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2章 打探消息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68 2016-07-16 20:01:15

  乔以萱看的不禁是又气又好笑,她责罚晓宁了么?再说了,她就算责罚自己的儿子又怎么了?这个老人家哪里来的哪里回去好不好?

如果依据乔以萱以往的脾气肯定是对这一切漠然处之,可今时不同往日,晓宁毕竟是凤湛的亲人,他有那么疼爱这个儿子,所以那面偏袒宠爱过了头,这也是她最担心的事情。

其实乔以萱不知道的是,凤湛对待孙子们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凤千绝他们四个人在他手底下没少吃苦头。他训起人来也是毫不留情面,并且体罚也是家常便饭,通常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乔晓宁看看妈咪,又看看身后一脸护犊子模样的太爷爷,终于抬起头。

“妈咪,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没有分寸的玩闹,以后我再也不欺负叔叔们了。”乔晓宁的声音稚嫩却掷地有声,虽然个子小小的,但却仿佛是有一种力量从心里深处冒出来,使他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的有光彩。

乔以萱赞赏的点了点头,走近几步,搂过晓宁的头按在胸腹间,“知错能改是好孩子,妈咪很喜欢。你太爷爷来了,去跟他玩一会吧。”

“嗯,妈咪,”乔晓宁示意乔以萱低下头,然后踮起脚尖在妈咪脸上“啵”了一口,那清脆明亮的声音让一旁站着的老人不禁心里直冒酸水。

凤湛还从刚才的一幕中有些难以置信时,就看到宝贝曾孙亲了别人,这个亲吻他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啊。晓宁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排斥跟身边的人做肢体方面的接触。所以凤湛这么些日子一来,一直都努力的想要换回他一个KISS,却都是无果而终。

而且他怎么都不没有想到乔以萱这个笨女人居然这么有本事,能让晓宁对她俯耳称臣不说,还甘之如饴的表情,他平日里真是太小看了这个女人了。

哼,来日方长,他跟晓宁的时间还多着呢,他一定要把宝贝曾孙的心迅速的抢夺过来,然后让那个笨女人滚蛋!

老人的嘴角露出一丝阴沉的笑容,这样倒是挺符合他黑道枭雄的身份了。

乔以萱突然觉得身后一道阴冷的视线投射过来,不用看都知道是有人不乐意看到她跟儿子这么和谐的画面了,指不定又在想着什么法子拆散她们母子呢。

不过,她不担心,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晓宁是她乔以萱的儿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谁都不能。

····

凤千染进门,就觉得事实不顺心,那个女人又一次从他身边逃离开让他很生气很生气,而进了家门之后,坐下来看什么什么又都不顺眼,心里的烦闷简直是直线上升都快要把他自己撑爆了。

想他堂堂的凤家四少何时需要这么委屈窝囊的活着了?以往又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多对待他呢?偏偏就是有这么一个女人,她不仅三番两次的戏弄他,一而再的跟他亲密完之后逃之夭夭,把他当一个……用完即丢的抹布一般……而这个认知让他很不开心,更加郁闷的是他又不知道找谁去发泄!

他其实完全可以去找夏天那个女人的,凭凤家的势力要找个人还不简单么?可是他害怕的是即便是真找到了那个女人,他又该如何?能下得了狠心来对付她么?他更害怕的是,他,堂堂凤家四少…HOLD不住那个女人啊!!!

所以凤千染现在只能坐着一个人生闷气,这心里一烦闷,就看什么都不顺眼了。一个佣人端着托盘从身边经过时,不小心蹭了一下他的裤腿,他没好气的大声斥责了一通。

其实这要换在平时,他凤千染的好好少爷形象铁定当这件事情根本不算回事,他只会摆手笑着让佣人不用担心,他没在意什么的。可这回,他的雷霆之火就仿佛是找到了一个引爆口,那个清秀的年轻女佣人只能傻愣愣的站着挨骂,末了,两泡莹莹欲坠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且奔流不息……

“怎么了?”凤千绝看着眼前这一幕,冷声问道。

凤千染正觉得有些不自在的时候突然看到大哥出现,就仿若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赶紧走过去,“哥,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国外的事情都办好了么?”其实他这话是多此一举,但凡是公事,大哥那件办的不是妥妥帖帖的,主要是他现在不是没话找话说么…

“没事,”凤千绝看似心情也不大好,不过他这人心情好不好都一个调调,身边所有人都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凤千染点了点头,没事就好,他可不希望大哥把怒气撒在他这个弟弟身上啊,就像他刚才对那个清秀女佣人…咦,人呢?刚刚不是还哭的欢着你么?怎么这会人就不见了?难道一时想不开就去抹脖子寻短见了?

“人早走了,你刚才把她怎么了?”凤千绝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哥,我冤枉啊,我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做啊。”凤千染小声嘟囔了一句:真是奇了怪了,见到我哭的梨花带泪的,见到大哥倒是销声匿迹了,这大哥难道是鬼见愁不成。

凤千染正在气闷的时候,冷不丁凤千绝又问了一句: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啊,女人?哪个女人?

“带着孩子的那个。”凤千绝摇了摇头,这个弟弟是越来越退步了。

凤千染心里一紧,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大哥没有放松对乔晓宁他们母子的盯梢,只是这其中的个中缘由实在是太复杂了,他又该怎么说呢?

目前的形势是,夏天是假冒的,而他跟夏天的关系,他铁定不能供出夏天来不是;乔以萱是大哥曾经的一夜恩爱情人,又有可能是他亲生儿子的妈咪,但这只是…猜测!他也不能贸贸然告诉大哥,如果最后不是,岂不是弄得双方都不堪?最重要的一点是:夏天肯定再也不会愿意见他了。

思前想后,踌躇再三,凤千染很果断的摇头,“没什么进展,还是跟以前一样。”

“哦,”凤千绝看着手里的报纸,倒是没再说什么,哦了一声之后就没了下文。

幸好凤千染早已习惯自己大哥这么一副冷傲的模样,也就不以为意,摸了摸鼻子,心里庆幸又过了一关,便默默退了出来。

凤千染直接来到爷爷的去处,意外的居然堵到了爷爷在兴致盎然的独自下象棋。

这老爷子,今天心情看着很好啊?他犹疑的进门,很恭敬的叫了一声。

“千染来了啊?来,陪爷爷下一盘棋。”凤湛招手,老脸上沟壑丛生,笑容倒是显得和蔼可亲。

凤千染有些不自在,他可是很少见到这么和气的爷爷啊,印象中爷爷愿意主动跟他亲近和谈笑风生的时候屈指可数。

“爷爷,要说下棋我可比不过您,跟您下棋不是找抽嘛。”凤千染故意嬉皮笑脸的说。他知道爷爷心情好的时候,是不会轻易发他脾气的。

凤湛笑的开怀,“猴崽子,就你敢这么油腔滑调的跟爷爷说话。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因为下棋找你们麻烦了?”

“那是,爷爷棋艺高超,棋品更是高风亮节,我们四个都抵不过您一个呢。”凤千染逮着机会无节制无上限的拍马屁,反正凤湛就吃这一套。

果然,凤湛笑的更开心了,很是心急的让凤千染赶紧过去摆棋,这架势势必要下个一天一夜才能罢休了。

凤千染见状,笑脸变得尤为勉强了,笑容的背后是多么悲伤的泪啊,只是这泪还不能明着落,不能让爷爷发现一点端倪,如果要让爷爷看出来他不大愿意跟老人家下棋,那他不是找屎是什么。

凤千染下棋的手在发抖,抖啊抖啊,这个马是怎么都放不下去了,左右为难,偏偏对面还有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在紧迫盯人。哎,他怎么不记得爷爷是属牛的啊,这眼睛瞪得比牛眼还要大呐。

“下啊,怎么不下了?”凤湛在催人。

二十盘,整整二十盘呐,他凤千染一世英名已经毁于一旦了,这二十盘棋他是盘盘皆输,不仅输了,还输的一点尊严都没有。

因为输的棋局里面确实有爷爷棋艺赢了的,但有的棋子是他故意输给爷爷的!

可这时候老人家还在一个劲的催,那炯炯的眼神冒着精光,哪里像是一个八十岁老人家的模样呢?不玩了,哼,他这小心肝已经被一个女人给蹂躏来蹂躏去的千百回了,尚未痊愈呢,这又被自己的亲爷爷摧残了个彻彻底底,他还要不要活了!!

“爷爷,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所以有点分心,你如果不让我把事情问清楚了,我是没心思下棋了。”凤千染目光嘀溜转,马上想到了说辞。

“哦,你说,什么事情?”

“就是关于晓宁究竟是不是大哥的亲生儿子啊?”凤千染顿时来了精神,神采奕奕的。

凤湛瞟了一眼孙子,他当然知道这个臭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就是想帮自己大哥打探清楚么?可他就是不甘心啊,凭什么那个要做父亲的不急,倒是他这个爷爷在干着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