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50章 不情不愿的约会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8 2016-07-21 20:12:16

  乔以萱每次看到这个,都会装作不知道,然后带儿子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转移他的注意力。毕竟孩子那个时候还小,吃的玩的是可以轻易满足,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等儿子十岁,十一岁,或更大的时候,他还会像以前一样觉得爸爸可有可无?她即便是给儿子更多的爱,把属于他爸爸的那一份加倍给他,就能代表他不会想要爸爸么?

乔以萱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害怕面对儿子问她要爸爸的那一天,虽然懂事的晓宁可能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因为他知道妈咪既然不跟他说爸爸的事,就不应该去触及妈咪的伤心事。

或许给儿子一个爸爸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吧?可凤湛排斥她,不愿让她进凤家的门,她也压根没想过要高攀,但是,凤千绝,会是她乔以萱这辈子的选择么?他会为了自己,做到怎样的地步呢?

乔以萱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尤其是看到他今天亲近那个女人,两人有说有笑的攀谈的时候,她明白那个女人对于凤千绝来说至少是不排斥的,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两人之间会有更近一步的接触,他们会不会亲密到,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乔以萱就觉得一把火在心头烧着,让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叶老大,他到底什么时候才来救她们母子出去啊?!

···

凤千绝还在路上就接到凤湛的电话,让他赶紧过去一趟。

“爷爷,”凤千绝礼貌的叫了一声。声音没有任何温度,目光也没有直视对面的老人,他当然明白凤湛让他过来是什么意思。

“安全的把商小姐送回家了?”凤湛目光微动,他可不指望就这一次这个木头孙子就会对人家姑娘动心。不过日子长的很,慢慢来,不急。等商小姐肚子大起来,这个孙子不想认都不行了,呵呵。

“嗯,她到家了。”凤千绝惜字如金,不愿多说一个字,表情也毫无变化。

“那就好,其实商家小姐挺配你的,你们好好相处,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跟爷爷说。”凤湛的话让凤千绝微微愕然。

什么时候爷爷对他这么和蔼可亲了?而且居然说了“爷爷”二个字,平日里他说话可不是这样的,难道说那个商家小姐就这么入爷爷的眼么?

一想到这里,凤千绝的心里不知为何就有些不舒服,“她究竟哪里好?”

“什么?”

“商小姐,您究竟为什么这么看重她?”

以前也不是没有名门望族的小姐让爷爷挑选过,但都不像这次这样让他大动干戈的先是主动作陪,末了还来问东问西,深恐自己辜负了人家一般。

“她不好么?是不够漂亮还是不够贤惠?”凤湛反问。

“比她漂亮和贤惠的难道没有么?”

“那你是为什么不喜欢她?”

“我为什么要喜欢她?”

“你!”凤湛要炸毛了,他一直觉得自从这个孙子长大以后,就对他不亲近了,而且每次跟他说话都能被气个半死,可他又是为了什么?这么辛苦的为他筹备婚事,还不是想早点给凤家留个接班继承人么?

“究竟是什么原因你要选她?难道不可以说?”凤千绝又冷冷的道。

他不是傻子,凤湛这么在意商心暖的事情,这其间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不要问了,到时候就知道了!”凤湛想了想,没好气的说。

“到时候是什么时候?等我跟她结婚?”

“未必要等到那个时候,反正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现在首要的,你必须跟商家小姐好好相处,不能亏待了人家。”

“我只答应你跟她见面,但不表示我会喜欢她,娶她,这点请爷爷不要误会了。”

“好,肯见面就有机会培养感情,你们慢慢来,呵呵。”凤湛转脸又笑了,他一想到这个眼高于顶的孙子此刻被自己牵着鼻子走,而且将来某一天肯定要被惊呆了的场景,就想笑出来。

“不要碰她!”凤千绝站起身,丢下这么一句走了。

凤湛眉峰微微一凛,不要碰她!哈,好大的口气,果然是他凤湛看重的孙子,真有他当年的风范啊。只是那个女人,她真的值得孙儿这么维护和看重么?如果一旦千绝知道了那个女人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只怕这事情就不好办了,看来晓宁的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千绝的好。

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让千绝跟商家小姐结婚,只有二人结婚了,乔以萱才绝没有希望再进凤家门。毕竟千绝是凤家的当家人,自然是将凤家的声誉看在首位,对于一个婚外情的女人,他自然不会过多维护了。

凤湛此刻想到的就是商心暖肚子里的孩子,虽说现在有了晓宁这个宝贝曾孙,但他从来都看重子嗣众多,毕竟三个儿子,四个孙子,曾孙只有一个怎么行?所以更是巴巴的希望凤千绝能马上同意他的安排,跟商心暖结婚生孩子。

看来要想个法子尽快让乔以萱死心离开,把晓宁留给凤家,只有那个女人甘愿自动离开,才不会搅浑了千绝跟商心暖的婚事。

商心暖才进家门,就看到商景谦坐在客厅看报纸。

“哥,这么晚你还没休息么?”商心暖刚和心爱的人分别,脸上还洋溢着动人的笑容。

商景谦看在眼底,自以为是妹妹终归获得了对方的青睐,便也微笑了下。

“等你啊,我可是怕你急着想嫁人不回家了。”商景谦打趣自己妹妹。

商心暖娇羞的跺跺脚,“哥,瞧你说的,我,我哪里是那种人嘛…”

商心暖这话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她是哪种人?她现在可是未婚先孕怀着男人孩子的母亲,即便是她真的彻夜不归,也对得上她此刻的身份吧?只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尚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而已。

“嗯,知道了,我的乖妹妹,今晚可是有什么特别的收获么?”商景谦故意挤眉弄眼的说话。

“这,这让我怎么说嘛?”

“啊,难道说凤家那小子对你不好?告诉哥哥,我去揍他一顿去,敢欺负我的妹妹……”

“别,哥哥。”商心暖赶紧一把拉住大哥欲跨出去的身子,一脸的焦急,“没有,千绝哥哥对我很好,真的很好的。”

其实商景谦哪里有半分要去讨伐对方的想法呢,只不过是逗弄下自己的妹妹而已。

“你去他家里了?”商景谦见好就收,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被商景谦这么一问,商心暖的心情顿时低沉了许多,她其实也挺介意这个的,毕竟千绝哥哥如果真的诚心要她做女朋友,可为何只字不提要她去家里玩玩呢?

只是她太激动于在见到千绝哥哥的欢喜里,所以忘了这个事情了,现在被大哥一问起,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哥,今天他有事,我们吃了个饭他就送我回来了。”商心暖刻意的为凤千绝隐瞒,不知道为何,她不想自己心爱的人在家人面前印象不好。

商景谦闻言眉头都皱起来,“他再忙陪女朋友的时间总有吧?这么做,摆明了就是看不起人么?”

“哥,你别这么说……”商心暖有些伤心的拉了拉哥哥的衣服,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好了,我的傻妹妹,知道你会维护那个男人,总之你要小心点,别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商景谦这句话说的有些严重了,商心暖也没听进去多少,她总觉得自家大哥有些针对千绝哥哥。

“那下次他约你,你要主动提出来去他家,听到么?”商景谦突然又说。

商心暖点点头,其实不用大哥说,她也会这么做的。

只是下次见到千绝哥哥会是什么时候呢?

···

落地窗前,男人垂手而立,深邃的眼眸里多了一抹忽明忽暗的光芒。

“哥,你找我?”凤千染进来,下意识的站远了点,他可是听说最近大哥的脾气不是很好,呃,虽然也没见大哥什么时候脾气好过,他的表情永远都是冷峻深不可测的。

凤千绝没有回头,低醇的声音清冷的传来,“最近你很忙?”

凤千染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他不是忙,而是……

其实不怪凤千绝如此问,自从那晚被夏天软硬兼施的答应了那个要求后,他就觉得对不住自家大哥,一看到大哥的身影就会躲得远远的,好几次汇报工作都是找秘书代劳的,晚上也经常不在家。

哎,他这是觉得愧对自家大哥啊!!!

“哥,我,我确实有些事情。”

“什么事?”

“那个,你对那个女人还在意么?”凤千染突然冒出来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凤千绝闻言微微一凛,这细微的表情却藏的很好,丝毫没有让近在咫尺的弟弟看出端倪。

他微垂在身侧的双手下意识的半握,然后又松开,一脸平静的回答,“哪个女人?”

得了,看来大哥对乔以萱那女人的兴趣也是一时兴起啊,居然连人家是谁都忘记了。可是不对劲啊,大哥前一阵子不是还对人家“穷追猛打”么?

凤千染说的“穷追猛打”指的是凤千绝在相亲宴上跟乔以萱之间纠缠的那些事,其实只不过是自家大哥单方面对人家女孩子纠缠罢了,乔以萱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凤千绝纠缠什么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