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17章 宁宁与夏天,谁更值钱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0 2016-07-07 20:14:59

  “没有,我哪会看上她,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凤千染违心的说。

凤千绝的声音再次传来的时候突然带了点异样,“你说是不是越没女人味的女人就越迷人?”

“啊?”凤千染愣住,他哥还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句话的意思是他看上了哪个女人了吧?莫不是乔以萱?想到这里,他的心念一动,是该去会会那个女人了,毕竟为了哥哥的终身幸福,他都要彻底的去摸下底不是么?

挂断了电话,凤千染绷着个脸坐下。

晓宁玩闹了一会,注意到凤哥哥的不对劲,就对夏天小小声的说,“夏姨,你去看看凤哥哥怎么了,好像不大高兴啊。”

“他死了也跟我没关系吧,我干嘛要去关心他。”夏天毫不犹豫的拒绝。

乔晓宁摇了摇头,“这个宅子里唯一真心对我们好的就只有凤哥哥了,而且你如果跟他搭上关系了,我们以后获救的可能性就会大很多啊。”小屁孩分析的头头是道,而且一脸理所当然,好像为了自由故把夏天出卖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小孩子太可怕了!夏天在心里概叹,她什么时候才能生出这么优良的品种啊?以萱真是赚大发了,不仅没有了那讨人厌的老公,还平白添了个这么神奇的儿子,呜呜呜,她怎么就没那么好命呢!

夏天在叹息了一阵之后,却还是顺从了晓宁的建议,有些不情愿的起身,朝凤千染的座位走去。

这个时候凤千染心里想的是,他应该如何做才能确保夏天跟晓宁的安危,毕竟老爷子的这栋宅子他能找到这里,那两个人照样也能找到。而凤千翎的狠绝是众所周知的,一旦夏天母子俩落入他手里,其后果可想而知。

据哥哥所说外边有传言老爷子很是宠爱这个私生子,有意把他半辈子的财产都给夏天母子俩来继承。这个消息不仅是害了夏天和晓宁,连带的也会引发一场新的风波,这是他和哥哥最不愿看到的。

该怎么做才能让这对母子置身事外不受一点伤害呢?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夏天靠近一点,脸上带着盈盈笑意,显得整个人分外娇柔。

凤千染看了两秒,移开视线,叹了口气,却没说话。

夏天原本过来只是敷衍下就走的,可看到对方这样,反倒是勾起了她浓浓的好奇感。

“喂,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为难事告诉姐,姐帮你出气。”她可是忘了自个现在是囚犯吧。

凤千染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女汉子,她不说话时像个女人,一说话就完全变了味。

“我问你一个事情,你能老实回答我么?”凤千染问的很认真。

夏天也被这份认真感染了,禁不住点头。

“你是真心的想跟老爷子过一辈子么?”

虾米?夏天懵了,老爷子?过一辈子?她?

夏天突然跳起来,指着凤千染的鼻子怒道,“你,你,你不会以为我是……”后面的话因为气愤至极,所以说都说不出来了,只有纤纤玉指还在抖动个不停。

“以为是?难道你不是么?”凤千染翻了个白眼,继续道。

夏天想骂娘了,但在即将出口的瞬间,她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这个男人起先问的一句话:你是真心的想跟老爷子过一辈子么?

这句话如果要理解就只有一个意思:这个男人在试探自己,她如果是真心的,会怎样呢?如果不是真心的,又会怎样呢?可他娘的,本姑娘跟那什么老爷子压根都扯不到一块去啊。

夏天嚎啕大哭,‘“哥,你说错了,我,我,我是被逼的,我其实……”

凤千染呆住,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跟他来这一出。

被逼的?他脸颊上的肉都忍不住抖了两下,一世英名的凤老爷子要靠逼迫才能得到一个女人么?这说出去不笑掉了人家的大牙才怪啊!只是为何他听到这里,内心里会有一种强烈的愤怒感,他只想冲出去杀了某个人泄愤呢?

“那个,你先别哭了,我帮你分析分析啊,你是因为老爷子的逼迫才勉为其难的跟着他,然后有了晓宁?”凤千染语气有些苦涩,可看到女人此刻哭天抢地的模样,又不得不安慰道。

“是!”夏天顿住哭声,回答的铿锵有力,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晓宁也不是自愿出来的,他也是被逼的!”

凤千染顿时满头满脸都是黑线!这话说的……

“那既然是这样,你想不想离开老爷子呢?如果想离开的话,可就意味着你跟晓宁就得不到老爷子的任何好处了。”凤千染突然问。

离开?夏天两眼冒光,她两只耳朵只听到这两个字了,后面的话是说的什么她自动忽略。

“我想离开,太想离开了,你如果能帮我这个忙,就太好了。”夏天一喜之下就握住了凤千染的手,还不停的摇晃着以示自己想离开的决心。

凤千染俊脸突然微微发热,有些红,好似很不自在似的,悄悄把手从女人的小手里抽回来,“那个,呃,帮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个事情要从长计议……”

“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说吧。”夏天立马发誓,以表决心。

“这几天你先按兵不动,我回去跟我哥商量下……”

“啊,你告诉你哥哥?”

“没事的,他跟我一边,你放心吧。”

“嗯,那你要快点!”

凤千染走后,夏天自然是屁颠屁颠的跑去告诉晓宁这个好消息。

晓宁眨着亮晶晶的大眼,免不了又是一通夸赞,“夏姨,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你看,你一出马就顶两个晓宁了。”

夏天在晓宁面前故作害羞样,“哪里啊,哀家也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还是哀家的好儿子运筹帷幄一切尽在掌握中更为厉害!”

“过奖过奖!”

两大小顽童互相臭屁了一番,末了,夏天才想起来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她刚才有偷听凤千染说电话,他好像是说有什么人也看上了她们母子俩了吧?她和晓宁就这么值钱不仅这个BT男对她们照顾有加,BT男的爸爸对她们虽然采取了软禁的举措,但也没有伤害她们,反倒是让她们闹翻了天也听之任之,而现在又有人看上她们了?

夏天始终想不明白,究竟是她比较值钱还是晓宁值钱,而且她和晓宁在国内除了乔以萱还真的不认识什么人了……

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她唯有一个想法:尽快逃离这里,不管是金屋银屋,始终不如自己的“狗窝”来的舒服自在,而且也不用担惊害怕不是。

乔晓宁确是兴奋不久就可以见到亲爱的妈咪,所以也乐呵呵的。一大一小两个顽童打打闹闹,却苦了一屋子伺候的人。要说这两人的功夫那真是了得,连身为保镖的众黑衣们也躲闪不及,不是不小心被打到了头,就是臀上冷不丁挨了一脚,真是痛苦万分啊。

····

乔家饭桌上,乔蜜儿显得烦躁不安。

乔以萱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她按掉了手机的铃声,却始终不接听电话。

最后一次,电话铃声想起不到一秒钟,乔蜜儿接了起来,却狠狠的丢了一句,“我就要嫁人了,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呵,还真的是沉不住气啊,这都没代嫁成功呢,就把身边的追求者拒之于千里之外,她就不怕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么?乔以萱吃着饭,心里在冷笑。

乔蜜儿其实苦不堪言,她按掉的这几通电话都是凌天珩打来的,自前一晚两人亲密事件之后,那个男人似乎对她有了意思,第二天就打电话过来约她出去。她正处在一种复杂的情绪中,一方面对凌天珩带来的感觉好似有些新鲜,有点不一样的触动;另一方面却又想到自己做了对不起彦哥哥的事,而不日她就要代嫁过去,以后该怎么面对彦哥哥呢?再加上凌天珩一再的打电话过来,她深恐对方纠缠着自己不放。

乔蜜儿虽然贪图享乐,但她本身家世不错,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要攀上一个比她家更好的人家嫁掉。对于凌天珩的锲而不舍,她并没有很动心,一门心思还系在端木彦身上,毕竟这个男人可是她贪恋了十多年想要嫁的老公啊!

凌天珩有妻子,重名誉,即便是真的喜欢她,也不会愿意跟她结婚,她也不想嫁给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她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在两相权衡之下,她当然毫不犹豫的就弃掉了凌天珩这颗棋子。

乔蜜儿挂掉电话后,楚依依担忧的眼神瞧过来,“蜜儿,是不是有什么人在骚扰你?”

乔蜜儿苦笑一下,摇了摇头,没说话,哎,这样的事情让她又怎么能开得了口呢,所以连最亲密的妈妈,她也没想过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于她。

楚依依见女儿似有苦衷,便也没再追问,只想着等这顿饭吃完再找女人单独谈谈。

乔靖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又看到对面侄女一脸平静的吃饭,越发觉得心里堵得厉害。他从乔以萱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女绝对不是个懦弱的存在。虽然女儿时常会欺悔她,而她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不知道反击,亦或者只是因为她孤身力薄,所以暂时不表露出来,露出本性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