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00章 不要乱动,否则吻你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3 2016-06-27 20:17:39

  凤千绝的薄唇再一次不经意牵动了一下,两道凌厉的视线猛的扫过来。乔以萱就呆呆看着对方墨黑色瞳孔里突然涌现的一丝笑意?自从小白恢复记忆之后,她就没有看到过一张完整的小脸。即便是在双子岛,她被这个恶魔捉弄的不堪忍受而对方却幸灾乐祸时,也稀少看到他的笑容。

此刻,这一丝的笑意是真的么?乔以萱心跳加速,虽然自打遇到这个男人开始,心跳一直就没正常过,但这会跳动的确是愈加的快了,简直,简直就快要从胸腔里欢快的蹦跳出来。

可为何是欢快呢?不应该是恐惧么?乔以萱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措辞不当时,凤千绝高大的身子已经逼近了她。

“看来你不笨啊。”男人薄唇里吐出近乎低喃的一句话,却被乔以萱听的一清二楚,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男人薄唇就差没贴近她的小嘴了,他呼出热热的气息洒在鼻翼处,有些痒痒的,禁不住想打喷嚏。

“阿欠!”乔以萱终于是没能忍住,大大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

凤千绝瞳孔里一丝不明的色彩闪过,定定的盯视着眼前有些羞赧的女人,末了,突然抬起手。

乔以萱自以为是眼前的男人发怒了,想要打人?她正想着要不要跳离安全地带的时候,男人的大手抚上了自己的薄唇。大拇指轻轻缓缓的一抚,仿佛是在安慰一个久未见面的恋人一般。

乔以萱的头脑急剧发热,这么勾人的动作怎么能是一个男人做的呢?她在某夏的熏陶下不是已经百毒不入了么?怎么这会却?

“下次打喷嚏不要正对人。”凤千绝抚摸了一会薄唇,突然很正经的说了一句。

乔以萱的脸红的入煮熟的虾子,又烫又红。

这是要活生生羞辱死她的节奏啊,她只不过是打个喷嚏而已,招谁惹谁了,是他非要在自己脸上吹热气,才忍不住打喷嚏的。可现在他的语气是怪自己不该对着他打喷嚏是么?

越想越气,越气小脸就越红,心跳就越快,可偏生的一只手还握在对方的手掌里。她不动声色的用力挣了挣,没想到居然挣不开?

“凤先生,如果没事我要去解决三急了,请放手。”乔以萱语气不稳,低头不看眼前的男人。

“我没说过你可以离开。”又是一句很简短的话,却把乔以萱气的重新抬起头来。

“你没权利这样做,我离开不离开你管不了。”乔以萱气冲冲的说,决定跟这个臭男人杠上了。

太欺负人了,她只不过是受邀参加这个相亲宴啊,她有选择权的好不好。此刻乔以萱太过气愤,以至于她忘记了眼前站着的男人是谁,而她在不久前还曾经得罪过他。

凤千绝突然不发一语就拉着乔以萱往前走。

“你,你,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啊,来人啊……”

乔以萱的喊叫声还没有完,小嘴突然一紧,然后整个身子就被捉到一个怀抱里,她努力扭头,小媳妇一样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对方。

可凤千绝丝毫不为所动,一手捂住小女人的小嘴,一手拥着她纤细的肩膀,步子迈的潇洒自如。

“唔唔…”乔以萱发不出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强用着自己。如果目光能杀死人,那么眼前的男人恐怕被自己凌迟了不下百次了吧。

“不要乱动,否则,”凤千绝冷冷的说,语气顿了顿,乔以萱正在想这个否则是什么的时候,男人突然邪魅的一笑,“就吻你。”

乔以萱瞬间蔫了,她丝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的行动力,既然他这么说了,就一定会这么做。衡量了一下,终于乖乖的不再乱动乱叫。

凤千绝脸色这才和缓了些,居然伸长拥住她肩膀的手拍了拍她的头,说,“真乖。”

乔以萱有一丝的害怕,还有一丝的激动,她居然不明白自己的这种情绪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害怕眼前的男人么?对,害怕,这个男人的高深莫测她可是见识过的,他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呢?

几乎是被半拥着往前移动步子,乔以萱的力气根本没法出来,对方怎么走,她就跟着怎么移,对方出力就行。这种依赖的感觉还真的有点不赖呢,如果这次不是被强迫的话,能有一个男人天天拥着她,而且这个怀抱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她自己一点都不排斥啊。

乔以萱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凤千绝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出什么事了?乔以萱顺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原来一个黑衣人正恭恭敬敬的站在前面。

“总裁,老爷请你过去会场那边。”说完,眼光下意识扫了一下乔以萱的脸,又恭敬的弯了弯身子,默默的退下了。

乔以萱心里一喜,这可真是她的救命稻草啊,没想到素未谋面的老爷子会这么凑巧来救了自己一命。凤千绝既然要去会场,总不能还这么押着她吧,要么放她离开,要么就是把她关起来。前者正和她意,后者她也不怕,只要联系到叶老大,能关住她的地方还没有出生呢。

“我要有事去办了。”凤千绝的黑眸深不见底,语气却似和缓了许多。

乔以萱心里的喜悦在增大,去吧,去吧,快去吧。

许是这种表情显露在了脸上,突然男人冰冷的神情又呈现在眼前,“你最好乖乖别再逃,否则……”

乔以萱心里的喜悦停滞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也接近愕然,这是威胁么?

凤千绝看着女人呆呆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动,突然抬起头在她的小脸上掐了一下,“记住我的话。”说完,转身离开了。

乔以萱还在发愣,他真的就只说了这一句话外加捏了一把她小脸就这么走了?没有派人看守她?没有关押她?

否则?否则什么啊?难道她这次逃了,这男人还能杀了她么?呃,估计杀人他不会,但蹂躏她这小小的身子还是有可能。想到这里,脑海里又不期然闪现那晚激情火热的一幕,这小脸又红彤彤的了。

不同于后花园的寂静,会场这热闹喧哗,一派花团锦簇。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人们,全都翘首以待心目中的男人出现。

而此刻酒店某件总统套房内,凤湛脸上的神情严肃,眼睛盯着显示屏上的画面,此刻画面已经被定格在宁宁被抓的那一刻,软绵绵的躺倒在一个黑衣人的怀抱里,而那张小巧精致的脸正对着画面。

这个孩子究竟是谁?为何跟小时候的凤千绝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凤老爷子忍住心里的异样,沉思了一会,他给管家打了一个电话。

凤千绝停住脚,他看到爷爷身边的管家等候在会场侧台,这老爷子又出什么花花肠子了?

“二少爷,老爷临时有事先离开了,他说让你主持大局。”管家虽然是凤湛身边的人,但对这个二少爷却尤其的敬重,原因无他,只因为二少爷的脾性跟老爷子几乎一模一样。

凤千绝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一句。

管家离开后,凤千绝没有马上步入会场,他在思索:凤老爷子究竟是遇到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在这个时候离开?毕竟这场相亲宴是老爷子一手操办起来的,他看重的程度远远大于自己。

“凤大哥?凤大哥,真的是你!”凤千绝看到迎面走来的女子,摇曳生姿,不是商家四小姐还能是谁?

对于这个商心暖,凤千绝是尤其的头疼,而且这次凤老爷子有意无意的提到商家小姐是这次候选名单排头第一的位置,还说要对其多加照顾,明显就是想内定这位商小姐为他的未婚妻人选。有了这层认知,凤千绝是躲闪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让她纠缠上来。

心念一动,正欲让身形隐没的时候,对方已经扑了上来。

“凤大哥,见到你真好!”此刻凤千绝的半边胳膊都被商心暖牢牢的抱在怀里。触手可及是软软绵绵的一团,他当然知道自己碰触的是什么。

可他一向的习惯摆在那里,任何女人(除了某小女人)靠近他三步之内,都会被身体自然的排斥。不用他想办法去讨厌,这具身体就已经作出了最自然的反映。

他蓦的推开了商心暖的身体,脚步很迅捷的往后退,站定后,才客气疏远的语气道,“商小姐。”

“凤大哥,你……”商心暖被心上人推开,心里很难过,但只是二秒钟后又重新展颜一笑,“我知道你不习惯生人碰触,我懂的,以后一定不会轻易碰触你,对不起。”

凤千绝默然,就算是默许了对方的道歉。

商心暖又说,“凤大哥,那么久没看到你,我都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哦,不,我这乌鸦嘴,我是想说,我不久前看到一个长得跟你一模一样的男人,也不对,他长得没有凤大哥帅气,但真的很像哦。”

商心暖一通语无伦次的说话让凤千绝微微蹙眉。

又一个说他跟小白有关系的人!之前看着弟弟送上来的关于小白跟乔以萱的过往资料和照片,他心里就不能平静。此刻又从一个毫无干系的第三人嘴里说出来,更感觉有些微妙了。

“你认识那个男人?”凤千绝终于开了金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