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8章 七年前的事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7 2016-07-20 20:00:03

  他面前站着的黑衣人,点了点头,恭恭敬敬的递上一叠牛皮包裹着的资料。

“少主,您要的都在里面,只是这些记录在她出国后的下半年就再也追查不到了,好像她在美国生活的所有记录都被人刻意隐藏起来,这股势力应该不小,否则做不到这么全面。”黑衣人说。

凤千染点点头,乔以萱在国外的事情他并不急着知道,反倒是这个女人在国内做了些什么事情,跟什么特殊的人接触是他非常感兴趣的啊。

按乔晓宁的年纪推算,乔以萱即便是跟哥哥遇上也是六年前,刚好是她出国前夕。凤千染看着手里的资料,脸上露出一丝急不可耐的神情,挥了挥手让黑衣人退下,便急忙翻看起来。

随着手里的纸张被翻阅的声音,凤千染的眼睛瞪的老大,突然停在一处,不动了。

纳尼,这,这是真的么?

资料上记录着乔以萱在某个晚上跟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一次关系,而这个男人事后居然逃走了。资料上还着重针对这个男人进行了追查,一张模糊的背影图片赫然映入眼帘,那,那居然是大哥凤千绝从酒店侧门跑出去时候的背影照片…

难道说大哥真的跟乔以萱那个了?并且还逃跑了?难道乔以萱就是因为这些所以才死活不肯跟大哥亲近,她是不肯原谅大哥,所以在双子岛才会选择同样在跟大哥亲密之后逃开么?

凤千染的思绪霎时间有些凌乱起来,让他感到异常兴奋的时候,他真的真的做叔叔了,乔晓宁就是大哥跟乔以萱的孩子啊!!!想到那么个古怪精灵的小屁孩以后做了自己的侄子,这心里不禁有一些颤颤然的感觉,这以后的日子看来是没那么平静咯!

“举起手来!”凤千染正想的入神时,没曾想在自己的屋子里被人袭击了个正着。

他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对方好似故意哑着嗓子,有些像女人的声音?

凤千染愣了二秒钟,随后很是配合的举起手,他对于这种突发状况已经游刃自如了,总感觉这次对方不是冲着他的生命来的,只要命保住了,就一切都好办。

“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凤千染又是一愣,这人看来是冲着他手里的资料来的啊?

不过资料当然没有自家性命来得重要,更何况这些资料他既然能找来第一次,自然就能再去找一份,给她又何妨?

凤千染又一次很配合的照做了,对方伸出手接过,凤千染没有转身,从身侧看到这双手白皙细腻,皮肤应该是柔滑光亮的,这下确定是个女人没错了。

他可没跟什么女人结仇啊,而且自己一向很有女人缘,应该不会有一个女人专门进到他的房子里来做行刺之事吧?

“那个,你是谁?到底来做什么?”凤千绝想多听听对方的声音,便故意找话说。

“我是谁你管不着,你只需要管好自己这张嘴就行了。”对方突然尖着嗓门说。

凤千染心里一动,这股子泼辣子劲怎么跟一个人那么像呢?

“哦?”凤千染故作不解,“不知道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恕凤某听不懂。”

“你听不懂?”来人突然莫名的怒气,“这些你总看得懂吧?不该你管的事情偏要管,小心我毙了你的狗命。”

凤千染被莫名的骂了一通,刚开始有些生气,可突然却又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憋了这么些天,看来是想他了,否则为何在大晚上的眼巴巴赶来看他呢?

凤千染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就觉得美滋滋的,即便对方骂他是狗,他也不愿意去计较了,此刻心里就只觉得仿佛是一股春风荡过,感觉舒畅无比啊。

“哦,我是狗命,那小姐你是不是也是跟我同类啊?”凤千染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了浓浓的调侃意味。

来人听了一愣,随后又觉得莫名的生气,这个种马,到哪里都不忘勾搭女人,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候,居然也不忘记跟女人调情,真是该死!

来人这么想着的时候,手下的力道一紧。凤千染只觉得抵住自己腰部的手枪往前送了一点,他这才感觉性命真的有些危险了,便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深恐再说下去,激怒了这个女人,她会真的不顾以前的情面枪毙了他。

“好了,我不说笑了,你不要生气啊,小心枪支走火,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凤千染心有余悸。

来人显然因为这话有些得意,鼻翼里哼了一声,手下的动作就轻了一些,“你知道就好,这可不是水枪,如果你凤少也不介意被人抛尸野外被狼叼了去,我当然乐意助你一臂之力。”

“好,好,说的真好…。”凤千染嘴里连说了几个好字,这最后一个好字才出声,他突然一个侧身,两手极快的握住另外枪托,一手迅速移向对方握住枪柄的手,“啊…”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响,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突然,门口传来一声询问。

外面守候的人担心凤千染有事,但又不敢闯进他的书房来,故现在门口询问了一句,如果凤千染不吭声,外面的人势必以为凤千染遇害了,当然会立刻冲进来。

“我没事,”凤千染突然出声。

“少爷,您没事那我们就告退了。”外面的人怔了怔,少爷没事,刚才那枪声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少爷大晚上的睡不着,在自己房间练习枪法么?

“等一下!”凤千染突然说了一句,外面的人立马停住脚步,恭敬的在门口候着。

“怎么样,你是想让他们都冲进来围观呢?还是主动从了我?”凤千染突然低下头,对着身下的女人缓缓的说到。

“你!”该死的种马,居然敢骑在她的身上,如果不是碍于男女力量悬殊,再加之她以前爱美胜过一切,不肯练习那些近身搏斗的技术,否则哪里轮得到眼前这个男人压在她身上耀武扬威啊?

夏天此刻瞪着一双杏眼,眼睛里恨不得扑出火来,她抿紧了双唇,刚才凤千染借着摔倒的力量把她紧紧摁在地上,还强迫的亲了她一下,此刻双唇上还有这个男人留下的余热,想想就觉得…有些脸红心跳。

夏天这次来凤千染的住处,其实是有目的的,她首先是为了找寻乔以萱的下落,毕竟上次一别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确实是很担心这对母子。

再者,也不知道为何,每晚做梦都能梦见这个该死的男人,而且有时候整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里乱糟糟的,心情总是平静不下来。

在夏天的人生观里,其实除了叶老大,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上别的男人,可却没曾想守了二十多年的贞操就这么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不仅如此,还一而再的跟他发生了莫名其妙的关系,这,搁谁头上,都会想不通,都会思绪凌乱,都会…做梦就梦见把?夏天为自己此刻的心情作了一个很好的解释。

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继续下去,她就想到了快刀斩乱麻,她愿意是找到凤千染,说服他帮自己找以萱的下落,然后再彻底跟他断绝关系。

可此刻,看着身上男人火热一般炙热的目光,她隐隐觉得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想法估计是要泡汤了。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我的人还在外面候着呢?”凤千染不紧不慢的说,他可疑靠夏天很近,近到他鼻翼里呼出的热气都洒在女人的粉面上,然后果不其然看到这张阮媚可人的玉面泛起了一层美丽的红晕。

“你,你就这么缺女人么?”夏天羞红了脸。

她此刻害羞只因为刚才男人对她提了一个很非分的请求…他居然要她主动勾引他,还要那个……

虽然此刻的情况绝对不允许她说不,毕竟她的身手也比不上男人,而门外还站了一批他的人,此刻她是骑虎难下。可她就是该死的不想认输,不想让这个男人看不起自己,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委身于他。

谁知道在这个男人的心里,自己是不是可有可无的,大概跟那些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一样吧?所以他才会这么随性的对她提这种非分的要求。

“我不缺女人,但是,我想要你了。”凤千染说完这句话,好似有些迫不及待,“没事了,你们都退下去,谁都不许靠近一步。”

语毕,他朝身下的女人俯下身。

该死的!夏天悠悠睁开眼,居然一夜无梦?!这是什么状况,她当然记起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尴尬的是,为何昨晚她就这么半推半就的把事情给办了呢?而且,她好像还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夏天所指的重要事情,就是两人又一次没有采取避孕措施,上二次她都是吃事后避孕药,难道这次又要…一想起这个,她的心情就奇差无比,只因为那个药物不仅难吃的要命,而且吃了之后,她的脸上会长豆豆,类似那种青春痘形状的,一个星期才会消失!

真是要命!夏天的脸上露出非常沮丧的神情,这一幕落入早已醒来的男人眼里,自然又是别有一番意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