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7章 夺孙的决心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70 2016-07-19 20:11:41

  乔以萱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她在看到男人的时候同样也看到了男人身前坐着的女人。

那个女人她还见过一次面,是他的爱慕者之一吧?她毫不意外那么优秀的男人当然很多女人趋之若鹜,却没想到他也肯这么亲近一个女人,她留意到两人之间的距离真的非常近,近到几乎是挨着身子……

他不是很排斥女人么?为什么?为什么又愿意让那个女人近了身?乔以萱的心情纷乱无比,连带的儿子的呼唤声都没有听到,直到她的身子几乎撞上了一个人,才局促的停下了脚步。

“是你?!”乔以萱惊呼了下。

此刻站在乔以萱跟前的赫然是凤湛凤老爷子。

“跟我来。”凤湛一脸平静,倒是意外的对着乔晓宁露出和蔼的笑容,牵过宝贝曾孙另一只手走人。

乔以萱一头雾水的跟在身后,她的目光其实是不由自主的想往身后瞧瞧的,无奈凤老爷子虽然八十多岁,但仍然称得上健步如飞,乔以萱被他和黑衣人夹在中间,不得跟着迈开步子走路。

“太爷爷,我饿了,”乔晓宁此刻被抱在老人家怀里,他们又一次坐在车子里。

“饿了啊?很快就可以吃好吃的了,晓宁乖,再等一下下就可以了。”凤湛笑道,大手抚摸着小孩的头,看似心情很好。

乔以萱一直没吭声,她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凤湛的出现只是巧合,可如果老人家不说,她当然不会主动开口问。她不能表现的太过心急,即便是那个男人与人约会又如何?她乔以萱这六年来没有那个男人在身边,不照样把晓宁抚养长大了么?所以说,有没有那个男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乔以萱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只是她却没有发现的是,自从看到凤千绝面露微笑跟那个女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起,她的心里已经不知不觉的在生闷气,连带的对儿子的态度也是闷闷的,幸好此刻晓宁一门心思在等下的好吃东西上面,也没有在意妈咪突然奇怪的态度了。

“刚才都看到了?”凤湛直入主题,脸色平静中好似带着一丝自得。

乔以萱看了一眼身边埋头吃的津津有味的儿子一眼,很淡定的点了点头。

“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么?”凤湛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他就是想看到眼前这个倔强不讨喜的女人脸上露出心伤的表情,他就是想让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孙子死心,所以才精心安排了这一幕故意让她撞见。

只是,他好似一直都没有等到他想要的效果,这个女人从上车到吃饭,这期间一直冷静理智,哪里像是一个看到儿子父亲在外跟女人私会的正常女人该有的表现?

说心里话,凤湛的心里有微微的失望,但更多的是好奇,难道这个女人不喜欢他的孙子么?可既然不喜欢,为何又要生下孩子呢?不过,如果乔以萱不喜欢千绝的话,那么让她离开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容易点了呢?

凤湛想的太过简单了,他远远没有考虑到一个做母亲的心理,更加不要说乔以萱跟凤千绝只见过聊聊数面,除开男人失去记忆由她照顾的那段日子,甚至可以说,她和凤千绝其实不太熟悉,当然,除了身体上的接触以外,那段双子岛的记忆毕竟也是她记忆深处难忘的……

“你想要我说什么?”果然,乔以萱还是一脸平静的说话。

凤湛微微眯着眼睛,这个女人如果不是演戏天份太好,就是她真的没有把自己的孙儿放在心上。

“千绝现在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你,还是靠边站吧!”

凤湛这句话绝对不是问句,而是肯定了这一事实。乔以萱不怒反笑,小脸上绽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明媚又犀利。

“凤老爷,您未免也太高估凤千绝了!”

“哦,难道说你不是因为千绝才不肯离开凤家,才不愿放下对晓宁的抚养权?”凤湛的脸上带着一抹明显的不屑。

现在想攀龙附凤的女人实在太多了,而且精明的也不在少数,这个乔以萱绝对算得上是其中的各种翘楚。

乔以萱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一边的儿子,此刻晓宁正埋头吃着可口的食物,对周遭的事情仿佛一点都不在意。直到注意到妈咪的视线看向自己,才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侧过脸来,萌萌的说,“妈咪,是不是晓宁长得比食物美味啊?”

“是,是,你比食物美味多了。”乔以萱不由自主的笑了。

这么可爱的儿子,她当然绝对不会放弃的,如果说凤湛企图想拆散她们母子俩,那是痴人做梦。

“晓宁,你吃饱了么?”乔以萱问儿子。

“嗯,吃饱了。”晓宁一脸的满足,摸着圆滚滚的小肚皮说。

“你先去那边玩一会,妈咪有话跟你太爷爷说,好么?”

乔晓宁疑惑的抬起眼,细细的梭巡了一翻妈咪的神情,发现没有什么不妥之后,才甜甜一笑,“嗯,妈咪,那我过去了。”

跟太爷爷也说了一声之后,乔晓宁一人去酒店内专门为儿童设计的游乐场游玩去了。

乔以萱拿起桌上消过毒的热毛巾擦了擦唇角和双手,在凤湛审视的目光下,用一种很平缓的语调一字一句的说,“风老爷,我知道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对你家的宝贝孙子凤千绝,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我的儿子,你有兴趣可以,但千万别抱太大希望,他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会跟他分开的。”

乔以萱这话说的很直接,但也表明了她的心迹,如果这番话是在一个毫无干系的外人听来,必定觉得她的这番话饱含了太多的心酸和沧桑。可凤湛却不这么觉得,他只感觉一股怒火从心底深处噌噌的冒上来,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他凤湛要的东西,又有什么得不到的?

不就是个小女人么?他堂堂凤家大家长难道还有没有办法治她了?只是让他很意外的是,这个世上居然会有对他那孙子凤千绝不感兴趣的女人?!这实在是太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眼前的情况不允许他告诉那个高傲冷绝的孙子,他真想把女人的一番话一字不漏的说给孙子听听,看看他从小就冷冰冰的脸上会不会多出一丝别样的情绪?

“乔小姐还真是直接啊,”凤湛笑着说,但眼底的情绪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他很不开心,“晓宁可是我凤家的种,你怎么能说跟我们凤家没关系你呢?小孩子也不能没有父亲,这样对他的成长也不利。如果你是真心为了孩子好,就应该把他还给我们凤家。”

“是么?晓宁现在六岁了,六岁之前他没有爸爸也照样很好,爸爸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代名词,没有具体的意义,而且我并不认为,晓宁没有了爸爸,就会有什么不同。”

凤湛摇了摇头,“乔小姐,你没有权利剥夺晓宁拥有爸爸的权利吧?你也没资格替他做决定。”

“谁说晓宁以后就不会有爸爸?如果他想要,我当然可以给他。”乔以萱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了这句话。

“哦?”凤湛的利眼眯了眯,“难道说乔小姐已经有了意中人?想要给晓宁找一个后爸?”

“这个凤老爷应该管不着吧?”乔以萱也笑了下,眼里的讽刺意味很明显。

“我是管不着你是否嫁人,前提是晓宁回到凤家,否则……”凤湛冷绝的说,“你这一辈子都不要想嫁给别的男人。”

“凤老爷,你这话就有些欺人了。”乔以萱凉凉的说,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还不就是一个仗势欺人的主么?

“我也不想这样,是乔小姐逼我这么做的。”凤湛说。

“那好,既然谈不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有一个事还想问问风老爷。”乔以萱站起身淡淡的道。

“什么事?”

“您准备幽禁我们母子到何时?”

凤湛一愣,这个女人果然够胆,身家性命都在人手上握着了,居然还敢这么堂而皇之的质问人。如果不是乔以萱跟他站在一个这么对立的场合下,他还真的很欣赏这样性格的人。

“直到乔小姐答应了我的请求为止。”凤湛说出这么一句话。

乔以萱眼神锐利了几分,她不是没有过过刀口上舔血的日子,美国的那几年,她出任务的时候,也亲眼见过一个活人在眼前流血,痉挛,慢慢失去呼吸。所以对于黑道上的这些手段她并不陌生,可却不曾遇到过被软禁失去自由但却能每天滋润活着的情况。

带着晓宁,她肯定逃不出凤家的牢笼,可要她一个人走,又绝对不可能。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总归凤湛不会对晓宁下手就是了,现在儿子在这个老人家心里的位置恐怕重于一切,儿子没事,她就算是被软禁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乔以萱没再言语,她点了点头,转身走向晓宁玩耍的方位。

···

“资料都拿到了么?”凤千染此刻表情严肃,周身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