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2章 蓝颜也祸水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89 2016-06-28 20:01:30

  “凤大哥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这一句像是誓言一般的话让乔以萱莫名的心惊,再看到对方美艳的脸上一副坚决神色,心里就更加吃惊了,这是凤家哪个男人被她看中了,看来是跑不了了。

“呃,不介意打断下,”乔以萱润了润唇,发挥了一下女人八卦的天性,“你说的凤大哥是指的?”她想问身边女子喜欢的是凤家的哪一位。

商心暖突然微微一笑,笑容虽然不必国色倾城,但因为心里的念想要被说出来,瞬间散发出的光芒却也是仿若万丈光芒打在身上,尤其的闪烁。

乔以萱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念想,这个商四小姐看上的男人不会就是……

“凤千绝,我喜欢他已经十多年了。”商心暖毫不避讳在外人面前说起这个事情。

其实这已经不是秘密,在上层社会都知道商家的四小姐追着凤家的家主死缠烂打的事情,只不过,因为凤家一直没有给与正面或者负面的回应,而凤千绝又没有反驳,故这个事情就没有人过分去在意了。

凤千绝,果真是他!真是蓝颜也祸水啊!乔以萱感叹道,她目前知道的就是好几个豪门世家千金暗恋这个腹内男了,不知道的人数还不知道有多少。

怎么就没有男人暗恋她呢?心里羡慕的同时,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又慢慢的从心间滋长出来,生根发芽。

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情绪让乔以萱显得没有那么有兴致去听身边的女子述说着她如何如何爱慕那个男人,如何如何追着他跑,可他却一点都没有给与回应之类的。虽然是不想去听,但耳朵本能的却接受了所有有关那个男人的一切。

“乔小姐,说句不怕你笑话的事,其实到现在我连凤大哥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过。”说这话的时候,商心暖的表情不是普通的哀伤啊。

乔以萱忍不住安慰道,“这种事情急不得,慢慢来。”呃,说完她差点咬了自己舌根,什么叫急不得慢慢来,难道她这是鼓励身边的女人去泡那个腹黑男么?

“已经十多年了啊,还不够长么?只是他从小就对女人排斥,我也没有办法靠近一分一毫啊。” 说这话的时候,商心暖的表情不是普通的哀怨啊。

乔以萱这才知道原来凤千绝从小就对女人排斥,对女人排斥?她猛地惊醒过来,那在双子岛上他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调一戏自己?还让自己去他卧房打扫卫生,而且每次她去打扫的时候他都在,并且还不允许自己离开他太远啊?更不要说离开双子岛之前的那个晚上,两人颠鸾倒凤做的那些个亲密事了…

还有,就在刚才,他不还一直握着自己的手不放开么????

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乔以萱小心的瞄了一眼低垂着头还在哀伤的商心暖,心里也感觉沉甸甸的,一种奇怪的情绪压在她的心头,实在是闷得难受啊。

那个腹黑男不会是喜欢自己了吧?对,没错,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为何要一而再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思及此,她内心里突然多了一丝窃喜,心跳也开始加速,脸上不期然涌起了两朵红云。

只是有人会这么对待喜欢的女人么?不是冷着个脸,就是冷言冷语,要么干脆不说话,就瞪着你,还动不动就拿话威胁你,所有乔以萱认为恶劣的招数那个腹黑男都对自己使用过了,这,这能叫喜欢么?哎。

乔以萱正愁的六神无主,而商心暖则伤心的不可自拔之际,一个高大的身影却好似突然出现,坚毅的站在她们面前。

“凤大哥?!”商心暖无意抬头,一阵惊愕之后,就是如浪潮般的狂喜一涌而来。

果然爷爷没有说谎,她才是凤大哥命定的新娘!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内心的喜悦和激动就覆盖了所有的其它情绪,只觉得自己此刻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

可谁知道她心心念想的凤大哥却压根都没瞧她一眼,凤眼微眯,一个似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声音从薄唇吐出,“以萱?你急找我来是?”

“凤大哥,你认识乔小姐?”商心暖总算是感觉哪里不对劲了,凤大哥的声音怎么变得粗哑了许多,还有他为什么叫乔以萱是以萱?这么亲昵的称呼不应该是相熟的人才会如此称呼的么?

只是她来没来及再说些什么,乔以萱已经站起身,她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一边,“我们快走,夏天和晓宁可能有事,她的电话打不通。”语毕,她的手下意识的急着拉住叶欢的胳膊,扯着就要往前走。

此刻的凤千绝明显是叶欢假扮的,虽然商心暖没有看出来,但乔以萱却早已心知肚明,叶欢版的小白再怎么逼真,她都能分辨的一清二楚,两个人的气息和神情动作等都截然不同啊。

她之所以急着拉叶欢离开,是突然想起凤千绝离去之前的话,那个男人应该还会回来找自己吧,她可不想待会让两个人酷似的男人碰面,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一切好像都晚了点了。

“乔小姐,你这么急匆匆的是准备去哪?”一声邪魅的声音响起。

乔以萱不敢抬头,听到这个声音她就知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乔小姐?你没听到我的问话么?”男人又耐着性子说一遍。

乔以萱还是不敢抬头,她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眼前的状况啊,天啊,求求你快点下雨刮风,就是下冰雹都行,把眼前不相干的人都砸晕了吧,让她静一静,静一静就好。

“凤大哥?”从凤千绝本尊出现时,商心暖就处于游离状态,她一波惊喜未平,一波惊喜又来。以前是一个凤大哥都见不着,此刻倒是两个巴巴的送上眼前来。转头看看这个,侧头看看另一个,发现真是像啊,真像啊!

可等惊喜完之后,剩下的就只有惊骇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有两个凤大哥呢?到底哪个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啊?心里百般挣扎之下,可哪个她都不敢得罪,又不知道凤大哥是不是真的有孪生兄弟这个可能性!!

乔以萱此刻巴不得有人出面为自己阻挡住这尊瘟神,所以忙不迭的把商心暖朝凤千绝本尊推将了过去,“喏,这是你的凤大哥,你们慢慢聊,呵呵,我们先走了。”

乔以萱赶紧扯了一把面无表情的叶欢,示意他赶紧跟自己离开。可谁知道叶老大这次居然不配合了,他的身子半步都没有动一下。

“小白……”乔以萱下意识的又扯了一下对方的袖子,一抬头,就感觉到两道炙热的视线朝她疾射而来。

一道来自眼前不知何故发疯的叶老大,一道自然是来自斜后方的凤千绝本尊了。

乔以萱兀自当作不知,却不知道她的这声无心的称呼让两个当事人都气的暗咬牙。叶欢则是因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当事人面前居然还不想公开他的身份,仍旧想把他藏起来;而凤千绝恼怒的缘由则是乔以萱这个朝秦暮楚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么快就找到一个“小白”来亲亲我我,并且这个男人长得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难道她这是因为过度思念自己,所以找了个长相一样的人?

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感觉该死的嫉妒!凤千绝心里一惊,是嫉妒么?亦或者只是不甘心,凭什么他都还没有完全忘记这个小女人,她却先忘了自己?

对,一定是这样,就是不甘心才会让他有如此恼怒的心里想法!

凤千绝冷冷的盯视着眼前小女人紧紧扯着的男人衣袖,仿佛想用目光把眼前的这个物体灼出一个洞来。

乔以萱自然是感觉到了,便更加不安的想要赶紧离开。

“乔小姐,看来你是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凤千绝又冷冷的开口。

回答你个头,我就是不想看到你,讨厌看到你,你快点从我眼前消失吧,乔以萱在心里嘀咕,当然不敢真的把这些原话都说出来。

“那个,商小姐等你多时了,再怎么样你也能冷落了人家吧,对吧?呵呵。”乔以萱没有看向男人渐渐变得阴沉的脸,一个劲的帮商心暖推销出去。

商心暖自然是很受用这番话,并且极是同意的点头,一双多情眼眸秋水朦胧的看向心爱的男人。

凤千绝完全无视这一幕,眼睛兀自盯着一个地方,冷冷的声音仿佛从丹田之处发出,“为什么急着离开?”语毕又伸手一指,“是因为他么?”

凤老大指的位置不巧正对着叶欢的头,天杀的,叶欢的眼眸不自觉眯了起来,虽然他今天是顶着眼前这个恶劣男人的面皮不错,可他也是堂堂的一门老大,怎能被人这么的侮辱,试问这世上还没有人敢拿一个手指指着自己呢!

叶老大也火了,正欲开口,却被乔以萱扯了一把衣袖,又扯回了心神去。

“他……”

“叶老大,小不忍则乱大谋。”乔以萱打断叶欢的风怒之举,赶紧低声的附耳过去,她愿意只是想安抚下叶老大的情绪,以图化干戈为玉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