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13章 夏天是悍妇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1 2016-07-05 20:15:59

  “这……”凤千染看着从屋子里冲出来的女人,头发乱糟糟的一坨,盖在半边脸上,看不清五官,身上穿着休闲的大T恤,小短裤,全身上下除了两条腿白皙修长稍微有点看头之外,对于他这种从来都是美女丛中混大的男人来说,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不能被称之为“女人”啊!

“她是你?”凤千染试探的问乔晓宁。

“她是我妈咪……”乔晓宁越说越低声,越说头越低。

凤千染则是一脸的呆怔:这么年轻就做了老爷子的小老婆,真是…不过这老爷子眼光也太差了点吧,就这样的女人也入的了眼?

夏天冲过来,一把揪过乔晓宁的小身子,晃了两晃,动作之粗鲁让凤千染的眉毛不禁一皱,然后看到女人凶狠狠的眼神瞪着犹如小羊羔的小孩子,“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咪啊,你有把我放在眼底么?我…我真是自作孽,干嘛偏偏要把你带在身边,你要是真的丢了,我,我怎么跟你……”语毕突然语气一顿,既然住口,就势哭起来。

凤千染身边不乏女人,尤其是哭哭啼啼的女人,可不知道为何,看着眼前这个悍妇哭泣的模样,突然心中有了一种异样的情感。好似她表面上的凶悍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脆弱,是一种伪装的武器一般。

乔晓宁小脸也皱的紧紧的,语气凝噎,“夏…妈咪,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乱跑了,以后我一定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

“真的?”夏天突然抬起头,被乱发盖住的眼睑处亮晶晶的,闪着诡异的光芒,“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乔晓宁怔了一下,这…语气实在是有些熟悉啊!只是他也没多想,深恐夏姨又哭闹起来,引来更多人围观。

“嗯,都听你的。”

夏天突然“啊”的一声大叫,然后高兴的抱起了乔晓宁的小身子原地打起转来,她此刻高兴的神情分明跟刚才哭泣的模样判若两人。

乔晓宁却好似早已适应一边显得淡定自然,而凤千染则是睁着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有些呆立的站在一边。

“咦,这位是?”夏天抱着乔晓宁转了一阵,有些头晕了,才好像注意到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

啧啧,很有型嘛,符合她夏天的择偶标准!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脸上就不由的露出一向招牌的娇媚的笑容。

“呵呵,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凤千染突然微笑着轻轻说出了这句话。只是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他酸的牙齿都快掉了,真是威力慑人啊。

夏天也是愣了一下,这男人莫不是神经病院出来的吧?她只不过是客气性的问候一下人家,总不能以后都叫他无名氏吧?

“那个,没什么事我们进去吧,晓宁,跟叔叔拜拜。”夏天懒得理会了,虽然这男人极品,但如是头脑有问题,还是少招惹为妙。

“夏…妈咪,你等下,”乔晓宁突然从夏天怀抱里挣脱出来,然后朝着凤千染的方位甜甜的说,“凤哥哥,不如你跟我们一起进屋聊聊吧?”

一起进屋?夏天转过头错愕的瞪着乔晓宁,这小屁孩才多大啊,就会在别人家里招呼人了?他大约是忘记了她们现在是被囚的囚犯吧?看着晓宁乐滋滋的样子,夏天突然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

“好啊!”凤千染却露齿一笑,很爽直的应了下来。

三人进了屋,很快有人递上来水果糕点,只有在看到凤千染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称呼了一声,“四少爷!”

“四少爷?”夏天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衣着不凡的男人,他难道是那变态老家伙的儿子啊?

对了,一个老爷,一个少爷,敢情他们是一伙的,明白过来这个理之后,她看向对方的眼神就没那么客气了,两道凶狠的目光只恨不得在对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眼来。

末了还瞪了一眼乔晓宁,都是你这个熊孩子,跟敌人还叛亲带故的,凤哥哥,我去,这么老了还装嫩呢。

夏天的这一番心里活动自然是不能被身边两个正聊的欢畅的人知晓的,所以即便是生气也只能是她一个人在心里生着闷气,而身边的两人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聊得很HAPPY。

“晓宁,你妈咪平常都是这个样子见人的么?”

夏天正发呆,这句话就自动的飘到她耳朵里来了,她心里一紧,然后眼角的余光就感觉晓宁悄悄往她这边瞟了一眼,突然就凑过去在那个男人耳边说了什么,然后两人哈哈大笑。

笑,笑死算了,什么人嘛,居然一来就跟自己抢晓宁,这还不算,既然敢对自己评头论足的。怎么,他这样是对自己此刻的模样很不满意么?她夏天天生丽质,哪里用的着别人来怎么说了?

夏天越想越气,越气就越加控制不住,于是她突然站起身来,慢悠悠的走到凤千染的面前。

居高临下的看着匍匐在地上作蛐蛐状的两人,此刻乔晓宁跟凤千染正盘腿坐在地毯上打游戏机。

“你,给我起来!”夏天指了指凤千染。

“我?”凤千染一脸的莫名其妙,这疯女人,他没哪里招惹到她吧?

“对,起来,赶紧的。”夏天不耐烦的催促。

“你有什么事么?”凤千染只好嘱咐乔晓宁暂停,然后等他一起玩。

乔晓宁这次很乖巧的配合了,心里却乐得很,看来是夏姨看上了风哥哥,两人准备来一次促膝长谈吧,嘿嘿他,他可要好好跟着,正好可以顺便开开眼。

“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夏天冷着脸问。

“我没干什么啊。”凤千染有些不解,这女人莫不是有病吧,他会自己家里,难道还要跟这个女人报备么?

“那你是来监视我跟晓宁的?”夏天又问道。

“监视?”凤千染突然感到有些好笑,“不用说的这么难听吧?”天知道这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想法,他来这里爷爷都不知道,只是因为听外面传言说爷爷收了个私生子,他一时好奇就忍不住偷偷跟踪了来,才发现了这处果然有个孩子。

只是用监视这个次于来形容他的跟踪行为,不是截然相反了么?他倒觉得此刻有种被人监督的感觉呢。

“你走吧,赶紧走。”夏天见对方说话牛头不对马嘴,一直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耐心也殆尽了,索性赶人。

“小姐,拜托你搞搞清楚,这里是我家,你凭什么赶我走?”

“那好,你不走是么?”夏天突然古怪的笑了。

凤千染坚决的摇头,他誓死都要守卫自己的阵地,维护他作为男人的尊严,怎么能随便就被一个弱女子给扫地出门呢?这传出去多伤自己面子啊,他以后还怎么在凤门混,怎么号令三军呢?

“很好!”夏天突然一把拉住乔晓宁的手,丢了一句,“你不走,那我走。”

“喂!”“妈咪!”

两声喊叫同时响起。

夏天转头一看,乔晓宁明显是一脸的依依不舍,而凤千染则是满脸的惊惶不定。

“那个,乔小姐,我看还是我走好了。”凤千染突然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说出来的话也是奇怪的很。

“你走?”

“对,我走,我马上就走,你跟晓宁就在这安心待着吧,反正好吃好喝,我爱咋咋的!”凤千染突然心里尤其气,说话也冲了起来。

这女人摆明了就是蹬鼻子上脸,她就是看准了老爷子冲着晓宁吧,要不然,外面漂亮的女人大把抓,老爷子何必把这个又丑又粗鲁的女人留在家里呢。只不过一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自甘堕落到做一个老人的情人,这心里的不耻就更甚了。

凤千染话说完,还真的立马走人,只留下乔晓宁一脸激愤的表情瞅着夏天。

“晓宁,你怎么了?我把那个坏人赶走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夏天满脸的不解,这孩子怎么“狗咬吕洞宾”呐,哎。

“夏姨,你要反省一下了。”乔晓宁说完这句话,也抬脚走人,上楼睡觉。

夏天一个人在客厅里发了半天愣,她要反省什么?这晓宁跟那疯子待久了,不会也的病了吧?

···

乔以萱很心烦,原因是儿子找不到,连夏天也失踪了,两人就犹如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半,无论叶欢通过什么方式去追查,都始终杳无音信。

“哎,宁宁,你究竟在哪里呢?”乔以萱唉声叹气。

此刻她正百无聊赖的逛着一家百货公司,而叶欢因为忙于晓宁和夏天的搜救工作,所以没有来陪同她逛街。

其实乔以萱是不想出来的,只是她心里又存了一个万分之一的希望,没准在逛街的时候又碰到了宁宁了呢?

在一个百货专柜,她正欲挑几件衣服,突然就听得几声娇声响起。

她抬眼一看,哇,这也太夸张了吧,好几个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围住了一个男人。

乔以萱之所以能看清她们围住的是一个男人,是因为那个男人很高,至少比围住他的那些女人高出了二个头,以至于她很轻易的就看到了对方的上半身。

凤千绝?他怎么会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