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34章 我们做个交易好么?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60 2016-07-14 20:01:25

  “说话。”

“爷爷,我,我,我错了……”凤

“一年之内不准从账上支钱,南非那边的生意你亲自走一趟,半年内在国内不要让我看见你。”凤湛突然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一句。

“爷爷……”凤千染猛的抬起头,南非?那可是常年战争烽火连天之地,天啊,那个恨啊,却又无可奈何。他是招谁惹谁了,睡了一个女人而已,又不是老爷子的女人;让一个小屁孩叫自己大哥而已,他还亏了呢,如果乔晓宁叫凤千染太爷爷,他起码也是晓宁的叔叔好吧,吃亏的是他,这老爷子是发生么疯啊。

只是这些车轱辘的话只能深深埋藏在凤千染的肚子里,彻底烂在肚子里,更加不可能当着凤老爷子的面说出来。

“去吧。”凤湛看着凤千染期期艾艾欲言又止的模样,真是又气又好笑,但碍于颜面却又不能表露出来,故还是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太爷爷,你饶过凤大哥吧,他也不是故意的。”乔晓宁突然出声为凤千染求情。

哇,有救了,凤千染一听这天使一般的声音,立马两眼放光的盯着老爷子看。

“哼。”凤湛鼻孔里冷哼一声。

“太爷爷,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好么?”晓宁再接再厉的游说凤湛放过凤大哥。

“交易?说来听听。”凤湛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不少,从一个六岁孩子的嘴里说出来交易两个字,确实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所以兴趣也来了。

“嗯,太爷爷,我亲你一口,你就饶了凤大哥这一次,好不好?”乔晓宁很天真的扬起头,笑眯眯的说。

凤湛闻言,一怔,然后突然哈哈大笑。

“不亏是我凤家子孙,这等不吃亏的买卖确实值得做,真是个好孩子,虎父无犬子啊。”凤湛仰头笑完,摸着晓宁的头,转而又瞪着一边摸不着头脑的小孙子,“你啊,要是有你大哥一半精明,爷爷我就不用为你操心了。”

“是,是,大哥是爷爷亲自调教出来的,肯定比我要好千百倍。”凤千染知道自己很快刑满释放,故笑嘻嘻的道。

“难道爷爷就没有教你么?”

“教了,教了,是我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凤千染继续嬉皮笑脸。

一旁乔以萱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吓得他立马神色一变,赶紧毕恭毕敬的站着。哇,这女人太有范儿了吧,才几日不见,怎么就学了大哥冷眼厉色的本领了呢。

“罢了,你回去吧。”凤湛摆手。

“爷爷,那去南非的事情。”

“免了。”

“谢谢爷爷,谢谢,我太爱你老人家了!”凤千染喜得心花怒放,然后又抱着晓宁一阵乱亲,“小屁孩,等大哥,哦不,等叔叔下次给你带好吃的,叔叔太爱你了。”

乔晓宁愣愣的站着,他还在迷惑这个大哥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叔叔的时候,凤千染同志已经火急火燎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晓宁,以后可不许这样了。还有,凤大哥以后不要叫了,你应该叫他叔叔。”凤湛待孙子走后,又开始跟曾孙子循循教导。

“是,太爷爷。”乔晓宁乖乖的点头应允。

凤湛扫了一边脸色异常的乔以萱,他当然明白刚才这里肯定发生了一场变故,但故意不问,还故意让自己孙子先走,明显就是有护短的意思。

“好了,时间不走了,太爷爷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晓宁。”

“嗯,太爷爷走好,晚安。”乔晓宁今晚显得特别的乖巧可爱。

凤湛更是笑的合不拢嘴,明显的心情大好。

待凤湛走后,乔晓宁靠向妈咪,小头颅蹭了蹭乔以萱的肩膀,“妈咪,你怎么不开心?”

“没事的,对了,晓宁,这个凤大哥跟你夏阿姨是什么关系?”

“夏姨?哦,对了,夏姨呢?我怎么回来都没看到她人?”乔晓宁没心没肺的此刻才想起来夏天不在房子里,那是去哪里了呢?

“没事,夏姨先离开去找叶叔叔了。”乔以萱哄骗儿子,她此刻心里大概有了点谱。

刚才凤千染一脸尴尬的表情,但却很笃定的确定夏天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他的神色之间还有担忧之色,明显的凤千染对夏天也上了心,这两人不会有什么别的关系是她不知道的吧?

乔以萱这么想着的时候才会问儿子这个问题,而乔晓宁想了想,又摇摇头,“夏姨好像很讨厌凤大哥,哦不,凤叔叔。”

“讨厌?”乔以萱有些疑惑,这个凤千染虽然嬉皮笑脸每个正形,但看着不让人讨厌啊。难道是?她突然抿嘴暗笑,肯定是夏天这小妮子对人家动了念想,所以才处处刁难给脸色看吧。

她跟夏天相处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这个妮子的性格,越是重视的事情她越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哎,吃亏就吃在这里了。

“妈咪,不过我看凤叔叔很喜欢夏姨呢,经常来找我玩,其实都是为了看夏姨。”

“哦,妈咪明白了。晓宁今天真棒,助人为乐对不对?”乔以萱笑着说。

乔晓宁抬眼偷偷瞧了一眼妈咪,发现她并没有生气,是真的在夸赞自己,便也笑了,脆生生的说,“妈咪,我跟凤大哥,哦不,凤叔叔是最要好的朋友,朋友有难,当然要互相帮忙了。”

乔以萱有些汗颜,这小屁孩居然懂得这么些道理,他才六岁啊,居然懂得在外要多结交朋友了。

乔以萱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晓宁,你跟夏姨被关在这里,除了你太爷爷和凤叔叔,还见过别的什么人么?”

“别人啊?”乔晓宁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除了那些保镖外,就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了。太爷爷说这里很隐秘,一般人是找不到这里来的。”

难道那个男人并不知道晓宁是他的孩子?凤老爷子是想瞒着自己的孙子么?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乔以萱满心疑虑,在听了儿子的说话后,心里乱的很。

她一方面不想跟儿子分开,一方面又担心如果凤千绝知道了晓宁是他的儿子后,会如何反映?那样一个冷酷嗜血的男人,他会认自己的亲生儿子么?不,宁愿他不要认,宁愿当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该有多好!

说实话,那一晚的一幕在乔以萱的记忆里已经接近模糊了,亦或者从来没有清晰的存在过吧,所以她现在就是努力的去回想,也实在是想不起当时男人的脸会是什么样子,只是那种炙热的感觉却好似还停留在身体上。

凤千绝就是那个男人?!

她确实是感觉这个世界太小了,冥冥中她跟凤千绝纠缠了许多次,却始终是“身在庐山不识山”的情境中。凤千绝,他一旦知道了这个事情,会如何反映呢?

···

“爷爷,你忙不忙?”凤千染推开书房的门。

他几乎是挨着老爷子的后脚跟进的书房,即便是老爷子真的要忙,也还没开始吧。

凤湛抬头怒瞪孙子一眼,却不言语,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小兔崽子究竟想做什么。

“嘿嘿,爷爷,你干嘛瞪我啊,我可是关系您,瞧瞧这天色也不早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

“我倒是想休息,有人在这里碍眼啊。”凤湛从鼻翼里哼了一声。

“是谁啊?谁这么大胆,让我知道了,非暴揍他一顿不可。”凤千染大言不惭的继续说。

凤湛翻白眼,“说吧,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高明,姜还是老的辣,”凤千染竖起了大拇指,笑嘻嘻的道,“爷爷,其实我就是好奇乔晓宁为什么叫你太爷爷呢?当初我还以为…”

“以为晓宁是我的私生子?”凤湛哼了一声。

“NO,那可不是我说的,晓宁那么聪明可爱怎么可能是你……哦,不是,他一看就跟老爷子您很像,尤其是那高风亮节,实在是太像了,啧啧,太像了。”凤千染一个劲的拍马屁,也不管是不是拍到了马腿上。

凤湛听在耳里,却感觉异常的舒服,故语气也缓和了不少,“要说晓宁这孩子,确实是讨人喜欢,悟性也不错,跟你,哦,那什么,你这么晚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事?”

“对啊,我就是好奇,您今晚如果不告诉我,肯定要睡不着了。”

“那你睡不着好了,回去吧,我要休息了。”老爷子开始赶人行动。

“爷爷……”

“回你自己房间去。”

“好吧……”凤千染灰溜溜的从爷爷房间里出来,可却始终不甘心,乔晓宁跟老爷子的关系就像一颗种子在他心里生根发芽,直到冒出了牙尖尖,所以让他此刻停止继续追查下去,又怎么可能呢?

既然从老爷子这里下手不容易,那不如换个人来试试,晓宁的妈咪,那个跟大哥有过一夜一情的女人,她总该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吧?凤千染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大哥,指不定这事跟你有莫大的关系呐!

凤千染可谓是热血心肠,半存着看热闹的心态,半好奇的心态,居然在不久的将来错打错着的把这件事情给掀了个底朝天,这是后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