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1章 秋后算账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81 2016-07-16 20:01:15

  夏天懊恼了一阵,一颗心也慢慢放下来,却不禁好奇一件事情:难道叶老大睡的跟死猪一般,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丁点的反应?又或者他有事出去了,没在家里?前者可能性不太靠谱,因为在很多年前,夏天就怀疑一件事:这叶老大肯定是曹操的后代,就连睡觉都是睁着眼睛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夏天有些欢欣雀跃,毕竟在她看来,面对叶老大的斥责她可是没有这种勇气的,所以,如果他真的不在家,那生活该是多么美好啊!

夏天在屋子里欢跃的舞动起来,一点都没有一夜未眠,三更半夜不睡觉的累怠,更没有因为她的不告而别那个男人会怒火成什么样子的后知后觉,只是在她舞到客厅的桌边时,却发现了一张白纸,上面寥寥几个字,却赫然是叶老大的真迹。

“我要出外办事,大约需要一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有事联系暗夜,不要去招惹凤家人。”

叶老大!?他最近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夏天起初还以为他是因为以萱被困住所以心里不好过,在想着法子援救心上人出来所以有些劳心劳力,可他那天一句“以萱还是在那里比较安全”彻底让她懵了眼。

她尚不解为什么以萱在凤老爷子那边会比较安全时,叶老大居然也不见了,这一桩桩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巧合么?虽然平时叶老大出任务也不会跟她们说具体的事情和时间,但从来不会如这次这般给她一种很危险的讯息:好似叶老大这次一去就……不复返了一般啊!

夏天此刻脑海里不期然冒出了昨天看到的一幕,叶老大在接一个电话,表情很平静,她正准备转移注意力时,却突然看到叶老大垂在身侧的右拳紧握,好似还能听到骨头被捏紧的“咔嚓”声。

叶老大是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但夏天发誓,这是第一次她深切的感受到叶老大最悲伤的情绪发泄的时候,亦或者不只是悲伤吧,还有一些别的,只是她感受不到而已。

然后再说了几句话,叶老大挂断了电话,沉默了良久。

这种氛围沉重而又压抑,夏天发现连带着自己的心情也低沉了不少,就在她考虑是否要走上前去跟叶老大说点什么来缓和下此刻气氛的时候,叶欢的身子动了一动。

他的脸突然侧转了180度角,深邃的五官在窗外光线的影映下显得尤其的立体。俊挺的鼻梁,薄薄的唇角,实在是太完美了。

夏天从来不会否认自己偶尔会犯花痴,只不过让她犯花痴的对象实在是少之又少,而此刻,叶老大明显是其中的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夏天,”叶老大的声音磁性十足,尤其是在一阵沉闷的氛围中突围而出,突破重重叠嶂在夏天耳边回荡的时候。

夏天下意识的身体一紧,闷声答道,“是。”

叶欢微微皱了眉头,“有事么?”

“没事,”夏天急忙应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以为你有事……”

“我?”叶欢明显愣了愣,然后说,“我没事,你费心了。”

“哦,”夏天见叶老大明显没有深谈的意思,有些不甘心的转过身准备上楼洗洗睡了。

“哦,对了,”叶欢又出声了。

“啊?”

“这一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去惹事,没事就在家里睡觉吧,不要外出了。”叶欢淡淡的说。

“啊?”夏天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为什么?”

“你听着就是了。”叶欢似乎不打算多说,只简略的吩咐了几句。

夏天回到房里,偌大的房间静悄悄的,有些森然。她并不害怕安静,也不惧黑暗,但此刻,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她的心里莫名的多了一丝难过和感触。

在淋浴的时候,夏天无意间看到胳膊上和细腰上有一块块的淤青时,才猛然惊觉自己一直纷乱的思绪从何而来。

那个男人,他现在会不会暴跳如雷?又或者是去别处寻花问柳了?她真是不该一时心软就原谅了他,而且还让自己陷入了如此被动的局面,看这满身的伤痕累累就表明了那个该死的男人她身上下了多重的“狠手”……

夏天一边冲洗着疲累酸涩的身体,一边忿忿的想着,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打的他满地找牙去,一想到那个场面,女人不禁笑出了声,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是,她似乎在期待下一次跟凤千染的见面呢。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某栋公寓前,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从车内下来,突然听到传来阵阵欢快的笑声,他微微一愣,而后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这小子,可跟他爸爸小时候太不相像了,千绝小的时候可没这么顽皮好动呢。

“乔晓宁,你给我站住!”

一处庭院,有假山和流水,有小桥和凉亭,此刻站着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女人。

小孩子长得精巧机敏,白嫩可爱,女人五官精致,身材和脸蛋都属于绝美,而此刻,女人脸上明显怒气恒生,连带着一双杏眼也圆瞪着身前的小男孩。

乔晓宁听了妈咪这一声怒吼,果真稳当当的站着不动,一脸淡然处之的表情,丝毫没因为妈咪的怒吼而有一丝惊惧的神色。

凤湛刚到庭院门口,听得这一声连名带姓的怒吼,心里不禁有些不悦,乔晓宁?乔?他的宝贝金曾孙怎么能姓这个姓呢?名起的不霸气就算了,姓绝对不能姓乔!他凤家的后代只能姓凤!

凤湛心念一动,却又想看这个女人在儿子面前低头的样子,故,索性隐到了梁柱后面,偷听这一大一小之间的谈话会如何进行。

“妈咪,你为什么生气了?你下棋赢不了我,打怪兽也输给了我,你还有什么可以赢我的啊?我只不过在你脸上画了一下而已,哼,你就翻脸不认账了。”乔晓宁从鼻孔里哼哧了一下,一种不屑的眼神扫了过来。

凤湛听了也觉得宝贝曾孙说的很有道理,哪有大人跟小孩子比赛说了赖账的啊?还是跟自己儿子闹别扭,真是可笑!越想越觉得这个女人笨的很,根本不配做曾孙子的妈咪,他凤家的当家女主人。

乔以萱气结,偏偏儿子说的又是事实,可她也不是吃素的,对付这个天才儿子就不能用常人的办法。

“哦,”乔以萱故意点了点头,“原来你所谓的画了一下而已,就是在人脸上画个大乌龟么?请问是谁教你这么对待长辈的?你常说要孝顺妈咪,就是这么孝顺的么?”

“我……”乔晓宁有些心虚的瞥了一眼妈咪的脸,虽然现在脸上光滑如斯,丝毫看不出一点儿传说中乌龟的痕迹,但是他做过的事情他还是会认的,他才不像妈咪赖账呢。

“今天有人跟我说你把他的内裤扔到了水里,”乔以萱继续加大火力,“还不止一条!”

“这…谁让他欺负我!”乔晓宁大声的说,其实每次他很大声的说话,就是表示他此刻很心虚的状态。

凤湛却不知道这些,他看到曾孙子说有人欺负他,立马就来火了,这些个不成气候的家伙,让他们在这里保护小小少爷,居然敢有异心,看他不废了他们的手和脚,拿去喂狼狗。

乔以萱突然笑了,“乔晓宁,你居然学会撒谎了,他欺负你了?你要在人家头上顶个苹果,让你拿箭射,人家不配合你,这就叫欺负你么?”

“我……”乔晓宁有些委屈,又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妈咪一直觉得你是个好孩子,虽然调皮了点,但本性不坏,只是爱玩。你前段时间跟夏姨在这里闹的人心惶惶,人仰马翻的,妈咪就不跟你计较了,可你要想想看,那些叔叔都比你大,都可以作你的长辈,你就算是玩闹也要有个分寸,要适可而止,明白?”

乔以萱一翻义正言辞的话把凤湛说的有些愕然,这笨女人,要说她笨还真的是笨的可以,跟一个六岁孩童说这样深奥的大道理他会明白么?而且,最重要的一点,那些属下有这个荣幸能逗他的乖曾孙开心是他们的福气,他们高兴还来不及,谁会去抱怨啊?

凤湛越想越觉得这个乔以萱一点都不开窍,居然把他的宝贝曾孙训斥的一愣一愣的,小嘴撅起了,明显是一脸委屈难过的表情,而且指不定这眼泪珠子就快要掉下来了,不行,他不能不管了。

“晓宁!”凤湛突然大声喊了一句。

乔晓宁看了一眼凤湛的方位,两眼一亮,明显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神色。凤湛张开双手,等着乖曾孙扑过来好抱个满怀,却等了几秒之后都不见他有什么动静,还是委委屈屈的站在当地,没有任何动作。

“怎么了?宝贝儿,你是不是怪太爷爷没有早点来看你啊?”

“太爷爷……”乔晓宁嗫嚅了几下,却还是没有迈开步子。

凤湛看的心疼,不禁有些责怪乔以萱,“孩子才多大啊,犯错在所难免,怎么能这么责罚孩子呢?”语毕,又鼓励道,“不要怕,到太爷爷这里来,我保护你,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家宝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