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11章 夏天宁宝贝自来嗨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5 2016-07-04 20:01:25

  “老爷,我们,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两黑衣人身体剧烈颤栗,可声音却都压的很低,那时一种恐惧到极致才会发出来的低吟。

夏天和乔晓宁并不知道凤门的门规,一旦有人犯错,不死即伤,当然了,这错可大可小,全凭老大说了算了。

凤湛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两人一眼,一脸无动于衷。

身边几个黑衣人一拥而上,按住了两个人,就要往外拖去。

“慢着!”突然乔晓宁出声了,童稚的声音却仿若是一道圣光,让两个面如死灰的黑衣人眼神里露出一丝渴望。

“爷爷,他们虽然欺负了我妈咪,但小小的惩罚一下就可以了,不用打断腿的。”

“哦,那你想怎么处罚他们?”凤湛眯起眼睛,有了一丝兴味。

“呵呵,我想……”乔晓宁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表情。身边两个黑衣人活生生的打了哥冷颤。

听完乔晓宁的话,两个黑衣人脸上的渴望瞬间变成了绝望……这一老一少如果不是亲人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啊!

烈日下,两黑衣人头站在一棵大树下踌躇满志。

“你去,你去……。”一个黑衣人推搡着另一个。

“还是你去……”

“磨蹭什么,快点!”夏天在一边监督着呢,看着这情景便吆喝道。

此刻的场景就是一棵参天大树,树上挂着一个大大的蜂窝,而很不幸的,两个黑衣人脱得光溜溜只穿着一条短裤,这还不算,他们手里拿着一根长棍子,很明显的,这根棍子的作用是用来捅这个马蜂窝…

夏天全身穿的密不透风,头上还戴着一个头盔,而出于安全起见,乔晓宁跟凤湛呆在小轿车里,车子远远的停着,周围占了一大遍穿黑色衣服的人。

这就是乔晓宁说的小惩大诫啊!虽然劳师动众了一点,但奇怪的是,凤湛却觉得很是满意,他越来越看好这个乖孙子了!而且他也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所以便顺着晓宁的说法让他来折腾这两个属下。

这些年,他确实是太寂寞了,虽然四个孙儿对他孝敬有加,但真心以待的又有几人?愿意坐下来跟他说几句贴心话的更加没有。可他为了维系这种儿孙满堂的表面关系,硬是撑着没让这个家分了,几个孙子间的明争暗斗他又有何什么不知道的呢,但只要不死人,就让他们去闹吧。

凤湛笑的脸上沟壑丛生,乔晓宁也跟着笑,他感觉身边的这个老爷爷其实没那么讨厌啊,而且他比妈咪还要宠着自己呢。

远处,两黑衣人终于鼓起勇气捅了马蜂窝,下场显而易见,两人被蜂拥而至的马蜂戳了个遍体鳞伤。哎,这小命和腿都是保全了,但全身面目全非,估计连他们爸妈都不认得他们是谁了。

看着两个黑衣人满头满脸的包包,乔晓宁难得的在心里起了一丝愧疚的感情。

“晓宁,开心么?”凤湛见乔晓宁不语,便问道。

“嗯,开心!”晓宁展颜一笑。大不了以后不欺负他们就好了,反正这里那么多黑衣人,他一天一个的来欺负,估计一年都欺负不完吧。

凤湛哪里知晓这小屁孩的心思,看到晓宁重新高兴了,他也笑的开怀。

于是,这一幕就被所有手下铭记在了心里,只要这小孩子高兴了,老爷才会开心。在以后的日子里,乔晓宁再怎么欺压他们,他们也始终谨守这个箴言,再也没有人敢对乔晓宁和夏天不敬了。

而更有一种传言沸沸扬扬的传开了:凤老爷子最近有一件天大的喜事,老来得子咯!这种风言风语传到凤湛的耳里,奇怪的,他却没有发脾气,只是警告了属下,再有这种传言出来,就掌嘴。

其实凤湛是开心的,众人能这么说,就说明乔晓宁果真跟他凤家是有莫大的关系,也或者真的就是他的金曾孙啊!

对于夏天跟乔晓宁私下的行为,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任凭他那些为了凤门出生入死的手下门被欺压,反正死不了人,晓宁又能高兴,这有何不可呢?

只是有一件事让凤老爷子很不高兴,那就是凤千绝自从相亲宴之后就没回来看过他一下。他想拿一点孙子的私人物品还得派手下去跟踪他的行踪千辛万苦才拿到,叫他怎么能不气?

凤老爷子说的这个私人物品就是凤千绝的头发,他是想拿凤千绝的头发跟晓宁的一起化验,比对两个人的DNA,以便证实心中所想。

···

“夏姨,我想妈咪了!”晓宁低低的抱怨。

怎么妈咪还不来找他呢?难道她忘记了宁宁了么?

此刻夏天正让一个黑衣人给她削苹果,对方拿惯了枪械的大手做起这个细致活来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表情自然是苦不堪言。

偏夏天还一再叮嘱不准把苹果削出一个坑来,不然要罚他重削一个,于是这责任就更加重大了,以至于黑衣人拿刀的手都在发抖。

某残忍的夏显然不能体会一个粗壮大汉,一个拿惯了机关枪的精英,被威逼胁迫蹲在这给人削水果的滋味……

某夏白了小屁孩一眼:“宁宁,你和我在这里好吃好住的呆着,又有人伺候,等你妈咪来找你,不更好啊?”

乔晓宁攥紧小拳头,愤怒,“夏姨,我想妈咪了!”

“好,好,想,我也想了…”某夏心里哀嚎一声,她还想叶老大呢,可人家想她么?指不定现在跟以萱在你情我侬的过着二人世界呢。

“我们偷偷离开这里去找妈咪吧?”乔晓宁眼睛一亮,低低的说。

旁边黑衣人的大手又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差点就被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一道口子。

看来这削苹果的活是真技巧啊,比那刀枪难弄多了!黑衣人在心里默念,眼前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他没看见,没听见,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些天他们这些兄弟都被这母子俩给折腾惨了,刚开始也有反抗的,结果投诉到上头得到的反馈就是罚的更重。所以干脆到后来两人要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总归不是杀人放火的事,即便是,他们也敢做,又不是没做过。

只是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呢?以至于在听到这两母子居然商量着要逃离这里的时候,他那小心脏忍不住激动的“噗通”了一声,差点就跳出了胸腔里,连手都开始不听使唤的抖了,真是激动啊!

“你是说从这里出去?”夏天古怪的看了一眼乔晓宁,然后质疑的问。

乔晓宁无比严肃的点头,表示自己要出去的决心。

“这里安插的摄像头比你十个手指头还多,我敢肯定,你要走出这屋门一步,不到一秒钟就会有人来请我们回去!”

“有那么多么?”乔晓宁内心里其实也是很清楚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罢了。他可是天才儿童,其实这些摄像头还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屋子里还埋伏着多少老爷子的人,她们都不知道。

某夏接过黑衣人递过来的苹果,仔细的端详了一番,然后斜睨了对方一眼,红唇微启,“咔嚓”一声咬了一口,舒服的叹气,“真甜!”

黑衣人暗地呼出一口气,抬首不自禁的擦了一把老汗,可算是把这女魔头伺候好了。他正准备功成身退时,某夏一指旁边委委屈屈的小屁孩说,“你,带他出去玩儿,我小憩下。”

黑衣人顿时感觉有一种死里逃生后又羊入虎口的危机感,老脸皱成了木瓜皮。

···

另一栋别墅,凤湛终于见到了凤千绝本尊。

这是距离上次相亲宴会后第二次两爷孙俩见面,第一次不欢而散,不过老爷子因为惦记着还囚着的未来曾孙就没有多加责难他,而这次,老爷子找他来也是别有用意的。

凤湛想在DNA比对结果出来之前跟自己的亲孙再谈谈,是否能从他的谈话中看出点端倪来,毕竟他还是想谈谈孙子的口风,究竟他是否知道有这么个孩子的存在。

“上次宴会后,有看中哪家的闺女么?”凤湛直点主题,丝毫不废话。

凤千绝眉峰微微挑了挑,脸上却是一派淡然,“爷爷是看中了哪家了么?”

凤湛一听孙子这语气就有些遏制不住怒火了,“你这死小子,还明知故问,那商家的千金不好么?商老跟我几十年的交情了,那孩子性子配你这冷性子正正好。”

他又岂会不知道这商家小姐在相亲宴会上晕过去不是纯属偶然现象?私下里叫属下调了视频来看,查清真正原因之后,差点没被气死。

“那女人是谁?居然把你迷到这个地步,要把商家小姐敲晕了好让你们私会?她就这么见不得光么?是不是哪个舞小姐?”

凤千绝不自禁皱眉,语气冷淡,“爷爷,请注意你的用词。”不知道为什么,从凤湛口里出来“舞小姐”这三个字让他很不舒服,虽然乔以萱确实是有些水性杨花了点,但就是听不得别人对她说三道四。

“我用词怎么了?她要不是见不得光,你为什么不敢把她带到我面前来?”凤湛怒火正旺,一听孙子现在居然开始袒护那个女人,就更加气的不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