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30章 谁是你妈咪?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8 2016-07-12 20:01:24

  “对了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夏天探头探脑的过来,“还是说你是为了救我们,所以实战苦肉计故意让他们抓住,然后潜伏……”

“潜伏你个头,你是谍战片看多了吧?我来这里跟你们是差不多原因。”

“啊,你也是莫名其妙被绑架到这里来?”夏天兴奋的嘴都合不拢,像是终于找到了组织的同志一般。

“差不多吧。”乔以萱无奈的应道。

“妈咪,夏姨,你们这是怎么了?”只有晓宁小童奇怪的表情在两人家瞄来瞄去。

凤千翎的住处。

凤千色有些气急败坏的走来走去。

“一个孩子都没抓住,真是一群没用的饭桶。平日里好吃好喝的养着那些废物,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气死我了。”凤千色气急败坏,也有些口不择言。

刚才来禀报说没有抓住那个臭屁孩,还差点被老爷子查出底细,这个消息让凤千色大惊失色。

“稍安勿躁,你就是气死了也没用。”凤千翎喝了一口茶,冷冷的道。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们要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凤千翎薄唇微微抿紧,突然冷笑一声,“你觉得可能么?”

凤千色看到凤千翎这表情,心里一凛,因为通常男人这样笑的时候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只希望这个人不会是自己才好。

“难道你有好主意?”凤千色小心翼翼的问。

凤千翎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应该比你的主意要好用点。”

凤千翎闻言,气结,却又无可奈何,一张俊脸涨成了猪肝色。

大公寓内。

夏天一行三人正在饭桌上讨论的如火如荼,而乔晓宁宝贝则因为刚回到妈咪身边,故对乔以萱一口一个妈咪的叫着,亲昵得不行,突然冷不丁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插了进来。

“究竟谁是你妈咪?”

夏天此刻正在向一只鸡腿进攻,听的这话,手一抖,吓得鸡腿都没握住,直接摔地上了。

乔以萱也吃了一惊,她对这个声音很陌生,但听在耳里却觉得有一种无形的震慑力。

而乔晓宁则是突然笑着从座位上爬下来,然后蹬蹬的跑过去,很是自来熟的抱住来人的双腿,亲热的招呼,“老爷爷,你来了。”

乔以萱跟夏天对视一眼,互相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哎,谁让天才晓宁这么早熟呢?连招呼客人的本领都是自学的。

凤湛的脸上表情严厉,不怒自威的表情让周围的仆从显得更加的谨慎。

乔以萱还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夏天却小脸有些煞白,突然朝乔以萱死命的打眼色。

“你眼睛进沙子了?”乔以萱小声的询问。

夏天闻言气的背过气去,她在心里哀叫连连,这下她的“假妈咪”要被拆穿了,呜呜,她命休矣。这老爷子一气之下,不会把她这假的冒牌货一下咔嚓了吧?

凤老爷子突然半蹲下身子,带着诱哄的语气问,“晓宁乖乖,告诉太爷爷,这两个女人哪个是你妈咪?”

乔晓宁闻言抬起头,很是为难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声的问,“太爷爷?”

“对啊,你以后要叫我太爷爷,还有,谁欺负了你,你就告诉太爷爷,我保证以后绝对没有人敢在惹你不高兴了,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太喜欢太爷爷了,太爷爷,我们出去玩吧,像上次那样,好不好?”晓宁高兴的手舞足蹈,完全忽视了一边表情各异的两个女人。

老爷子笑的很慈祥,接着又耐心的问,“那你告诉太爷爷,她们两个哪个是你妈咪。”

晓宁突然不笑了,有些心虚的回应,“太爷爷,她们两个都是我的妈咪。”

两个都是?凤老爷子睁圆了眼睛,孙子了不得啊,要么一个女人都没有,要么就一下来了两个,还给他生下了这么一个聪明可爱的金曾孙。

“那哪个才是你亲妈咪?”凤老爷子又问道,好似不知道这个答案就不依不饶了一般。

“太爷爷,那不是我亲妈咪的那个你准备怎么样对她啊?”乔晓宁突然小心翼翼的问。

凤老爷子见乖金曾孙这个表情,就知道他是担心别人的安危,他当然舍不得金曾孙不高兴了,故一口应道,“太爷爷不会对付她的,我只是随便问问。”

“哦,那好吧,”乔晓宁变脸跟翻书一般,高兴的冲着乔以萱叫道,“妈咪,你过来啦,这个老爷爷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对我很好的。”

“哦,你就是晓宁的亲妈咪?”凤老爷子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眼前清秀美丽的女子。

乔以萱倒是一脸坦然,她清澈的眸光迎着对方苛刻的眼神,丝毫没有退意,反倒是一脸平静的道,“我是乔以萱,晓宁是我的儿子,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他。”

乔以萱刻意强调了照顾二字,而没说对方是绑架他们,也就是看在对方对儿子不错的份上。其实换了任何人见到让儿子跟自己分开的罪魁祸首都不会心平气和到哪里去,更何况她自己还是被逼着来到这里的。

“好,好,乔以萱?”凤老爷子在嘴里呢喃了一句,突然脸上表情大变,本来应该有的一点愉悦之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可没有忘记相亲宴会上凤千绝正是因为一个叫乔以萱的女人,而把他看重的商家千金冷落一旁,而这个乔以萱还是跟端木家有婚约的女人。像端木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怎么会让一个有小孩的女人过门呢?难道说,这个女人是瞒着端木家生下了儿子,然后企图浑水摸鱼嫁进去?

那这个女人品行就太低劣了?可是她为何放弃凤家这棵大树不攀,反倒是舍近求远去找那端木家呢?又为何出现在相亲宴会上呢?凤老爷子蹙着眉头,一言不发。

乔晓宁有些害怕的扯了扯凤老爷子的衣袖,“太爷爷,你,你怎么了?”

他的本意是担心老爷爷对妈咪不利,毕竟他是看了妈咪之后表情才变成这样的,可他这小小的举动,却被老爷子误认为是这个乖金曾孙在担心自己,故眉目瞬间舒展,在心里概叹了一声:到底是骨肉相连,才刚相认就知道担心自己了,真不错。

“晓宁,等会太爷爷带你出去玩,你先去外面玩会,太爷爷跟你妈咪谈完了话就去找你。”凤老爷子对晓宁说。

乔晓宁何其精明,他早看出了这里的氛围不对劲,故一个劲的缠着老爷子,“不嘛,太爷爷,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人家好多天没看到你了,好想你,我现在就要去外面玩,我还要跟妈咪一起去。”

“好,好,一起去,走吧,”凤老爷子拉着乔晓宁站起身,冲着还愕然站着的乔以萱点了下头,示意她跟上。

乔以萱的确是在发呆,她到现在还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这个老人要晓宁叫他太爷爷?为何她总感觉从老人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鄙夷?

夏天在乔以萱跨脚的时候,突然急急的喊了一句,“等等我啊。”

“你不用去,在家里等我们回来。”凤老爷子突然又回头吩咐了一句,然后拉着晓宁往前走。

乔以萱回头冲夏天笑笑,“夏天,你就在这里等下我们,我们很快回来。”语毕突然过来握了一下夏天的手,在两手接触之际,一个小巧的耳钉转移到了夏天的手掌心。

乔以萱感觉到老人是有话跟自己说,但她同样也不放心夏天,故在走之前按动了耳朵里的秘密装备,也就让叶老大能很快的摸到这里来。而此刻她把耳钉交给了夏天,是想趁着老人不在这里之际,叶老大可以很轻易的顺着耳钉发出的信号摸进来救人。

夏天很快明白了乔以萱的意思,故也没有再嚷嚷要跟去了,很安静的冲走远的几人挥手的不亦乐乎。

乔以萱,晓宁跟着老爷子走后,夏天百无聊赖的看着静静躺在手心里的耳钉,突然心情就有些激荡了。

哇,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看到叶欢叶老大了呢?她可是有好几天没有看到老大了,真是想念啊。

她在失神的时刻,却不觉时间静悄悄的过去了很久,然后一丝异动突然响起。

“谁?”

“是我,老爷吩咐我跟您送点水果和饮料。”一个黑衣人端着托盘恭敬的走了过来。

夏天抬眼一看,托盘上放着洗好切好的新鲜水果,颜色搭配的很是靓丽可人,还有一杯冰冰凉凉的粉色饮料,映衬的倒是很漂亮。

“放下吧。”夏天挥了挥手,示意黑衣人下去。

毕竟她可是要静静的等叶老大过来救人,自然不能让闲杂人等靠在近前了。

“小姐,您慢用,我告退了。”

这个黑衣人倒是很有礼貌,夏天禁不住又抬眼看了一下对方,发现这个男人相貌很陌生,难道是新来的么?哦是了,老爷子肯定是不放心自己,担心她会逃跑,大约是又带了一些人过来监视着她吧。

这个老狐狸,哼,等她出去了一定要他好看!夏天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忿忿的,顺手抄起了那杯粉色的饮料一饮而尽。

“哇,好甜啊,真解渴。”夏天喝完了一杯,还想再喝,可又不想叫人送来,便随意拿了几颗梅子含入嘴里。

一种沁人心脾之感涌上心头,同时,一阵眩晕的感觉也让她有些站不稳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