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80章 叶老大打地铺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0 2016-06-17 20:15:34

  “早说了让你回去睡,你偏不听,睡地板哪有睡床舒服呢,哎。”乔以萱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叶欢愣了下之后突然意识到刚才他的唐突之举被眼前这个女人轻描淡写的……忽略过去了。这个认知让他感到轻松不少,但对于心爱的女人对自己的忽视却又突然多了一抹失落的心情。

“好,好,我听你的。”叶欢连连点头,准备收拾一下就离开。

乔以萱却突然又加了一句,“叶老大,你回去之后还是继续睡地上吧!”

“什么?”即使是冷漠如叶老大者,也有些错愕了。

他这睡了大半个晚上的地铺了,回到自己的睡房,就一个人一张大床,他用的着继续打地铺么?神经了才会。

“睡地上凉快,顺便也可以降降你那莫名的邪火。”乔以萱继续说。

叶欢突然僵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也会遇到这种尴尬两难进退维谷的地步啊。

叶欢抬眼看到女人一脸坚毅的表情,在心里小小的默哀:多么希望是她能给自己解决生理问题啊。

第二天饭桌上的气氛有些诡异。

乔以萱和叶欢自然是感觉到了,但却默契一致的什么都没有说,只管坐下来吃饭。

楚依依的脸黑的像包公,乔靖倒是一派亲和的叫二人坐下来吃饭。

“叔叔,大堂哥呢?”乔以萱夹了一筷子菜放粥碗里,随意的问道。

当然这个大宅子里她唯一觉得友好的也只有这个大堂哥了,关心一下也无妨嘛。

“哦,他一大早去公司了。”

“啊,公司出什么事情了?”乔以萱有些愕然,这么一大早的饭都不吃就去了公司,莫不是有什么大事故吧?呃,她可不是纯心诅咒乔氏公司的,那可是老爸留下的基业呢,只是如果不是公司有事,那又是什么呢?

楚依依听了这句话狠狠的瞪了过来,从鼻翼里冷哼了一句。

乔靖脸上神色却突然一变,随即又缓了下来,“以萱,没事,吃饭吧,多吃点,你看都瘦了这么多。”

乔以萱也回以一笑,低头吃饭,索性什么话也不说了。反正在这个乔家,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是说多错多,做多也错多,干脆就只管吃了睡,睡了吃,做一只快乐没有烦恼的小猪多好。

“老公,蜜儿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早上叫她下来吃早饭,她都没醒,你看要不要找医生来看下?”楚依依对着乔靖又换了一副面孔,温柔的说话,娇柔的微笑。

乔以萱眼光微微扫了过去,发现楚依依确实一脸担心的表情,莫不是这个乔蜜儿真的在昨晚遇鬼了?

只是她昨晚连鬼影子都没看到一个,倒是遇到了一个…SE鬼罢了,想到这,乔以萱的目光不由的扫向一边沉默吃饭的叶欢。

看这家伙一脸的镇定,好似对这个鬼的事情已经知道了一般,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乔靖听罢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只一个劲的让乔以萱多吃菜,神情仿佛是一个慈爱的父辈一般。

从这,乔以萱是怎么都不能想象自己的亲叔叔,这个一向被她视作父亲一样的人,会对自己做出不利的事情来。

吃完饭,乔以萱跟叶欢没事四处逛逛。

“叶老大…”乔以萱转头问道,谁知话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错了。”叶欢认真的提醒道,他现在可不是叶老大的身份。

乔以萱惭愧的点头,不亏是她的老大,这觉悟就是比自己高。随时随地都能准确无误的进入最佳的演员状态。

“嗯,小白,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叔叔他人怎么样?”

叶欢沉思了一会,说,“我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

“啊,为什么这么说呢?”那可是她亲叔叔,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亲人呢,他难道还有什么秘密么?

“当你看到乔少霆不在,奇怪的问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故时,你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了么?”

乔以萱点了点头,“他好似有些惊讶,很担心的样子,脸色都变了。”

“嗯,他的目光里更多的是害怕,他应该是一个把公司和权利看的很重的一个人,所以你只要稍微表示一点兴趣,他就如坐针毡,担心你对公司有所企图。”

乔以萱愕然了,不会吧,她什么时候表示出对公司有兴趣了?过去二十几年没有,现在也还是没有啊!

她回想起自己不经意问的那句话,看来是触到了叔叔的禁忌了,难怪他当时的脸色都变了,还以为是担心公司的事情才这样呢。果然叶老大就是老大级别,看事情想问题就是比她的要深沉次。

她不由觉得把叶老大装扮成小白带在身边是一件最明智的举动,有了叶老大这张军师牌,她这场仗何尝打不赢呢。

正想着的时候,两人迎面碰上一个本应该躺在床上装病的女人。

只是对方明显没有看到他们,因为此刻这个女人正背对着他们蹲在地上,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说什么,手里也在做着奇怪的动作。

乔以萱跟叶欢对视一眼,这乔蜜儿在搞什么鬼?

两人走近了一点。

“天灵灵,地灵灵,神仙快仙灵,请代我把这只恶鬼捉了去吧,小女一定烧高香天天拜你们,谢谢了,谢谢…”乔蜜儿此刻手里拿着三根香,朝天拜了拜,然后很是郑重的插在一个香炉里。

乔以萱看着,觉得有些啼笑皆非,这乔蜜儿什么时候从一个做明星梦的时尚MODEL转做神婆了?

乔蜜儿做完了手里的动作,又低头默默的祷告了一番,然后站起身,却在转身看到跟前的二人时,吓了一大跳。

“你,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乔以萱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堂姐,这女人从来都是倒打一耙的性格,任何事情都不肯自己吃丁点的亏,总得要千方百计的为对方捏造一个罪名方满意。

“你怎么就认定我们跟着你而不是你跟着我们?”叶欢在一边出声了,语气更是冷漠。

乔蜜儿仿佛是被吓了一跳,“啊,你,你们……”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乔以萱暗地里瞪了一眼身边的叶老大,他装酷也不用选在这个时候吧,再说了他现在可是小白的身份,小白可说不出这么高深的话来。

“我们闲逛着到了这,就看到堂姐在烧香拜佛,难道说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想赎罪么?”乔以萱冷笑道。

乔蜜儿一愣,而后又心虚的看了一眼前方,末了装作底气十足的样子,“我做我的事情,你管不着。”

“哦,我当然是没兴趣管了,只是我们散会步,堂姐就说我们跟踪你,如果你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怕人跟着么?”

乔蜜儿噎住了,“你,你……”

“小白,我们走,这里的风景实在不怎么样。”

“好的。”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乔蜜儿气的直跳脚:这个JIAN女人,就知道她是回来找自己麻烦的,真是命大,掉入太平洋都平安无事,她难道是九头猫投胎的么?

而且她发现,自从乔以萱这次回来,好似变了一个人,看似一脸无害的表情,但实际上却锋利无比,试图触碰的人都会被割的体无完肤,这就是她感到有些忌惮的原因。

看来还是得跟爸妈赶快商量下,接下来究竟要怎么办才好,乔蜜儿想到这里,又不由的想到昨晚的那个恶鬼。

其实她原本也是不信鬼神的,但昨晚的经历实在太恐怖了,让她根本办法去思考其他,只想尽快驱逐走这种可怖的感觉,才有了刚刚的那一幕拜佛的举动,只是没想到这个私密的行为又被最讨厌的人看到,让她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

现在她再仔细想想昨晚的那一幕,觉得就像在做梦,这个恶鬼究竟是什么?是人扮的么?乔以萱住进乔家当晚,家里就闹鬼,难道跟她有关?

想到这里,她内心的害怕就更甚了,难道这个女人是因为自己害她在先,所以这次回来找自己报仇来了?

乔蜜儿匆匆赶去书房找乔靖,却意外看到妈妈也在。

此刻乔靖跟楚依依正在商量要怎么处置乔以萱的事情,倒是跟自己女儿不谋而合,果然是一家子人该干的事。

“爸妈,我觉得昨晚那个恶鬼跟乔以萱这个女人有关系。”乔蜜儿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别瞎说,以萱当晚不是在房里睡觉么,你大哥和妈妈都过去证实了。”乔靖认为是自己女儿在胡说。

乔蜜儿却不依,又道,“我又没说是她扮的,她可以找别人啊,比如那个小白什么的。”

“女儿,昨晚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也许根本就没有鬼呢,是不是你做噩梦了?医生不是也诊断说你精神方面压力有点大,你是不是,看以萱回来了,所以……”楚依依有些心疼的看向宝贝女儿,她其实想说的是,她自己也有些神情恍惚,自从乔以萱住进乔家后,她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就担心露出什么蛛丝马迹。

乔蜜儿却还在不依不饶,“我不会看错,真的是一个有着鬼面的男人,他还想摸我,如果不是我大喊,他可能都掐死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