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40章 女人,你够狠!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29 2016-07-15 20:10:05

  “下车!”隔着一段距离,夏天面无表情说了一句话。

凤千染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这大白天的,他怎么感觉到一股阴森的气息环绕在身边呢?

下车?门都没有,虽然凤千染不清楚这个女人是发什么疯找来,但看这表情和架势就知道绝对没好事。他堂堂的凤家四少,地位权势惊人,怎么都犯不着跟个小女人闹别扭是吧,所以看在她在自己心目中勉强还占着那么一点地位的份儿上,他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好了。

凤千染心念一定,扭头朝着夏天的方向邪邪一笑,而后一打方向盘,油门加速,在一个路口突然一拐,就到了另一条高速上。

想跑?夏天银牙一咬,心中的怒火更甚,如果他乖乖选择下车,或许自己还会饶过他这一次,可逃跑的男人算什么?他这样做表明是做贼心虚,只有一个后果,死无葬身之地!

夏天也赶紧踩油门,打方向盘,飞一般追上去,此刻她早已没有了要遵守交通法则的概念了,一门心思的就是要追上这个渣男,然后把他碎尸万断,想到这里,油门踩的是更加欢快,超性能的跑车向路人炫耀着它十足的魅力。

这两人在高速上飚车,自然是引得无数的目光,有羡慕的,有嫉妒恨的,也有鄙夷的。大约那鄙夷肯定在想这又是哪一富家的败家子向往做亡命之徒的刺激生涯吧。

凤千染快速的瞄了一眼后视镜,不禁暗暗有些佩服,没想到女人开车也有这么不要命的,而且不得不提的是,这个女人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开车的技术着实不赖。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让他心生畏惧之心,反倒是感到越来越刺激,倒真的激发出了他要与之一拼高下之心。

凤千染的车子就在夏天的眼前晃动,可自己却始终无法并驾齐驱,这让夏天的心又是一阵的滴血啊。此刻她多么想以萱能在自己身边就好了,凭借以萱神一般的车技,自然是可以让这个渣男拜倒在地,早拿下了人和车了。

可不管夏天如何滴血,但两辆车的距离却依旧稳稳的维持着,照这么下去,她即便是拼到筋疲力尽,车子油尽灯枯,也未必能追上这个渣男啊?怎么办?

夏天突然灵机一动,双手猛地把方向盘打了180度,让车子斜斜的朝着一旁的一棵青葱大树撞去。而在这之前,她有意的放慢了车速。好车就是安全,她的车撞在大树上,但人却毫发无损,气垫稳稳的把她环抱在中心。

眼角的余光撇到渣男的车好似也慢了下来,一个头像往后探了探,大约是在看她挂了没有吧?夏天这么想着的时候,赶紧闭上眼睛,装作已经昏迷不醒的模样,她倒要看看这个渣男是有多冷血,能不能做到见死不救的份上。

凤千染正跑得兴起,突然感觉后方的车子慢了下来,然后就瞟到这女人像是疯了一般朝一棵树上撞去,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不想活了么?这明显就是要找屎的节奏啊!

凤千染来不及多想,赶紧把车子掉了个头,开了回来。此刻他没有发现自己焦急的心情,也没有注意到他倒回来的速度有多惊人,这种不要命的节奏也跟找屎没有多大区别不是。

车子刚停稳,凤千染“嘭”的把车门打开,顾不上车门关没关,急冲过来。

“夏天?!”凤千染跑到夏天的车子前,打开了车门,他此刻居然没有多想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一辆正在行驶的车子发生了事故,车内的人昏迷不醒,那这车门是怎么能从外面打开呢?

正因为凤千染没有多想这方面的问题,以至于几分钟后他被女人盛气凌人的踩在脚下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他,他实在是太轻率了啊!

凤千染按了车上的某个按钮,气垫自动隐没不见,他把夏天稳稳的抱在怀里,心急如焚的不断叫唤着她的名字。

女人的长睫盖住了眼睑,那双平日里亮晶晶的黑眸,总是闪着捉弄人的古怪,而此刻却安然的闭上了。看着怀里的女人仿若是洋娃娃一般的模样,凤千染的内心突然莫名的疼了起来。

“女人,你醒醒,快点醒醒!”凤千染在女人的脸上轻轻的拍来拍去,她娇柔的身体也被他摆弄了几下,却始终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

“你怎么了?你不是最恨我么?你起来打我啊,快点打我啊?只要你醒过来,我让你打,好不好?我绝对不还手……”凤千染口里叨叨着,此刻他说的所有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只是他自己没有发现,他有多么害怕失去眼前的这个女人,多么害怕她真的会一睡不起啊。

“我打你,你绝对不还手?”突然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起。

“嗯,只要你醒过来,我让你打个够……”凤千染下意识的回答,此刻他正忙碌着救援工作,正琢磨着要不要进行人工呼吸,毕竟从女人的外表来看,丝毫没有受到重击的迹象啊。

话语才说到一般,他突然感觉不对劲,这里统共就两人,那刚才的这句问话究竟是谁说的?后知后觉的抬起头,就感觉一股大力迎面袭来,他没有防备,被对方狠狠的推到在地上。

“你!”凤千染才说出一个字,他的表情此刻还处在一种莫名的惊喜之中,就看到女人已经凶狠狠的站起来,玉腿一抬,脚尖已经点在他的胸膛上,而且力道不轻,他被重力压的禁不住咳嗽了几声,而他没防备下,两手居然被女人给反铐起来。这女人难道是警花出身么?怎么到哪都戴着手铐?

“你什么你,刚才可是你说的,只要我醒来,你让我打个够,绝对不还手,这话没假吧?”夏天得意的笑着,那姿势就好像加冕的女王。

凤千染心里恼火起来,看到女人活生生的站在眼前的惊喜一下消失殆尽,他刚才是那么说了没错,可他以为这个女人受了重伤,纯碎是出于一种关心才这样说的啊。关心?凤千染一愣,他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这个女人了?

他跟她不是死对头么?不是从来都不曾看对方顺眼么?可自从那一夜之后,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变了,都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在发展着。

“你!”凤千染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吐出一个重复的字眼。

“别你啊我啊的,认输吧?”夏天的脚尖使了点力在男人的胸膛上揉了几下,很畅意的听到男人两声闷哼。

“臭女人,你够狠!”凤千染闷哼了下后,咬牙切齿的说。死女人,你不要落我手上,否则小爷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

“怎么,还嘴硬是吧?行,看谁熬得过谁。”夏天的脚又使了点力,可恨她身材苗条,要是有个几百斤就好了,肯定压的这个渣男叫不出声来,嘎嘣嘎嘣去了。

凤千染的脸变得铁青,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受了严重的内伤,这回他聪明选择了沉默,不管夏天再说什么挑衅的话,他一概不理,只管闭目养神。

夏天折腾了一阵,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便凑近脸,笑嘻嘻的说,“你只要告诉我一件事我就放了你。”

凤千染突然睁开眼,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对方有话赶紧说,有PI赶紧放。

夏天依旧笑眯眯的,但眼神里去透露出一股危险的讯息,“刚才坐你身边的女人是谁?”

女人?凤千染一愣,她怎么提起这个来了?细细品味了一下,他突然好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管我,回答我问题就好了。”夏天继续追问。

“哦?”凤千染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你不会以为她是我的情人吧?”

“你……”夏天气的站起身,抬脚又踩上了男人的胸口,“你信不信我杀了她,然后阉了你?让你一辈子都做太监?”

“哦哦,我很怕,怕死了,”凤千染继续嬉皮笑脸,却突然凑上脸,趁女人不注意,吧唧一口就亲在她小嘴上,“你就不怕我变太监了,你守一辈子活寡?”

“你,你,你这个下流胚子,流氓蛋子!”夏天被偷亲了一口,心里一颗芳心是扑腾跳个不停,脸上也涌起了两朵红云,但嘴里却说着相反的话。

“哦,我哪里流氓了?”凤千染笑的云淡风轻,仿佛刚才在小女人唇上作恶的男人不是他一般。

“你!”夏天被气的玉面涨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人一旦气到了极致的时候,反倒是会显得突然理智一些。

夏天眼前晃荡着着凤千染可恶的笑脸,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深觉在口头上是讨不到任何的好处的,便把怒火都发泄在了脚上。

“嗷……谋杀亲夫啊,救命……”凤千染叫的惊天地泣鬼神,可脸上的盈盈笑意却一直都没有消失,不仅如此,连看向夏天的眼神都是温温柔柔不带一丝杂质的。

夏天被这温柔的眼神浸透着,起初还能兀自抵抗,在心里不断催眠着自己,这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这个死骗子,霸占了自己的身子不算,还打算从精神上从头到尾的控制她,不行,一定不行,她一定不能屈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