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6章 八卦乱了真相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2944 2016-06-30 20:01:47

  叶欢把所有跟乔以萱有关的人物都列出来,然后细细的排查,最后都一无所获,然后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乔以萱去美国前跟那个男人怀了宁宁,那么,会不会是宁宁偶遇了那个男人或者他的亲属,认出了宁宁有些跟那男人相似,进而直接掳人走呢?

乔以萱沉吟了下,她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有七年之久,自然是不想人知道,可现在关系到宁宁的下落问题,她自然不会再有所隐瞒了。

于是细细的把整个事情的起因经过一一跟叶欢交代清楚,她边说着的时候,叶欢听的却是眉头一皱。他原本以为会听到一个唯美动听的爱情故事,这样他至少还会觉得以萱是因为爱那个人才跟他有了宁宁,心里也会稍微平衡些,可听完了整个故事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看着叶老大越来越阴沉的脸,乔以萱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她的头越来越低,声音到最后也低若蚊吟了。

“完了?”叶欢冷声问。

乔以萱点了点头,心虚啊!

“很好,”叶欢咬牙切齿,鹰眼里露出凶狠的光,“我从来不知道你以前居然如此的……随性!”

随性?乔以萱一愣,哦,是了,这已经是一向嘴损的叶老大所能想到的最委婉的词句了吧?他原本大约想说的是“随便”、“任性”之类的话吧。

“叶老大,你快点想办法救救宁宁跟夏天吧,我真担心她们会有什么事情,如果宁宁没了,我也不活了……”乔以萱突然一把揪住了叶欢的衣袖,小脸仰着,一副泫然欲滴的样子。

叶欢看着眼前女人脸上的晶亮光芒,突然就移不开眼。

“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叶欢下意识的揉了一下乔以萱的碎发,然后板着个脸说道,不过比起之前的凶狠,现在的表情已经好很多了。

乔以萱也吸着鼻子点了点头,两人相携离去。

等两人身影消失不见之后,凤千绝才从暗处出来。

他的脸上是一副暴风雨来临前的厉色,一双狭长的眼眸此刻微微眯着,好似猎人看到猎物一般的嗜血阴冷。

男人高大的身影矗立在那,一动不动,仿若已经石化,只有微微拽紧的拳头才泄露了他内心此刻奔腾如潮水的心情。

乔以萱,你好样的,没想到就一会不见,居然又勾搭上一个男人,看来说你水性杨花还不够!

凤千绝越想着,脑海里就不可控制的浮现着乔以萱主动伸手拉着男人衣袖求欢的一幕。

……

凤家的这一场相亲宴到最后却成了各家名门淑女比拼容貌家世的百花争妍会,至于凤家的三个未婚男,自然是没有看上这其中的任何一位了。

而这场相亲宴上还出现了离奇的一幕,据说最有希望夺得凤家门主夫人位置的商家四小姐却是被抬着出的凤凰国际大酒店,还听说商家老爷子为此大发了一通脾气,却因为商四小姐始终不肯说缘由,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凤家位于J市的大公寓,书房,凤湛脸色微愠,明显心中有气。

“你们倒是跟我说说,为何没有相中一个?难道那些个女人你们都不喜欢,那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凤湛几乎是怒吼。

幸好书房内没有别人,自是不会有人看到一向横行商界的凤家三位嫡孙在自己爷爷面前如此窝囊不吭一声的狼狈场面。

凤老爷子吼了半天,发现三位孙子始终低头不置一言,这就好比一拳头击出去结果砸在了棉花堆里,那种软绵无力却又无处发泄的心情自然是不会太好,但也就发怒不起来了。

“爷爷,您这次不是主要是为二哥找未婚妻么,我们,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凤千翎看凤湛脸色终于和缓了一点,才敢出声说道。不过他从来都不傻,自然懂得怎么转移老人家的怒火。

果然,凤湛一听凤湛这么说,立马朝着正对面的二孙子哼了一声,明显的很不悦。

“你怎么说?”

凤千绝抬头直视爷爷的眼睛,丝毫没有惧色,刚才他不说话,只是懒得说而已。

“我的事情我自己有主意。”

“你有个P主意,你要有主意早八百年就让我抱上孙子了,何愁我现在还苦心费力的帮你找老婆啊?你,你,你简直要气死我了!”凤湛越说越火大,他怎么就养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孙子呢?偏偏他还就最看好这个没心没肺的,哎。

“爷爷,其实这事急不来啊,我哥他也不是不想找,只是这个嫂子的人选一定要慎重,毕竟哥哥现在的地位很多女人都会别有心机的靠近,如果被有心人士利用了,那就不妙了。”凤千染看场面氛围不对,赶紧帮着打圆场。

其实他自己也苦不堪言啊,虽然这场相亲宴众女的首要对象是凤千绝这个总裁,但她们求而不得之后,目标多半也转向了他跟凤千翎。凤千翎那个冷情却很难靠近,就苦了他这个善心人士了。一场相亲宴下来,他是四面八方的夹攻之下好不容易逃脱出来,又被带到老爷子的书房来训话,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呢?

凤湛听得这话又是冷哼了一声,倒也没再发火。

想了下,又问,“商四小姐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无故晕倒?”

凤千翎听到这里,朝着凤千绝的位置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

“我倒是听说了一个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凤老爷子眉毛抖动了下。

其实几个孙子私底下的明争暗斗他又不是不清楚,但只要这些阴招损招不涉及到几个孙子的性命危险,他自然是睁只眼闭只眼,只当没看见。而且正因为孙子们的争斗,他这个唯一的渔翁才能坐收渔翁之利,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比如现在,就有人来献利了。想到这里,老爷子露出一脸很有兴趣的样子,准备倾听这个三孙子怎么告二孙的状。

凤千染清了清喉咙,故意装作很诚恳的语气说道,“二哥,我这不是告你的状,待会你可别怪我说你的不是,我也只是听别人这么传的。”

凤千绝微微扫了一眼对方,并不说话,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别人传的”只怕也是他那边的人吧,且拭目以待,反正是他做的他也不会失口否认的。

“说!”凤老爷子命令道。

“是,爷爷,”凤千翎缓缓道来,“我听闻当时二哥跟四小姐正在后花园倾诉爱慕之情,突然四小姐说了一句什么话,二哥就把四小姐打晕了过去,然后抱回了房间……”

“抱回了房间?你是说千绝把商四小姐抱回了房间?”凤老爷子听到这里突然大惊小怪的低喊起来,那神情和语气明显的是激动多过惊讶。

“是,我听的都是这个版本。”凤千翎很认真的点头。

凤千染抬手扶额,哥,他的亲哥啊,这下你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怪只怪你不该约人在后花园见面啊!!!!

凤湛激动够了之后,转向爱孙,“千绝,你怎么说?”

凤千绝冷冷扫了一下看热闹的另两人,说,“你也信?”

“当然不……”凤老爷子下意识的摇头,转而又醒悟过来,赶紧说,“事实摆在眼前,你让我不信也难啊。快说,你后来把人四小姐怎么了?看来我是要提早去商家提亲才好了,可不能玷污了人家四小姐的名誉。”

凤千绝忍不住暗暗咒骂了一句,又面无表情的说,“如果你不想她嫁过来守活寡,你就去提亲好了。”

“臭崽子,我究竟是哪里对你不好了,你要这么跟我做对?我只不过是想早点抱孙子,我有错么?天啊,老三啊,天霖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早走啊,留下我这个无用的老头在这里受苦受难,你干脆把我也带走吧,我不想活了……”

三个年轻男人对于老爷子的装疯卖傻这会倒是同仇敌忾,一个鼻孔出气,全都置若未闻。

凤千翎暗暗生恨,没想到老爷子居然这么看重凤千绝,就他说了这么简单一句话就把老爷子辛苦筹划的计划给破灭了,老爷子也不敢真的把他怎么样,以至于这会只能转疯卖傻的找台阶下。

凤千绝,算你厉害,我们走着瞧。

凤千绝自然不会感觉不到眼前有人正在算计自己,他选择忽略不计,反正阴招损招毒招他是来者不拒,就看还有何手段,尽管使来就是,趁头还长在身上的时候。

凤老爷子哭闹了一通之后,再看到面前一脸面无表情的爱孙,自然又是感慨万分,他怎么就养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冷血怪物啊!想起他失去父母那一年,才十几岁……咦,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那个小家伙倒是蛮有趣的,差点就把这茬给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