是有责任要救援的,刚才还姗姗来迟,本来就是他的错,谁知道被狡猾的他一绕就把自己绕进去了。

乔以萱赶紧清了清喉咙,朗声道,“叶老大,还记得当初来乔家时你跟我说的话么?你说你这次是自愿……”

“行了,回家。”叶欢突然满脸黑色,粗鲁的打断了乔以萱的郎朗之声,率先甩手而去。

乔以萱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三人,有些纠结要不要帮忙打个电话来让人把他们拉走什么的。思虑再三,在叶欢回头一个狠厉的眼神下,她打了一个抖索,赶忙跟了上去。

看来叶老大此刻的怒气是转移到那三个人身上,已经打定主意要让人家尝尝被山野蚊子叮叮咬咬的Feeling,咳,她就不要瞎掺和了。

“刚才怎么不想办法通知我?”上了叶老大的车,他突然转过脸来问。

看着叶老大可媲美关公的脸,乔以萱委屈的道,“我手不是被绑住了嘛,根本动不了。”

“……”叶欢脸上的颜色可真的是神奇,黑了又白,白了又红,青红交加,最后才说,“你不知道想办法么?”

“我想了,都***了,可不是没用么…”乔以萱前一句话说的很大力,后一句就嘟嘟囔囔,这么羞人的事情真是不想跟人说啊,尤其是最爱揶揄她的叶老大面前。

只不过叶老大的听力真的不是一般的惊人,他居然…听到了,“***?他们怎么你了?”说完,用他独特的火眼金睛把乔以萱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好似只要在她身上发现一点不对的地方就立马掉头去把人做了的意思。

乔以萱赶忙摇头,“什么都没有,他们压根…都不理睬我…”说出这句话实在是丢人啊,她乔以萱这辈子头一遭行驶***的“本领”却不想遭到了铁板,无功而返,还得被迫在叶老大面前一再的陈述这个悲泣的事实。

叶欢听了,突然乐呵呵一笑,“你本来就不应该那么做,笨蛋。”

你才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乔以萱动了动嘴唇,无声的陈述着这几个字眼。身边的叶老大却眼睛都没瞟一下她,脸上已经晴转多云,看似心情很好的吹了一声口哨,

“坐好了!”

在乔以萱没来得及反映时,小车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速而去,她却正襟危坐,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她是见识过叶老大的飞车绝技的,那时不要命的节奏啊!只可惜碰上的是她乔以萱,赛车方面她可是佼佼者,自然不惧任何形式的玩弄车技了。

所以一路上,乔以萱还会好心的提点几下叶老大的玩车手法,只是在她越来越兴奋的状态下,叶老大的脸色却有晴转阴,最后索性一甩方向盘,“你来吧!”

乔以萱那个兴奋啊,手握住方向盘的时候,心里激动的要命。刚才经历过一场生死探险,此刻来点好运动刺激下神经倒是蛮好的。

看到乔以萱脸上因兴奋不期然冒出的两片红霞,叶老大看的入迷的时候,不禁感叹自己把主驾驶的位置让出来是对的。即使后面他因此冒了一身冷汗,并且上下牙齿打颤也没后悔过。古人尚且为了博得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他吃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嗯,加油。

···

“夏姨,你说这个跟妈咪形影不离的男人是叶叔叔?”乔晓宁跟夏天远远躲在墙角偷听,然后咬着耳朵说。

夏天不怀好意的点了点头。

此刻乔以萱下了车,叶欢在车上磨蹭了一会,也慢慢的下来了。他脸上惨白惨白的,貌似受了很重的伤一般。

某夏看的心一紧,就要冲出去问个究竟的时候,被手疾眼快的小宁宁拉了一把,而后趴耳边悄悄说了一句:“夏姨,你现在出去,那惨白惨白的就该是你了。”

闻言,某夏瑟缩了下,终于是忍住了没再有出去的念想。

乔以萱斜眼看了一下叶老大的英姿霎时间变成了狼狈模样,心里有些微微过意不去,但想到刚才车上对方的讥讽,便又觉得这点愧疚之心一下成了气泡,汩汩一下就没了。

“小白,要不要我扶你一下?”乔以萱走过去,好心的说。因为现在回到了乔宅,所以她对叶老大的称呼的也改了。

叶欢抬头狠狠瞪了一眼女人的笑脸,这次居然没有再说一点调侃的话,很是顺从的把手臂抬高放在女人的肩膀上,很是虚弱无力的依偎着往前走。

暗处,小宁宁长大了嘴巴,哇,叶老大吔,一向坚强到无坚不摧的叶老大居然也有如此虚弱的时候,居然还要妈咪的掺扶哦,真是的,害的他幼小的心灵一下受了点挫伤,原本以为无所不能的偶像原来也只是自己的想象啊。

夏天则是用一种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两人的背影紧紧依偎在一起慢慢走入屋子里。

乔以萱很后悔,非常后悔,她就那么难得的好心一回,却没想到居然成为对方报复的工具。她的半边肩膀都酸了,这男人难道真是铁打的身子么?怎么这么沉?乔以萱此刻恨不得就这样把男人沉重的身体推倒在地,什么也不管了。可她才有了这么个想法一会儿,就感觉到一道威胁的目光紧紧盯视过来。

呃,她忘了,这个男人可是叶老大啊,她怎么能用以鸡蛋碰石头的心态去对付叶老大呢,她错了。。。

深夜,乔以萱的闺房。

乔以萱趴在床上,一双似水眸子睁的大大的,她在等一个人,这个男人最近几乎每晚都来“爬床”,没道理今晚不来。所以她只要耐心的等待,总会有结果,而房间内地铺都已经打好,她算是一个比较厚道的东道主了吧?

果不其然,凌晨,窗户开了,静悄悄的,一个高大瘦削的黑影从窗户一跃而进,丝毫不费力的进来,气都没喘一声,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床上发呆的女人。

难道被他英武的身姿吓傻了?

叶欢看了一会床上的乔以萱,发现她压根都没抬眼看自己,便觉得索然无味了,他两眼嘀溜一转,走近一步,一屁股坐在了女人的床上,身子下意识的靠了过去。

“走开!”乔以萱才出声,顺便踹出去一脚,即便是叶老大神一般的速度,还是不可避免的让尊臀被小小的踢了一脚。

“你,来真的?”叶欢不悦。

乔以萱更不悦,“我半边肩膀还是酸的,只能趴着,你说我来不来真的?”

叶欢下意识瞄了一眼女人上半身,然后不小心发现了一处外泄了一点点的春光后,赶紧撇开了眼,突然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便低低的说,“你,你起来。”

乔以萱懒懒的瞟了一眼,也没起身,“干嘛?”

“起来,有话跟你说。”叶欢感觉自己脸微微红,在夜色中倒是没显露出来。

乔以萱慢慢爬起来,然后接收了一道奇怪的目光,叶老大怎么了?怎么一劲盯着自己胸前看?她也下意识的看过去,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啊,她穿的可是最保守的带纽扣的睡衣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