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28章 金窝藏娇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23 2016-07-12 20:01:23

  “走好啊,不要担心,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凤千染大气的挥挥手,脸上丝毫没有不高兴。

乔以萱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以为自己是去人家家里作客么?如果不是因为敌我力量太悬殊,她估计也得奋起抵抗一翻的……

可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乔以萱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她唯一不解的是,如果说凤千染绑架自己是为了他的大哥,为了他的乐趣,那么这拨明显看起来跟凤千染是一边的人,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待载着乔以萱的轿车走远之后,凤千染身边的黑衣人小心翼翼的上前,“副门主,我们还追不追?”

凤千染扭头,脸色大变,伸手就爆了对方的头,“你这白痴,回去!”凤千染骂完人,仿佛觉得有些解气,又摸了摸对方的头,“下次不要问我这类白痴问题了,否则痛的是你的头,明白了么?”

属下连连点头,心里却在感概:这主子虽然脾气看起来温和,但实在性格之转变太过巨大,还不如跟着门主来的踏实些啊!

宽大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此刻坐着一位银发老人,他手里拿着一叠资料,此刻戴着老花镜的眼睛光芒锐利,就差没把眼前的这叠资料看出一个洞洞来。

老人家看着看着,嘴角扯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这小子,真是越来越长进了,原以为他是不愿意接触女人,可不曾想既然偷偷摸摸的交了一个女朋友还瞒着他这个爷爷,真是让他不省心啊。

手里的资料虽然只有薄薄几张纸,但却代表了两个意思。一张纸上显示DNA对比的结果是99。9%,这个结果比让凤老爷子赚一亿还要高兴万分,果然是真的,乔晓宁是他凤湛的金曾孙啊,他凤湛驰骋商界和黑道数十年,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的开心,这是一种从内心洋溢出的喜悦之情。

而另一张纸上的资料确是关于凤千绝七年前的生活,只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时间又急,故七年前发生在凤千绝身上的事情不是每一件都列的那么明细,至少关于乔晓宁是怎么来的就没查出来!

凤老爷子眯起了眼睛,不过能有这个叫乔以萱女人的信息也不错,有一个逮一个,不愁找不到凤千绝的软肋!他之所以一时兴起调查自己的孙子,一是因为乔晓宁都6岁了,他想查查凤千绝七年前的生活状况如何,究竟这个乖金孙是如何来的;二是因为上次相亲宴凤千绝的不配合,而又听说了他跟一个女人单独出现在后花园幽会,一时兴起,就让人绑了乔以萱来。

凤湛怎么都想不到他的这一时兴起在今后的日子掀起了怎样大的浪潮啊!如果早知道,他一定不会去找这个女人了。

凤湛的电话响起。

“老爷,人我们抓到了,不过过程有点坎坷。”电话那端传来毕恭毕敬的声音。

“哦,坎坷?”凤老爷子挑眉,难道最近不要命的人这么多么?先是上次跟他抢乖金孙,这次又有人抢凤千绝的女人?

“是这样的,我们抓到乔以萱的时候,凤千染少爷正在她旁边,所以……”

“那臭小子反抗了?”凤湛怒道。

“那倒没有,他倒是很好说话,只是问我们是谁派去的。”

“哼,他倒是很识相!你们没说他也能猜到幕后人的,”凤湛停了停,又道,“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

“我们正要请示老爷,该把她如何处置?”黑衣人问道。

“随便找个隐秘的地方关押吧,记得,不要泄露了风声,尤其是不能给门主知道了。”

“是!”属下在电话那端暗叫了声糟糕,敢情这个事情跟风门主也扯上了关系么?风门主对属下向来是赏罚分明,他们这次绑架的这个女人看起来跟门主有比较密切的关系,可老爷子又要求他们要保密,还真是左右为难啊。

此刻绑架乔以萱的黑衣人是万分不想得罪这个女人了,故好言好语相待之外,还把她恭恭敬敬的送到了囚禁乔晓宁跟夏天的地方。

···

此刻凤千染已经回到了家里,凤千绝只看到自个弟弟垂头丧气的进来,一句话没说又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

“怎么了?”凤千绝问。

凤千染张了张口,好似想说点什么,最终又住了口,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一般。

凤千绝早已习惯了他这样阴晴不定的性格,前一刻仿佛火山爆发,后一刻又能冷似冰霜,这样双重的性格能在一个人身上体现出来,还真的是有点神奇。

凤千绝没再问,他了解这个弟弟,过不了多久他自己忍不住会主动说出来的。

一分钟过后。

凤千染挪动了身子小心翼翼的在自己大哥对面坐下来,“哥,我可能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你不要生我气啊。”

“先说说看,我再决定生不生气。”凤千绝也习惯了他这样事后请罪的嗜好了。

“就是,我今天去了乔以萱的婚礼上,”凤千染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停瞄着自家哥哥,发现他始终纹丝不动,嗯,还真的是定力高啊,心里赞叹一番之后,继续,“把她绑架,哦不是,是救了她出来后,在半路上却被另一批人给劫走了……”

凤千染说完这些话,又拿眼去瞄哥哥,却发现他至始至终连眼神都未瞟过来一下,这……难道说大哥真的对乔以萱那女人没有意思么?可又不像啊,如果没意思,干嘛跟人家上床,干嘛在后花园幽会?难道大哥是之前有兴趣现在没兴趣了?

凤千染在这里思量来思量去始终猜不出个所以然,他却没有发现,凤千绝放在资料上的手紧紧的攥成一个拳,力道之大使手背上爆出了青筋。

“哥,你说句话啊,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她弄丢的,实在是来的人是凤门……”

“凤门?你的意思是凤门的人劫走了那女人?”凤千绝抬头,眸光如利剑一般射过来。

凤千染抖了抖,低声应道,“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把人再给你追回来的!我保证!”

“你保证?”凤千绝突然站起身,看向弟弟的目光冷若冰霜,虽然脸上没有明显的怒气,但话语里的意味却令人不寒而栗,“你拿什么来保证?乔以萱的事情,是我跟她之间的纠葛,你现在搞不清方向的乱参合进来,万一她不小心……你拿什么去赔?”

凤千绝的这一番话着实把凤千染惊呆在地,他原本以为哥哥只是有点在乎那个女人,可没想到,他用情至深啊,他现在发火的意思就很明朗了,他在担心那个女人会遭遇不测啊?!

“那个,哥,我想凤门的人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你放心……”

“胡闹!这个事情你以后都不用插手,否则严惩不贷。”凤千绝说完这句话,拂袖而去,只留给凤千染一个修长笔挺的背影。

哇,真是酷毙了,大哥怎么能这么帅呢,他这个做弟弟的都忍不住崇拜的不行,更何况是那些一直仰慕着大哥的女人呢?哎,倒是便宜了那个乔以萱了,能得到大哥这样极品的男人,只怕是八辈子烧香积的福啊。

凤千染一翻陶醉欣赏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大哥说这事以后不用自己负责了,那意思是……大哥要自己负责么?哇靠,大哥亲自出马吔,乔以萱那个女人真是赚翻了,指不定两人这次能旧情复燃,然后……哈哈!

而此刻凤千绝回到了书房,内心的情绪却始终不能平复。

乔以萱,这三个字仿若是已经刻入了他的骨子里,不管任何时候都能突然冒出来,打断他的思想,扰乱他的思绪。

刚才听弟弟提到那个女人被他请了出来,他的心情就开始压抑着,后听到她又被别人劫走了,他差点站起来暴揍弟弟一顿,幸好他努力克制住了,否则他整个人就威严扫地,以后只会成为弟弟调笑的把柄。

可是对于这个女人,他该怎么办呢?他一方面努力抑制自己去找她,另一方面却又很关心她的动向,就是这种矛盾的心里让他此刻更加坐立不安。

绑架乔以萱的人究竟是哪批,他心里有数,凤千翎现在还没那么大胆敢公然跟自己做对,尤其是经历上次的爆破事件之后,他更加不敢这么快就下手,而且还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把对乔以萱的感情放的很深很深,所以不会有人知道这点啊。

唯一的可疑人选就是凤老爷子,上次相亲宴上他跟乔以萱的谈话估计被有心人听了去,而这个有心人就是爷爷,他最关心自己的感情问题,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好似只要是他认可的女人,不管是谁,爷爷都会接进家里来。

老爷子,老狐狸,他以为抓住了乔以萱,自己就会乖乖就范么?哼。凤千绝脸上露出冷绝的笑容。

·····

乔以萱此刻正站在一栋单门独立的别墅前。

不亏是有钱人啊,这别墅的造价应该不下千万吧!乔以萱心里一边赞叹,嘴里却不忘问了一句,“你确定是要我以后住在这里么?”

她又不是金丝雀,也不是来做客的,这明显像是金屋藏娇的地方应该不是她这类人来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