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92章 这男人装嫩装上瘾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1 2016-06-23 20:16:05

  乔以萱跟端木家有了婚约,光是身家清白这一点就达不到要求。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缘由?不是凤湛选了乔以萱,而是凤千绝跟凤千染搞的鬼?只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乔以萱跟凤家那二位认识么?

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一张跟凤千绝一模一样的面容来,凤千翎突然有些谨慎的问道,“那个小白,他也住在你家里对吧?”

乔蜜儿一愣,然后点了点头,什么时候他对傻小子也感兴趣了?

凤千翎突然展颜一笑,“能让我见见他们么?”

见他们?乔蜜儿就更不解了,难道这个凤家三少真的看上乔以萱了?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哈哈。

乔蜜儿突然忆起了之前凤千翎要自己帮忙撮合他跟乔以萱的事情,看来这个凤千翎对那个女人还没死心啊,那不如就让自己推波助澜一把吧。想到这里,乔蜜儿站起身,然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凤总,你稍等下,我去叫以萱下来。”

乔以萱正奇怪在这个乔家还会有除了端木彦以外的访客时,下的楼梯就看到了坐在客厅的凤千翎。

她微微一愣,这人怎么来了?

凤千翎看着坐在眼前的女人,心里却不禁轻叹:这个女人大难不死,倒是变得愈发的美艳动人了。

其实此刻乔以萱完全是家居服示人,脸上没有任何妆容,只不过她天生丽质,再加上刚睡醒的缘故,所以看起来清纯中多了一丝妩媚的气质,让凤千翎看的有些闪了眼。

乔以萱心里有些厌恶男人打量的眼神,她又不是货物,凭什么用这样一副待估的眼神看她呢?难道说凤千翎是代表凤家来选人的?

她心里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凤先生,不知你找我所谓何事?”

“呵呵,这么久不见,乔小姐倒是见外了不少了,难道我找你就一定要有事情么?”凤千翎打着哈哈说道。

乔以萱正色,“我还道凤先生是个大忙人,如果没有事情自然是不会来这里的。”

“我还真的没什么事,就是纯粹过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

“谢谢了,我很好。”乔以萱丝毫不想假以颜色了。

凤千翎被这句话噎的不轻,一时居然没找到话题来继续了,便状似四处看了看,“以萱,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好像我们没熟到这个地步吧?”乔以萱不答反问,内心已经反感到极点。明明是一张酷似小白的脸,可为何感觉就是如此不同呢。

难道是这个男人身上总是有一股阴沉沉的气息么?这男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一双精明的眼睛总是带着一丝计量,大约是这种目光让乔以萱觉得不舒服,只感到被他瞧上一两眼都觉得不舒服。

“以萱,你太见外了,我们不早就是朋友了嘛。”

朋友?见你的大头鬼朋友,谁那么倒霉做了你的朋友啊,乔以萱心里啐道。

正巧,叶欢这个时候也下了楼梯。

看到叶欢版的小白,凤千翎眼睛一亮,正主儿来了。

他此番前来其实主要是为了跟小白打个照面,好彻底让自己看清到底这个傻小白是不是之前的凤千绝。其实自打凤千绝回凤家后,他就知道自己看错了,但心里又存了一丝希望,觉得有没有可能凤千绝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一直以两个身份游弋在乔以萱身边和凤家呢?

凤千翎突然站了起来,迎上前去,显得异常的亲和,“小白,你好啊!”

叶欢版的小白自然不是吃素的,他连眼尾都没有赏给对方一下,径自从凤千翎的身边擦身而过,来到乔以萱身边坐下,还状似揽着她的手臂,“萱萱,我饿了。”

又是饿了!叶老大,为何你每次出现不是饿了就是渴了困了?乔以萱无奈的叹息一声,难道你是故意提醒人家不要忘记小白是个智商只有几岁孩童的病人么?

乔以萱抬眼就看到叶欢调皮眨眼的动作,心里又是一阵叹息,这男人纯粹是装嫩装上瘾了呢。

“饿了啊?”乔以萱也故意轻声细语的问道。

“嗯,饿了,好饿。”叶欢还强调了最后一个字,以此表示他饿的程度。

“凤先生,”乔以萱又转向了一直尴尬站着的凤千翎,“你看这,真不好意思,我需要带小白出去吃点东西了,你请便吧。”

乔以萱说完,站起身,一直拉着她手臂的叶欢也顺带的跟着站起来,高大的身子还是紧紧的贴在身边的女人,丝毫没有觉得不妥之处。

凤千翎倒是皱起了眉,不知为何,一看到这个傻小白跟乔以萱那么亲近,他看着就觉得有些碍眼了。

“以萱,正好,我也饿了,一起去吧。”凤千翎突然笑着说。

“这…”乔以萱正想拒绝,突然叶欢一把打断了她的说话,脸上露出最天真的笑容,“既然他也饿了,就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说完,拉着乔以萱就先出了大门。

凤千翎倒是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就混进来,有些微微的发愣,而后又朝楼上看了一眼,果真看到一个缩头缩脑的身影,便意犹未尽的笑了一下,跟着出去了。

某某西餐厅。

凤千翎一派地主之谊的模样,“我自作主张为你们点了这些菜,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胃口。”

看着一桌子足以容纳十人分量的餐饭,叶欢和乔以萱倒是显得一派镇定,丝毫没有觉得不一样。

“让凤先生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乔以萱寒暄了一句,其实不要说是这一大桌子美味,就是一口她都吃不下,你想,对面坐着这么讨厌的一个人,你还能吃得下饭么?更何况她一点都不饿啊,都是被小白给逼到这里来的,抓狂。

叶欢倒是显得很开心,从菜上桌就开始埋头吃,到现在也没见吭一声,像是真的饿了一般。

凤千翎看乔以萱不动手,以为她是客气,便又劝了一句,“快吃啊,有些菜凉了味道就变了。”

乔以萱郁闷的看了一眼埋头苦干的叶欢,心里气恼的不行,随意送了一口菜到嘴里,机械似的咀嚼了起来。

凤千翎看到乔以萱开始吃饭,脸上便露出了笑意,也开始吃起来。

三人很快吃完饭,满桌子的饭菜却几乎没怎么动,叶欢看似吃的最多,但其实份量也不算大,乔以萱只是象征性的抿了几口,凤千翎倒是也吃了一些。

“以萱,你胃口不是很好啊?”凤千翎突然问。

乔以萱噎住了,她胃口好的很啊,只是看跟什么人吃饭罢了,不过这句话当然不能说出来,毕竟人家也是要面子的,还请她们吃了一顿饭,她也不是恩将仇报的主啊。

“谢谢你请我们吃饭,再见。”乔以萱挥挥手,没有正面回答那句胃口不好的问话。

叶欢突然也伸手挥了挥,甜甜的笑道,“再见,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乔以萱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倒不是说凤千翎不像是好人,而是这句话从身边的叶老大嘴里说出来,怎么特么的不真实呢?

她转过头犹疑的看了一眼。

叶欢脸上挂着最纯真的笑容,眼睛里的意味却很明显,刚才的那句话纯粹是瞎编的,大约也是应了那么一句“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的话了吧。

“叶老大!”乔以萱突然顿住脚,不再往前走。

刚才凤千翎说要送他们,被乔以萱拒绝了,此刻二人正散着步慢慢往回走。

叶欢好似还回味在刚才的美味中,砸吧着嘴巴那个得意劲啊,被乔以萱这狮子吼总算是回过神来,一愣,然后又笑开了。

“你还笑,这顿饭吃的尽兴吧?”乔以萱磨牙。

“尽兴,很尽兴。”叶老大恬不知耻的回答,一脸的惬意啊,让乔以萱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平日里也没见你这么……”乔以萱实在是想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堂堂叶老大蹭吃蹭喝的卑劣行径了。

“你心情不好?”叶老大不答反问。

废话啊,谁碰到这种被强逼着跟不想多看一眼的人面对面吃饭的事情心情会好啊?

叶老大的脸上突然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道,“如果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心情一定会很好。”

“是么?”乔以萱其实心里多少是有些好奇的,不过她很清楚叶老大的为人。还记得在美国很多次,他说了一句话,夏天被勾起了很大的好奇心,但这男人看到人家好奇了,却再也不肯说了。后来还是某神经粗线条夏以免费出一次危险系数超高任务的代价才换来了那个想要的答案,而她乔以萱,可不想做第二个某夏啊。

叶欢见乔以萱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倒也没有为难她,反而很是热心的凑上来在耳边低语:“刚才的饭菜里我偷下了泻药。”

“真的?”乔以萱大喜转过头,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碰触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

呃,还冰冰凉凉的!

当她后知后觉的知道那个所谓软软冰冰凉凉的看似解暑圣品的东西为何物时,她的脸都涨红成一只煮熟的虾子。

抬头就看到叶欢一脸意犹未尽的笑意,她在心里狠狠诅咒了对方一番,在看到小白的脸后,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便干脆转头看向别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