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24章 为叶欢捏捏肩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69 2016-07-10 20:01:41

  “我端木彦这辈子就爱乔以萱一个,别的女人我不会娶,你不用劝我了,你的意思我懂,可不管怎样,我明天是一定要跟你结婚的,你现在不爱我不要紧,以后你会重新爱上我的。”端木彦声音里有一种冷绝。

“哎,彦哥哥,你这又是何必……”乔以萱叹口气,她已经尽力了,如果明日端木彦发现代嫁新娘是乔蜜儿,肯定又会闹出一场大风波,而看现在端木彦的状态,肯定得四处追杀自己……

“以萱,你不用说了,时间也不早,好好休息,明日我要看到一个美丽的新娘子,晚安。”端木彦说着,后面的声音越来越温柔缠绵,以至于乔以萱都觉得房间里的空调是不是突然降温了。

挂了跟端木彦的电话,乔以萱越发的坐立难安。

在房间内很是焦虑的来回走动,她已经不止一次瞄了手机,时针指向十点半,这会,叶欢也该过来了吧?

这几晚,叶欢照旧在乔以萱房间内打地铺,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毕竟乔宅是真的不安全。他看起来很累,每晚几乎是倒头就睡,平日里爬床的习性完全没了。乔以萱突然有些愧疚,叶老大为了自己,每天外面奔波找寻晓宁下落,她却帮不上什么忙,实在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妈咪。

“怎么还不睡?”叶欢从窗外跃进来,就看到乔以萱站在房内发呆。

乔以萱猛然回过身,看到叶欢的脸,他此刻已经卸了小白的面具,恢复了他本来的容颜。他的脸上满是疲惫,嗓子都有些嘶哑。

乔以萱嘴唇动了动,却没能说出一个字来,她走到桌边,伸手倒了一杯水递给叶欢,“喝点水吧。”

叶欢扯了下嘴唇,算是笑了下,接过水,一骨碌喝下去。

“是不是睡不着?想晓宁了?”叶欢在乔以萱身边坐下来,伸出手按了按眉心。

乔以萱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突然作了一个决定,她爬上床,纤纤玉手按在叶欢的两肩上,在叶欢转过头错愕的时候,展颜笑了下,“很累了吧,我帮你捏捏。”

“谢谢!”叶欢的心一颤,差点就把持不住,这种激动的心情实在是很难描述的。

当乔以萱柔若无骨的小手碰到他肩膀的时候,他全身感觉说不出来的舒坦,那种力道恰到好处,令他怀疑这个妮子是不是以前练过。而她每捏一下,周身的血液就“腾”的集中往头部冲去,当然也有一部分往下冲击,最后汇集到小腹处,这情景就可想而知了。

乔以萱此刻是真的想为叶欢叶老大捏捏肩,让他感觉舒服点,据说男人都喜欢女人为他们捏肩的,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她确实很卖力的捏着,捏着。

叶欢的呼吸突然粗重起来,乔以萱一惊,停了手,“叶老大,是不是我力道不对,捏痛你了?”

“呃,”叶欢死命咬牙,这女人,怎么停手了,可嘴里却不好意思说让对方继续的话,只能含混着应道,“没事,没事。”

“哦,那我继续了。”乔以萱的手其实也很酸啊,但为了报答叶老大替自己寻儿子的恩,只好以捏肩来回报了。

这一晚,就在乔以萱咬牙努力捏肩,叶欢死命抵触心里和身体异样的渴望中度过了一大半,而余下的一大半两人都已经累得不行,倒头就睡了。

这一晚居然相安无事,乔靖夫妇也没有任何动静。

在乔靖的书房,他刚打了无数个电话,联系了相关一些人,看着手里的名片,上面赫然印着:某某黑帮老大的头衔。

乔靖长叹了一口气,右手不自禁摸向了一个抽屉,抽屉里放着的物品他在熟悉不过,那时他跟乔以萱父亲的合照,两人搂着肩膀笑的灿烂。

大哥,这辈子算我对不起你,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你,可好?

明天就是乔以萱跟端木彦结婚的日子,两人一旦结婚,以萱身上的巨额遗产就会落入端木家手里,到时候不要说乔氏是端木建树的囊中物,就是他这个家都要保不住,他又如何甘心呢?

他也是被逼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大哥,要怪就怪你当初下的那个决定吧,是你自己的决定害了你的女儿,对不起了!

另一个卧室,楚依依确是兴奋的睡不着,她只要想到女儿披着婚纱嫁入端木家的模样,心里就跟吃了蜜一般的甜。

乔以萱,你这个贱女人,你永远都比不过我女儿的,就等着瞧吧。

此刻,还有一个男人独自站在床前沉思着,一动不动,他维持这个姿势大约有一个多小时了。

男人雕刻般的俊美五官带着淡淡的哀怨,眼神确好似夜空里的星星,黑曜石一般的光芒动人。

那个女人,她如今在做什么呢?明天是她出嫁的日子,她一定是高兴的睡不着吧?一想到她没心没肺的样子,男人的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丝忿忿的表情,这种情绪的转换连他本人都搞不懂,他究竟是怎么了?

他几乎冲动的就要去找那个女人算账,如果不是最后一丝理智拦住,他或许真的去了,他想狠狠的质问那个女人:为何在跟他有了最亲密的关系之后,还能一脸若无其事的跟别的男人结婚?她是真的爱那个叫端木彦的男人么?她对自己又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可是他心里却一再的对自己说,那个女人人尽可夫,朝三暮四,不值得他为她想这么多,不值得。

就是这种矛盾的心里让凤千绝硬生生住了脚,没有冲动的跑去找乔以萱。可此刻他却觉得时间一分一秒都那么难熬,非常难熬。

男人黝黑的眸子望向星空,那里有两颗彼此依偎的星星,是父母在天上看着自己么?他记得很小的时候,爷爷告诉过他一次,以后遇到困难只要抬头望望天空,看到两颗紧紧挨在一起的星星,就知道是父母在天上看着他,这样有任何困难都不用害怕了。

他这辈子大约也找不到能像爸妈一样相爱的女人了吧?

花园某个暗处,一个笔挺修长的身影被悄悄掩盖起来。

凤千染的眼眸从高处某个房间收回来,哎,大哥这又是何苦呢?他早知道大哥今晚肯定睡不着,所以想拉他出去K歌喝酒玩耍的,谁知道他却不领情,不仅把自己毫不留情的轰走,宁愿一个人呆着难过,而且电话信息都不回。

从来很少看大哥这样,可自从那次相亲宴后,大哥原本冷淡的性子就变得更加的阴晴不定。他仔细回想了下,对了,相亲宴上,大哥霸道的把那女人带走,什么话都没有留下,然后等他追过去的时候看,乔以萱已经走了,大哥却一脸谁欠了他几亿美元的表情呆立在那里。

就是从那次以后,大哥整个人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大哥不高兴,他这做弟弟的每天也得提心吊胆过日子啊,尼玛,都是被乔以萱那个女人给害的。

不行,一定得想办法帮大哥一把,若是眼睁睁的看着乔以萱嫁给他人,不要说大哥,他都有些不甘心。他们凤家看上的东西或者人还没有到不了手的,既然明着来不行,那咱就来暗的,反正又不是没做过。

凤千染又静默了一阵,看着窗户上孤独的身影鼻子禁不住酸酸的,心里也堵得慌。他果断的掏出手机,对着电话那端的人快速的吩咐了几句,然后满意的挂了电话。

双手插在裤袋里,他此刻的心情既然有些异样的兴奋,这究竟是怎么了?其实凤家对于这类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可这次他居然会感觉到新鲜好玩啊。

也对,毕竟这次的目标人物不同寻常呢,那人可是他认定的未来嫂子啊!而且依据大哥的秉性,这以后能有个女人靠近他身边就不错了,只怕是这世上难能再找到一个像乔以萱这样胆敢靠近大哥身边、还能在吃干抹净后安然无恙全身而退的女人了!

所以,为了大哥的终身幸福着想,他凤千染这回也是豁出去了,即便是得不到乔以萱的心,也要抢到她的人!哦也!

翌日。

今天是端木家跟乔家联姻的大好日子,端木家的婚车早早排好队等在外面,一溜的宾利,场景煞是壮观。

屋内,乔以萱的闺房,却是冷冷清清的。

乔以萱在自己闺房里,倒是老神在在一派安然的模样,丝毫没有出嫁新娘的兴奋和紧张之情。

而斜对着乔以萱房间的另一间房,却是一派热闹非凡。

“你,手脚利索点,我女儿的妆容一定要是最漂亮的,对,就是这样。”

“喂,说你呢,怎么弄了这么半天,头发还没盘起来?快,动作要快,人新郎都来接人了。”

楚依依叫嚣了一阵,又折回女儿身边,笑的那叫一个春风荡漾,“女儿啊,你今天一定是最美的!”

乔蜜儿此刻正在化妆,脸部表情不能太大,故抿嘴微笑了下,心里也是乐得不行。

旁边几个化妆师互相对视了一眼:这奇了怪了,那边屋子的新娘子不急,倒是这个伴娘急的不行?这年头怪事天天有,也不差这一件了,想明白了后,又互相摇了摇头,继续手中的忙碌活。

楚依依跟这些化妆师声称女儿是新娘的伴娘,毕竟这里里外外的人都知道要嫁进端木家的是乔以萱,自然不能在婚礼进行前明目张胆的说乔蜜儿才是要代嫁的新娘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