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93章 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207 2016-06-23 20:16:06

  “我可是替你报了大仇,你不打算谢谢我?”叶欢又厚着脸皮来讨赏。

乔以萱恨恨的瞪了一眼对方,干脆禁口不语。

“哎,算了,真是小气,看在刚才你主动献吻的份上,我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嘛……”说完,又是意犹未尽的一笑,转身先走了。

乔以萱呆在原地,三条黑线从额角滑下来,还来日方长?这样的日子她可一刻都不愿多待了。

只是这叶老大何时多了一项捉弄人的兴趣了?想到那个讨厌的凤千翎那个回到住处,哦,不,兴许在车上就开始闹肚子,四处找厕所的狼狈样她就忍不住笑起来。

还真的是很解气呢!

···

乔以萱回到乔家,意外的没看到叶老大,刚刚二人回来时,他先行一步,之后就没找到他人了。许是有事情忙去了吧,她也没在意。

倒是厅里几个人让她有些踌躇,要不要此刻进去。

乔蜜儿眼见,看到乔以萱在大门口,立刻站起身,笑道,“哟,这是约会回来了吧,你们进展够快的啊。”

乔以萱心里一愣,她约会?跟谁约啊?然后又反应过来乔蜜儿大约指的是跟凤千翎一起吃饭的事吧,便也微微一笑。

“托你的福,还不错。”

“你!”乔蜜儿突然好似心虚,冷冷的坐了下来。

楚依依偏这个时候插话进来,“都是有婚约的人了,你又是乔家的小姐,还是注意一点声誉比较好,不要让外人笑话我们乔家家风不好,连带拖累了你叔叔。”

乔以萱愕然,好一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这楚依依不去演宫廷戏的皇后真是太可惜了。

她这时有意的看了一眼乔靖的方向,后者埋头在报纸堆里,对这一幕好似不曾听见。

乔以萱的心有些凉嗖嗖的,她不曾期待过在这个乔家受到多么热情的款待,甚至也有了心里准备会接受楚依依母女俩的冷眼和挑衅,但就是没想到这个一向待自己最亲的叔叔却也会这样任由自己受“欺悔”。

乔以萱正待出声,旁边一个男声插入,“妈,蜜儿,你们不要总是诋毁以萱,她的为人我很清楚,她不会这么做的。”

“少霆,你回来了?”楚依依看到突然回家的乔少霆,笑着站起来,“吃过饭了么?”

乔少霆朝自己妈妈点了点头,而后又跟乔以萱说,“以萱,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乔以萱也笑着点头,心里霎时间又感觉暖暖的,看来在这个乔宅,只有堂哥乔少霆能给与自己一点亲情的温暖了。

乔蜜儿此时冷笑了一下,“哥,你这么维护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你的亲妹妹,我是妈领养的呢。”

楚依依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和儿子,这一次居然没有搭腔了。

乔少霆脸上有一丝鲜见的怒气,“蜜儿,平日里你在外胡闹,我这个当哥的也睁只眼闭只眼任它去了。可以萱是我们的亲人,她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你就不念一点情分么?你如果一再诋毁她,还不知悔改,就别怪我不客气。”

最后一句话许是说的重了点,乔蜜儿小嘴张了张,脸气的通红,却又拿乔少霆没有办法,最后只能躲在自己妈妈的怀抱里呜呜的哭泣。

“少霆,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妹妹呢?她可是你亲妹…”

乔少霆一把打断了楚依依的说教,“妈,我还得说说您,如果不是您一直这么惯着蜜儿,她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娇纵。你刚说到家风,难道你不知道蜜儿追着端木彦到处跑,这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家的声誉了么?”

“少霆…”楚依依被自己儿子噎的出不了声,这可是她一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儿子啊,从小重骂一句都舍不得,更不要说打一下了,他说自己宠蜜儿,那他又何尝不是被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呢。可如今为了这个贱女人,却一再的跟亲妈和妹妹做对,这个儿子,到底是被鬼迷了心窍了么?

乔少霆没有再看自己亲妈一脸委屈加泪眼迷蒙的样子,他这个做儿子的,对自己的妈多少有些了解。虽然此刻是扫了她的面子,但至少可以让她安静一段日子,在这段日子里也就不会找以萱麻烦了,他这个堂哥也只能帮到这些了。

叹了一口气,乔少霆突然对乔以萱说,“你跟我上来下,我有话跟你说。”

乔以萱点点头,跟在乔少霆的后面。

其实她并不觉得乔少霆是真的有事找自己,她原以为只是为了让她躲避此刻尴尬的氛围才说的话,却没想到,到了乔少霆的房间后,对方却先开口问了一句。

“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乔少霆问。

乔以萱抬头,微微有些愕然,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呐?

“你跟端木彦,跟凤家,还有那个不知来历的小白,你到底怎么想?”乔少霆的语气有了一丝少见的责怪,他明里是责怪自己的堂妹思想不坚定,其实另一层意思也是关心她的将来。

乔以萱又岂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呢,于是,这颗冰冰凉凉的心就渐渐的暖和起来,她微笑着说,“哥,我明白你在关心我,只是我也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全部告诉你,等适当的时候,我会跟你说清楚的。”

“那是什么时候?”乔少霆追问。

乔以萱神情一暗,什么时候呢?是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么?到时候楚依依跟乔靖还有乔蜜儿的嘴脸曝光在所有人面前,这个从小就关心自己的堂哥会受得住这个打击么?还能像以前一样关心和爱护自己么?

···

J市某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此刻屋内的氛围恍若是千斤系于一线,几个黑衣人的脸上都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却谁也没有胆子伸出手来偷偷擦一下。

凤千翎拉了一个晚上几乎已经虚脱,他无力的倚在靠背椅上,脸上是惨败的一片,可双眼里的狠厉却丝毫没有减弱半分,反倒是比平日里更甚一些。

他静默了一会,待肚子里那阵翻腾过了,而自己并没有重复之前几十次动作-往洗手间冲,这时,心情才稍微有了一点好转,好像没那么想拉肚子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凤千翎的心情也并没有一丝的好转,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戏耍过。而昨晚却整整跑了一晚上的洗手间,再加上身体上的难受,让他心里的恨意就更加的明显了。

他当然很清楚戏耍自己的人究竟是谁,而这个人终是要付出沉痛十倍的代价来还的。

“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凤千翎吩咐完毕之后,再次确认了一次。

黑衣属下全都精神高度集中,听闻这一句,仿佛是露出了一丝松了口气的神情,道,“知道了!”

“出去吧。”凤千翎随意的摆了摆手。

手下领命迅疾退出房间。

凤千翎暗暗咬牙,乔以萱,我们等着瞧!

乔以萱早料到她收到凤家请柬的事情会被传扬出去,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端木家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她等的正是这个机会,所以看到端木彦一脸不解加愤怒的表情站在她面前时,她很轻松的笑了一下,“彦哥哥,请坐。”

端木彦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子,突然觉得他可能真的不太认识眼前人了,亦或者是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吧,七年的时间,说长比不过十年的间隔,说短却有三月夫妻分居的事例在先,他们分开了七年,会有今天的这个局面,其实也是必然。

端木彦深吸口气,他今天不是来吵架的,他必须找乔以萱说清楚,他的心意,端木家的心意。

“以萱,我想问你一个事情。”端木彦尽量使语气更加的平静。

乔以萱笑了一下,“请说。”

端木彦微微愕然,为何眼前这个女人会如此的镇定?一般这个时候不应该至少表现出一点心慌来么?毕竟她是端木家未过门的新娘,手里攥着别的男人的征婚帖却表现的一脸若无其事,她究竟置他这个未婚夫于何地?

“我听说你收了凤家的请柬,”端木彦还有一丝希望,或许以萱并知道这个请柬的真正涵义是什么,她只是随手收了罢了。

“嗯。”乔以萱应了一声。

“你可知道这个请柬代表什么?”

“不就是凤家在向所有J市的适龄女性征婚么?”乔以萱笑着反问了一句,满脸的不在乎。

端木彦闻言气结,“你,你既然知道了,为何还……”他气的话都没有说完全,结巴了几下,居然说不下去了。

乔以萱突然站起身,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可笑容依旧,“你的意思是我明知道这张请柬的意义却还收下它,我为什么这样做?”

她的声音清冷的传到端木彦的耳边,他有些发愣的看着女人的娇颜,这张看了二十几年的脸孔如今却显得尤其的陌生,他甚至拿捏不准此刻女人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她下一步要做什么?端木彦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的无助,他突然又很害怕听到跟预期一样的答案,他甚至恐惧的想,是不是真的要失去以萱了?

“我们并没有结婚,我还是有权利追求我的幸福,即便是我收下了这张请柬,出席了征婚宴会,也没有什么吧;而你,七年之前跟我亲爱的堂姐连夫妻之间最亲密的事情都经历过了,此后你们还经历过几次,我就不想深究了,比起你们来,我这样做又算得了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