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3章 商家变天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4 2016-07-17 20:09:55

  对了,倒不如让这个小孙子带过去一个准消息,顺便也试探试探那个臭小子的心意,看晓宁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重要,他就更能确定要不要让晓宁亲近那臭小子了。

凤湛微微眯起了眼,“你再多陪我下二十局?”

“什么?”凤千染愣了一下,马上又明白了爷爷的话的意思。这个老狐狸,就知道威胁人,自己可是他的亲孙子呢。

“好吧,二十局。”凤千染为了自家大哥的幸福,豁出去了,答得掷地有声。

“嗯,晓宁是我的乖金曾孙,也是你大哥的亲儿子。”凤湛笑眯眯的。

凤千染跳起来,“哈哈,我聪明吧,我其实早猜到了,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大哥居然有这么大的儿子了,我要当叔叔了啊,哈哈。”

凤湛看着孙子手舞足蹈的场面,觉得意外的和谐,他能理解凤千染此刻的心情啊,毕竟他知晓事情的那一刻,也是高兴的想跳起来。

盼星星盼月亮的就是希望四个孙子成家立业,开枝散叶,替凤家把人丁兴旺这四个字给坐实了,可这些个孙子一个个的都不争气啊。老大是结婚了,但几年都没有生下一个蛋来。老二老三老四就更绝了,怎么逼都不肯结婚,难道说婚姻就有那么可怕么?

凤千染兴奋过后,又想起了一个事,“爷爷,那乔以萱是晓宁的妈咪,不就是大哥的老婆我的大嫂?”

凤湛目光微微暗沉,“那可不一定!”

凤千染愣住了,这还有不一定的么?乔晓宁难道不是乔以萱亲生的?难道晓宁的亲妈咪其实另有其人,啊,那大哥不是睡了好几个女人了?天啊,亏的他还以为大哥是不近女色的呢。

不对啊,如果晓宁不是乔以萱生的,那么晓宁的妈咪是…夏天么?凤千染越想越觉得迷糊,他当然不相信后者,毕竟夏天的第一次可是给了他本人,他比谁都清楚这个事情,这也是他引以为豪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之一。

他偷瞟了一眼爷爷坚定的神色,又开始对乔以萱的身份怀疑起来,不行,等这二十局下完之后,他必须要立刻去查清楚乔以萱在七年之前都干了些什么,跟什么人接触,做过些什么事情他都要弄得清清楚楚。

近一段时间,商业周报的头条全都围绕着一则消息在大肆宣扬:商家易主,商家新继承人雷霆手腕,商家产业必定发扬光大!更有小道内幕称,商家新继承人是“夺位”而上。只不过这种种传闻毕竟只是众说纷纭,却没有一个切实的根据。

而此刻在商家大宅内,各大长老级人物众集一堂,居中坐的赫然是商家新任大家长商景谦。

众人脸色各异,明显是刚经历了一个不小的惊吓。

“我想各位叔伯都很清楚一点,商氏企业虽然是我祖辈创下,我爷爷亲传我,但我绝不会辜负众人的期望,定会将商氏的产业壮大。如果在座各位还有疑问的,尽可以当面提,我不希望再在私下听闻一些不好的虚假传闻。”商景谦的声音不紧不慢,脸上的表情亦是亦步亦趋,神态举止俨然已是一个成功商人的典范,丝毫看不出昔日纨绔子弟风流浪子的端倪。

众人不禁互相快速对视一眼,均都默言。

其实在看似平静的大厅,刚才发生过过一列有些血腥的事情。

商氏企业股东之一赵老因不满商景谦继位,屡次在后面挑衅事端不成功,今天居然当着大家的面申明要罢免商景谦执行董事长的职位,还痛诉了商景谦过往一些荒唐不堪混迹风月场合的事情来说事。只是他的大篇陈词说完之后却没有得到意料中的效果。

商景谦只是很平静的拿出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缓缓呈现在众人眼前,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男人,看着年轻,但他的冷血手腕果然不是假的!

股权转让协议上有赵老老婆儿子的签字,他名下45%的股份已经全部转让给商景谦,也就是说赵老现在手上15%的股份剩下还不到9%,试问,就这点可怜的股份,他又有什么资格来请求罢免董事长?

“对了,赵伯伯,我忘记告诉你了,你名下的二栋别墅和一家贸易公司也归我了,哦,从明天早上开始,你跟你的夫人和儿子可能,也许要流落街头了呢,因为你儿子好像把卖产业和股票的钱拿去豪赌了一把,应该剩下不了多少了……不过看在我们两家世交的份上,你愿意把手头的股份转让给我,我可以多补偿一点你的。”

商景谦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真诚,仿佛真的是很可怜眼前这位即将年过半百的老人,想要帮助他。

赵老周身仿佛瞬间被吸光了力气一般滑落在地,怪只怪他太不小心,让商景谦发现了端倪,先下手为强断了自己的后路,怪只怪他的老婆儿子出卖了他,这难道就是报应么?

“你,你狠,好狠……”赵老指着临近眼前的男人,手在发抖,嘴里确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商景谦微微一笑,好似觉得这句话是在赞美自己,他靠近了,轻声道,“赵伯伯,其实说狠,你又何尝不是呢?假如今天我没有设圈套让你家人钻进来,那死的就是我,到时候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狠呢?”

“你!”赵老瞪圆了眼睛,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签了这份协议书,我或许可以保全你家人安全,至少你的宝贝儿子不用被高利贷的追杀落个死无全尸。”商景谦的话不紧不慢,语气也很柔和,不仅是赵老听到了,客厅的每一个人都亲耳听到了。

众人都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这个俊挺的男人,那么俊美的五官,可为何藏着一颗冷酷的心?他这样对待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就不怕早报应么?可即便是都这么想,却无人敢站出来为赵老说一句话,哪怕只是一句。

赵老气的全身发抖,也可能是因为害怕的全身发抖,他老眼扫了一眼递到跟前的纸张,内容看了大半,人已经受不了这个刺激,晕倒在地。

“啊,晕了?真是可惜了,看来这个交易是做不成了,那等着明天给你儿子……”商景谦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手里的纸张被人一抢而过。

赵老不知何时已经爬起来,他颤抖着,语气急剧,“我签,我签,求求你放过我家人……”

赵老退下去之后,商景谦慢条斯理的收好了协议,目光微微扫过众人神情各异的脸,他重又微微一笑,“让大家见笑了,真是没想到赵伯伯这么有情有义,为了家人肯作出如此大的牺牲。哦对了,各位手里有股份要转让的,都可以来找我,我莫大欢迎。”

恶魔,绝对是恶魔,这个男人就是从地狱来的,他们惹不起,绝对惹不起。

商氏企业一众元老鱼贯而出,却没有人敢再看坐在主位的男人一眼。

众人走后,一个女孩从后堂出来。

她脸色仿佛有些忧色,“哥!”

商景谦转头,看到商心暖出现,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个笑容显然跟刚才的他判若两人。

“心暖,你怎么出来了,身体不舒服,就多躺着休息。”

商心暖自从上次反胃作呕之后,就一直身体虚弱,吃什么吐什么,一直到现在也不见好。其实她自己去看过医生,身体是个什么状况,她比谁都清楚,只是有些事情她宁可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轻易对人说出来,包括她的哥哥。

“哥,我没事了,整天躺着也闷。”商心暖轻轻的说,然后又仿佛是有话要说,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事情,说吧。”

“你这么对他们,不怕爷爷怪罪么?”

“爷爷?他只管结果,哪里会看重这些个过程。如果我不这样做,只怕早已经被他们拉下马了,到时候爷爷可不会站在我这边。”商景谦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对于商老爷子的性子,商景谦再熟悉不过。如果不是自己答应了他,接手商氏之后,一定会帮他除掉那颗眼中钉,肉中刺,并且商氏企业的利润保证上十五个点,否则商老爷子又怎么会轻易答应让他坐这个位子呢?

只是这些商业方面的事情跟商心暖这个闺中女子说也没有什么用,所以他含糊的带过去了。

“哥,我就是担心你,其实你以前也挺好的……”

“以前?”商景谦冷笑一声,“以前的我,在他们眼中大概连一个外人都不如,我也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过了,吃吃喝喝,衣饭不愁,也不用烦心任何事情,不必与人勾心斗角。可是,心暖,我现在不这样想了,我想要权势,想要更多属于自己的东西。”

包括女人,包括那个笑起来很妩媚,很精致很有感觉的女人。商景谦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从酒吧遇见乔以萱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的生命会有一些变化,生活不应该再这样没有追求的过下去,他要成为人上人,成为足够有资格能拥有那个美丽女人的男人。

“你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哥……”商心暖带着犹疑的目光打量着站在眼前的男人。

“哦,那是变好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