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9章 大眼瞪小眼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3 2016-07-01 20:17:59

  凤老爷子边想着心事边随着属下走到一处房间,他突然停步,示意属下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

房间的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凤老爷子却能隔着门窗听到里面传来低低的说话声。

这房间,就那小屁孩一个人,他在跟谁说话呢?

凤老爷子好奇的同时,属下却突然苦笑一下,然后附耳过来低低的道,“老爷,那小孩子在跟自己说话。”

跟自己说话?凤老爷子内心的好奇被勾起来了,这个小屁孩莫不是头脑有问题吧?他脑海里冒出来这个想法的时候,内心也有些不愿意去相信这个猜测。

“妈妈,我好想你啊,宁宁真不乖,给你添麻烦了。”门板内一个童声在喃喃自语,虽然只是低低的几句,但声音里透露出来的无奈和自责还有思念却让凤老爷子这个年仅半百的老人内心一震。

这孩子,还真是懂事啊,老爷子内心里顿时有了这个想法。

宁宁不知道外面有人偷听,亦或者他根本不在乎外面有没有人,他知道凭借自己弱小之力是绝对难以从这个房间逃离出去,他们那么狡猾还把夏姨给关到了别的房子,呜呜,难道就不担心他一个人睡怕黑么?

呃,虽然乔晓宁从记事起就是一个人睡的,但这里毕竟环境陌生,他又是遭绑架过来的,幼小的心灵难免会承受不住打击嘛,乔晓宁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又不禁叨叨道:这么些个大人也不害臊,就会绑架小孩子,有本事你们去绑架我爸啊,正好绑来让我瞧瞧是什么样的人,哼,都还没见过他长什么样子呢,不会是三头六臂吧。

凤老爷子一脸奇怪的表情,在听到这些叨叨的话语之后,就一直维系这种表情直到放里面的孩子叨叨完。

手下也似乎一脸尴尬的表情陪站着,其实他也有跟那孩子同样的疑惑啊:凤老爷子什么时候开始对小孩子感兴趣了?呃,虽然这个孩子是长得粉雕玉琢一般的精灵可爱,但毕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孩子,他们做这行的也有道义,伤人罪不及家属这点仁德还是有的嘛,那这回…

这些守候的属下早就听了凤湛的吩咐,要对这个小孩子予以厚待,绝对不能有个闪失,否则必定重罚。所以此刻老爷子再这么一站一偷听,他们这心里就打起了小鼓。

凤老爷子如何不知身边站着惶恐不安的手下此刻心里的猜测,他的脸上突然露出古怪的一笑,朝手下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跟上来,然后猛地推开门。

房间内,乔晓宁听的门开了,却头都没有抬,仍旧玩着手里的魔方,只是小嘴紧抿着,再没有发出声音来。

凤老爷子暗暗又点了点头,眼睛不经意看到小孩子背对着自己的后脑勺上留着一根小辫子,神情突然一激动,忍不住跨前几步。

凤千绝小时候正是留着这么一根辫子啊!

“孩子?”凤老爷子出声询问道,他的声音里有些微微的颤栗,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乔晓宁有些微微诧异的扭转头,他精致的面孔上没有一丝的害怕,一脸的平静。只是在看到老人家眼睛里突然涌出来的莫名情感时有些微微的愕然。

这老人家是怎么了?他难道也是被绑架来的么?

乔晓宁这么想着的时候,就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便从地上慢慢坐起,也走近了点,抬起头,很严肃的看着眼前高大的老人家。

“你在叫我么?”乔晓宁问。

凤老爷子忍不住抬手抚摸向乔晓宁的小头颅,“孩子,你多大了?”

“我今年六岁整。”很响亮的声音,童稚,清晰。

凤湛微微一惊,六岁了?如果这个孩子是千绝的种,那他岂不是瞒了自己六年了么?

思及此,他细细打量了乔晓宁一番,越看越觉得这个孩子跟小时候的凤千绝简直一模一样,虽然时间过去那么多年,可最亲的人却会将自己小时候哪怕是幼婴儿时期的事情乃至容颜都铭记的一清二楚的。

“你叫什么名字?”

“乔晓宁!”

乔晓宁?凤湛微微愕然,神情有了一丝莫名,千绝即便是瞒着自己偷偷养了这么大一个孩子,也绝不该任孩子灌别人的姓氏啊,这不像是凤家人的作风。所以,难道?

凤湛内心又是一惊,难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连千绝都不知道?

其实凤老爷子此刻已经一门心思的认定眼前站着的这个六岁孩童就是自己的曾孙子,却丝毫没有去考虑万一这个孩子不是他所认为的那层关系,那么他这些猜想不都是白费功夫么?

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兜兜转转,缘来缘去,始终真的是天注定,凤湛的这种直觉居然是如此的敏锐和精准,这也不能不称之为一大奇事。

“你是跟妈妈姓?”凤湛又问。

可这回乔晓宁却不说话了,他有些警惕的盯着眼前的老人看。如果不是第一眼看上去这个老人对自己很是和蔼可亲,而且他感觉有些亲切,否则可能都不会搭理对方。只是现在看来,这个老人好似对自己有什么目的一般,所以,小晓宁开始谨慎起来。

“晓宁,你爸爸呢?”凤湛锲而不舍的继续追问。

他满以为这么小的孩子能有多大的心机,还不是一问就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谁知道自打他问过孩子的妈妈的事情后,后面所有问题孩子都拒绝回答,一迳以沉默示人了。

凤老爷子又一次感到有心无力,很无奈啊,只是又不能对这个小孩子动武力逼迫,亦或者是口头恐吓他都舍不得啊,这可是他的乖曾孙、金孙啊!

场面僵持了大约一分钟,凤湛看着眼前的小人儿,两人大眼瞪小眼,氛围倒是很平和。

末了,凤湛突然一笑,大手一挥,门外站着的手下立马进来等候吩咐。

“去,把那女人带进来。”凤湛笑眯眯的道。

乔晓宁神情一紧,他瞬间明白了眼前这个老人果真是跟绑架自己的人一伙的,更可能就是他主使的。此刻他万分的庆幸没有把叶叔叔跟妈咪的事情同这个陌生的坏老人说,小嘴又一次抿的紧紧的,眼睛盯着地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刻,夏天的声音传来,“你们,你们干什么推我,我自己会走,NND,等姑奶奶出去后有你们好看…”

“叫什么叫,走快点!”

乔晓宁内心一喜,但心里深处却有一种强烈的不安,他喜的当然是又可以看到夏姨了,不再是自己孤单一个人存在着;不安的是他们把夏姨带过来是为什么?

夏天走到门口,看到乔晓宁安然无恙并且神情也丝毫没有沮丧的站在眼前,忍不住狂喜过了头,突然使力挣脱了身边黑衣人的钳制,飞扑过来,把小晓宁熊抱在怀中,然后就是一阵嚎啕:晓宁,我可见到你了,呜呜,再见不到你,我都想杀人了。

呃,乔晓宁有些尴尬的被拥着,内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他抬起小手轻轻的拍了拍夏天的肩膀,“夏姨,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没事,我真的没事的。”

“嗯,让我好好看看,伤哪里了没有?”夏天一把抹掉眼泪,再一次忽视周遭虎视眈眈的眼神,认真细致的打量着晓宁的身体,末了还掀起了衣服细细的察看。

谁知道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才发现这真的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啊。

这些绑架犯是脑袋发烧了吧,她住的破屋连个床都没有,一天没洗澡,浑身酸臭的她都想晕,而且她饿的都快前胸贴后背了。可看看晓宁,干净整齐,明显是被人好好打理过,他呆的这个房间空调饮水机软床一应俱全,除了通讯设备之外,要什么有什么。而且,而且,更可恨的是还有一盘爆炒鸡丁跟麻辣虾放在桌上,这,这不是赤果果的虐待她夏天嘛!不公平啊,真的很不公平!

夏天的肚子也好似在回应这种不公平待遇一般,应景的“咕咕”了几声。

“夏姨,你饿了?”乔晓宁看到夏天的脸色,又瞧了瞧她的肚子,便突然牵着夏天的手,走到桌前,很大方的说,“你都吃了吧。”

“真的,这都是给我吃的?”夏天的眼睛灼灼发亮,口水都快要留下来。

乔晓宁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夏天一喜,爪子就快速的伸向那盘麻辣虾,却在半途中听的一声“冷哼”,赶忙又缩回了手。

“哼什么哼,这是晓宁给我吃的,怎么,你们也想吃啊?”夏天心里有些害怕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但嘴上却逞强道。

“放肆,我们老爷……”一旁属下很是尽忠职守的准备晓以大义。

凤湛却是一脸平静,说,“既然是晓宁叫你吃的,便吃罢,吃完了我们再谈。”

夏天朝那个属下摆了一个鬼脸,然后拿了一只虾子,细心的剥了壳,塞入晓宁的小嘴。

其实晓宁也有饿意,只是他倔强的不肯肚子一人吃饭,所以才没有动那个菜一下。而此刻夏姨就陪在自己身边,看到她,心里就觉得心安了不少,这胃口自然就开了。

夏天跟晓宁很是开心的吃着饭,偶尔还取笑几下,完全当身边的凤湛和那些属下是透明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