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19章 暗示凤千绝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0 2016-07-08 20:02:58

  他没说的是,为了这个簪子他跑了那家加工厂无数次,做出来不满意,一次次的修改,直到这次加工润色之后,他才认可。

“哥,谢谢你!”

“没什么,后天就要结婚了,婚姻对于每个女人都是美好的,我希望你能一辈子幸福,每天开开心心的,希望这个簪子能带给你平和安宁的生活。”

听了乔少霆的话,乔以萱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愧疚,她后天是绝对不会嫁进端木家的,而却一直瞒着堂哥,他知道了以后,会不会生气呢?

乔以萱想告诉他,却又想到他是乔家的一份子,如果让他知道了乔家那些背后的肮脏事,反倒是给他添加了负担。像他这样的人,一旦知道后,肯定是活在左右为难间,痛苦万分。所以,与其让堂哥这么痛苦,还不如干脆不告诉他,当做一切正常。

乔以萱说,“哥,你也会很幸福,我的未来嫂子也一定是一个好女人。”

夜晚,凉风习习,两个人的身影被月光拉的纤长,缓缓的话语好似一汩涓涓细流,清脆的响声在夜空中显得尤其的好听。

···

凤老爷子召回了所有孙子们,包括在另一个市的凤千色也召唤过来了。其实凤千色早就秘密的潜伏在J市,只是因为凤老爷子没有名面上的旨意,所以他就暗地里窝在凤千翎那里,他的过来,也是凤千翎授意的。

起因在于凤湛绑架的夏天和乔晓宁,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现在传开的话是:凤湛老来得子,娇妻美艳似火,儿子聪明可爱,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凤老爷子深是宠爱这个幼子,不仅给他们母子俩单独买豪宅,而且派了一百多人的保镖护航,与其说是保护她们母子的安危,其实不如说是取乐。因为据说,这母子俩有些虐人的倾向,每日里不听到这些保镖痛苦的求饶声,就浑身的不自在。

种种传言,让凤千翎意识到一种很大的危机感,这些年凤千绝给他的就是这种感觉,所以他日日如坐针毡,从没有一刻松懈过,为的就是能打败凤千绝,坐上凤门的一把交椅。可现在,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毛孩子,居然也来跟他抢位子争家产,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在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凤千翎当然也不会全然相信外面的话,他其实是半信半疑之间,又觉得会不会是老爷子的手段,想试试他们这些个孙子知道这件事的反映会是如何?

所以凤千翎思前想后,把凤千色叫了过来,但却一直按兵不动,为的就是想看看老爷子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位于J市的凤家别墅虽然比不上凤家老宅那么的气势恢宏,但也可以称之为富丽堂皇。

大厅内,齐齐坐满了凤家四个孙儿和凤老爷子。可能因为接下来说的事件比较隐私,故厅内的所有伺候的仆人和随身保镖之类都被赶到外面去晒太阳了。

凤湛目露精光,扫视了一眼大厅的四个孙儿,果真是仪表堂堂,俊朗不凡啊,他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罕见的一丝欢颜。不得不说,凤湛对于这四个孙儿实在是太过苛刻,以至于他这细微的动作在几个孙儿看来确实是惊天动地之举。

“爷爷,你今儿个心情很好?”凤千染在老爷子面前说话一向没什么顾忌,所以想到什么就说了。

可能因为他是最小的一个,所以凤老爷子多半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此刻,听了这话,也没恼,反倒是又笑了一下,“嗯,还不错。”

凤千染回转头跟自己亲哥对视了一眼,然后回了一个“我说是吧”的表情,表示自己赢了,哦也。

原来在来的路上凤千染就跟凤千绝说:这次爷爷召唤,多半是好事,可凤千绝却不以为然,故他自己单方面订了这个赌约。

凤千翎自然也懂得看颜色,故马上迎合说,“爷爷,有什么喜事不如说来一同乐乐?”

“喜事?”凤湛突然老眉一挑,“谁说我有喜事了?到底是谁传出的,我有什么喜事?”凤湛这变脸之快只在是太过突然,以至于凤千翎的半边小脸暴露在空气里一时缩不回来,就这么阴晴不定的定在那里。

凤千色心里憋笑的不行,可偏又不能笑出声来,这凤千翎可是个记仇的主,他当然不会傻的主动去得罪。只是,这憋久了就难免内伤,故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凤千染吐了吐舌头,很是庆幸刚才说这句话的不是他自己。

凤千绝还是一脸面无表情的坐着,仿佛周遭发生的一切事情跟他无关,又好似早已预料到。

“你们哑巴了?都不说话是吧?我可是听说了,有人在传言我有个私生子,是不是有这回事?”凤湛的声音抑扬顿挫的很,时高时低的好像过山车,弄得在场的人心里随着不断的“咯噔来咯噔去”,就差没开口求饶了。

凤千翎跟凤千染迅速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很明白的告诉对方这个消息都不是自己人传出去的,于是,不免吁了一口气,放心了不少。这一旦放心下来,就不免有些闲心了,果断的一同朝凤千绝坐的方位看去,一心以为是对方那边传出去,一脸看好戏的样。

凤千绝还是一脸平静的端坐于旁,脸上坦荡的神情不如说是干脆漠视了这一切。凤千染虽然有些坐不住,但却也没有说话。

凤老爷子看了一眼四个孙儿,脸上的表情缓了缓,“既然你们四个都不知道这个事,我就当你们真不知道,不过我警告一句,这种传言以后我都不想听到,从哪儿传出来的,就在哪里终止,这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明白了,爷爷,我立刻着手去办,保证让你满意。”凤千翎的另半张脸也展开了笑颜,这下不在阴晴不定饿了。

凤千染心里继续咯噔:怎么,老爷子这是不承认晓宁啊,那他把晓宁母子囚禁起来是为了什么呢?别人没见过晓宁,或许被老爷子这几句话糊弄过去,可他是实实在在的跟晓宁还有夏天玩了几天了,又怎么会相信这句话呢。

“你呢?”凤湛的目光突然转向一旁一直静默的凤千绝。

“我这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凤千绝淡漠的说。

凤湛的眸光一闪,这小子居然还在跟自己装傻充愣,他自个儿子不见了这么多天,也没见他着急上火。难不成他压根就没想过认这对母子么?凤湛此刻已经认定了晓宁是他的曾孙,虽然此刻验证报告尚未出来,可从他这些天的观察来看,这个小屁孩不仅外貌长得很像千绝小时候,就连动作和表情都非常像。

所以他是越看越喜欢,越喜欢就越担心,如果凤千绝真的抛妻弃子,他或许真的会考虑换接班人了!由此可见,乔晓宁同学在凤湛老人家的地位是多么的高,只是他自己尚不知道而已。

“你没有什么别的话要说?”凤湛再问了一次,小子,这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时候儿子不认你,就休怪我老人家了。

凤千绝眼神莫名的暗了暗,他内心深处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这老爷子今天的话语莫不是别有深意?

“没有了。”

凤湛突然恼怒的一挥手,“那散会!”

众人鱼贯而出,尤其数凤千染跑得最快,他可还等着去跟夏天和小屁孩汇报这个最新的消息呢。只是在他跑出没多远的时候,就被老爷子叫住了。

“千染,你到我房间来一下。”

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凤千染很悲催的被叫到了老爷子的房间。

“爷爷,你单独找我谈话是不是要嘉奖我?”凤千染笑嘻嘻的问,其实心里紧张的要命,但为了舒缓这种紧张的情绪,不得不找话说。

凤湛瞄了一眼孙儿嬉皮笑脸的模样,说,“这些天是不是闲的太无聊了,所以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Oh,my god!他就知道老爷子找自己来是为了这件事,不过幸好他人品可靠,那些个脏水泼不到他身上去啊。

“爷爷,你不会怀疑是我告的密,把事情宣扬出去的吧?”

凤湛冷哼了一声,“你还没有这个胆量。”其实他想说的是,这个小孙儿虽然玩世不恭,但品性纯良,不像凤千绝行事冷厉没有商量余地,也不像凤千翎和凤千色那么工于心计,唯利是图。

凤千染这才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这就好,真是吓死我了。”

“不过,我还是要警告你一句,那里尽量不要去,毕竟那孩子的妈妈身份特殊,你明白么?”

“明白,明白,怎么能不明白呢……”凤千染语气好似有些苦涩,脸上也露出勉勉强强的笑容。

老爷子这么说不就摆明了宣示夏天是他的人么,他老爷子的人谁敢碰啊?只是真是看不出来,老爷子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真的喜欢夏天这样性格的女人。

某暗处,凤千色谨慎抬眼看看四周,然后才贴近凤千翎耳边说,“照你说,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你觉得是什么呢?”凤千翎眯起了眼睛。

“难道那个传言是假的?不会是有人存心栽赃嫁祸老爷子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