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185章 爬床爬上了瘾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1 2016-06-19 20:16:33

  “蜜儿,以萱呢?我要马上见到她。”端木彦急的一把抓住乔蜜儿的肩膀,就差没剧烈摇晃了。

乔蜜儿感觉肩膀处被抓的太紧,有些疼,却又不敢声张出来,只能强颜欢笑道,“彦哥哥,你要见以萱啊,她在二楼原来的卧房,我帮你去叫她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乔蜜儿的话还没有说完,端木彦已经一阵风的消失在眼前。

乔蜜儿愣愣的呆在原地,心情是失落的不行,脸上是一阵阵的难堪,这种耻辱的感觉她来日一定加倍的从那个女人身上讨回来。

“以萱,你开门,开门啊。”端木彦熟门熟路的摸到乔以萱的房门前,人还未到,声音先到了。

乔以萱突然有些抵触见到这个男人,见面了又能说什么呢?那场海南他是不是也参与了?她身上的亿万遗产的事情他是不是知晓了?如果就此不见面了,保留当初的那份纯真的感情,不是很好么?

乔以萱有些莫名的难过,她打开房门,静静的站在门口。

“以萱,以萱,真的是你,真的是你!”端木彦发疯一般的呼喊着心爱女人的名字,而后扑了上来,一把将乔以萱抱在了怀里。

他这种不管不顾的神情吓坏了乔以萱,也让随后跟至的乔蜜儿红了眼。

“你,你先放开我,我喘不过气来了。”乔以萱努力发出一点声音,胸腔里的空气都几乎要被对方的大力之下挤走了,真是看不出来,这端木彦也有这么霸气的时候啊。

果然男人都是不容小觑的,再斯文尔雅的男人爆发起来,也是有蛮牛一样发疯的时候的,乔以萱暗想。

“以萱,我找了你好久,好久,我以为你再也……”端木彦眼眶微微发热,就差没热泪盈眶了。

乔以萱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但脸上的神情却是淡淡的,“彦哥哥,你怎么来了?”

他怎么来了?端木彦明显愣了一下,他不该来么?未婚妻遭遇劫难回来,他高兴的发了疯一般,公司大小事情他都顾不上,董事会上那么多人干等着他也顾不得,只想赶来第一眼看到心爱的女人,可她却问他怎么来了?

端木彦受伤的神情在脸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倒是让乔以萱内心里起了一点小小的愧疚心理,只是这种愧疚的心理还来不及蔓延之际,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

“萱萱,他是谁,好可怕。”叶欢版的小白适时的出现,并且状似无意的把乔以萱从端木彦的怀里扯离了过来。

乔以萱得以松了一口气,倒是忘了之前跟叶老大发生的小小不愉快,报以感激的一笑。

叶欢也回以纯纯的笑容。

这一幕看在端木彦的眼里自然是万分刺目,这个小白,怎么又出现在以萱的身边?

“萱萱。”端木彦上前一步,脸上的神情很是急切。

叶欢却凑巧的身体微微倾斜半个角度,刚好挡住了端木彦看向乔以萱的视线。

“你?!”端木彦怒视叶欢,却在看到对方冷冷的眼神后禁不住在心里一震。

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冷如阴鸷一般的眼神,之前的小白虽说对以萱很是维护,却从未曾表现的这么明显和激烈。小白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一般?

乔以萱明显感觉到眼前两个男人之间的火花剧烈的燃烧着,她有些急了,一方面是为着担心叶欢的身份被人怀疑;一方面又觉得目前什么有力的证据都没有搜寻到,她也不想这么早的就曝光自己的真实目的,故只能苦思良策,好把眼前的这场战火避过。

“小白,我想喝点饮料,你能帮我拿来么?”乔以萱突然扯了扯叶欢的衣袖,眼神看向对方,带有明显的提醒意味。

叶欢目光一转,明显的不想听从,但禁不住乔以萱温柔的一再催促,还是转身离开了,只不过在离去前,又冷冷的扫了一眼对面的男人,还装作不经意间揽了下乔以萱的胳膊,好似在宣示自己的主权一般。

端木彦内心有一阵的欢愉,他自以为以萱把小白打发走是想让自己和她单独相处,故脸上的神情明显雀跃起来。

“以萱,我们……”端木彦甚至很是亲热的把手搭到乔以萱的肩膀上。

只不过在他的手有这个倾向时,乔以萱突然把身体微微一侧,很是巧妙的躲过了对方的这一动作。

“彦哥哥,我有个事情想问问你。”乔以萱的神情明显的冷淡了很多,说出来的话语自然也是冷冰冰的,只不过碍于两人的身份,故还是以“彦哥哥”相称。

端木彦顾不上她的冷淡语气,只一个劲点头,“你问,你问,我都回答你,你能平安回来,要我做什么事情我都会答应你的。”

乔以萱冷冷的注视着对面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耳边听着对方看似关心的话语,心里却觉得有些可笑。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他跟乔蜜儿在一起颠鸾倒凤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心里爱着一个人却还能跟另外一个人发生最亲密的关系,这就是所谓的真诚么?

乔以萱冷冷的说,“我们的婚事,我想还是等等看吧。”

“什么?为什么要等等?我好不容易盼到你回来,是再也不能让你从我身边离开了,以萱,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绝对不会答应的。”端木彦闻言急的差点跳脚。

“你和堂姐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你确定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娶我?”乔以萱直接点明主题,看对方怎么反映。

端木彦一愣,脸上的神情倒是突然间颓废了许多,却又急忙抓着乔以萱的手说,“以萱,我,我对蜜儿没有感情,我,我是被她勾引的。。”

乔以萱听了,心里冷笑连连,脸上绽开了讥讽的笑容,而后冷绝的甩开了对方的纠缠,“你是想说,你心里爱着我,但身体却很享受着另外一个女人么?”

端木彦急了,连连摆手,“不,不,以萱,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身不由己,蜜儿,她,她主动勾引我,我没能…把持住,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一定要原谅我啊。”

“原谅你?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乔以萱的话语里夹着一丝叹息,“其实都过去了,我们的感情早已淡化,你觉得没有感情的婚姻还要继续下去么?”

端木彦急的又想去握乔以萱的手,却被对方躲过,于是更急了,“以萱,我爱你,一直爱着你,等我们结了婚,我一定会好好待你,让你一辈子都能开心幸福,你嫁给我吧,好么?”

乔以萱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努力在表明心迹的男人,她也奇怪,为何在这样深情款款的话语中,自己的心却半点涟漪都没有呢?

是真的过去了?还是从来都未曾真正爱过?亦或是她的心已变,有了别的人?想到这里的时候,脑海里不期然又闪过了小白的脸,面具男的脸,两张面孔忽然又重叠到一起,让她整颗心乱了又乱……

乔以萱之所以对端木彦说这些话,原意也只不过是想试探对方的底,看看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亿万遗产的事情。只是在这一通对话中,她除了头痛的应付端木彦不断的纠缠外,倒是没有看出别的什么端倪,所以内心里是极度失望的。

而这时,乔蜜儿却突然冲了出来,“彦哥哥,你,你,你说我……”乔蜜儿满脸泪痕,她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儿,自是说不出那句“勾引”之类的侮辱自己的话来。

端木彦抬首看了一眼乔蜜儿,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嘴唇嗫嚅了几下,却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脸上的神色好似有些愧疚。

乔以萱看着这一切只觉得好像一场戏一般,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果真是妙哉!

···

乔以萱没想到经过之前的一番试探让端木彦更加下定了要娶她的决心,并且还让端木大家长端木建树跟乔靖免谈,两家人最终确定了结婚的日期,婚礼定在十天后。

乔以萱有些反感这样的做法,但是她毕竟还姓乔,而乔靖又是她唯一的长辈,还搬出了什么她爸妈在世的时候,也是主张跟端木家联姻的事情来说话。

于是,在对待这个婚事上,乔以萱干脆秉持一个不置可否的态度,任凭别人去折腾,她跟叶欢照样过自己的日子。

只是对于叶欢,乔以萱实在有些头疼。

这个叶老大好似爬床爬上了瘾,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来上这么一回。问他这是干什么,他回答说:一回生,二回熟。

乔以萱实在想说:尼玛,这事情要那么熟干嘛?只是碍于对方老大的身份,这些不能示人的脏话还是只能咽回肚子里,只是心里这股怨气却怎么都消不下。

叶老大打地铺也打上了瘾,每次被乔以萱从大床上踹下来的时候,都自动自发的选择在地上过一晚上。乔以萱看他在床上虽然不老实,可到了地上还是挺安静的,便也听之任之不再驱赶他出房去。

于是叶老大成功的占据了乔以萱卧房的地板,也算是在想要的女人身边占据了一席之地,这对于英明神武的叶老大来说还是有点沾沾自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