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5章 一见钟情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4 2016-07-18 17:47:29

  此刻男人在接听手机,随着电话那边的内容,他回应的声音也有些高低不同。

“我既然能助你成功夺位,必定能帮助你更多,如果此时你不配合,就不怕我担心你过河拆桥?”

“哦,那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很多,看来商董事长果然是个重承诺的人,相信我们会合作的很好。”

凤家老二,凤天宇挂断了电话,递给一边的侍从。

“派人盯着他,有什么动静记得随时告诉我。”凤天宇朝吩咐道。

“是!”

凤天宇的手下意识的抚摸着两条早已失去知觉的大腿,脸上的神色也变得狠厉,凤天霖,凤千绝,你们父子欠我的东西,迟早要还!

···

“妈咪,快点啊,等下要迟到了。”乔晓宁一大早起来,先是跑过去把乔以萱叫醒了,自己再回房穿衣洗脸刷牙,然后再过去才发现他的亲亲妈咪还没有醒来。

“好啦,再睡十分钟,就十分钟…”乔以萱困的眼睛都睁不开,这几天连续失眠,梦里面都是那个男人的脸,梦里他跟自己抢儿子,每次都是抢的激烈的时候,儿子堪堪被抢走,她就吓醒了。

好不容易天微微亮才又睡着了,儿子又跑过来叫她。再这么下去,她非得得精神分裂症不可。

“妈咪,我记得是你说要带我出去玩的,怎么现在又睡懒觉了?”乔晓宁不高兴的嘟起了嘴,一脸的郁闷。

乔以萱挣扎了好一会,才睁开惺忪的睡眼,苦笑道,“我没有说要这么早出发吧…现在游乐场的门估计都没有开啊。”

“可是你不是常告诉我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么?如果我们不早点去排队,就要落后别人了。”

该死的鸟儿,她怎么就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么经典的台词了呢?

乔以萱咬了咬牙,“乖,你出去等妈咪,妈咪要换衣服了,男孩子不可以偷看女孩子换衣服的哦。”

“好吧。”乔晓宁不情不愿的移开了步子,一步三回头,到了门口,还不忘叮嘱,“妈咪,你可一定要快一点,记得哦。”

乔以萱赶紧点头。

一个小时后。

乔以萱跟乔晓宁坐在轿车后座,前排是司机跟一个保镖,但可不要以为就这四个人外出了,凤老爷子没那么大意。轿车的前面还有一辆领路的,后面跟着两辆垫尾的,所以说,乔以萱这一趟出门,至少有十几个人随身保护…

乔以萱在见到凤家的排场后,刹那间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啊!!!

“妈咪,我不喜欢这么多的叔叔跟着,难道太爷爷担心我们会丢么?”乔晓宁一脸的不高兴,嘟囔着。

乔以萱安抚的笑了一下,“没事,我们玩我们的,不用理会这些。”

凤老爷子真是狐狸一样的狡猾啊,他恐怕担心的是自己会把儿子带走吧?毕竟平白掉下一个曾孙子,这是一件大喜事,老太爷又那么喜欢晓宁,首先得防着自己了,乔以萱暗想。

而乔以萱却不担心这些,以叶老大的身手和计谋,别说这十来人,就是再多一批人,她和晓宁照样能从这里淡定的离开。乔以萱打的如意算盘就是想带着晓宁去人多的地方,这样暗夜的人就能通知叶欢来施援手。

只是她这次千算万算,就是算错了东风——叶欢早已不在国内,所以注定她这次要无功而返了。

儿子晓宁倒是好兴致,嚷嚷着要去动物园玩,那里有很多野生的动物,往日在国外看不到的珍惜品种。

身边的黑衣人领头的貌似很为难,踌躇了半响,然后才低声道,“小少爷,夫人,我需要打个电话跟老爷请示下。”

“去吧。”乔以萱微笑道,其实在心里已经诅咒了凤老爷子不止十遍了,这么碍事的老人家,偏生这么长命……

晓宁不高兴了,“妈咪,真不好玩,我们逃吧?”

逃?乔以萱心里一涩,她原以为晓宁在这里住的开心,又有人疼爱,会觉得很舒服,可没曾想连一个七岁的孩子都用了“逃”这个字眼。是啊,她们现在寄人篱下跟逃亡又有何区别呢?

乔以萱拥紧了儿子的小肩膀,俯在他耳边低声道,“嗯,等合适的时机,妈妈就带你离开。只是不是现在。”

“我知道,妈咪在等叶叔叔是么?”晓宁也学以萱悄悄附耳道。

“晓宁真聪明。”

“哼,我就知道,只是太爷爷跟我说,我从现在开始要变强,长大以后就可以保护我喜欢的人了。到那时候,我就可以保护妈咪,妈咪就不用叶叔叔保护了,好不好?”乔晓宁抬起头,这次说话的声音大了些。

乔以萱猛的一怔,不得不说这个凤湛教育小孩子的方式还真是恰到好处,他很懂得抓住小孩子的心理。难怪,他能教育出那样出色、特立独行的男人。

出色?意识到这个字眼的时候,她的心里又突然有些莫名的愕然,难道那个男人在自己心目中的印象已经改观?变得如此的重要了么?

乔以萱发愣的当口,那边黑衣人已经走过来,很抱歉的摇头,“夫人,老爷吩咐说只可以带小少爷在人少的地方玩耍,毕竟,最近这…很不安全。”黑衣人说的含糊其辞,他没有说为什么不安全,又是什么人不安全,但乔以萱明白这其中的不安全恐怕主要指的是她自己吧。

“晓宁,那我们就在这里玩好么?妈咪陪你去那边钓鱼。”乔以萱指着那边垂钓的人群,哄着晓宁。

乔以萱想的是既然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只要能逃离凤湛的视线,以后陪儿子玩耍有的是机会。当然,她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开,然后马上出国。

“好吧,那就去钓鱼好了。”乔晓宁瞪了一眼旁边的黑衣人,拉着妈咪的手扭头就走。

旁边黑衣人碰了一鼻子灰,可却被晓宁调皮可爱的样子感动到,失笑摇头。

···

商家。

商心暖在客厅来回踱步,她穿着一件粉色的洋装,白色同色系的细高跟,蕾丝裙摆下露出匀称白皙的小腿。脸上画着浓淡适宜的妆容,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焦急的神色,目光下意识的不断向门口看去。

“我的好妹妹,你就安安心心坐下来,该来的人迟早会来。”商景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看到妹妹在跟前晃来晃去,不禁有些头晕。

商心暖玉面羞红,小声嘟囔道,“我哪有……”

“还说没有?”商景谦索性把书扔一边,站起来笑着调侃道,“你看这眼睛都想要黏到门上去了一般,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哥哥啊?”

“哥,你就知道欺负人家。”商心暖不依的撒娇。

“这次虽然只是开头,毕竟也是哥机会,心暖,你可要把握好。”商景谦突然正色道。

商心暖点了点头,“我知道,哥,只要千绝哥哥肯约我,我一定会把握好机会的,绝对不会离开他一步。”

“可很多时候男人要的不是女人的寸步不离,”商景谦突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样子,他的脑海里不禁浮现了一个女人阮媚的脸庞。

商心暖神色迷惘,“那要什么?”

“或许是,若即若离的感觉,就好像看到却得不到,喜欢却不敢表露吧!”

“哦?”商心暖犹疑的瞟了一眼发呆的男人,难道大哥有喜欢的女人了?不会吧?大哥会真心对一个女人,她压根不相信。虽然商景谦在外的形象一直都是风流倜傥,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却从来不曾看到他对哪个女人上心过。

不过说也奇怪,自从前段时间大哥正式接掌商氏企业之后,大哥身边就再也没有一个女人的身影了。她起初以为是因为太过忙于工作,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那些,可现在公司稳定了,大哥每天也很少外出,就是待在家里看看书,听听音乐,完全一副洗心革面的模样,这就不让她起疑心了。

“哥,你有喜欢的女人了?”商心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商景谦面色一紧,然后眸光一闪,笑道,“我喜欢的女人何止一个啊。”

“不是的,我是说你是不是爱上哪个女人了?”

“爱上?”商景谦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

是爱上么?他对乔以萱那么在意,是因为爱上她了么?其实连商景谦自己心里也在怀疑这一点。当初,眼看着那个女人嫁作人妇而他却无能为力,心里那种无力感确实是从来没有过的。可让他感到庆幸的是,端木彦并没有那个福气能娶了她,最后她却失踪了,他本来有些复苏的心又再度不平静了。

他在担心,疯狂的担心着……他担心那个女人是不是被端木彦的敌人绑架,是不是被灭了口糟了意外,又或者她此刻只身在异地受苦,而他又一次的无能为力,他非常痛恨这种感觉,非常厌恶这种力不从心。

直到他知道乔以萱的大致下落,后来也打听到凤家人之所以绑架了她,是因为一个小孩子,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凤家人不会为难以萱,而直到此刻,他的心才稍微的放下,他才有多余的精力去操心别的事情。

现在心暖问他是不是爱上了那个女人,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他,商景谦,居然也会跟一个女人一见钟情,他莫不是疯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