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79章 叶老大会脸红?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50 2016-06-16 20:01:56

  乔以萱心里冷笑,嘴上却说道,“婶婶,常言道这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自问平生没做过什么坏事,就算是有鬼,也不会来找我的。好了,我要睡了,你们请便吧。”

“你!”楚依依被噎到,似是有不甘,却又发作不得。

“妈,既然小萱没事我们就走吧,不要打扰她休息了。”乔少霆在一边打圆场。

楚依依心有不甘的哼了一声。

她原意也就不是关心这个眼中钉,她就算被鬼吓死了也活该,倒省的她动手了。只是看到自己女儿被鬼吓成那样,好不容易安抚好女儿后,她就是想过来看看这个眼中钉有没有事,其实是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心情来看热闹的。

而此刻看到乔以萱安然无恙还语带讽刺的说话,她气不打一处来,突然又想到是不是这个女人搞的鬼?她跟身边那个小白都不是好东西,会不会这次回来乔家就是来报复他们的?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此刻在明处,人家在暗处,处境该有多危险?

楚依依想到这里,便也顾不上什么,赶紧匆匆回了房间,她需要跟老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以萱,你好好休息,把门锁好,我们走了。”乔少霆又嘱咐了几句,才离开。

乔以萱呼出一口气,真是每次看到这个婶婶就没好心情,但现在是她自愿回来乔家受这个罪,便也怪不得别人。这大半夜的别人打扰了睡眠,这心情还真的是好不到哪里去。

乔以萱转身,待看到大床上男人亮晶晶的眼神时,心里又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以前是小白,现在是叶欢,怎么她遇到的男人都喜欢半夜爬床呢?

“叶老大,我很困,想睡觉了。”乔以萱有气无力的声音,可见有多累。

叶欢眼神里闪过一丝什么,快的让人抓不住,但语气里的调侃却丝毫没有减少多少,“我还以为你精神好的很呢。”

“谁大半夜被人吵醒精神会好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老人家,不睡觉也没事人一般啊?”乔以萱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还真的见识过叶老大三天三夜只打了个盹的情况,那还是在完成一项高难度的任务时,叶老大身先士卒的态度让所有跟随的人都精神一阵,全都打起了精神也跟着不眠不休的奋战在一线。

所以,乔以萱绝对不敢在叶老大面前比精神头,他可是不眠不休的老怪物,女人不睡觉就容易老,此刻她巴不得立刻扑倒床上就酣然入睡啊。

“那你过来睡啊,还磨蹭什么?”叶欢发话,声音淡淡的。

乔以萱忍不住白了对方一眼,“就一张床,你躺着了,我睡哪里去?”

叶欢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当然是睡床上啊。”

乔以萱在心里忍不住诅咒了这个貌似老大的男人一百遍,然后憋着气道,“我睡床上,你呢?”

“我也睡床上啊。”

“你,你跟我一起睡这个床上?”乔以萱一口气没憋住,然后就感到喉咙奇痒,接着猛烈的咳嗽起来。

叶欢冷静的点头,“是啊。”

是你个大猪头,乔以萱觉得有些歇斯底里的倾向,如果说之前真正的小白在失去记忆的期间说这些话她还能理解,毕竟一个五六岁孩童的智商再加之对她的依赖,肯定是希望跟她一起睡觉。可如今的叶欢叶老大,他可是伪装的小白,也并没有失去记忆,但今晚的他却表现的比真正的小白的还要黏人几倍,所以……她怎么能不觉得掏心挖肺的焦虑啊!!!

乔以萱狠狠的瞪了一眼床上大刺刺躺着男人。

“你,给我下来!”她底气十足的低吼,声音分贝不大,但自我感觉颇有威势,很能唬住人。

叶欢愣了一下,居然真的很配合的坐起身,“我去哪里?”

“回你自己的房间,睡觉。”乔以萱又吼了一句,心情已经极度糟糕。

其实她也解释不清自己的这种纷乱无比的心情是为什么。

看到叶欢叶老大赖在自己的大床上不肯起身,还说要跟自己一起睡的话,突然一颗心就漏跳了几拍。

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很多次小白偷偷摸摸的爬上她的大床,还偷亲了她的事情,虽然当时是没觉得有多么的震惊,只以为是一个小孩子对她的依赖罢了,可此刻回想起来,却觉得面红心跳,这又是为什么?

“我还是不能回去。”乔以萱正愣神的时候,突然叶欢说话了。

“啊?”乔以萱明显的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她着实是没有注意听叶老大说什么,所以才重复了一遍。

叶欢以为乔以萱这幅疑问之姿是在表示不满,故沉吟了一下,开始缓缓的道明他说这这句话的缘由。

“你大约是忘记了,以前小白也经常在你房间里睡觉的事情,如果我从这里出去万一不小心被他们看见了,到时候你怎么跟他们解释?”

乔以萱回过神来,忍不住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罪魁祸首。

谁说扮成小白就一定要爬床了?谁规定是小白就一定要跟自己睡一个房间了?NND,就是欺负她需要这么一个小白来配合演戏,所以处处时时分分秒秒的压榨着自己,他不是闻名黑白两道的叶欢叶老大嘛,怎么就较真在这件事上了呢?

乔以萱当然是想一万次都想不明白叶欢的真正用心在哪。

此刻她绞尽脑汁的在想怎么让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从自己的房间里出去,她可是困的累的都要趴下啦。

一分钟后,乔以萱很大气的说,“你留下吧,你睡地上,打地铺。”

“地铺?”叶欢眉毛一挑,眼神闪过不可思议之色。

乔以萱振振有词,“难道让我打地铺?”

叶欢想了想,点点头,“于情于理都不能让你打地铺,还是我来吧。”

“乖,这就对了,睡吧。”乔以萱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笑着,然后扔过来一个薄薄的被单和枕头,这就算是打地铺该具备的基本工具了。

叶欢默默接过东西,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打地铺之旅。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凡的,先是前半夜闹鬼事件,接着又是堂堂叶老大跟这打地铺,这要是一般人绝对一夜难眠。可乔以萱毕竟不是一般人呐,她几乎是倒床上就迫不及待的酣然入睡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叶欢露出了一丝苦笑的表情,感受着身下硬硬的地板,浑身还冷飕飕的,再看着高床上睡的正香的小女人,他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大约说的就是他吧。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内心里就起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又偏过了头看了一眼,这种异样的情绪就更甚了,反正这一晚也睡不着了,总得做点什么才好吧。

乔以萱睡梦中突然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气势迎面而来,这是她在国外培养起来的小谨慎,一般在不属于自己的环境里这种小谨慎就会自动跳出来保护她的安危。

她蓦地睁开眼,起先是嗅到了一丝不属于自己气息,这股气息又有点熟悉,然后看到一张放大了的男人的脸。

她正想“啊”的一声尖叫,就被人突兀的捂住了小嘴,剩下的声音都被堵回了嗓子眼。

几秒钟后,乔以萱以眼神示意对方把捂住自己小嘴的大手放下来。

“你,你要干什么?”这大约是每个受惊的女人过后都会问的话吧。她如果没看错的话,刚刚睁开眼的瞬间,可是看到叶老大爬上了自己的床,那个脸好像离她的距离不到5CM了…这幅姿态常人理解应该是想KISS她吧?

所以,她总得问一下,以此捍卫自己的,呃,清白。

奇异般的,叶欢叶老大的冷脸居然莫名的红了,这可是开天辟地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啊。

叶欢叶老大会脸红?说出去铁定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事情。

她不禁又想到刚才的景象,真是万分的凶险,如果她再晚醒来一秒钟,指不定就晚节不保了啊。真是没想到这个叶老大也是披着羊皮的狼,也会做所有男人都想做的事情,哎,人不可貌相啊。

乔以萱又是摇头,又是指责的眼神让叶欢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承认自己的确是没把持住,想一亲芳泽,可也纯粹如此罢了,再深层次的举动他也没想过啊,怎么现在这个小女人一副看杀父仇人一样的姿态看着自己呢。

“那个,我只不过看看你睡着了没有。”叶欢撒谎了,头一遭,虽然他自己都有些鄙视这个举动,但确实是形势所逼啊。

他一来担心把这个女人从自己身边吓走,毕竟那么多年的潜伏可不能白费,而且他一向冷漠的形象也不可能一下说破灭就破灭吧。二来现在出现了这么多的情敌,他如果再不开展点行动,指不定俏佳人最后就跟别的男人走了。

所以他这个慌撒得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但面前的女人却好似看怪物一般的看着他,这多多少少让他有些不自在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