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55章 宁宝贝喂药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45 2016-07-25 20:10:50

  “夫人,老爷没事了,我给他开了几幅中药,您命人熬了来喝,这个比西药有用,只是贵在坚持。”家庭医生来看过后,确认了凤湛的性命无忧,然后嘱咐了乔以萱几句。

“哦,对了,老爷不喜欢吃苦的中药,这个还得请您多费心,劝他一定要喝下去。”

乔以萱皱了下眉头,不喜欢吃中药?这可就难办了,看着桌上那叠起来起码有乔晓宁身高的中药包,这要多久才能吃完啊?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一包重要要熬两回,十二包中药要熬…。

“那个,医生,我知道你肯定还有别的办法,不如,这样,开点西药吧,或者开点甜的好喝点的也行啊!”乔以萱赶忙道。

让她想着法子哄那个倔老头吃苦药,还不如拿把刀把她捅了省事吧?

“夫人,这,我也没法子啊?”家庭医生也皱了眉头,“西药对老人家身体不好,长期服用有副作用,您确定要用在老爷身上么?”

啊?这样啊?乔以萱愣了下,她确实是知道西药见效快,但小孩和老人都不建议过量使用的。晓宁小的时候,感冒了,她都是买中药成份的冲剂给晓宁泡了喝,见效虽然慢,但至少对身体无害啊。

这么一想,乔以萱就不淡定了,毕竟凤湛跟她往日无怨今日无仇的,虽然他是软禁了她们母子,可她也没想过那个倔老头早死啊,看来西药这个法子是行不通了。

“知道了,我会劝他用药的,来,我送你出去。”乔以萱说。

“好,多谢了。”

乔以萱感觉她晦涩的日子就要来临了,看着桌子上一碗冒着热气的黑麻麻的中药,闻着从鼻翼飘来的浓重的药味,连她这个健健康康的人闻了都倒胃口,更何况是喝呢?

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老人,此刻矍铄的精神头全没了,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毫无声息。

乔以萱只能任命的起身,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招手叫了一个手下进来。

“你,过去喂老爷吃药。”乔以萱低低出声吩咐道。

手下一愣,脸色剧变,“这,夫人,还是你去吧,我不敢…。”

不敢?难道喂老爷子吃药是一件掉命的差事么?还是说老爷子病了会特别凶人?罢了,反正他也一直看不惯自己,也没有好颜相待过,不就是喂药嘛?

乔以萱挥手让手下退下,看着对方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她不禁跟着有些战战的,难道她的决定是错误的么?

“凤老爷,醒醒,醒醒啊?”乔以萱尽量把声音控制的刚刚好,既能起到叫醒人的程度,又不会过多聒噪。这个功夫还是从叫乔晓宁宝贝起床那会锻炼出来的。

凤湛睁开眼睛,打量了下四周,刚才好似听到一声柔和的女声,好似,好似……他那过世的老婆子发出来的……那么温柔的声音啊,他却只能在梦里才能听到了,他的眼眶微微发热……

“凤老爷,醒了啊?好点了么?”乔以萱坐在床头凳子上,看到凤湛睁开眼睛,又轻声问。

凤湛扫了一眼过来,看到是最讨厌的女人坐在那,这眼睛里的神采就变了几分。

“你,谁让你进我房间了?”凤湛粗声道,表情也很厌恶的样子。

乔以萱叹息一声,她这还没怎么样呢,这个倔老头就开始赶人了,看来,这喂药的工作又是难上加难了哦。

“凤老爷,你病了,你的家庭医生开了药,我煎好了,你要不要尝尝看?”乔以萱说着端着那碗药到凤湛眼前。

她的语气很平和,一点都没有因为老人的厌恶而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凤湛看着眼前这碗冒着热气的中药,闻着那比世界上任何味道都要难闻千百倍的气味,心里反感剧增,又加上讨厌眼前这个女人,就更加抵拒了。

“不喝,拿回去。”凤湛说话,拒绝的彻底。

乔以萱又在心里叹息一声,她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只是她也不会轻易就认输的。

“你病了不吃药,要吃什么?”乔以萱试着耐心的沟通。

“我没病,也不需要吃药。”凤湛冷声道。

这倔老头,身体垮了,这精神头倒是上来了,没准不要吃药都能好了呢?乔以萱在心里嘟囔了一句,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愿就这么无功而返,大约是跟凤湛杠上了,她又说道,“医生说你病了,要吃药。”

“庸医,一定是庸医。”凤湛叫道。

“那是你凤家的家庭医生,给你看了大半辈子身体的,他要听到了,会不会觉得这一世白活过?”乔以萱冷眼旁观。

“你!”凤湛怒目,“把这脏东西拿开,看到都想吐。”

“你嫌难看,可以闭上眼睛,直接喝了就成。”

“你是聋了?我说了不喝就不喝。拿开。”

“你喝了,我就拿开。”乔以萱又说,她也不知道今儿个是怎么了,看到此刻病中的凤湛,就好似看到一个小孩子在闹脾气,所以她一点都不恼,反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你不拿开是吧?”

“喝了我就……”

话未说完,“啪”的一声在房间里响开,一碗汤药就这么被挥手打碎在床前。

乔以萱明显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膝头上热淋淋的汤药水流满了裤腿,鞋袜,然后在地上汇聚成一条小溪。

“你!”乔以萱彻底炸毛,她看着老人脸上一脸得逞的恶作剧般的坏笑,咬牙切齿的呼呼吸气。

镇定,冷静,她不能中了对方的奸计,不就是想惹恼她么?不就是不想吃药么?她偏偏不能如了对方的愿。他越是不想做什么,她就偏偏要让他去做,彻底的灭了他的威风。

乔以萱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开始收拾碎片,突然“呀”了一声,她不小心被割破了手指,鲜血汩汩溢出来,她看着自己的手指,突然有片刻的失神,有多久没有流血受伤了呢?

“你,怎么了?”凤湛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她蓦然抬头,就看到凤湛匆忙躺回被子里的身体,他大约是全看见了,才这么问的吧?

好似感受到对方语气里的不自然,乔以萱却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仍旧淡淡的道,“没什么。”

她继续收拾干净,然后出了房间,而这期间,凤湛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在她踏出房门的刹那,老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别再来了,老婆子死后,我就没再喝过中药。”

乔以萱脚步顿了顿,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门。

重新泡水放药,煎熬,滚了之后,小火熬着,整个过程,乔以萱丝毫没有怠懈,在调文火煎熬之后,她走到客厅,经过管家的允许,也是在对方监视下,跟人通了一个电话,电话时间不长,几分钟,可她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一个钟后,乔以萱把新煎熬好的中药放好,她拉过同样愁眉不展的儿子,“晓宁,你想不想太爷爷快点好起来?”

“嗯,想,我不该赢了太爷爷的,我后悔死了。”

“傻瓜,你赢了没错,只是太爷爷身体本来不好,医生也说了是旧病复发,跟你没关系的。”

“真的么?”乔晓宁瞪圆了眼睛,认真的问。

乔以萱点了点头,然后又说,“现在帮妈咪一个忙,让太爷爷喝下这碗药,好不好?”

看着妈咪手里端过来的中药,乔晓宁忍不住捏着小鼻子,“哇,好苦,好难闻啊。”

“呃,那个,良药苦口利于病,越苦的药才越有效的。”乔以萱说。

“那好吧,我去。”乔晓宁答应了。

“等下,如果你太爷爷还是不肯喝,你就这样……”乔以萱细细交代了几句。

乔晓宁认真的听完,全都一字不漏的记在了心里。

“太爷爷,太爷爷,我来看你了。”晓宁可不像乔以萱,还没进门就大声嚷嚷着。

凤湛听了却是很高兴,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朝着晓宁招手。

“乖,晓宁真孝顺,知道太爷爷病了就来看望我,好孩子。”凤湛摸了摸晓宁的头,慈爱的说。

他专注在晓宁的身上,倒是把那一碗中药给忘了,主要是乔以萱担心汤药洒出来会烫到孩子,故特意用一个罐子装着,倒是没有什么气味溢出来。

“爷爷,你病了就要吃药哦,妈咪说不吃药的孩子就不是好孩子。”乔晓宁倒是把他自己病了的时候妈咪说的话背了一遍。

“这个……”凤湛有些尴尬,毕竟在一个曾孙面前被说道也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啊,突然又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好似受伤了,现在没事吧?

“你妈咪呢?”

“妈咪有事情不能来,她让我帮她一个忙。”乔晓宁屁颠屁颠的坐上床边,然后有些吃力的举着那个罐子。

“这个。”凤湛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女人不会是想用晓宁做挡箭牌吧?

“太爷爷,你相信晓宁,喝了这个,你的病就会好了,到时候晓宁又可以陪太爷爷下象棋和玩耍了,好不好?”

好是好啊!就是这中药实在是,太苦了!凤湛苦笑道,他又不想让晓宁失望,又想不喝中药,正陷入两难之际,突然一颗小小的乌梅子举到了眼前。

目光沿着胖乎乎的小手看着眼前笑脸盈盈的小脸蛋,凤湛的目光最后又落在了乌梅子上,不知道为何,嘴唇颤抖了几下,却终是一句话没说出来,眼眶却湿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